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作者:二十
更新时间:2017-12-23 21:24
点击:1433
章节字数:54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馬鹿家的小公主最近黑眼圈很深。

罪魁禍首當然就是,每天半夜爬進人家房間的徐子軒。

坐在角落的那人似乎感受不到任何來自外界的怨念,仍像個沒事人一樣捧著小公主的花籃,翻來覆去挑選著一樣樣精緻小巧的零食。

「徐子軒…你來這裡就是為了和我搶零食吃…?」


萬.滿臉黑線.易燃易炸.麗娜,看著桌邊每天來騷擾自己的青梅竹馬深深嘆了口氣。


「我這是在幫你試毒唉我的公主」


徐.一臉正義.子軒,邊說還邊往嘴裡塞了一顆巧克力球。


「你!那是我特別留下來的皇家手工巧克力唉!徐子軒你個XX的…」


看準萬麗娜因怒火而接近的時機,徐子軒機靈的伸出手攬住來人的腰一把扯向懷裡。


「如果運氣好沒有毒死我,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和你分享這份甜蜜嗎?嗯?」


徐子軒彎下脖頸,在萬麗娜的耳旁輕啟蘇口,但這對於每天把徐子軒撩妹當日常過的萬麗娜來說,仍是臉不紅心不跳,舉起右手一拳就打在了徐子軒身後的椅子上。

聽見沉悶的巨響,不用回頭,徐子軒也能想像椅子的下場,摟住萬麗娜的手不自覺抖了抖最後無力的收回。


「萬麗娜啊萬麗娜,我算是知道你這為什麼到現在沒一個王子來光顧了,就你這一拳麗娜的威名遠播,也就我這種勇士敢來了…」


說完還故意在臉上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淚,嘟起小嘴委屈的臉都擠成了包子。


哼,要不是老娘每天晚上支開守衛,還給你開窗,你進得來嗎?


萬小公主轉過頭,不屑的哼了一聲。


2


「娜娜啊,明天晚上我可能來不了的…」


「哦?那很好阿!我終於可以一個人睡個好覺了!」


萬麗娜兩眼放光,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來,一旁的徐子軒看了心裡更不是滋味。


「你就不好奇我為什麼不來嗎!」


「嗯…不是很關心…好吧好吧姑且問一下你幹啥去」


看著徐子軒那泫然欲泣的小臉,萬麗娜剛出口的話只好也馬上轉了個彎,只見戲精學園出身的徐子軒立馬收起小表情,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這個啊,我在劇場租的王子戲服他們明天要用,這樣我沒衣服可以穿來了」


萬麗娜手一抖,螢幕上的像素小人墜入谷底,看著巨大的Game Over字樣,萬麗娜放下手柄,轉身扯了扯徐子軒身上金燦燦的「戲服」。


「原來你這是租的阿,我還想你哪搞來這廉價麻袋往身上套也不嫌硌著慌,感情是要扮王子。」


重新整理好心態萬麗娜又撿起了地上的遊戲手柄,兩眼死盯著螢幕,暗暗下了個通霄的決心。


「我這不是怕哪天要是被發現了也好矇混一下嘛…」


徐子軒看著萬麗娜,萬麗娜看著眼前的遊戲畫面,其實這遊戲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徐子軒破的。


「我這又沒規定只准王子來…」萬麗娜小聲呢喃。

「娜娜」

「嗯?」

「我去殺條龍吧!」

「嗯,嗯???」


螢幕又一次亮出黑底白字的Game Over,萬小公主憤力的將遊戲手柄一摔。


「徐子軒你腦子壞啦!?」


你要是走了誰幫我破遊戲???


3


徐子軒從小就比別的孩子要高一顆頭,萬麗娜雖然個子嬌小,力氣卻也不是普通的大。


那時候的萬麗娜還沒搬進城堡裡的高塔,而是跟著奶媽李藝彤住在附近村子的小平房。

.

「萬麗辣~~~」

「是萬麗『娜』!你要是再喊錯是要被我揍的」


榕樹下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歪膩在一起,徐子軒無視萬麗娜的警告,將藏匿在身後已久的小盒子遞了過去,盒子裡裝著的是一顆有著木質底座的透明水晶球,球中間兩個靠坐在一起的小黏土人,就像徐子軒和萬麗娜。


萬麗娜拿起來輕輕晃了兩下,水晶球裡的世界驟然飄起雪花,徐子軒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害羞的裂開嘴角,引的萬麗娜也露出了兩顆好看的小虎牙。


「辣辣,生日快樂!」

「謝謝,這是你自己做的嗎?」


萬麗娜仔細的觀察著水晶球裡那兩個可愛的小黏土人,越看越覺得跟自已和徐子軒很像,只是看那兩個小人的精緻程度,很難想像會是徐子軒自己親手捏的。


「當然是我自己做的啊!我捏了好久呢」


徐子軒驕傲的雙手插腰,在萬麗娜眼中彷彿有條不存在的尾巴在徐子軒身後猛的搖晃,大有種不搖斷不罷休的氣勢。


「絡絡,謝謝你,我很喜歡。」


萬麗娜抬頭,給了徐子軒一個超甜的笑容。


徐子軒覺得這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好看的笑容,比她的媽媽面對她爸爸時露出的笑容還要好看幾萬倍。

徐子軒摸了摸自己燒燙的耳朵,試著平復自己現在過於躁動的心跳。

很想讓阿爸阿媽都見見萬麗娜,徐子軒是這麼想的。


4


從那天之後萬麗娜就徹底的消失在徐子軒的人生當中。


原本應該要有萬麗娜的那間小平房變的空無一人,徐子軒發了瘋似的找,從兩個人一起常去的後山到市集裡喜歡的禮品店,原本徐子軒的記憶裡哪裡都有萬麗娜,現在卻哪裡都找不到她。


萬麗娜不應該會這樣不辭而別,因為兩個人約好的,每天都要一起吃點心,徐子軒還要幫萬麗娜解遊戲,萬麗娜還欠徐子軒一份生日禮物。

小平房的院子因為疏於管理,叢生的雜草增添了幾分荒涼,嬌嫩的花朵日漸枯萎,徐子軒坐在門口,每天就這樣什麼也不做的看著天空發呆。


「絡絡?你怎麼在這裡?」


聞聲,徐子軒猛的轉過頭,李藝彤披著一件黑色的長袍,手裡是一個看起來頗有深度的提袋。

就像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浮木,徐子軒像看見了救星,一見到李藝彤就不自覺的模糊了視線,吱吱嗚嗚一句話也說不清楚。


「你們、你們為什麼都不見了嗚嗚嗚…」


李藝彤摟過徐子軒,平常兩個孩子的互動她是看在眼裡的,就這樣不辭而別對徐子軒來說有多難過,李藝彤不是不明白。

看著懷裡快比自己高的徐子軒,李藝彤嘆了口氣,開始解釋。


「娜娜她…該回家了,年滿16歲的公主,已經不能像一般人一樣生活了,這你是知道的。」

「娜娜…娜娜是公主?」


徐子軒皺緊眉頭,不敢置信的望著李藝彤,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後回憶起許多細節,的確可以顯示李藝彤和萬麗娜的身份並不單純,只是未曾想過竟會是這樣令人不敢置信。

「那我還可以見到娜娜嗎?」


徐子軒抬頭,圓鼓鼓的雙頰粉白粉白,翹長的睫毛勾人的眼睛,但是奶聲奶氣的還只是個愛撒嬌的孩子。


「嗯……可以的吧,有我罩著你,誰敢不讓你見娜娜。」


5


這個冰冷的城堡不是我的家,萬麗娜這麼想。


閉上眼睛,周圍是清一色樣式統一的平房,那一小塊遊樂設施是孩子最喜歡的地方,榕樹下是自己和徐子軒午睡的專屬位置,還有自己這麼多年每天形影不離的青梅竹馬。


萬麗娜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從李藝彤說要回去拿點東西已經過去一個時辰,現在的自己礙於身份,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自由活動,明明從小到大父王皇后都對自己不聞不問,卻對這種迂腐陳舊的傳統特別上心,剛過完十六歲生日的萬麗娜,猝不及防的就被幾個守衛帶回城堡。


「娜娜…」


不知何時打開的房門,從門後走出兩個熟悉的身影,除了剛分開不久的李藝彤,還有許久未見的徐子軒。


徐子軒看見心心念念的背影,忍不住開口叫了對方的名字,李藝彤放下身上的提袋後便退出了房間,留下兩個小朋友交流。

萬麗娜看見徐子軒,眼底波光流轉,一下又悶悶的低下頭。


「徐子軒…對不起。」

「傻瓜,只要你還在就好,只要我還找的到你就好。」


徐子軒伸出右手,輕輕揉了揉萬麗娜的腦袋瓜,順便把一些翹起的小呆毛撫平,如果是以前,萬麗娜一定會一邊嫌棄的一邊撥開徐子軒的手。


就讓她摸一下好了。

都這麼久沒讓她摸了,絕對不是因為自己也很懷念這個手感。


6


時間回到兩年後的現在,在萬麗娜驚愕的目送下徐子軒離開城堡。


徐子軒回到家裡,把牆上掛著的弓箭取下,從媽媽的私房錢裡借了點盤纏,距離這裡最近的一個龍窟,現在出發後天下午應該就可以到。

自從知道萬麗娜的所在之後,徐子軒就經常城堡、家裡,兩點一線來回奔走,有時乾脆直接睡在城堡裡,雖然目前為止的生活都還算過的不錯,但是總有一天,萬麗娜必須做一個公主該做的事─和親。


嫁給一個王子,或者和一個可以保護她的勇者結婚。


不管哪個選擇,徐子軒都不願意看見萬麗娜躺進另一個人的懷抱,這是肯定的。


徐子軒攥緊手中的弓,身為勇者的後代,雖然現在阿爸阿媽們都已經金盆洗手,但是自己應該多多少少有遺傳到一些天分吧,也已經悄悄訓練了一段時間,按耐不住心中的鼓動,大概是緊張,也有些興奮,徐子軒最後看了一眼城堡的方向,往龍窟前進。

吳哲晗看著開啟又關上的家門,和身旁的許佳琪相視一笑,身為父母,怎麼會不清楚自家孩子心裡那點小心思呢。


「KIKI…我們的孩子長大了……」臉上掛著老母親般的微笑,吳哲晗輕輕摟緊身旁的許佳琪。

「和五折你當年一樣傻。」

當年,那又是塵封在歷史長河中的另一個故事了。


7


披戴著晨曦,徐子軒扯緊披風,背對著陽光任溫暖逐漸從背後剝離,從山洞裡傳來的冷風令人不寒而慄,雙腿沒有發抖,舉著弓的雙手也沒有打顫。

有的時候自我安慰真的很有用,徐子軒又在心裡暗暗的幫自己打了氣之後,深呼吸,走進了深不見底的洞穴。


一路上靜得出奇,沒有巨龍的呼嚕聲,沒有什麼奇怪的機關,就連徐子軒已經走到底了,連條龍尾巴都沒看見。


「奇怪…資料應該沒有錯啊…怎麼連個龍影都看不見?」

徐小朋友錯愕的拿著從NPC那買來的地圖資料,豎著看看橫著翻翻,紙都快看穿了洞還沒琢磨出點東西。


沙…沙…


「嗯…?」有拖東西的聲音,不明物體在地面上拖行的感覺。


徐子軒收起那現在在她眼裡十分不靠譜的情報地圖,再次仔仔細細的觀察起這個洞穴。

順著怪聲尋去,前面只有一顆大石頭,比徐子軒都高了一顆頭,比徐子軒來寬了兩倍的大石頭。

通常這種時候旁邊一定都會有機關,突然想起了阿媽的教誨,徐子軒東翻西找,還真的在石頭上找到了,帶著狡猾保護色,還放在死角掩人耳目的按鈕。


石頭門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向旁邊讓路。

石頭後是一望無際的開闊。


整片的綠色大草原,有小花兒,有小樹,和洞穴裡的濕暗陰冷形成截然不同的對比。

石頭外面的這裡還比較有前門的范兒,自己剛剛怕不是從後門潛進了龍家,這樣多沒禮貌啊,七五折可不是這麼教的。

還來不及等徐子軒繼續懷疑自己的家教,剛剛在洞穴裡聽見的怪聲,就已經抓到了主犯。


我們的萬小公主,在距離徐子軒不遠處,拖了一隻很明顯是龍的生物的屍體,往前方的樹林走去。

8


徐子軒她說她要去殺一條龍。

然後她今天,沒有在應該出現的時間出現。

很好。


萬小公主忍不住在腦中腦補了關於徐子軒的一百種死法,裡面當然包括被萬麗娜亂拳揍死。


小公主雷厲風行的走出房門,嚇得門口靠牆打瞌睡的守衛一個踉蹌,只見小公主抬起下巴,鼻孔對著守衛悶悶哼了一聲。

「幫我備馬,馬上。然後,不准跟任何人說我出去了,要是有誰發現了,我唯你是問。」


明明個子比自己矮那麼多,無辜的守衛卻感受到莫名的壓力,手足無措的扶正頭上歪斜的鋼盔,嘴上連連稱是的馬上就按照萬麗娜的吩咐辦好。

萬麗娜換了一身便裝,輕輕鬆鬆跨上馬。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徐子軒想不到吧,平時一直千方百計阻止徐子軒學騎馬的萬麗娜,自己竟然偷偷把騎馬技能點了個爐火純青。


其實原本是想哪天在徐子軒面前耍一次帥的。


「公、公主你要去哪啊…?」


就算再怎麼危及性命,人類都免不了有一顆八卦的心,還好萬麗娜雖然看起來低氣壓卻也不會對著別人亂撒。

「屠龍。」


萬麗娜早就調查好,徐子軒會去的地方只有一個,確定好目標,蹬上馬像風一樣,很快就只剩下一臉懵逼獨守空房的無辜守衛,望著馬尾消失的方向嘆息。

徐子軒不會騎馬,萬麗娜一定可以比徐子軒早到目的地。


接下來的場面,就如同徐子軒所看見的那樣,自己盯上的獵物,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這個別人還是自己的青梅竹馬。

也是徐子軒此行的主因。


9


「萬麗辣?萬麗辣!你給我過來!」

徐子軒一急,急的苦練多年的口音都打回原形,萬麗娜聽到身後的叫喚,放下手上拖著的龍尾巴,臉上表情五味雜陳,一下噘起嘴,一下板著臉,一下又跩的不可一世,搞得徐子軒原本想教訓這人的話一開口全成了笑聲。


「萬麗娜你是不是應該和我解釋些什麼。」不帶問號的陳述句,語句中帶著一絲絲不可違抗的命令,一瞬間讓萬麗娜產生了點道歉的衝動,只是轉念一想,不對啊。


「當初留下一句話就跑來找龍單挑的人不是你嗎?你現在還有理說我了是不是?」


小炸彈雙手叉腰,就算墊起腳跟,頭頂也才勉強齊對方的鼻尖。

徐子軒一下沒了剛才質問對方的氣勢。


「我這不是,擔心你危險嗎…娜寶兒。」

「你就、你就很安全嗎?你看你這手臂…都還沒我粗!就這樣留下一句話消失,我在城堡怎麼可能坐的住嘛…」


萬麗娜的聲音悶悶的,話只講到一半時,萬麗娜的頭也悶悶的垂了下去,一行、兩行的晶瑩,滴落在腳下的小草身上,偽裝成露珠。


「哎呀哎呀…寶寶我錯了,別哭啊」

萬麗娜的淚點很低,徐子軒是知道的,自己生日會哭,別人生日也哭,明明是個小哭包,還老喜歡耍帥。

徐子軒捧起萬麗娜的臉頰,輕輕吻上,從兩頰的淚痕,到泛濫的雙眼,因淚水的渲染而帶著些許澀鹹。


萬麗娜在徐子軒的安慰下,啜泣的身子趨於平靜,微微紅腫的眼睛,輕輕噘起的嘴,一點都沒有一個屠龍勇者的氣勢。


「徐子軒,我現在可以娶你了。」

調整好氣息,萬麗娜眨著大眼睛,特別認真的直視著徐子軒。


「你這人怎麼這樣,都不問問我意見的嗎?」

「我同意互攻,你還有什麼意見。」


行吧。徐子軒心想。


「那我們就這樣回去了?」照理說過不久應該會有專人來清理,那也不需要自己動手了。看了眼不遠處突兀的龍屍體,徐子軒突然為自己的婚姻感到一絲恐懼。


「等一下,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多做點別的事情。」

「什麼…唔…」

萬麗娜扯著徐子軒的衣領,生澀的把唇貼了上去。


如果問是誰先開始的,徐子軒跟萬麗娜兩個人自己可能也搞不清楚。

只能說是人類的本能吧。


開始貪戀起對方嘴裡的味道,不斷汲取對方帶來的甜蜜……

連空氣都充滿了慾望的味道,呼吸變得沉重,直到逐漸缺氧,才捨得分開。


10


回去的路上徐子軒坐在萬麗娜身後,雙手圈著萬麗娜,扯著韁繩。


「請問萬老師我這樣對嗎?」

徐子軒頭靠在萬麗娜肩上,一邊學騎馬一邊也不忘調戲懷裡的人,溫熱的吐息打在萬麗娜耳根,引的人一陣搔癢,只好右手往徐子軒腰上的肉一掐。

「唔啊!寶寶輕點……」


慘叫過後的徐子軒果然安分許多,認認真真的鑽研騎術的學問。


未來的路還有很長,很長。這個世界也好,別的世界也好,只有愛你的心意是不會改變。


接下來的路也一起走好不好。

哦對了,這句話不是疑問句。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