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二章(下)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7-12-22 18:13
点击:978
章节字数:43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3



「這些是從死者中衫二郎家中搜到的可疑物品以及繪里醬指定的東西,然後指紋以及毛髮檢驗的申請已經交上去了。」


高坂穗乃果和高海千歌幾乎是提了快要跟兩人一樣大的提袋進了第三刑事組辦公室,而且就只有這時看起來和往常不一樣,相當可靠。

絢瀨繪里對她點點頭,首先是將電腦以及可以上網的任何通信機器交給了黑澤露比,要她照著自己在不久前給她下的指示去做。


「嗯哼,果然是生存遊戲的玩家?」


打開提袋後,裡面有不少槍枝,但都是仿冒品,正確來說就只是玩具,讓無法持槍的人擁有槍枝的一種辦法,而且應該是只能使用BB彈。

這些玩具槍枝裡沒有發現半把真槍,更不用說是使用BB彈以外的槍枝了,她們現在可以肯定共犯至少擁有兩把非法槍枝。


「根據射擊的準確度,共犯不是累計了長年的經驗就是曾經是可以持槍的職業──如果是後者,那倒是有可能接觸到海未,不過我想他應該……跟海未不認識……」


繪里先是說了自己的推論,然後再以「我想」這個詞做了模糊的猜測,而且越說越小聲。

然而穗乃果並沒有忽視繪里的這種行為。


「繪里醬,難道妳覺得跟妳有關係?是上次沒抓到的共犯?這些事,再有問題也絕對不會是妳一個人問題!既然她襲擊的是身為警察的海未醬,就跟海未醬脫不了關係,而我們要幫助海未醬討回公道!」


穗乃果沒了曾經的天真,她很嚴肅地看待這件事,而且她認為這能跟繪里有什麼關係?上次的犯人,目標明明就是因為喜歡真姬,繪里才是附帶的──也沒見到真姬有任何反應,她覺得繪里想太多。


「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好了。」


繪里說不上來,她心裡從一聽到海未受傷後就只有不好的預感,卻又無法消除,更何況共犯還沒抓到──兩個都還沒。

咬著自己的下嘴唇,繪里瞪著桌上的所有證物,項是在想什麼一樣,接著她的表情立刻就因為旁邊傳來的一聲而舒緩了不少。


「繪里前輩!有線索了!」


渡邊曜代替露比從小隔間探出頭來呼喚繪里,繪里也立刻就往小隔間快步走去,然後看著一台原本就在小隔間的電腦以及另外一台剛剛拿進來的筆記型電腦。

第三刑事組自己的電腦螢幕上出現的是和一個黑色長髮、頭上插著羽毛、背後有黑色翅膀裝飾的女性即時視訊的畫面,可以看見她的手指快速地游走在鍵盤與滑鼠之間,而死者的電腦明明沒有任何人操作,卻一直切換畫面。


「遠端操控?」

『呼呼呼,安裝夜羽特製的程式,就再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螢幕裡的人聽見繪里的問題,沒有抬起頭,她用著相當得意的口吻回答了繪里。


「呃?不是露比說的善子?」


繪里納悶地看向露比。


「是善子醬唷。」

「我是夜羽!」

「善子醬真是過了幾年都不會變呢,真好。」


曜的語氣聽起來有點欣慰,即便頭上還是掛了幾條黑線。

繪里瞬間理解到這是個什麼樣的人,接著想到什麼似地哦了一聲,在心裡默默覺得這可能是這位善子的天職。


「所以,駭完了他所有朋友的社交網站,妳們要我找什麼?」


螢幕上開了無數個視窗然後再也沒有動靜後,善子停下她敲打鍵盤的手,這才抬頭看向與露比們視訊的螢幕。


「哇,嚇死人了,一瞬間以為是鞠莉……」


不知道繪里的身分是什麼,善子很自然地就表現出誇張的反應。


「哦,所以妳也是同一團的。妳好呀,我是絢瀨繪里,請妳幫忙的人。」


最後,善子將兩手擋在嘴前,從音響傳來的聲音只剩高分貝的尖叫。



14



絢瀨繪里帶著高坂穗乃果、高海千歌、渡邊曜、黑澤露比以及松浦果南組成了六人小隊來到了一處廢墟,生存遊戲的知名場地。

會有警方以外人士果南的參與是因為要湊人數的話,繪里覺得這個肌肉比曜還發達的後輩是最佳人選了。

今天她剛組成的小隊參加了一場友誼賽,而參賽原因也是希望前輩可以指導她們,在生存遊戲的場上活躍多年的某個六人男子團隊當然也就很爽快地第一個搶下當她們的對手。

當然,這就是繪里的目的。


「今天就請你們多多指教了,我們是新興團隊,水與繆思。」


兩列隊伍,所有人都身穿各有特色的迷彩服,其中說話的人是戴著迷彩棒球帽,擁有一頭褐色頭髮以及黑色眼珠的女性,她隊伍裡的人也全都是帶著棒球帽最矮的女子是金髮,唯一一個跟隊長一樣高的女子是紅髮,一臉最人畜無害的女子是黑髮,剩下的兩人則是跟隊長一樣的褐色。

所有人都讓南小鳥幫她們變了裝。

女子伸出了右手示意要在比賽開始前先來個友好的招呼,即將與隊長──繪里握上手的則是敵方隊伍的隊長。

站在繪里旁邊雙手插在上衣口袋的穗乃果,在兩人握上手的瞬間抽出了自己的右手,飛快地往前跳一步。


『喀擦』


男子隊伍的隊長被穗乃果以手銬與自己扣在了一起。


「!?」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對面其他的五位男子各自向後退了一步,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直到穗乃果旁邊的千歌從衣服裡掏出了一本冊子並展示在他們面前。


「我們是警察,請乖乖配合,否則全員都將接受逮捕。」


被銬住手的男子見情況不對,他這就想掙脫,迅速地將空著的那隻手往背後一伸就要掏出什麼,但更快的是身為警察的穗乃果以及千歌,即便身軀小了對方很多,訓練有素的穗乃果將套住手銬的手一縮,另一手抬起揮向了男子的側臉,一個跳躍以及使勁便瞬間將他翻倒了在地上。

千歌則是立刻上前壓制住男子並抽走他方才想從腰間掏出的東西。


「查獲非法槍枝!」


此話一出,男子剩餘的隊員全部擺出了驚慌的表情,他們互相張望,表示對此件事感到很錯愕,沒想到一個生存遊戲裡自己的隊長竟然帶了真槍,繪里稍微看了一眼他們的行為,確認這些人應該不是同謀,畢竟也沒人溜掉。


「嗑、呿!」


另外一隻手最後也被千歌套上手銬後男子趴在地上先是發出了倒地痛苦的聲音,再來是相當不愉悅的乍舌。


「前川山也先生,現在以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以及殺人未遂和傷害致死罪逮捕你!請束手就擒!」


之後繪里與果南退到旁邊,將剩下的事情交給了警察,看著剩下的五名男子提著他們的行李跟著曜和露比上了她們較為大台的警車,而前川則是被穗乃果與千歌帶上了移動快速的小型警車,就這樣駛離了現場。

看著現場只剩對方的三部車輛以及自己開來的跑車,繪里脫下帽子和假髮恢復自己原本的面貌,她轉頭看向果南。


「那麼,機會難得,妳要跟我對戰嗎?」


果南也跟著脫下了棒球帽,藍色長髮就這樣自然滑落,一邊紮著馬尾,她有點難為情地笑了笑。


「不了不了,前輩這是想找人發洩吧……」


繪里回了她一個沒有什麼表情的微笑,最後帶著果南上車開回了警局。



15



兩星期後園田海未出院了,但傷口還不算是痊癒,稍微留下了疤痕,現在若是碰到還是會有刺痛感。

所以她除了暫時沒有外勤的任務,也沒了加班,每天都是戀人的南小鳥去接她下班回家。


「海未醬,啊──」


小鳥一手拿著湯匙,另一手防止湯汁滴落而接在下面,她這就要把一口飯菜往海未嘴裡送,而海未卻向旁邊一閃,有點尷尬地看著她。


「小鳥,我已經可以自己吃飯了……」


海未伸手奪過小鳥拿著的湯匙,然後迅速地放進口中再把空的還給了她,接著在招招手示意小鳥靠近一點。


「吼……唔!?」


對著湊近的小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近距離攻擊,海未的舌頭伸進了小鳥的嘴裡,將剛剛那一匙飯菜送進了小鳥口中。

海未退開以後,剩下面紅耳赤的小鳥拿著湯匙舉在空中,身子僵在原地。


「回禮。」


在醫院那時──海未也被這樣對待了。


「海未醬,妳真過分……明明不能上床……還要誘惑小鳥……」

「啥、啥……」


聽見上床兩字,頓時連海未從脖子紅到了臉上,她的筷子差點沒有掉到地上,幸好及時彎腰接住,下一瞬間卻因為姿勢而感到腰的疼痛。


「咳、我、我還是可以的,只要小鳥在下面……」


將筷子好好地放上桌,海未握拳靠住自己的嘴唇輕咳了一聲,把小鳥手中的湯匙抽走,認真地看著她。


「妳要飯前,還是飯後?」


放下湯匙的手再次握回小鳥的手,海未一點也不害臊地開口了。



16



「肅靜!」


穿著黑色法袍的代理法官黑澤黛雅以及旁邊兩位法官的就座宣示了法庭即將開始,黛雅敲響木槌,往被告、原告席以及觀眾席分別看去後,她將十指交叉兩手臂成三角形模樣放在桌上。

確認沒有噪音之後,黛雅才開口宣布今天的主旨。


「現在即將開始進行公正及公平的審判,被告前川山也的殺人致死案、毀壞屍體案、殺人未遂案、以及非法持有槍枝案,確認無誤的話審判即將開始。」


看向左右兩邊的檢察官席以及辯護人席,主持檢察官的小原鞠莉和辯護方的律師松浦果南,原告方的律師國木田花丸皆對黛雅點點頭。


「請問被告前川山也,你是否承認你在O月O日凌晨四點,將被害中衫二郎殺害並將屍體棄置於新宿區OO町的OO街道內?」


花丸站到被告前方,為了不讓自己的身子看起來過度矮小,穿著高跟鞋的她至少比坐在講台椅子上的被告高出了二十公分有,即便看起來是溫柔的美少女,此時她給人的氣勢非比尋常。


「是。」


前川很直截了當地回答了一個字,承認自己的罪刑。


「可以請你訴說緣由嗎?」


至少確認最重的罪刑已經判定了,花丸還是照著程序向下問。


「被告有權保持緘默。」


此時替壞人辯護的果南心裡很不是滋味,不過之前有大前輩絢瀨繪里的示範,讓她知道幫壞人辯護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做出看似幫他們減刑實既上卻沒減到這件事,可以更懲戒壞人,而她與被告在拘禁所交談的那幾日,已經確認了被告沒有意思要減刑,但什麼話都不想說,她只好這麼回答。


「那請問被告前川山也,你是否承認自己非法擁有槍枝且分享槍枝,並使用自製子彈,同前案死者中衫二郎一起攻擊了園田海未女士?」


花丸繼續向下問,即便知道被告全部都會回答是,她還是得一項一項確認。


「是。」


前川連頭也沒抬,無神地看著桌面,對麥克風沒有語調起伏地回答。


「可以請你訴說對園田海未女士的傷口再傷害一次的緣由嗎?」


幫海未做手術的西木野真姬,只覺得被告的行為本身沒有太多意義,他如果想要害死海未,大可不必打在腰上,然而這原因就連辯護方的果南也問不出來,按照程序走的花丸更不可能得到答案。


「被告有權保持緘默。」


果南皺緊眉頭,她其實很不想說這句話,可以的話她還真想用一些歪理讓被告的行刑加重,就像繪里做的一樣。


「那可以請你訴說為什麼要攻擊園田海未女士嗎?」


依舊是過了幾秒的沉默時間,就在果南要開口替他再說一次被告有權保持緘默時,前川難得的抬起頭來,對著麥克風,一樣是沒有任何語調地開了口。

然而卻震驚了全場,掀起了餘後的風波。


「絢瀨繪里。」




****

※關於食鹽冰子彈,文中最後沒有提起這是什麼構造,我用想像力簡單在腦裡製成一下:用食鹽水製成超小型冰塊,抹上滿滿的鹽巴,繼續在冷凍庫加水結冰...重覆幾次製成w(不要欺負我這個文組的w

※關於發射冰子彈,冰子彈被證實不可能存在但還是被很多人寫在作品裡,我想說在發射前把槍枝冰起來然後一次只發一發,沒有第二發也不會失敗吧,而且其實算是短距離。


1. 開頭引用至泰戈爾名言。
2. 一直在辦案很難寫其他人戀愛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