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章二

作者:selenoluna
更新时间:2017-12-12 13:37
点击:85
章节字数:25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是?」

「給你的信。」

當鳳曉生與薔薇蠟印赤裸裸地映在安希的眼裡時,她的表情變得有些疏冷。那些消散在時間盡頭的記憶,比寂寥冬日裡散落一地的清寒月光還蒼白。

想將手上的信扔掉的衝動佔據她的腦海。她本能地不想再與過去有所瓜葛——至少不想再重回那場無止盡的荒謬遊戲。

看出她內心裡的排斥,歐蒂娜伸手覆在她略微發涼的手背上。

「打開吧。畢竟是你哥哥。」毆蒂娜說。

她沉默地點頭。挑開封蠟,將信封裡同樣白色的硬質紙張取出。出乎意料地,上面寫著鳳曉生的喪禮地點與火化舉行時間,而通知結尾卻是鳳曉生的親筆簽名。

又一次無意義的戲弄?

看到她連牽起應付的微笑都省去,面無表情地注視著那封似是低劣玩笑的訃聞,歐蒂娜稍做猶豫後,從她手中取過印有喪禮承辦地點的紙張,起身對她說:「我打電話去問清楚吧。」


當她從毆蒂娜口中得到確認,一如訃聞所說後天就是鳳曉生的火化與告別式時,她並沒有感到特別難過。

只是院外的陽光太好,透過窗櫺灑在她的眼中,讓她感到微微一絲昏眩。

恍惚間她想起那些已被世界遺忘的記憶──

──迪奧斯──魔女──薔薇印記──決鬥者──婚約──世界的盡頭──謊言──束縛──一切就像走馬燈,畫面格一格閃過,停留在這張訃聞上。

「原來如此……」她用指尖細細摩擦訃聞的尖角,似是無意識般說著,「……哥哥……自殺了……」

她無所聚焦地望向前方。

回想起來,已經很久沒有鳳曉生的消息。出於本能地避開哥哥,避開過去的不堪的一切。接到這個消息,她應該是要慶幸的,終於不用擔心哪天會再被打擾,不用害怕哪天會再次被捲入癲狂的遊戲,能平靜地過著普通人的生活,能安穩地喝著茶、栽著花。

能,和歐蒂娜在一起。

可是,為什麼還是會有點……像是失去了什麼似的?


不為所動地看待這個消息,表情在安希木然冷漠的臉上懾服,直到臉龐傳來指尖溫熱的觸感,她才發現原來自己竟然流下眼淚。

這就是血緣?

她輕輕搖了搖頭。「沒事的,我沒有事。」她說。

「我知道。」

「我只是……」

歐蒂娜捧起她的臉,她在那雙比晴空還湛藍的雙眼裡看到自己的倒影。

「我會在你的身邊,會一直、一直在。」歐蒂娜說。

「……好。」

視線漸漸模糊,說不清是哪一種的酸澀濕潤了她的眼眶,她閉上雙眼,讓淚水沿著歐蒂娜纖細修長的指無聲流下。

等到她終於能把翻滾的情緒沉澱下去,耳邊傳來歐蒂娜略微猶豫的提議,那斟酌地語氣使她不由自主望向歐蒂娜。

「……我、讓我陪你一起去吧。」語氣極輕,似乎擔心連這句話都會增加她的負擔。

她看著歐蒂娜,搖了搖頭。

也只是一個曾帶給無盡痛苦的血緣至親罷了——最後一個有血脈相連的人罷了。竟然會失常成這樣。

分明自己連究竟為什麼會流下淚水都說不清楚。

不忍與憐惜在歐蒂娜的眼裡浮動,輕輕地環抱她,右手正如安撫受驚般的嬰兒,一下一下地緩緩拍撫著她的背。

真脆弱。

她閉上眼,讓自己依偎在那歐蒂娜胸前。越來越清晰的空蕩感幾乎要把她吞沒,直到那一次次從背後傳來振動胸腔的安撫似的拍擊,才把她從如失重無序般的茫然中拉回。

苦笑了下,她點了點頭。

「……好。」她說。

說好,不會一個人逞強。



夜晚,院子吹來微熱的夜風,安希走到沿廊邊坐了下來,抬頭眺望不見盡頭的寧靜夜空。

——已經那麼久了。

從找到歐蒂娜算起到現在已經快七年,她想起被擱放在寢內的學位證書,原本高中畢業沒打算繼續升學,想直接開始就業,卻因為一句「想和你一起在大學裡散步」改變了想法,這樣輕易改變的自己是不是哪天會讓歐蒂娜感到厭倦?

彼此實在太過不同。

歐蒂娜走到她的身邊,屈膝蹲了下來,「……要不要吃一點東西?」

她聞聲轉向對方,「有點沒有食欲。」她說。看到歐蒂娜臉上掛著擔心,她拾起一抹微笑,「刨冰,想吃刨冰。」

歐蒂娜的表情瞬間呆滯。很久以前曾收過的特製便當在腦海裡,放大再放大。

「還有章魚燒——」安希說。

「停停!不會還有炒麵、烤奶油馬鈴薯?」

「哎呀哎呀,歐蒂娜真了解我。」

「……這附近沒有廟會吧。」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好吧好吧,任性的女孩。我記得做這些東西的器具你都有。」無奈地起身,離去前歐蒂娜回過頭,沉吟了會,「等我弄好,別又不見了。」




歐蒂娜站在瓦斯爐前擺弄著麵條,一旁的餐桌上章魚燒上熱氣蒸騰,另一角的烤箱正散發著熱度,隱隱傳來馬鈴薯的香氣。

等鍋裡的醬油收乾,麵條均勻地裹上一層深褐色後,她將麵條盛起,放下肉片略微拌炒,再倒入洋蔥與紅蘿蔔,很快香氣湧出,飄散在廚房四周。

她嘆了口氣。

結果,自己只能做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嗎?

跟以前比起,也只進步了一些——能隱約查覺到安希的情緒——還是沒有把握能好好了解安希;或者說,不由自主害怕安希只是因為顧及她的感受,而做出她所期待的選擇。如果只是這個樣子,那……

喜歡的心情……愛……越是喜歡越是不知所措,越是愛越是不知如何是好嗎?

原以為早就不會再煩惱這些無法想出所以然的東西。


她將切好的高麗菜倒入炒鍋內翻炒,沾附在葉菜上的些許水珠讓鍋裡發出滋滋聲。當菜葉變得稍軟,她抓緊時間倒入不久前準備好的麵條,左右翻動後,收乾醬汁,起鍋盛盤。


只是一封信,就害怕彼此會分開嗎?

……信?真是齷齪狡猾呀,明明比誰都知道失去親人的感受,在這種時候卻還只顧著自己嗎?分明只是對自己沒有自信吶。

——分明,只想著自己。


她停下動作。

站在原地,什麼也不做地看著烤箱。箱內隱約可見的橘黃色的燈管隱隱散發熱度,她只是看著它,看著計時的轉盤刻度一點一點縮小,直至歸零,直至它響起「叮」的一聲。爾後她轉身,開啟水龍頭,把流理檯上的用具清洗收拾乾淨。



當天晚上,她們如每個過往般,牽起彼此的雙手,靜靜地入睡。

深夜裡歐蒂娜輾轉醒來,窗外的路燈為房內提供朦朧的光芒,她的頭側向一旁,眼前的安希隱沒在室內漆黑的影子裡,依稀只能看見模糊的輪廓。她撐起身體,一頭長髮流洩而下,與平鋪在床上的安希長髮交疊在一起融進夜色裡。俯身貼在安希身側,聽著細微綿長的呼吸聲,微弱的光線把安希起伏的胸線暈成她心裡盲動的晦暗黑影。

「絕對……不要放開我……」她在安希耳邊吐息。

「如果你知道,在不知道那封信的內容前,我曾想著要把它丟掉……這樣的我,很卑鄙吧。」她說。

超載的情感賦予聲音額外的重量。聲音滲進陰影裡,銳化了稜角。

「如果,你知道他的死亡讓我感到慶幸,這樣的我,你還要嗎?」

「即使卑劣這樣,我也——」——這一次,死也不會放開手。

比呢喃還輕的聲音潛伏進兩人纏繞的長髮中。室內再次回歸於無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远野七夜 远野七夜 -

标题:

精华

少革的文真是少之又少啊……大概是因為人物太複雜了,要把握好他們的性格且沒有ooc真的很不容易。但大大這篇真的太讚了!!!安希和歐蒂娜的相處模式,果然就是這種表面上甜美平靜,實際上卻總有不安定因素的感覺。成長起來的歐蒂娜少了一份天真單純,多了一分成熟。安希也總算變得更能表達自己的感受,更有人情味了。而且這種事件結束后,陰影依然存在的虐感實在是……美味
實在是太喜歡這兩只了,但一直想象不了兩人生活在一起的場景,大大這篇讓我發現了新的世界啊

在 2017/12/10 21:04 发表
白鸦 白鸦 -

标题:呜呜呜呜呜呜

少革的同人越来越少了!作者大大这篇有种夏季夜晚的感觉,若即若离的缠绵感?互相担忧对方会离开或厌倦什么的,稍微有点心疼啊……emmmm算了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_(:з」∠)_总之拜托继续写下去吧!

在 2017/12/10 00:02 发表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