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四章(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7-12-22 18:47
点击:915
章节字数:64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9


第四天,絢瀨繪里並沒有聽西木野真姬說的不再尾隨矢澤妮可,因為昨天她聽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在東條希受傷以後,恢復正常上班的日子,都是交給絢瀨繪里這個閒人負責將她接送到家或是其他人的身邊,確保她不是一個人。

就在第三天晚上,希在車上告訴了繪里和真姬一件可能性為百分之五十的推測。


「繪里親,咱可能被催眠了,但是沒有證據。」


繪里聽希說她是接受了櫻內梨子的音樂治療才突然想起了當天她不該忘記的事──她並不是整天都窩在自己的診間寫資料。

除了最後來找她的梨子,希想起來在那之前分別有兩個自己的病人、以及隔壁的醫生來找過她聊天,雖然不是正式的約談,就只是他們無聊才來的,所以並沒有被記錄在希的行事曆上,只是個聊天誰會記錄──但又有誰會忘記。

希感到訝異的是她居然忘了梨子以外的人,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或許是事發的當下有梨子在場,可是梨子並不可能在懷疑對象內,因為她親眼看著是自己的手拿起美工刀,以及梨子那大哭的模樣。

又或者還有一個最合理的解釋──東條希因為壓力大產生了心理疾病。

繪里才不相信這種說法,她覺得「催眠」比起所有的推測都還要更合理。

但希並不想去懷疑自己的患者以及隔壁的醫生,她確認自己跟他們都沒有任何瓜葛,可是心裡卻第一個冒出了「催眠」的想法,她也不曉得為什麼。

繪里假設催眠的存在,又假設希若是能夠忘了其他人,那她也有沒有完全想起當天還有見到別人的可能性,而若真有這個人的存在,以催眠對希套話、並且希不記得這個對話的可能性更是存在──她直覺她必須繼續追蹤妮可。

接著就在繪里透過南小鳥幫她變裝,變成了妮可的隨身保鏢後事件發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繪里當下穿著西裝,戴著黑色假髮走在戴著墨鏡以及帽子的妮可身邊,而妮可也是一副很平常的模樣在和繪里聊天,直到走過一個店與店之間的小巷弄,從裡面鑽出了個手持棒球棍,眼看就要往妮可揮去的流浪漢。

趕緊將妮可拉到一邊,使流浪漢撲空後繪里抬腳一踢便讓他手上的棒球棍掉落至地面發出框啷的聲響,下一刻便是其他的保鑣上前來制伏這名恐怖份子。

只是妮可對這件事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她告訴繪里,這麼多年來,她才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如果繪里擔心的只是這樣,她可以不用繼續尾隨了。

看見那些保鑣的身手,繪里也妥協了,最後她放棄了妮可的跟蹤。

然而卻沒有任何人想到,就在高坂穗乃果偵訊這名流浪漢時,從他口裡冒出了不該在那個場合說的四個字。

──絢瀨繪里。


10


櫻內梨子偷偷來到了醫院的警衛監控室,雖然說是偷偷,只是瞞著東條希而已,保全人員並沒有因此趕走她,還聽了她的要求,畢竟只是看個監控影像。


「櫻內醫師,是一個星期前,東條醫師的診間門外對吧?」


操控著電腦,保全抬頭再次對梨子確認了一次她鎖定的範圍,梨子便對他點點頭。

雖然也很想要室內的監控影像,但可惜的是這種東西她沒有權限要求,甚至會被保全懷疑,只能等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例如性別上的騷擾事件,才能透過警察來索取這種影像。


「啊,就是這天,請幫我從希前輩開始上班的時間到下班這段快速播放。」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日期,梨子趕緊讓保全停下往前切的舉動,並要求他將快轉切到最大倍率。


「好了,妳慢慢看吧。」

「嗯,謝謝。」


假設希的上班時間是八小時,快轉最大倍率八倍也得看上一個小時,保全離開了座位,讓梨子坐下來好好盯著螢幕。

從最一開始看見希走進診間以外,一直到中午都還是只有她一個人進進出出──梨子只判斷這是去上廁所而已,一直到了中午,看見隔壁的醫生鎖上自己的診間,拿著便當走進了希的診間,午休結束後才又走了出來。


「有人……?沒看錯天吧……?」


喃喃自語後在自己帶來的小記事本上寫下了隔壁醫生的名字以及訪問時間,梨子繼續看著螢幕。

大概下午兩點,又有一名梨子不認識的病人敲敲門走進了希的診間,約莫十多分鐘就走了出來,梨子只是稍微畫下這個人的特徵然後紀錄時間。

接著又到了下午四點,繼續又有一名梨子不認識的患者──說起來她根本不可能認識希的患者,畢竟不會重疊──敲門走進了希的診間,這次待了半小時。

就在梨子納悶自己到底是不是看錯天之後,在下午五點半她看見了自己的身影,手上的確就是拿著文件夾然後在希的門前嘆了一口氣。

沒過一下子就是自己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希走出來的畫面。


「我的天啊……」


確認沒有搞錯日期後,梨子才真真正正地感到訝異,那天包括她自己總共有四個人拜訪了希,而希卻告訴梨子那天只有她一個人找她,梨子不禁打了個冷顫。

就在她要按暫停的時候,畫面突然又冒出了一個人,然而這個人只是扶著額頭路過了希的診間,並沒有停留,梨子便沒有多想,通知保全把畫面給關掉了。

她覺得希應該是不會騙她,可是事實卻讓她感受到衝擊,所以她乾脆直接去找希問個清楚。


『叩叩』


來到希的診間敲門之後,裡面沒有應聲,而是希本人直接來拉開門並探出頭,看到是梨子之後她對她微笑。


「啊,梨子醬?有事的話可以等等嗎?咱現在在會診呢。」

「欸?啊,好,不好意思……」


一臉開心的模樣伸手對梨子豎起了大拇指,希接著將門關上,由於門的材質及厚度,梨子就算站在門口也不會聽到裡面在說什麼,除非她們是在大吼大叫。

梨子也不好一直站在門口,免得待會有人打開門的時候就正好和自己撞上,如果是病人要是嚇到對方就更不好了,所以梨子稍微走遠,靠在走廊最底的休息區外的牆上,離希的診間大概有五十步之遠。

過了一會後,從希的診間走出了一個女性,那個人身穿便服並且提著一個休閒包,看起來並不像是住院病患,梨子總覺得這人有點眼熟,卻說不出名字,也記不得自己在哪裡見過對方,總之她拿起了手上的記事本隨便將對方的特徵寫了下來。

確認她已經離開這層樓之後,梨子才慢慢向希的診間靠近並再次敲門,這次確確實實傳出了「請進」的回覆。

進去之後梨子片刻也沒有猶豫,立刻走到了希的辦公桌前並逕自坐了下來,表情嚴肅地看著希。


「梨子醬?怎麼了?這麼認真地看著咱……」

「希前輩,妳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欸?」

「有的吧?」

「這個嘛……」

「有的吧!」


一直以來都很畏畏縮縮的梨子在難得的強勢以後,卻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雙眼泛紅,又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弄得希慌張了起來,雙手在空中不知所措地揮動,最後只好敗下陣來遞了一張衛生紙給梨子並嘆了口氣。


「咱是覺得現在不該把梨子醬扯進來──」

「……希前輩,妳是真的不記得,還是騙我說那天沒有人來找妳……?」


話才說到一半就被梨子插嘴,但內容卻讓希瞪大了眼睛,她頓時啞口無言,而梨子的臉更是因為哭泣又崩了下來。


「我、也、也想替前輩做些什麼啊……」

「梨子醬,不、不是,咱沒有騙妳,但倒是真的瞞著妳了……」


伸出雙手拍拍梨子的肩膀,試圖安撫容易被情緒牽動的後輩,看她這副模樣,希更是不捨得讓梨子參與這件莫名的事,但還是敗給了梨子難得的堅強。


「咱不得不說,梨子醬的治療真的很厲害喔!咱就是因為梨子醬想起了本來就不該忘掉的事……妳說的沒錯,那天有其他人來找咱,可是咱不知道為什麼全忘了……」


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梨子讓自己冷靜下來聽希的解釋,第一句話便讓她信心大增,也聯想到了希那天的異狀,認為希是在對自己說實話,她就只是發出嗯嗯的聲音然後點著頭。


「很奇怪對吧?總不可能是咱突然得了失憶症還開始自殺吧?」

「所以啊,梨子醬,咱認為……」

「……被其他人下了心理暗示?」

「就是這麼一回事!」


再次對梨子豎起了大拇指,希知道梨子不是這個領域專門的,但她可以正確回答出專門用語讓她感到很驕傲,雖然這並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咱當了心理醫師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這樣做過,但是誰給咱開了這麼過分的玩笑……首先這個人必須要對咱充分理解,又有專門知識…咳咳,咱先說好,這層樓的醫師是不可能的。」


不確定梨子是不是知道了當天都有誰來拜訪自己,不過梨子既然會這樣說就表示她可能知道了,希才趕快幫隔壁的醫師做澄清,然而這樣範圍就變得有點微妙。


「難道希前輩覺得是……患者……?」


深深吸了一口氣,患者這兩字在外科醫師或是其他科目的內科醫師耳裡聽起來都是受了傷或是身體生了病的人,然而對希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她壓低了聲線,然後緩緩開口。


「梨子醬,妳要記得,會來看心理醫師或是精神科醫師的人──不是個有錢人,就是個聰明人。」


11


前陣子受了重傷的園田海未自從那次之後就很少出外勤,上頭給她的命令是安養半年以及安分點,使得海未幾乎只能在警署裡親自處理小事件,而大事件她只能作為分析,並不能實際到現場參與。

今天她接到了一名女子的通報,而這名被害人正坐在她的面前填寫筆錄,填筆錄就算了,還一直和自己聊天,搞得很不像是哪裡被害的人。

但她其實也沒有覺得怎麼樣,就只是認為女子或許平常也如此聒噪罷了。

總之不是很把女子閒聊的內容放在心上的海未只是「嗯」、「這樣啊」、「哦」如此這般平淡地回應著女子,她的心思都放在女子有沒有將記錄表寫正確而已。


「刑警大人,我可不可以參觀警察署?」

「嗯。」


完全沒有聽女子在說什麼的海未總算在下一刻清醒了過來,她這才發現已經太遲了,園田一家,只要答應了別人凡事皆會說到做到,她當下真想給自己一個過肩摔。

迫不得已在檢查完女子的筆錄單並呈交上去以後,海未只好帶著女子來到了第三刑事組辦公室,畢竟這裡可不是什麼可以讓人隨意參觀的地方,只好給她做做樣子。

一路上女子繼續聒噪地說著什麼,到了辦公室也還是繼續聒噪,甚至一併打擾了在辦公室裡的高坂穗乃果、高海千歌、渡邊曜、黑澤露比以及來這裡休息的西木野真姬,最後被全員打上了真是有精神的被害者標籤後,女子才又被海未帶著離開了警察署。


「祝妳的東西能夠盡快找回,我們會加強注意的。」


女子填寫的是強盜案,她說在路上被人偷走了手機,裡面有很重要的資料,但這個時代手機一旦被偷走,能夠尋回的機率很小,海未心想或許女子也是知道了,才要表現這麼開朗樂觀忘記這回事吧。

這鬧騰的事結束以後,海未也結束了今天在窗口的辦案,她又回到了辦公室,下意識地拿起這些天來讓人感到有些懸疑的案子,這時真姬已經回去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穗乃果,昨天抓到的人,後來怎麼說了?」


在穗乃果接到一通電話正要離開辦公室之前,海未突然對她搭話,使得穗乃果停下了腳步,吩咐千歌先去發動車子。


「繪里醬的嘛……他說主謀就是絢瀨繪里,但這怎麼會讓人相信呢……」


穗乃果用手搔了搔臉頰,一副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表情,但下一刻她的神色忽然驟變。


「但又怎麼會讓人不相信呢……」

「是啊,怎麼會讓人不相信呢……」

「欸?」


原本坐在一旁的曜聽見兩個前輩的對話突然換了方向,她驚訝地從文件裡抬起頭,盯著正在對話的兩個人。


「繪里醬,很可疑啊……」

「我也這麼覺得。」

「欸?等等、海未前輩,穗乃果前輩,妳們在說什麼……?」


將文件放在桌上,整個人訝異地站了起來,曜確認自己沒聽錯的話,她們正在懷疑那位大前輩絢瀨繪里,然而這種事怎麼可能?


「現在立刻去搜索繪里醬吧……」

「那就交給妳了,穗乃果。」

「等、等等啊!?」


曜更訝異的是自己的呼喊聲完全沒有進到兩人耳裡,也沒有人看過來她這邊,她不禁伸手揮了揮自己面前的空氣,確定這裡並沒有什麼隱形的牆壁,可是她卻受不到兩人的注意。


「妳們到底怎麼了!?」


受不了之後大喊了出來,這時正要踏出門的穗乃果跟坐上辦公桌的海未才將視線移動了過來,表情上寫滿了納悶。


「曜,怎麼了嗎?」

「欸、欸──?」


彷彿剛剛什麼事也沒有一般,辦公室又沉默了下來。


12


自從東條希說自己被催眠以後,絢瀨繪里就認為總有這樣的一天會到來,只是她不知道上一次襲擊園田海未的犯人在法庭的說辭,沒有任何人告訴她,如果有人願意告訴她,或許她還能避免這件事的發生。

以「朋友」的身分被請到了秋葉原第三刑事組辦公室,沒想要迎來的卻是海未以及高坂穗乃果的偵訊,以及太多不客觀的說法。

被催眠的人通常需要有一個暗號才能解除,有時候也是需要暗號才會真正中了那個催眠──心理暗示。

百分之百確認自己的兩名朋友──或許更多,確確實實中了某個衝著她而來的人的心理暗示,而自己沒有辦法解開。

她無辜地在這裡遭受她們的質疑。


「繪里醬,從一開始不就是太想跟真姬醬和好,所以找了一個人讓妳上演英雄救美的戲碼嗎?妳還不讓他進監獄,而只是在希的監控之下──」

「妳只是想表現妳的推理,但其實妳才是幕後黑手──不然犯人怎麼沒有對我痛下殺手?只是讓我受傷?」

「繪里醬順利得到了妮可醬的行程表之後安排了攻擊妮可醬的人,而自己又剛好在場拯救妮可醬──」


荒謬,她覺得荒謬至極,但現在說什麼對方肯定都不會聽,繪里只好閉著嘴坐在位置上。

而她身邊的西木野真姬又怎麼能容忍這種事的發生?


「等等、妳們為什麼會懷疑繪里!?」


用力地拍桌站了起來,真姬的表情看起來並不像善類,她特地往旁邊多靠了一步,緊緊倚著繪里的身體。


「我們這是合理的懷疑,所有不合理的地方全部都指向了絢瀨繪里,把絢瀨繪里這個人物放進去以後,就沒有疑點了。」


海未面不改色地答覆真姬,接著就像是想要繪里本人親自回答一樣,她目不轉睛地看著繪里。


「妳們不相信我?」


──甚至就這樣簡單地中了敵人的圈套。

繪里現在不敢輕舉妄動,她回看了海未,然後往旁邊一直默不吭聲但寫了滿臉擔憂的渡邊曜和黑澤露比望去,只見兩人和她對上眼的時候拚命地搖著頭,看起來都快哭了,似乎是站在自己這邊。


「現在,不相信妳,但我們會給妳解釋的空間。」

『乓!』

「妳們清醒點好不好!?」


真姬再次重擊了桌子,感覺她是這間辦公室裡最歇斯底里的人,她甚至想拿桌上的文件就往海未砸下去,她整個人擋在了坐著的繪里面前,試圖不讓海未與穗乃果跟她對上眼。


「真姬醬,即便繪里醬是誘使妳被綁架的主謀,妳也相信她?」


穗乃果的眼神裡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感覺,她也站起來面對真姬,一副她才是正義的模樣。


「這什麼已經罪證確鑿的說法!?開什麼玩笑!?如果我連繪里都不相信了,妳倒是說說這世界上我還能相信誰!」

「不、真姬,夠了,這不是講話就能解開的……」


抓住真姬的手腕,並伸手撫上她的背,要她冷靜點並坐下來,但心裡暗中因為她的話而感到開心,接著她又轉頭看向和其他兩人坐在不同地方的高海千歌。

千歌一臉不明白她們到底在說什麼的表情,繪里這下確認了被催眠的只有海未跟穗乃果──慢著……

總算在最後一刻,一直卡在繪里心中的謎題總算解開了。


「其他犯人也都是被催眠的!?」


原本還一直很冷靜的繪里就跟剛剛的真姬一樣拍著桌站了起來,她沒有看海未或是穗乃果,只是睜大瞳孔看著桌面。

綁架了真姬的柏村一城,被逮捕之後的說辭、襲擊海未又殺了另一個嫌疑犯的前川山也,明明與海未和自己毫無關係卻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在這之前被他殺的嫌疑犯其實也只是個普通人、中了心理暗示差點就自殺的希──這就好像,要人做什麼都可以。

──自殺……自殺、自殺……!?


「曜、露比、千歌!昨天……這間辦公室,有其他人來過嗎?」


反正面前的海未跟穗乃果已經聽不進自己說的話了,繪里乾脆呼喊了剩下三個躲在一旁的小後輩。

反應快的曜馬上和繪里對上了視線,並猛烈地對她點著頭。


「……那時候我也在耶。」


聽到繪里這樣問,真姬想著或許就是催眠了海未跟穗乃果的人,可是符合這樣條件的人,自己的確是也見到了,但自己並沒有被催眠,真姬有點不確定地附和。


「這跟我們現在問妳的事情沒有關係吧?昨天的確是有一個寺島小姐來參觀我們的辦公室──」


繪里幾乎要停了呼吸。




****

1. 開頭引用自尼采名言

2. 對希的心理暗示關鍵字是戀人的名字

3. 為了後面緊張的氣氛鞠南就下章再見www

4. 用三句話帶過脫罪給繪里的劇情我也不是故意的orz想改卻怎麼樣也改不了,妮可那段也是orz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