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五章(2)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7-12-22 18:46
点击:840
章节字数:65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6


失去了屬於警署上層階級的園田海未以及高坂穗乃果的信任,絢瀨繪里要進到監獄去探望一個和她沒有關係的人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好在她拿出了曾經是對方辯護律師的證明以後,獄方才勉強接受她的會面。

監獄對繪里來說是一個可以不要踏入就不該踏入的地方,由她處理的刑事案件,幾乎所有嫌疑人都被她打入了監獄,樹敵之多,不曉得要是獄卒看見了她會有怎麼樣的怨恨。

不過繪里認為那些都是他們罪有應得,如果真有反省的心,就不會埋怨她了,如果沒有,那她也覺得自己做得很好。

坐在玻璃的另一側,繪里等著獄方領著再過幾天就會徒刑期滿並被釋放的淺間大吾來到她的對面。

在她失眠後起床立刻調閱這份案子時,她鬆了很大一口氣,知道淺間還在監獄而不是已經在外面成了誰的同夥又或是被盯上,放心使她幾乎睏得當下就要睡著了。

也幸虧淺間這個人同意見她,即便在這之前,繪里一點都不想回憶起這件事──不想承認曾經相信的委託人欺騙了自己。

沒過多久,穿著囚服的淺間被身材魁梧的獄方領到了自己對面,看著這個人的臉比兩年前消瘦了幾乎一圈,繪里在心裡念著他活該。

看他沒有過得很好,繪里心裡的不平衡少了很多,待淺間坐好且看著自己的時候,繪里按下了麥克風。


「我想問你幾件事。」


淺間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寺島麻美──你的前女友,這兩年有來找過你嗎?」


淺間瞪大了雙眼,張開嘴愣了許久,最後像是看破了繪里此次前來的原因,他誠實地搖了搖頭。


「很好,我想因為檯面上的關係,她也不可能來找你。」


淺間的臉色在聽見這句話時似乎更黯淡了一些,帶著莫名的怒氣,他想開口說話,卻又覺得很多餘,於是他繼續安靜地聽繪里說。


「你當初包庇她,並不是因為『前女友』這個身份對吧?而是更利益一些……例如,錢?不過我怎麼想也很不對勁呢,當時要是沒有讓寺島一家的案子成為自殺案,你會被判死刑不是嗎?」


察覺淺間情緒的些微變化,但好像不是衝著自己,繪里繼續肆無忌憚地說了下去,這時她已經不管當初案子的結果,直接將寺島麻美指定成了犯人。

然而聽完的瞬間,淺間憤怒地拍了桌子,差點就引來背後警衛的制止,繪里伸手示意沒事才沒讓警衛靠近。

不過淺間並不是因為繪里無憑無據指責寺島麻美而生氣。


「那個……該死的女人!我……我……嘖、」


或許是太久沒有好好說話,淺間只是激動地表達了自己的情緒,雙手抱頭靠在桌上,說不出自己真正想表達的事,他咂了個舌。

讓淺間緩和怒氣,繪里沉默了好一陣子,思考她該怎麼問話才不會把還是機密的事情洩漏給了後方聽得見對話內容的警衛,但是又想想這個警衛可能對這個囚犯一點都不關心,她摸了摸自己的手指,然後緩緩開口。


「你難道不害怕,過幾天出獄就被她殺了?」


低著頭望著桌面的淺間抖了一下肩膀,隨後他才慢慢地抬起頭與繪里對視。


「怕死了。」


很好──繪里給淺間一個淡淡的微笑,雖然還沒有談,但她心裡此時只有四個字,交涉成立。


7


放學後,少女乘著自家司機的專車從所謂大小姐的名門學校晃過一條又一條熟悉的道路,今天難得沒有在車上唸書,她無聊地看著窗外,突然間眼睛一亮,她趕緊要司機換個路線。

她讓司機停在了某棟大樓的不遠處,正好可以面對大樓上方的大螢幕,螢幕裡有三個唱歌跳舞的女孩子,一瞬間就把她所有的注意力給收了過去。

正當所有人在表演結束後為她們拍手喝采時,螢幕上又換了一組人馬,總共九個人,她們的演出絲毫不輸給剛才的三個人。


『μ‘s……』


生活裡除了唸書還是只有唸書的少女第一次碰到了讓自己心跳加速的一個名字。


『μ‘s……』


她反覆在心中重覆著不斷迴響又迴響的名字,她摸著不斷跳躍的胸口,好像有什麼要從裡面蹦出來似的。

但是她無法放任這份心情,無法釋出於言表,她裝作什麼事也沒有,讓司機送了她回家。

──她不能表現出對唸書以外的興趣,只要她還是寺島麻美。

然而在自己房間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麻美一回到家便衝進了唯一屬於她隱私區塊的房間,打開唸書用的筆記型電腦,立刻在瀏覽器的搜尋欄上打進了μ‘s。

在Love Live第二回的預選賽期間,μ‘s已經小有名氣,成員的自我介紹也相當充足,名字更是沒有半點虛假。


「西木野……學姊?」


從幼稚園時期開始便就讀於某間可以從幼稚園直昇到研究所的有錢人學校,今年才剛升上中學的麻美看著自己曾經在小學時聽過的名字,雖然沒有見過她本人,記住在學校裡真正有權有勢的姓氏,並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

揪著自己制服上的領巾,麻美心裡有一股說不出的滋味。

──羨慕。

看著一樣是大小姐的西木野真姬離開了這所學校,甚至還當上了校園偶像,自由地在舞台上歌唱,那張臉看起來是多麼開心。

所以她也感到很開心,想支持帶給自己開心的她們,寺島麻美從今天便成了μ‘s的小粉絲。

麻美每天過的學校生活依舊,但回到家後的日常倒是多了一個,那就是上網搜尋μ‘s的最新消息。

知道自己除了看著她們就沒辦法再多做些什麼,藉著自己有花不完的零用錢,買了各種相關週邊商品,房間裡不可告人的角落逐漸增加,甚至在書包上開始偷偷掛起了一個小吊飾,由於不敢太過招搖,只是個μ‘s的名字吊牌。

然而這個精神支柱也只持續了一年,隔年的春天,μ‘s解散了,雖然從音乃木坂又成立了新的校園偶像團體,但仍然沒有當初的九人耀眼。

麻美當時還是個很樂觀的孩子,雖然家裡代代都是經商,本來就知道西木野這個醫生世家的她,在中學二年級便毅然決然地告訴父母她要當醫生──所以她更努力念書了。

她想看著那個閃耀的人,想跟她考上同一間學校,反正音乃木坂她是肯定去不了的,只好將目標放在更遙遠的以後。

當時以西木野真姬為首,所有人皆是她的憧憬對象。

──直到她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其他的女孩,而且不是憧憬。


8


東條希現在正在園田海未和南小鳥同居的公寓裡打擾著,她們正在等明明這時間也該在場卻還沒出現的高坂穗乃果。

聊著很無關緊要的話題,希看著兩人的互動,雖然自己也有一個可愛的女朋友,但當她不在身邊而面前又是兩個好友在曬恩愛時,還是有那麼一點受到精神上的傷害。


「海未醬,給妳咖啡!希醬也是!啊,要不要加糖呢?」

「咱就這樣喝沒關係的。」


坐在餐桌,希的雙眼一直盯著小鳥在廚房忙碌的身影,看著她端來的是拿鐵而不是黑咖啡,便在小鳥拿出砂糖之前趕緊拒絕她。

希和海未接過拿鐵後,小鳥又來回了一次端著自己的咖啡過來,三人的杯子上都有著奶泡以及小鳥別出心裁的拉花──她給希畫了個雙馬尾的女孩,給海未畫了一隻小鳥,自己的則是普通的愛心。

這些都要怪穗乃果實在是遲到太久,弄得小鳥可以花時間在這上面。

看著海未嚐了一口後,希也接著喝了一口,最後是小鳥自己托著臉頰一副很幸福的模樣也小啜了一口。


「真是的,小鳥,妳都幾歲了……」


明明對面坐的是客人的希,小鳥坐在自己的旁邊,但海未的視線好像都在小鳥身上似的,跟希面對面也能發現身邊小鳥的失態。

海未伸手摸上小鳥的嘴唇,替她擦去了沾上臉的泡沫,但下一秒她並不是抽出衛生紙或是手帕擦拭自己的手,而是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喂喂喂……』


希當下竟有一種好像在看著絢瀨繪里跟西木野真姬的既視感,只好默默閉上眼睛。

然而她更怕的是她們可能等一下就沒辦法這麼恩愛了,希選擇不吐槽她們,也不開口說些什麼,就只是默默地喝著咖啡。


『叮咚!』


接著將希從這個甜蜜蜜氛圍裡拉出去的救星總算駕到,看著牆上顯示的黑白小螢幕,確認來人是穗乃果,小鳥立刻站起身來去為她開門。

接著被迎接的人很慌張地跑到大家面前一直低者頭道歉,順便將一盒小饅頭放到了桌上當賠罪。


「對不起對不起,穗乃果遲到了嗚嗚嗚!」

「嘛……穗乃果遲到也不是什麼稀有的事了……」


順手接過穗乃果的賠禮,海未將盒子打開並放在桌子正中央讓大家都能拿到,也讓穗乃果坐了下來,小鳥則是又再端了一杯咖啡過來。


「那,就直接進入正題好了,希找我們是要……?」


雖然是兩個人來到海未的家作客,但是實際上召集這次聚會的是希,她考慮到最合適的地點應該非海未家莫屬,便決定在這裡執行她的計劃。

在穗乃果來之前,她坐了半小時觀察了海未以及小鳥,她可以確定一件事,要不是小鳥也在外面被催眠過了,不然就是海未沒有告訴她懷疑繪里的這件事。

繪里氣沖沖地從警察署裡出來的那天就告知了希這件事,所以希整晚才怕得冷汗直發,害怕幕後黑手有點高超過頭的心理暗示。

她今天來是想為寺島麻美對海未以及穗乃果的催眠找到解開的關鍵字,雖然她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關鍵字,只好從主題開始下手。


「那個嘛,關於妳們懷疑繪里親,妳們在找證據了嗎?」


希講到一半的時候特地往小鳥的方向一看,卻發現小鳥是一臉疑惑的神情,肯定了小鳥並不知道這件事。

沒有聽懂希的問題,小鳥轉頭看了自己右邊的海未,然後再回過來盯著自己正前方的穗乃果,最後無奈地將目光放回了希的身上。

她的意思是這兩個人從來就不跟自己說些工作上的事,好像是怕小鳥會很擔心她們一樣,雖然是真的會很擔心,但連自己的好朋友絢瀨繪里的事都沒說的話,她也只能無奈了。


「……我要求了與攻擊我並且被判無期徒刑的前川山也會面,申請正在跑程序,怎麼了嗎?」

「海未醬,什麼意思!?」

「呃……在監獄中見面很安全的,小鳥不用擔心。」

「小鳥才不是問這種事情!」


開口前瞄了一眼小鳥以及穗乃果,海未有點猶豫地開口,她就是怕小鳥光是聽到那個受刑人的名字就會翻臉,然而小鳥翻臉的原因卻跟海未想的似乎有點不一樣。


「那是擔心……?」

「妳們懷疑繪里醬什麼!?繪里醬有什麼好懷疑的,還得讓妳去見那個人……!?」


發現海未竟然這麼冷靜,小鳥激動地站了起來,然後有點生氣地由上往下俯視海未。


「嘛嘛嘛,小鳥醬,冷靜一點,這都是有原因的,我們也不是平白無故懷疑繪里醬呀?」

「就是平白無故,所以咱今天才會在這裡。」

「不,這是有原因的──」

「海未醬,穗乃果醬!正坐!」

「是!」


趁亂參一腳的希覺得自己實在是看到了一場好戲,她想著太好了,小鳥還很正常,她有個可以制伏這兩人的強力夥伴。

看著坐姿突然變得很端正的兩人,希抬頭凝視小鳥,接著由她說明了來龍去脈。

最後小鳥只是一直站著,在沉默了一段時間後,她抓緊了自己的衣擺,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讓聲音從唇齒間發出。


「海未醬,妳要繼續懷疑繪里醬,小鳥就跟妳分手──!」


9


「喂?鞠莉?……鞠莉?」


雖然說松浦果南在擾人清夢的時間打了一通電話給小原鞠莉,並且還被接了起來,但對方自從用英文說了一句早安之後遲遲沒有發出其他聲音,令清醒的果南著急了起來。


『嗯?……嗯……』


似乎對自己的名字有了一些反應,鞠莉聽起來就像閉著眼睛一邊做夢一邊回應著果南,然而事實也是如此。


「……」


握著手機緊緊貼著自己的耳朵,感受到手機逐漸發燙了起來,兩人之間卻沒有半點對話,只有從那邊傳來的均勻呼吸聲,以及好像是手機從手上滑落到枕頭又接著滑到床上的聲音。


「……晚安。」


確認對方至少還會接自己的電話,果南小聲地說,然後再次把手機螢幕舉高到自己面前,接著按下了結束通話鍵。

放掉所有的力氣,雙手自然地往旁邊垂下,果南的整個身體呈現大字型躺在床上,她緩緩閉上了眼睛,再次進入了夢鄉。


只是另一邊就沒這麼平靜了。

早上七點的鬧鐘響起,鞠莉沒有睜開眼,伸手就要往床頭櫃拿手機關掉鬧鈴,卻發現怎麼摸都摸不到,然而那個聲音又很靠近自己,她只好勉強睜開眼睛確認手機真正的位置,看到手機掉在自己的枕邊她沒有太驚訝,只是好好地將鬧鐘給關了。

關掉鬧鐘後顯示的畫面就是平常的手機螢幕,努力撐著眼皮的鞠莉看著上方的通知,有人傳了訊息給她,於是她打開了某個通訊軟體,本來是為了要確認對方傳了什麼,沒想到在往那個人底下的對話視窗看了一眼之後她整個人從床上坐了起來。


「Oh my god──!」


她的視線停留在顯示著「果南」這名字的對話視窗上,最後一條訊息是「通話時間 00:57」,而且時間是凌晨三點半。

鞠莉壓根不記得自己接了這通電話,應該說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接起了果南打來的電話,而且點開對話視窗後確認這是對方打來的,並不是自己睡夢中按到的,讓她更是楞在床上。


「這通話怎麼沒有自備錄音的功能!」


看著那將近一分鐘的通話時間,鞠莉將手機扔到了兩腿之間,自己則是雙手抱著頭往下看著手機螢幕。

──果南打給我了?果南打給我幹嘛?怎麼辦,這一分鐘裡到底說了什麼?果南她……

雙手摀住自己的臉,除了上次趁勢親了果南之後,鞠莉從來沒有心情這麼複雜過,不知道是開心的心跳加速,還是害怕的心跳加速,她再次伸手拿起了手機,然後關掉通訊軟體,連網路也一併關上,連點賴床的心情也沒有,她只好默默地爬下了床。


『今天就回家好了……』


看著鏡中自己剛睡醒所以憔悴的面容,鞠莉拿起了牙刷擠上牙膏,面無表情地一直盯著自己,她終於下了這個決定。


『還是等果南再打一通來好了……』


但女人可是很善變的。


10


寺島麻美在中學的第一次戀愛並不是她人生中最刻骨銘心的一次,光是升上高中就會理解到自己之前的愚蠢,同理,升上大學後就更明白高中的愚蠢,出了社會後也會發現大學時代更是愚蠢。

μ‘s解散的第一年,她的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心地善良、看到有困難的人就想去幫忙的麻美毫無意外地成了轉學生最好的朋友,也多了這個朋友填補了μ‘s離去的空隙,然而最後擅自喜歡上對方,告白後不再是朋友也都是快畢業的事了。

轉學來到這間學校的對方最開始交到的朋友就是麻美,之後也沒有更好的朋友,所以她也沒有什麼圈子可以到處跟人宣揚麻美是個同性戀的事,麻美國中的苦澀暗戀和平地結束了。

麻美一直都是個內心純白的孩子,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後沒有太多的罪惡感,倒是覺得這沒有什麼奇怪的,但她的常識告訴她不可以告訴家人、無法告訴家人,她的每一段戀情都得自己一個人承擔。

到了高中,她依舊喜歡上了其他女孩子,或許她這次很幸運,順利地跟別人交往了──但也只有那麼一年,在高中這種更是青春、沒有成熟思慮的年紀,一點小爭吵就能讓彼此分手。

高中經歷過這麼一次,又要考醫學院,讓她沒有更多心思處理自己的感情,甚至跟別人交往過才知道一個人有多好的她,多麼享受這段跟朋友相處與讀書的時光。

直到她最後上了大學,她撿回了自己的初衷,但也沒有那麼熱烈了,在醫大裡的人大部分都是醫生世家出來的,西木野真姬這個存在也就沒有這麼稀有了。

她的確有在學校裡遇到過大自己三歲的真姬,雖然她已經沒有在舞台上閃閃發光,但的確有著跟別人不太一樣的氣場,內心的一小角憧憬著她,但也沒有更多了。

可以在自己的學校看見以前的偶像,光是這樣,麻美就覺得很幸福了。

只是她想也沒有想過,會在路上撞見那一幕。


「繪里,妳怎麼來了?」

「來接真姬呀。」


偶然路過的學校側門,聽見了有一陣時期都旋繞自己耳邊的聲音同時響起了兩道,麻美自然地朝那個地方望去。

那裡站的是手上抱著課本看起來準備下課離開學校的真姬以及穿著女性休閒西裝的絢瀨繪里。

麻美也沒有忘記這個人,絢瀨繪里這個名字在前陣子也造成了不少轟動──畢業就立刻考上律師的混血金髮女性、以及剛當上律師就逆轉了不可能的判決的女強人──她曾經的偶像們,除了還在念書的,其他看起來都還閃閃發光著。

第一次見到本人的麻美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感受,雖然她站得遠遠的,一點都不敢上前去搭訕,但光是這樣就讓她感動到要哭了出來,然而下一刻卻讓她整個驚訝到忘記了呼吸。

──絢瀨繪里好像跟西木野真姬接吻了。

她整個心頭炸開,興奮地就想尖叫,但理智終究讓她壓住了這份衝動,她看著兩人手牽手宛如情侶的模樣離開了學校,她覺得自己又找到了人生新的支柱。

自己最喜歡的偶像現在很幸福,而且跟自己一樣,還有什麼能比這個更開心的了?

麻美決定默默支持這對情侶,也暗自羨慕著她們,多希望自己也有一天可以找到真的能廝守終生的人。

她幾乎也是在大學二年級遇到了這麼一個人──小湊琉璃。

一個毀了她終生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