第34章 春暖花开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2-31 22:24
点击:1541
章节字数:46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十四、春暖花开

静留一手支颐,带着点懒洋洋的倦意看着菜单:“这个时候了,我想我也吃清淡一点吧。什锦拌菜,不要洋葱,不要醋。”

“不加醋不好吃的。”

静留眨巴着眼睛看着夏树:“难道这里的醋味还不够么?”

夏树瞪着静留:“我可没有吃醋!”

“我是说你了么?我没说你啊。”静留懒懒地笑了,“我是说我今天居然看到了一个人吃醋,我本来以为那个人和光同尘、高深微妙,永远不会有这种小儿女之态的。”

她说的那个人,是水野蓉子。

在感情上敏锐如静留,当然不会感受不到,当她和江利子简单地对话两句之后,水野蓉子周身的气场的转变。蓉子看向自己的眼神、把手机拍到柜台上的力度,还有愤然离去时带起的气流,都在昭告她一件事——她在吃醋!

警视厅的女王,也毕竟是个女人,她饭可以不吃,醋可一定会吃的。

可是吃醋没什么不好的,如果不吃醋,那个深藏在包里的手机,也许根本拿不出来。她和江利子也许永远是隔着一步,谁也不会上前。

再说了,若是没有爱,怎么会吃醋?有酸就有甜,有醋就有爱。

所以此时静留侧过头看向夏树,低声道:“你呢?你有没有真的吃醋。”

夏树回答得很干脆:“没有!”

“真是的,真让我失望。”静留笑道,“你若是承认你吃醋,我想我会高兴的。”

夏树有些不知所措了。她真的搞不懂静留的想法啊。是静留让自己不要误会,要理解她和江利子的关系不是想象的那样。可是又为什么会希望自己去吃醋呢?

可即使搞不懂,即使心里乱得一团糟,夏树还是很喜欢静留在她身边的感觉。听她说话,看她的笑容和眼睛,感受她的气息,就算她捉摸不透、反复无常,可还是让人心里好甜蜜,好喜欢,好想见到她,和她在一起。

何况她得承认,她没有不吃醋啊,特别是刚才。

在水野警视正和那个佐藤圣离开后,静留疾步走到江利子面前,关怀地问道:“你的伤,要不要我来治疗一下,好歹我算个医生。”

江利子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数出十几张,递给静留:“我有钱了,还你钱。”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睛像个孩子一样闪着骄傲的光。

静留却有些酸楚,她读不出江利子头脑里的声音,不知道这些钱和江利子的伤痕的关系,却也知道一定是来之不易。可是她不能不要,否则会伤害这个女人仅有的自尊。她接过来,自嘲又伤感地说:“你这样让我看起来像是个只惦记着钱,斤斤计较的女人,让我的人渣之名又添了一条证据。而且,你这么急着还钱,是不想和我再有来往了?”

静留的语气让夏树不禁认真地看了她几眼,她说话的样子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刚刚被她最好的朋友说不要一起玩了。

江利子看着静留,一霎间好像是看着九年前的自己。九年前,如果不发生那件丑闻,她还有爸爸、妈妈、哥哥们,还有蓉子……她也会这样,保有一份孩子气,因为有娇可撒,有宠可恃。

可是九年前,她走上了命运的岔路,而看着藤乃静留,她就像是在那条黑漆漆的路上蓦然回首,看到命运的平行道上,那个已经死去的家中的灯火之下,依旧和家人、恋人共享甜蜜生活的自己。她冰冷的心也柔和起来,微笑道:“怎么会?我说过的,我们相生相伴,不会孤独。”

当然她还是走了,带着一份打包的猫饭,还有她单薄的身影。

不过她走之前,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自古黑金……是什么意思?”

静留登时目光流转,脸若桃晕,过了一会儿,才微带羞涩地回答:“是我瞎编的,当时有些原因,不想说出来,于是就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江利子也笑了,目光稍稍偏转,意味深长地说:“也许你的那位心理学家朋友会告诉你,情急之间说出的话,往往是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说完,她真的走了,没有停留。静留看到她丢给自己一个笑脸,却在她转身之后,听到一个带泪的声音:“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这是静留第一次听到江利子的心声,能让那个拥有读心术和藏心术的女人心头的防线溃出一道裂痕,恐怕也只有那再也无法拥有的爱情、再也回不去的昔日。

而静留怔怔地目送那背影的眼神,足够让夏树心头又酸又堵。

她是真的吃醋了。

可是她又不能吃醋,因为静留需要她的理解,而且……她又算是静留的什么,有什么资格吃醋?

当这种委屈袭上心头,夏树搁在膝头的手背被一份温暖和柔软覆盖,是静留的手,轻轻地握住了她。

“我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多人,真对不起。”她听见静留清和熨帖的声音,“夏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只想看看你。”

“只想看看你。”她说得那样云淡风轻,好像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可是静留微笑的注视,掌心的温暖,又怎会让夏树觉得平常?

首席法医何须深夜亲自到警视厅送尸检报告?警视厅周围有那么多家高级餐厅,可是静留为什么偏偏带着朋友走进了这最不起眼的一家?

因为她“只想看看你”,想看看眼前这个只分别了两个小时的女人。

最简单的话语里藏着的情感,夏树若是不明白,又怎么配得上对静留的“喜欢”二字?

有了这样的情意,只消静留一个眼神,再多的委屈也会烟消云散。

是的,她就是这么喜欢她,碰巧的是,她喜欢的人好像也喜欢她。

是的,此时静留抬起手,指尖掠过夏树的发丝。白皙纤长的手指穿行在夏树深色的头发之间,格外的美丽。

她想起江利子最后一句话,当时江利子那双明澈通透的褐色眼瞳侧过来,看着的正是夏树那如瀑的深色长发。

想到这里,静留笑了,笑得温柔而甜蜜,带着爱的气息。

“自古黑金……”她当时信口开河的一句话,难道真的会应验了么?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还是命运在暗中指定方向?到底是一语成谶,还是一语中的?

此时她可管不了这么多,她看到夏树也转头看向她,那双湖水般的绿眼睛带着满是青春气息的羞涩和萌动,青涩的真情像碧草藤蔓一样牵绊住了她的视线。

她曾经在心底对这个女人下了感情禁止令,可是有的时候真的会情不自禁。

她们就这样对视着,没有动作和言语,可是内心有一种清淡的愉悦,又怎是语言可以表达?

就这样悄悄流动的情感,让她们谁也没注意到,此时的居酒屋又变得热闹。刚刚迫于水野警视正的淫威而躲进厕所的刑警们又回来了,再加上小命、舞衣和八千代婆婆,声浪一波高过一波。

静留向来是旁若无人的,而夏树此时的心全在静留的一双眼、一只手,哪里还顾得上旁人?

不过她们居然奇迹般地没有被打扰、被旁窥,原因来自静留的那位朋友——和首席法医藤乃静留、首席化验师灰原哀并称为科警研三大神迹的超级帅哥,神崎黎人。

他也是那种在任何场合都会成为众人瞩目对象的人,更何况他俊朗温雅,体贴热情,天生的绅士风度在日本男人中简直是黑夜里熠熠生辉的钻石明珠。

连不懂事的小命,看着他的眼神都不打转了。

“您是学心理学的啊,我对心理学也挺感兴趣的。”在任何场合都要刷存在感的千绘放下酒杯,“我的床头还放着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呢。”

然后她果然听到濑能葵的吐槽:“是啊,《梦的解析》不但在你床头,你还常看。只要失眠你就会翻开,看不到三页你就入梦了,所以到现在第四页还是新的。”

相对于大家的哄堂大笑,神崎黎人则是微笑道:“专业不同的缘故吧。对于我们来说,《梦的解析》不算专业书,但看下去还挺有意思的,我大一时花了两天就读完了。”

听他说了这句话,舞衣的外婆赶忙说:“那么说你会解梦?我昨天晚上梦见天上的星星掉到我的肚子里,这个梦有什么意思?”

看到外婆也来凑热闹,舞衣连忙说:“这个梦他解不了,您可以出门左拐,隔壁三楼有家中国人开的店,叫‘周公解梦’。估计可以帮您的忙。”

大家都又笑了起来,千绘又添上一把火:“这个不用花钱找人,我就能解。”她忍着笑看着八千代老太太双眼圆睁的样子,装模作样的说,“这个这个,流星入怀,命中大贵,奶奶,您有福了!”

“什么,快说!是不是我买的彩票要中奖?”

“不是不是,比这个强多了!”千绘摇头晃脑地说,“您这和圣母玛利亚一样,是要生个圣人啊!”

“去你的!”八千代老太太一个抹布扔过去,“拿我老太太开心!”

在一片大笑中,黎人仍是和颜悦色:“我虽然不会解这个梦,可是能梦到星星入怀,应该是心情很好吧。不过也可能是腹部受凉,要多注意保暖。最近到秋天了,您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正好我最近不是很忙,医院里也有朋友。”

“哎呀呀,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这怎么好意思呢,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照顾我老太婆,比我那外孙女有良心多了。”八千代握住黎人的手,拍着他的手背,满脸是笑,“你这孩子长得多帅啊,还这么高,笑容这么迷人,一看就是出身豪门的贵公子啊,你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

看这个架势,夏树低声对舞衣说:“你要小心,你外婆好像要把你许配出去了。”

舞衣撇撇嘴:“由得她说呗,我自己心里把握得住就行了。”不过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他还真是挺帅的。”

夏树看看千绘他们,没在说话。佑一今天不在,不过有这群八卦的人,明天舞衣暗恋神崎黎人的传闻一定会传遍搜查一课,等着吧,佑一一定会气得嗷嗷叫的。

“我要走了。”静留并不太喜欢热闹的场合,迅速解决完眼前的食物,便趁着这波热潮告辞了。

夏树连忙说:“我送吧?”

“不用,你早点回家,早点休息。”静留紧握了一下夏树的手,“明天新的搜查会议开始,你又有的忙了。”

可夏树还是坚持把静留送到门口,当她们在门口分别,静留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的时候,店门拉开的声音打断了她可能的进一步行动。原来是神崎黎人大步追了出来。

“静留,我想问一下。先前的那个女人,是鸟居江利子吧?”黎人的眼睛里闪着兴致勃勃的光,那是学者看到了久违的研究对象时的兴奋。

静留想起黎人曾经对江利子的研究论文和调查报告,也想的了江利子在那个群体无意识事件里受到的伤害,她正色道:“是的,但是你也看到她的生活状况,她经不起再一次的打扰了。”

黎人善体人情地回答:“我是专业人士,当然知道研究的红线。我只是想通过你侧面了解她的状况。对我来说,她不仅是一个研究对象,从个人角度,我也的确很关心她。”

“果然是黎人君,充满了人情味儿。”静留笑道,“明天午休时我们畅谈吧。不过……”

黎人心领神会:“有关鸟居的论文和调查报告,我也会一并带来。”

他们的谈话刚刚告一段落,黎人就被小命拉了进去,拉门关上的那一刻,里面是热闹的嘈杂声,还有小命的声音:“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哥哥……”

“好像大家都很开心呢,这样真好。”静留笑笑,“夏树,我走了,你也早睡。”

“呐,静留。”静留被夏树叫停了脚步,她看到夏树低着头,脚尖在地上蹭了蹭,像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她笑了,柔声道:“夏树是想问我什么?”

夏树点点头,终于开口:“你刚才,想说什么?”

静留欲言又止,被神崎黎人打断,夏树一直记挂着呢。

静留笑了笑:“我只是想说,为什么我们见面,总是在夜晚?”

“啊?”夏树愣住了,漂亮的脸上浮现出可爱的迷惘神色。

静留并不急,含笑等着。她其实只是这么一说,并不是要求什么答案。不过此时夏树的反应倒是让她产生了期待之心。

如果是圣,会不会说: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都只愿和你执手相牵……

如果是小千,一定会清雅又略带忧郁地说:你说过我像一轮明月,也许只有夜晚,才能让你注视我……

如果是某个银发的风流种子,一定会眯起她多情的金色眼瞳,笑容魅惑:每次相逢在夜晚,那是天赐我们共度良宵,我无法抗拒……

可是现在,她听见了夏树认真地回答:“当然了,因为我们白天要上班啊。”

“啊啦……”即使静留再伶牙俐齿,也无法回答。这真是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可是偏偏又合情合理,而说出这个答案的女人,脸上认真的表情是多么可爱啊。

而看到静留的表情,夏树有些担心:“静留,我说的不对么?”

静留没有回答,她只是笑着轻抚了夏树的脸庞,轻柔的语声如同四月的熏风:“夏树,我的傻姑娘……”说罢,翩然而去。

夏树停在原地,目送着静留窈窕的背影,心中不太明白,可似乎也有些明白。

可是她清楚的是,静留的心情不错,她的心情也很好!

今天真是个好夜晚,每个人都很愉快;好多感情,都在悄悄地萌芽。这仲春带着甜蜜气息的夜晚,好像能听见花开的声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zh310y1
zh310y1 在 2018/02/01 15:31 发表

我一直想问千歌音永世追求的太阳,姬子去哪了。这样拉狼配好么?还有夏树的头发是蓝色的。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7/12/29 00:49 发表

哈哈哈 我就猜到夏树会这么回答 卷大写的回答都好符合角色的性格特色哦 超棒的!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