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one two start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09 21:30
点击:716
章节字数:24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八月十二日那天,章澍在入学典礼上见到了林青,准确的说,见到了林青和她格外年轻的母亲、十分可爱的妹妹。

她们顺理成章地坐在一起,一旁,妹妹林白在妈妈怀里撒娇,两位母亲客气地闲聊。

没有人打扰,她们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笑眯眯的。

“阿澍,我们高中还和以前一样,好不好?”林青看着章澍笑。

“当然的,虽然有点远,你还是要常找我玩。”

“不远,我们分在一个班。”

章澍愣了,差点以为林女士悄悄把她转到理科班去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面部肌肉已经先大脑一步替她做出反应,一般人管这种表情叫惊喜。

“你怎么跑来读文科了?”章澍还是不明白。

“因为……”林青看着她,眼中有狡黠,“这样我就是文科生里数学最好的啦。”

“你这话……颇有道理。”章澍服气。

接下来漫长的入学典礼,两个女孩子压根儿就没在意赵光华校长的慷慨陈词,把火拳艾斯(海贼王漫画角色)的死以及到底死没死这件事,聊了两个小时。

后来章澍才知道,明德那一年,就只开了他们一个文科班,花最多的钱,请最好的老师,实现校方文理俱强的长远目标。

林青是自己做的选择,当然有章澍的原因,但更多的,她有想把握住的未来。是的,她和初中不一样了。


如林青所言,高中第一年,她们和以前一样,坐在一起,继续着初中三年的事情。

但林青渐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她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和章澍的关系。第一件就是章澍的变化,让林青有些不适应。

这变化还要从一个神奇的契机说起,一个叫徐子安的、坐在隔壁组的、长相甜美的女孩,听说章澍会写东西,就来邀请她一起组建文学社。

文学社这个东西,在明德是时有时无的,上一届有,这一届说不定就没了,谁有那么多闲工夫呢?

章澍跟陈冰提了提,顺便说了句可以申请经费,陈冰立马眼前一亮,忙问建社最低人数是几个。两天过后,陈冰把王怡然和一个叫庄海的男孩子拉到章澍面前说,12345,上山打老虎阿呸,咱们五个人起社吧!

陈冰的劲头比发起人徐子安都要足,天天催着人家交建社申请表。章澍就纳了闷了,这厮什么时候对文学这么感兴趣?

等到社团准立通知下来,陈冰这才现出她的大尾巴,“咱们申请经费,就可以每周开茶话会啦,吃人家的,聊咱们的,多好!”

“……”其余三个女孩都有些尴尬,庄海却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可以在社团活动教室睡觉,还可以在开茶话会的间隙,出个校内刊什么的。”

发起人徐子安被逗乐了,这俩奇葩怎么凑到一块儿去的?徐子安说:“好吧,那拜托章澍替我们写一份经费申请,看学校给不给面子啦。”

陈冰一脸不赞同,“你让阿澍写经费申请书?那她最多搞到五块钱,我们买一包瓜子吃一个月啊?我来!”

章澍笑着点点头,陈冰了解她最不擅长的事情,替她挡掉了这个危机。

但当时就算章澍也没认真想过,经费和活动室申请会成功。他们第一次就拿到了六百块大洋,和一间空教室,负责交递钥匙的老师还让他们有需要就再申请。

“我靠可以啊,陈冰你到底在申请上写了什么啊,咒语吗?一看就让人心甘情愿给你钱的那种?”庄海毫不掩饰他的崇拜之情,兴奋地搓着那个承载着茶话会梦想的信封。

“她要是会这种咒语,我立刻就绑架她,天天逼着她画符念咒。”王怡然对这个意外的结果也燃起了兴趣。

“嘿嘿,商业机密。”陈冰笑得神神秘秘。

直到最后,他们都没能成功问出陈冰的商业机密,于是爆揍她一顿了事。

之后,几个人找了老半天,终于找到了教学楼最深处的偏僻的那个教室。门锁有些生锈,好不容易戳进去的钥匙被急性子的王怡然硬生生掰断了,五个人木在门口。

章澍忽然觉得,这个门可能跟宿舍的门差不多,没准也能被一脚踹开。于是扒拉开其他人,后撤一步,学着宿管阿姨的模样猛劲儿一大踹。

“砰”,门开了。

从此以往,章澍在茶话会小分队的心目中,就有了高不可攀的地位。

像港片里的黑帮一样,其他人如小弟一般跟在章澍后面,嚣张地占领了将要成为茶话会基地的教室。教室里杂乱地堆着桌子椅子,灰尘几乎要一厘米厚,但他们没什么怨气。

庄海作为一个虽然不是很健壮的汉子,搬桌子这样的事还是一马当先的;徐子安作为发起人,也干劲十足,两个人很快变得灰头土脸。

章澍蹲到门口打量那个被她踹坏的锁,希望在不花钱的情况下恢复原状。陈冰走过来拍拍她脑袋,说:

“没事儿,咱们用不着门锁,资产全在身上了,也没人找得到这破地方。”

王怡然深谋远虑,道:“那可不一定,以后咱们要是壮大了,还要布置布置活动室,最不济也要应付学校检查吧?还是报修换锁比较好。”

陈冰一脸肉痛。

章澍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弄了把扫帚,开始慢条斯理地扫起地。

王怡然默默盯着章澍,许久幽幽地说了一句,“看着我们几个里唯一会写文章的阿澍扫地,不知为何,想起'斯文扫地'这个词。”

章澍茫然地抬起头,陈冰忙挥挥手让她接着扫,“没事儿呢,就大王夸你扫地真斯文。”

“哦。”章澍理解成王怡然嫌弃她扫地动作小,手上一用力,扑了那俩一身灰。


建社之后,五个人单周周日、双周周三下午都要在活动室里开一次茶话会,谈话内容上天入地什么都有,章澍还十分认真的做了记录。

平时放学后,几个人偶尔也会到活动室坐一坐,打个盹儿。

到后来,他们竟然真的开始做一份乱七八糟的社刊,叫做“茶屋漫谈”,还不定期抽取报名者参与茶话会,名头也越来越响亮了。

社长徐子安自然非常高兴,财政大臣陈冰也拿到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总编章澍发现做社刊很有趣,组织的王怡然和后勤的庄海则喜欢这里谈天说地的气氛。

他们就这样愉快地继续下去,在第一学期期末的时候,刊印了“茶屋漫谈”创刊号,在免费阅读角被一抢而空。


章澍遇见了更多有趣的人,听到了更多离奇的事,独立做更多更繁杂的工作。她在慢慢长大,慢慢开朗,慢慢扯下父母小心翼翼蒙在她眼前的黑布,用自己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换句话说,在她的世界里,林青不再占到那么重那么重的比例。林青常常找不着她,就算座位紧挨着座位,两个人交谈的时间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章澍也趴在桌上问过林青,请她也加入茶话会,没事儿来磕磕瓜子聊聊天。林青赌气,说自己要念书,没空。这件事便不了了之,章澍也没太在意,因为林青在她心中,一直都是要考状元的那个人。

林青更加,更加的不高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