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宫墙红苑,愁锁深深。

作者:天凉好个秋阿
更新时间:2017-12-26 20:30
点击:938
章节字数:21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是无情帝王家。

宫容瑾很早很早就懂得这个道理,她看起来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但是母妃的早逝却让她在宫中显得势单力薄。其他皇子公主明里暗里的欺负,宫容瑾知道她不能拿这些琐碎的事情去烦扰父皇,但好在她知道该怎么能引起父皇的注意,知道怎样让父皇“无意”地看到自己被欺负。

她很聪明,很多人都这么说过,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顾飘零也这么说过,只不过换了个词语,狡黠。有诡诈狡猾之意,也有机灵之意,可无论是夸还是贬,宫容瑾都是不大开心的。

遇到顾飘零的那个秋天,确实是偶然,但却不尽然。她还记得那天听闻顾元帅凯旋回朝,心想着怎么找个由头过去,却在半路撞见了不知道在逛什么的顾少将军,顾飘零。

和传闻中的一样,身形修长,喜爱蓝衫,还有一张很有英气的脸。宫容瑾在心中稍稍权衡了下利弊便知道,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于是便有了那枯树枝下“无意”的撞见。

皇子之间的夺嫡之争向来惨烈,没什么势力扶持的多是死于非命,而手握重权的顾家便成为了大家相继拉拢的对象。可谁也不曾知晓,在那一年的秋天,一个小小的外苑内,枯枝下,发生的事会对将来造成翻天覆地的改变,甚至那时的宫容瑾和顾飘零也不曾察觉到,仅有十里飘香的桂花树和微风做了见证。


毒酒送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史官、一个太医和一众随从,半点顾飘零熟悉的人也无。

这样也好,没什么留恋与不舍。顾飘零想着。

拿起酒杯一口饮下还有些浓烈的酒香,很像在北疆的冬天将士们拿来御寒的那种烈酒,但顾飘零知道不是,北疆太遥远了,在京城的牢狱里是不可能喝到的,她可能只是太想念了。

微微阖眼,感受着毒酒在咽喉与胃中游走,她知道等她彻底失去意识之时,方才算彻底结束,尘归尘土归土了。

但是她以前常听那些出生入死的将士们说,说人啊在死前的那段弥留之际,会回想起你这一生每一个珍贵的过往。顾飘零以前是不信的,死亡就是那一瞬间的事,哪有时间去足够回想一生那么长,可此刻她却宁愿去相信,甚至有些难以言明的期待。

顾飘零觉得她大概满眼都会是宫容瑾吧?

眼前恍恍惚惚,连耳边都是那种趋近于耳鸣的声音,回忆终是随着胡思乱想中走马观花的来了。

回忆中却并没有出现宫容瑾,而是她十岁之前的不断闯祸,母亲生气又舍不得训斥的面孔,长到十岁之后随着父亲去了北疆守家卫国,战争起来时震耳欲聋的鸣鼓,黑气滚滚的烽烟,那里是真正的人间炼狱,是真正的别离。

父亲的战死,先皇的驾崩,宫容瑾登上了皇位,而顾飘零便成了权势最大的辅政王。回忆是片段式的画面,并不连贯,偶尔还会跳出几个顾飘零没什么印象的画面,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时间,便有些焦急起来,怎么还没有一个她和宫容瑾独处的画面呢?

好似真的有天意,顾飘零眼前那乱七八糟的画面渐渐淡去,被浓浓的黑暗所代替,突然一声短促的爆破声响起,在黑暗中绽开一朵烟花。

顾飘零想起来了,这是有一年的除夕夜,她和宫容瑾在一块过的,两人躲在皇宫靠外侧的小别院里,看着宫外放的各种各样的烟火看了半夜,记不清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只见宫容瑾望着漫天烟火露出了一个很美的笑,顾飘零看得呆了。

除夕的夜色很美,万家灯火很美,她,也很美。

就像是了却了什么残愿一般,顾飘零竟还轻声哼起了歌,在旁守着的侍从和太医谁也听不懂得面面相觑。

那是北疆的一首童谣:

小狐狸呀,小狐狸呀

千万不要轻信生人言

他们呀,是要将你捉去做狐裘

巍峨的雪山不美吗

广茂的深林不美吗

快跑吧,快跑吧

千千万万莫要再回头……


元和五年,是很隆重的一年。

民间格外的热闹,人人都说,奸臣得除,家国永安,欣欣向荣,这新年一定要好好过。

宫容瑾按例宴请大臣后,便回了宫室,上官夭衣也跟着进去照常回禀事务,末了总要劝一劝陛下要爱惜身体。

往常宫容瑾总是充耳不闻,而这次她却看向上官夭衣道:"上官大人,朕与你永远只能是君和臣的关系。"

上官夭衣愣了一下后,便低头不语。

"你在想什么?"宫容瑾似是随意问到。

"没什么,臣只是想起了某一年的秋天……"

就是顾飘零第一次见到宫容瑾的那个秋天,上官夭衣把她带出宫苑,跟她说着宫容瑾的坏话,而那个时候顾飘零是怎么和他说的来?

她好像是这样说的。公主看起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你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要好好保护公主才行。

那个语气模样像极了当年他厌烦了读书,吵着想和顾飘零学武,行军打仗的时候,顾飘零也是这样。

她说,文能治国,武能安邦,能读书已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了。

顾飘零总是和别人想的不一样,现在想来,上官夭衣却觉得可能她只是不愿让她周围的人卷进那权利的斗争。


除夕夜格外的热闹,哪怕是平日清冷严谨的皇宫也时不时有鞭炮的声音响起。这偌大的皇宫,外人看起来金碧辉煌,内人瞧起来却如牢笼。

没人会发现,在这偌大皇宫不起眼的小角落,一个身穿银白色长袍披着雪白狐裘的女子,静静地坐在石椅上。

这是皇宫最外侧的宫苑,能最清楚得看到宫外燃放的烟花。有一年的除夕,宫容瑾和顾飘零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顾飘零当时看的高兴好像还给她讲了个前世今生的故事,末了对她说:"倘若你相信前世今生的话,那你便会相信,今生的遇见与别离,都是前生在三生石上刻下的因果;若是今生有什么事情未能得偿所愿,那必然会有一个有所期许的来世。"

顾飘零说的认真极了,当时她是怎么说的?好像是点了点头说道:"故事很好听,可惜我并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

她看着顾飘零瞬间失落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便没有注意到在顾飘零那一刹那的眼眸里,没有了万家灯火,只有她。

宫墙红苑,愁锁深深。

宫容瑾望着满天耀眼的烟火。

无声地落泪了。


完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