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齿轮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13 22:21
点击:733
章节字数:23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那个晚上开始,林青和章澍开启了她们不相往来的状态,就这样进入最关键的那一年。

其间,林青交了第一任男朋友,和第二任男朋友。在明德这样纪律森严的中学,这样的事情不消说是被严禁的。

但林青多么傲啊,回回地区联考回回拿第一。她说,谈恋爱根本影响不到她,为什么不让她谈呢?校长赵光华气虽气,但谈话、威胁、处分,该使的招都使上了,也无可奈何。

而升上三年级的章澍则准备退出文学社,收了心,认认真真念书。茶话会五人组也和她一起,着手处理交接事宜,他们没想到,随便拉扯出的社团竟然也能有第二届。

“阿澍,要交给学妹的资料就这些了吗?”王怡然拍了拍手上的一叠纸,问道。

“嗯,反正之前也带两个多月了,没啥好担心的。”章澍没放下手上的书。

“我担心什么呐,”王怡然语气不屑,“你不说要好好念书才退出的嘛?你现在拿的是什么?”

“书。”

“你以为我瞎啊?谁借你的啊还《冰与火之歌》?你这都今天第三本了!”

“庄海。”

王怡然于是撸着袖子去找庄海打架,禁止他给她家阿澍看又黄又暴力的东西。

“诶大王大王饶命这是章澍自己从我桌上顺的啊啊大王饶命……”

不堪暴虐的庄海耷拉着脑袋来找章澍要回书的时候,章澍轻轻松松合上书,交到他手里。

“谢谢你啊,我看完了。”她笑得一脸无赖。

“章澍啊,你越来越鬼了啊……”

朋友们对这样的章澍,也渐渐适应,笑闹一如往常。大家都好像忘记了那么一件事,只是林青这个名字,再也没有谁在章澍面前提起。

章澍算是匆匆放倒了那个十六岁的自己,在心的角落里阴干,制成了一个标本。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个标本也终于面目不清起来,深入骨髓的爱或恨属于那个小孩子,和时光一起流走的那个小孩子。

也许,她就要可以走出来了,也说不定。


高中三年级,明德中学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开展了全校范围的学生体能测试。那个时候的章澍身体绝不能算好,长时期的久坐加上之前自暴自弃所欠下的身体帐,要一并还了。

八百米项目至于章澍就如同全世界的苦难的总和,跑道就是永远望不到尽头的扭曲空间。两百,四百,六百,胸腔仿佛一只疲惫不堪的燃气缸,空气在喉头疯狂摩擦,肌肉里的乳酸绑架了理智叫嚣着停止,却仍在机械前进着。

终点,“哗”得一下瘫坐在塑胶跑道上,向天空平息剧烈地挣扎。阳光很棒,她眯着眼睛想,大约没有比结束八百之后更美的天空。

靠近的黑影遮住了很棒的阳光,她略略撑起仰翻的脑袋,撑开眼皮,林青那个熟悉的身形出现在眼前。

林青弯下腰,向章澍伸出手。

天知道章澍那时在想些什么,脑中只有林青那张耀眼的脸,对了,一生,就这样死在此刻也没有遗憾了。

那个感触留下的印象如此之深,如此之清晰,直到如今,章澍也无法将当时自己的想法判定为愚蠢或是鬼迷心窍。她为自己当时的笃定,胆战心惊。

可是人啊,一生中总有那种想要就这样一生或者干脆死掉的瞬间,又有什么可笑呢?

于是章澍以一种引人注目的缓慢,去握林青的那只手,随后麻溜地站起来,很是平静地报以微笑,便走开了。

回教室的路上,章澍心里头不知怎么想起了尼克松访华,历史书上那张破冰握手的照片,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那之后,章澍和林青也默契地继续着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就像从未发生过这个小插曲一般。


那个冬天,发生了一件大事,使本就有名的林青真正成为了传奇。

地区模考的前十二天,林青和她的男友在准备溜出学校的时候,被教导主任逮了个正着,于是双双被劈头盖脸一通骂。

那个男孩吓得不知道怎么办了,认错态度极其优秀,很快被带走,叫家长教育去了。

林青没有。那时候的林青狂,骨头敲碎了连渣渣都带着傲气。拒绝认错,拒绝分手,拒绝跟老师回教导处,拒绝叫家长。

教导主任一着急,嘴上就没了轻重,“林青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今天跟不跟我走?走不走?不走我叫你爸妈来看看你这幅德行,看看他们养出来什么个女儿!”

林青冷冷地看着主任,单薄的嘴唇吐出这么一句话,“你tm有本事开除我啊。”

事情,就这么闹大了。

校长赵光华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说七窍生烟那还是客气了,平日里那张斯斯文文的脸被愤怒扭曲地沟壑纵横。

要知道,赵光华纵横教育界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拿自己的存在威胁学校的尖子生。这巴掌都明着打到他脸上了,他赵光华要是一声不吭忍了,这一整个学校的学生、W城其他的学校,会怎么看他?

于是赵光华很快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林青没有出现在教室里。第三天,第四天……到了第七天,平素和林青有所来往的几个同学坐不住了,跑到赵光华那儿求情。

当晚,赵光华走进教室,沉默着,将这个班里的每一个都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然后,抄起讲台旁边的那张空桌子,一下摔到门外的走廊上。

“哐啷”数声巨响,这下不止章澍班,整条走廊的五个毕业班,一瞬间鸦雀无声。只有赵光华掷地有声的话,“你们最好记住自己是谁,林青,劝退。”

一个高三生在地区模考前夕,发生这样的事情,抗打压能力再怎么好,也该清醒过来了。

“听说,林青的爸妈从国外赶回来了,昨天我还在学校看见了呢。”

“唉,你说好好一个状元,非要糟蹋自己的前途,谁帮的了她啊?”

“我跟你说,她呀,就是太喜欢那个男的,所以才跟学校翻脸的,现在后悔了,太晚啦!”

“这次的地区模考,我看她是绝对没办法参加了,现在换学校也来不及啊。”

学校里流言四起,林青的事迹成了百无聊赖的学生们茶余饭后的点心,走到哪儿,多少都能听到些。

转眼间到了第十天,离地区模考仅仅两天时间。章澍像平常一样上课,吃午饭,下午却忽然不见了。陈冰和王怡然问了一圈,谁也没看见她。直到晚饭结束,章澍才回到座位上,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气味。

“冰冰,帮我个忙。”

第十一天,学校里忽然掀起了为林青签名请愿的大运动,没有大横幅,就签在A4纸上。三个级段分别派出了代表,声势浩大地把厚厚几塌请愿书送到了赵光华的办公室里,千万般好话说尽。

地区模考的这天,第三考场的学生们在考场里,见到了林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