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任务和奖章 上

作者:天才乱打妹
更新时间:2018-01-05 09:51
点击:455
章节字数:54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章 任务和奖章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04024/3/Atelier-Kotori


任务和奖章


一行人闯进了茂密的森林。穗乃果对一切有可能成为食物的素材有着出于本能的敏感,在她的帮助下,小鸟收集到了不少材料,但到现在她们还没有找到铜矿,煤炭,肥沃的土壤等与吃不相干的东西。


“啊…时间快到了,但材料还是没找齐…”小鸟有些泄气。


“嗯…也许在矿场周围可以找到这些东西,只是我们不一定进得去…”海未也很无奈。


“啊?为什么?”小鸟一脸单纯地问她。


“我记得这个矿场开发出来没多久就被废弃了。因为这里一到雨季就会山体滑坡,已经吞噬了好多人的性命了。虽然大家心有不甘,但是纷纷转投别的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行业,比如说…种地…”海未有些感伤地讲述着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我国的土地也很贫瘠…”小鸟难过地说。


“确实…”


“这就是我国人口逐年递减的原因吧。”小鸟心情沉重,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她一样,作为公主无忧无虑地活着。每一个人,除了她,都背负着生活的担子,艰难却又倔强地成长着。


“但国王回来的时候—”


“穗乃果!”海未生气地打断了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啊啊啊啊!抱歉,小鸟…”穗乃果说道。


“没事的,穗乃果,我们还有希望。”小鸟反而安慰起她来。


“啊嘿嘿,我听翼说,我们的希望不是传说级炼金术师而是小鸟!”


“翼…你和她什么时候这么熟了?”穗乃果对翼亲密的称呼,小鸟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因为她总对我说吃不饱要我多做一份土豆,当然她也会给我小费作为外快…次数多了我们就熟了,她说用名字称呼她就好…”对于小鸟异常旺盛的好奇心,穗乃果竟没有察觉小鸟的不对劲。


“那,穗乃果,她是怎么称呼你的?”海未问她。


“穗乃果…”穗乃果一边说一边傻笑。


“嗯…就是说,翼小姐喜欢土豆…”


“不是所有的土豆,她只喜欢放在热盘上的加蛋黄酱的土豆泥…”穗乃果复述着翼对她说的注意事项。


“那下次找她的时候,我就准备一些蛋黄酱和土豆好了。”小鸟在心中记下了翼的爱好。


“啊,对了,她还说喜欢我亲自送去的。这么说来还真有点怪!”


“这…这…”海未想到了破廉耻的事。


“她还喜欢浇蘑菇酱的牛排…青豆,萝卜…”穗乃果快速地报出翼爱吃的东西。


“…下次有事只要带上穗乃果就好了…”小鸟小声嘀咕道。


“我也觉得这是最快速有效的办法…”海未叹了口气。小鸟也跟着叹气。


“啊!快要黄昏了!我要回去准备晚饭!”穗乃果突然大喊起来。


“嗯?”话题转得有点快,小鸟跟不上节奏。


“回不回去应该由小鸟来决定才对…”对于穗乃果比9号意面还要粗的神经,海未再次无奈地叹气。


“啊,对对对!小鸟,快照着我的话说一遍!”穗乃果对小鸟说。


“啊…嗯…啊!!!快要黄昏了!我要回去准备晚饭!”小鸟一模一样地学了一遍。


“不对,小鸟你应该去工坊才对。”海未纠正道。


“那就…啊!!!快要黄昏了!我要回希的工坊!”


“你不用重复的…”海未今天的叹气次数已经数不清了。


穗乃果和小鸟不好意思地笑了,怎么突然就智商掉线了,“总之,总之先回去吧…”

————————————分割线——————————


她们带着找到的素材回到了希的工坊,对于她们的成果,希并不满意,但还是念在初次单独作业的份上放松了要求。


“小鸟…你没有达到我的要求,这些材料的品质最多只算普通。”


“抱歉…”


“请原谅她,东条小姐。这都是我的无知导致的…”海未说完对着东条希深深地鞠了一躬。


“为什么你要道歉?你的工作只是保护她。”没有想到海未的举动,希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这不是你的错,海未…”小鸟也赶紧安慰她。


“我会记住一切有关素材的事!所以,东条小姐,请你继续教小鸟炼金术…”海未继续说道。


希露出了笑容,“行了行了,你刚刚的举动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不过…”说着她拿出了三个由纸做成的奖章。小鸟,穗乃果,海未不明所以,困惑地盯着奖章看着。


“接着吧。这是你们完成今天任务所获得的积分,鉴于你们提交的素材质量并不乐观,所以我只能给你们三分…”希说。


“嗯…不过积分有什么用吗?”小鸟问她。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希看了看四周,“绘里奇卡,可以把我刚刚写的条目拿出来吗?”


“奇卡!”绘里奇卡拿了一个卷轴递给小鸟。卷轴被展开,上面的列着详细的奖惩规则以及丰富的奖品。


每当小鸟提交一个任务,希会根据她的完成情况以及任务难度给予她奖章。同时,小鸟还可以通过接受额外任务去赚取更多的奖章,然而,额外任务也会有时限,一旦超出,希就会倒扣她们的奖章。当奖章总数不足以抵消任务失败的倒扣时,可怕的惩罚就会降临。


“惩罚?”海未问道。


“对,可怕,噩梦般的惩罚…”


“到底是什么样的?”小鸟问道。


“让人印象深刻到终身难以忘怀的终极欧派攻击。”


“终极…欧派攻击?这是什么?”穗乃果并没有明白惩罚的字面含义。


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


“你真的想知道吗?”过了一会儿,希开口问。


“想!”穗乃果回答道。通向地狱的门打开了…

——————————分割线————————————


夜幕降临,如往日一般,小鸟吃完饭后便和她母亲说着话。她对女王说起了希的徽章奖惩制。之前希也和女王说过她希望能把这套制度应用在城堡里,以便督促小鸟学习。不过女王并没有立即表态,因为她想知道小鸟对这套制度的看法。


“那…就是说,因为你没找齐材料,今天只得了三个徽章…”


“嗯…海未说那些材料可能在矿山旁边,但是她又说那里现在已经被封锁了…”


“确实,我们一直有清理矿山的打算,但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可实行的计划去具体落实这件事。要不你去问问你的老师?我觉得她会乐意插手的…”


“那…要不我去问问她?”


“…还是算了…我还是正式写信问她好了。”


“好!”


“等下,小鸟,卷轴上列的奖品里面你想要什么?”女王叫住即将转身离去的小鸟。


“嗯…其实,我还没看过有哪些奖品,我只希望不要被罚…”


“惩罚?什么样的惩罚?”女王问道。


“穗乃果已经亲身体验了一遍,真的…非常难以形容…我现在连她布置的任务都完不成,所以只想着不要被罚就好了…”回想起下午的情景,小鸟面露恐惧。


“就这么恐怖吗?你好像非常害怕的样子…嗯…我更加好奇了,究竟什么样的招式对你这么有用…”女王却兴致勃勃,想了解更多。


“别…妈妈,你不会,你不会想知道的…”小鸟挣扎着。


“别担心,我不会亲自去的。我派矢泽老师去,相信她也很想get这个技能。”女王越说越兴奋。


已…已经无法挽回了吗?妮可老师一路走好…小鸟在内心默默地为妮可祈祷。

————————分割线————————————————

夜半时分,小鸟穿过大厅走回卧室的时候发现图书馆仍然透露着几缕微光。这种时候还有谁会在图书馆呢?踊跃的好奇心怂恿着小鸟去一探究竟。


她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图书馆的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读着书,但她并看不真切。要靠近一点吗?究竟是谁在那里?


像猫一般悄无声息地靠近那个人影。那个人长发如同瀑布般披散,她身旁亮着一点微弱的烛光,烛火微微抖动跳跃。不过这身影怎么有点眼熟?小鸟继续向她靠近,突然对方冷不丁地掷出了一枚锋利的箭头,小鸟吓了一跳,所幸箭头并不难躲开。看来箭头并没有刻意瞄准她,也许这只是对方的下意识举动?小鸟猜测道。


女人缓缓地转过身来,四目相接之时…“海未?”小鸟惊喜地叫道。


“嗯,公主?…小鸟?你怎么在这里?还鬼鬼祟祟的。”海未底气不足地质问道。


“刚刚在经过大厅时看见图书馆里还有人,出于好奇我就过来了。”小鸟离她越来越近。


“这样…”海未假装淡定地转过身去继续看书,她的脸上已经浮起了淡淡的红晕。以前除了难得停下旅途的国王,很少会有人光临这里。就算有时待到半夜三更被巡夜的卫兵发现,他们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说实话海未也觉得深夜还待在这里的自己如同可疑人物一般。


但这一切都不是她心跳加速的理由。在花园进行诗朗诵总会时不时地被人看到,次数多了她也不会再在意被别人奇怪的眼光了。她的心怦然跳动,只因为眼前这位,散发着糖果般甜蜜梦幻气场的公主的出现。


海未安静地坐着,装出认真看书的样子,但小鸟一开口一切就化作了徒劳。


“海未,你在看什么?”


“哇…我…我…我在看这附近的素材分布。海未紧张不安地回答道,


“哦?”小鸟摆出了8的表情。


“就…就是这样!今天下午希给我们的任务其实很简单,那些素材都在不远的城郊可以找到,我们根本不需要去什么矿山。”


“这样啊…”小鸟说完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如果我事先知道的话…”海未还想为自己的无能道歉。


“我明白你接下来的话。”小鸟制止了她的话语。


“你知道明天任务的素材吗?这本书里还记载了其他的材料,大多数都是分布在城郊比较容易找到的,也有个别离这里比较远,不过我们不一定有时间…”


“抱歉,我不知道…”


“啊,对了,说起来,你有看过奖品目录表吗?”


“还没有…”


“还是确定一下吧。也许奖品里面就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啊,确实,说不定和之前她给我的那段水晶棒一样有用呢。”

(不确定改)

“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她送我们看起来史诗级般珍贵水晶棒也不能凭空召唤闪电把敌人劈裂。”说完她们两个都笑了。


“那就来看看吧。”小鸟说着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卷轴。


不出意料,大多数的早期奖品都是材料,奖章收集超过一定数量后,可以得到一双旅行者之靴,穿上它就能风一般奔跑。还有神奇的任意门,可以把人瞬间传送到她想去的地方。但是,这一切都比不过最终的大奖。


“一…一千个奖章等于人造人?!”小鸟异常惊喜地确认道。


“人造人…像绘里奇卡那样的?!”海未也不敢相信。


“…对!”小鸟双眼放光。


海未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绘里奇卡般毛茸茸软乎乎的生物…


“海未?”小鸟困惑地看着她。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毛茸茸的…”海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啊!海未!那是我的才对!”小鸟残酷的话语打断了她的美梦。


“啊…抱歉…”海未脸上浮现出掩盖不住的失落。


“你也可以领取任务,然后赚取奖章获得自己的合成兽!”看海未一下子落入失望的深渊中,小鸟忍不住安慰她。


“这…这真的可以吗?”海未急切地问道。


“我觉得希是不会拒绝你的。”


“那…那你明天还会带我去工坊的吧?”海未再三确认道。


“当然。”


“太好了!”

——————————分割线——————————


次日,一上完妮可的课小鸟就变得异常兴奋,她要收拾行装,然后完成任务获得大奖。


“再见!妮可老师!”小鸟一边道别一边轻快地跑出教室。


“等!等一下!我还没布置作业呢!”妮可叫住小鸟。


“你可以把作业交给我卧室前的守卫吗?我有事先走了!”小鸟语速飞快。


“什么?给我站住!”


小鸟像小鸟一般灵活地溜走了。


“切,东条希那个老女人到底用了什么妖术?上我的课怎么就不见她兴奋成这样…”妮可生气地自言自语道。


站在魔法工坊前,在穗乃果和海未的陪伴下,小鸟压抑着心中的急躁温柔地敲了敲门。


“希!是我,小鸟!”


片刻之后希走出来开了门,她的头上正趴着一只绘里奇卡。“啊,原来这两位都在啊。”


“嗯?她们不都是我的侍卫吗?”小鸟不明白希的意思。


“今天的内容是初级融合术,所以她们并不需要来这里。”


“啊…这样…”小鸟对着海未和穗乃果尴尬地笑了笑。


“呃…东条小姐!”海未鼓起勇气。


“嗯?”


“我…请给我布置任务!我也想要奖章!”


“哎?怎么突然这么说?”


“这…因为…”海未面带红晕,她偷偷瞥了一眼趴在希头上的毛茸茸软乎乎非常可爱的绘里奇卡。


“奇卡?”绘里奇卡注意到海未的视线。偷窥被发现,海未的脸涨得通红。


“因为?”希等着后文。


“海未也想要合成兽!”小鸟说出了她的心声。


“哇!!!别…别说得这么直接!”海未一脸紧张地阻止了小鸟接下去的话。


“哎?做任务可以得到合成兽?!”穗乃果一脸诧异,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确切的说是任务得到的奖章,一千个奖章可以换一个合成兽。”小鸟把昨天看到的告诉她。


“那,那我也要做任务!”穗乃果兴致勃勃地说道。


“嗯…刚刚这些话,你们是认真的吗?你们注意到奖品旁边的星标了吗?”希并没有被她们疯狂的热情煽动。


“星标?”小鸟愣了愣。


“奖品合成兽旁边标注的那个记号。”


“啊,我昨天确实看到了。这个记号代表着什么?”海未问道。


“这代表要得到这个奖励,你不仅要收集一千个奖章,还要完成一些特定任务。既然是特定任务,就绝对不是新手级的,有些甚至很难完成。”


“有具体的例子吗?”穗乃果问道。


“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不过这些任务中,不仅你们,传说级 猎手也会加入,所以难度可想而知。”


“正如我所料,只有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得到最终的成果!请允许我加入!”海未精神抖擞地说。


“我也要我也要!”穗乃果也很兴奋。


“…你们两个,在做超高难度任务之前不先担心担心奖章的数量吗?”小鸟问她们道,为何这两个人会这么自信。


“奖章的话,只要我们每天都做任务,一千日之内应该可以解决的吧?”海未计算着她的未来日程。


“一千日?但…但昨天我只拿到了三个…”


“小鸟你没有继续看下去吗?根据卷轴后面写的,我算了一下,只要完成日常和额外任务,我们就至少能得到一百个徽章,当然,完成质量得达到一般水平。”


“不止这样,只要你们能完美地完成主要任务,我就额外给你们二十个奖章。”希补充道。


“二十个?!就…就是说我们可以更快地得到合成兽了…”海未激动到说话结巴。


“希,请马上下达任务!”穗乃果一脸渴望地看向希。


“东条小姐,也请你分派任务给我。”


看见这两个一脸急切的样子,希露出了笑意:“海未,叫我希就可以了。不过,虽然有些啰嗦,我还是想再确认一遍,你们是认真的吧?我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一旦你们放弃,只要随便放弃一个任务,我就不会再给你们新的任务,而且之前得到奖章也会被没收。”


“我们是认真的!”穗乃果和海未异口同声地说。


“那我就根据你们的特长来准备任务吧,你们三个请先在沙发上坐一下。”

————————————分割线————————————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希教了小鸟一些基础的炼金术知识,从最最基本的如何把握素材开始,到如何正确地搅拌液体,她仔细地讲解着,不放过一点细节。每当小鸟卡住,她就停下用形象的比喻重新解释直到小鸟彻底明白。


想要学会炼金术,最重要的是心眼和耐心。在溶炼材料漫长的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夜里,每一分每一秒材料的质地都会发生变化,而一个伟大的炼金术师,能敏锐地捕捉到任何细微的改变,也就是做到与材料共鸣。


“对,就是这样,继续按这种速度,想象你是水晶棒(之前希给小鸟的东西)的一部分,慢慢地平稳地搅拌…。”希说道,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小鸟搅拌着一锅颜色黯淡的混合物。

(不确定改)

小鸟没有接话,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眼前一大锅合剂上。这是她的第一次亲自接触这些东西,微微抖动的手出卖了她紧张的心情。


“不只是加入的素材,你的心意也会影响最终结果,”希继续道,“回想一下在设计衣服的时候你怀有怎样的心情?对衣服的喜爱,对成品的憧憬,所以也怀着这样的心情,去回应素材的呼唤,期待你这次的结果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