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春雨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11 22:31
点击:717
章节字数:24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变故终究还是发生了,颇有些积重难返的意思。

新学期开始,文科班转来了一个女孩子,据说念书很厉害。由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排座位,就先坐在教室最前面。

那个女孩有着和林青一样恰到好处的短发,扎住一点点,还有清俊可人的侧面。章澍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侧过身子对林青说:“阿青,你看那个女孩子,长得好可爱诶。”侧面很像你,最后一句,她没有说出来。

林青当时就很恼火,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想,大概是时候了。

林青知道,最近班里会有座位调动,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先走到了那个新转来的女孩子身边,敲了敲对方的桌子。

“欸,你要不要和我做同桌?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那个女孩子愣了愣,她自然知道这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传奇人物,这样的好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于是她没问理由,便绽开了笑容,“好啊。”

随后,林青去找了班里负责座位调整安排的委员。

“我和章澍这次就不一起坐了,排座位的时候把我和那个新来的排一起就行,我们说好了。”林青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你找个时间,跟章澍说一下吧。”

委员有些不解,也有些为难。林青和章澍据她所知,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这回,是崩了?她可完全不想被卷进这两个人的恩怨之中。

“那个……章澍知道吗?”委员小心翼翼的问。

林青正要离开,回头瞥了委员一眼,神色冷清,“麻烦你了。”

委员霎时间愁肠百结,关她什么事啊为什么要她来开火?然而她拿林青更没有办法,只能千方百计找机会,在调整发生之前通知章澍了。

这个“机会”,来得很快。

这天,本来要上一下午连堂课的英语老师正好有急事,也没来得及调课,就给这班小子们放了部英文电影。大家都很开心,各自搬着椅子挪到朋友身边,边吃小饼干边看电影。

林青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章澍嚼着小饼干,有些纳闷。忽然感到身边有个人坐下来,她因为林青回来了,笑着转过头,想要问林青为什么这么慢。

是班里的委员啊。章澍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问:“你是来找林青还是来找我的呀?林青不知道去哪儿了呢。”

委员看着笑眯眯的章澍,心里难受,“我来找你的,下周座位调整,林青说……说你们这次就先不坐在一起了……”她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却清清楚楚传达到了章澍的耳朵里。

……

章澍只花了十几秒,就恢复到了可以开口的状态。

“嗯,知道了,麻烦你了。”

委员看到,章澍的身体都在抖,她担心地开口,“章澍你没……”

“没事,你先走吧。”

“可是……”

“快走。”章澍还是失去了她的礼貌。

几乎就在委员犹犹豫豫从林青的位子上站起来走掉的同时,章澍一下伏在桌子上,肩膀不住地抖着。

春季的衬衫不厚不薄,被水浸过之后,凉凉地贴在章澍紧紧绷着的手臂上。所有人都在专注地看电影,耳边充溢着主人公的独白。

她单单控制住不让自己失声,就已经用尽全力。鼻子堵住了,好难受,可她不愿意被人发现,于是挣扎着用嘴呼吸。

林青直到影片结束,直到晚饭开始,也没有回到她的位置。章澍伏在桌上想,林青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她一旦拿定主意,就不会回头,雷厉风行。

如果章澍转过头,就会发现,林青一直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远远望着自己座位旁,那个看起来像睡着了的人。

林青也没有想到,章澍会是这样的反应。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她愣是哭完了。林青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章澍,初中时把手骨摔错位的时候,都还是嘻嘻哈哈开玩笑的那个人,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样也好,给彼此点空间,让章澍明白一些事情。她自己现在也要开始把注意点放在念书上了,在章澍身边太容易受影响,分开是最好的选择,林青不住地想。然而,她下意识地回避了,自己回避了章澍的事实。

影片结束,林青站起身,走出了教室的门。


晚饭的时候,陈冰和王怡然来找她,吓了一跳。

“我看起来怎么样?”章澍低低地问。

这时候,教室里面已经没多少人在,章澍也敢抬起头来,揉揉趴酸了的胳膊、脖子。

“什么怎么样啊章澍!我靠今天下午这部电影这么感人的吗?”陈冰中途看睡着了,有点莫名其妙。

章澍笑了笑,简单带过了。王怡然听完一下子就炸了,正要骂,陈冰拉住了她。王怡然不解,但还是闭上了嘴。

“你这样估计打死不愿意去食堂了,我们去小卖部给你买点面包,你坐在这儿别动啊。”陈冰摸摸章澍的脑袋。

“嗯。”章澍点点头。

走出教室,王怡然迫不及待地质问陈冰,“喂陈冰,你没听到啊,林青这事儿办的太不地道了,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就说出来解决啊,这样摆一道算什么啊?还让委员例行通知一样跟阿澍说,这不是当面扇她巴掌吗,搁谁身上受得了啊?”

“你也知道是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啊,”陈冰继续往前走,“这水咱们最好是别趟。”

“你这是什么话!要是我们两个闹了矛盾,阿澍肯定会帮忙调解啊,你现在倒高高挂起了?行,你不管,我管!”王怡然头上都要冒青烟了,章澍内向又倔强,从不肯在人前掉眼泪的,这次情况一定很糟糕。

“那你打算怎么办?揪着林青回去让她跟章澍冰释前嫌皆大欢喜?你当我陈冰是什么人,背信弃义?我跟你说,她俩这事儿,我就感觉跟我们不一样,阿澍不也没找你帮忙吗?你什么都不清不楚的,过去一通瞎搅和,这里头的责任,你担不担的起还是个问题!”陈冰听见王怡然竟然质疑她的人品,也有点动气,不觉说了重话。

王怡然当时也是急了,被蒙头一顿数落,愣住了,气鼓鼓不说话。陈冰这才缓下语气,道:“阿澍这样咱们都难受,我们是得好好带她转换心情,但和林青的事,我们别插手。”

两个人走到了学校小卖部,陈冰又缓缓说了一句,“如果这次她们真的分开了,对阿澍来说,可能也是件好事吧。林青这个人,我不太看得清。”

选完小面包,直到走回教室门口,王怡然才把气鼓鼓的腮帮子瘪下去,勉强接受陈冰的说法。虽然她并不理解什么叫“和我们不一样”,陈冰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显然,她们在直觉上最终达成了一致。

带着许多小面包的两个人回到章澍身边,她果然在座位上一动没动,有些愣。

王怡然瘪了瘪嘴,坐到林青的位子上一把揽过章澍,豪情万丈地说:“阿澍,别不高兴了,这周是双周,周末休息,姐姐们带你去见见世面,什么离别啊烦恼啊悲伤啊全都给扔到九霄云外去啊!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啊!”

陈冰真想当场砸碎王怡然的狗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