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作者:楓晨
更新时间:2017-12-07 23:27
点击:41
章节字数:89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洪郁婷皺著眉頭看著坐在對面甜蜜蜜的籃球笨蛋和她女朋友在學生餐廳裡曬恩愛,而她暗戀兩年的人這幾天都沒什麼精神讓她感到很煩躁,餵她喜歡吃的東西她也不吃,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都懶懶散散的樣子,放學約她去逛街也說有事不去,問她她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敷衍她,她真的很想去屋頂大喊為什麼。


「子欣,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了?真的不能跟我說嗎?」因為她真的忍不住了,所以趁著體育課要去操場的時候,把正在坐位神遊的鄭子欣拉到沒人的音樂教室,然候輕輕握著她的手背問。


洪郁婷忘記是聽誰說的,說跟對方說話時,有意無意的觸摸對方會使人放下心房,所以她每次在跟鄭子欣說話的時候,總是會對她毛手毛-,不是,是希望她能夠對她卸下心房,她想成為的不只是朋友,但如果鄭子欣現在需要的是朋友,那她會維持現狀的待在她身邊。當然,她不會讓這種狀態維持太久。


「已經打鐘了……,不趕快去操場的話就翹課了喔,我們。」


鄭子欣才說完,她感覺自己的手被洪郁婷握緊,沒抬頭就知道她的眉頭皺得很緊,緊到可以夾死蒼蠅的那種。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洪郁婷溫軟的手心鬆開她的手,對她說「抱歉,把妳拉到這裡來,如果不想說就別說吧,我們……去操場吧。」才敢抬頭看她離去的背影。


看到洪郁婷駝著背沮喪的樣子,鄭子欣也難過了起來,原本在洪郁婷問話的時候,她是想攤開來跟她說的,說她一直知道她對她的心思,但她沒打算跟同性交往,她連幾歲要結婚、生小孩都已經想好了,沒必要因為洪郁婷而作廢掉這些規劃,而且現在的社會對同性戀還是不友善的,她不想因為她而去面對這些不友善的眼神,雖然班上的同學對於洪郁婷的表白都沒異樣的眼光,但那是因為他們都不覺得洪郁婷是認真的,況且洪郁婷的喜歡能維持多久呢?她的喜歡真的是對戀人的喜歡嗎?就算已經看到她寫得自白,但是鄭子欣還是無法輕易相信。


對,那天姐姐從那本筆記本撕下來的那幾頁,就是洪郁婷在"樹洞洞"寫得自白,而她也是因為看到裡面的內容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想向洪郁婷大喊「又不是我強迫妳喜歡我的,妳可以不用把自己講的那麼可憐,妳可以隨時放棄的!隨時!不要把我沒直接拒絕妳這種話當作妳不想放棄的藉口!」這些都是她想大聲對她說的,但是看到洪郁婷以後她就說不出口,就像國三畢業前選高中的時候,她本來是選其他縣市的學校,但是在填志願的時候,很莫名的就一直想到洪郁婷的臉,那張她覺得知道自己跟她不同校以後,會像小孩一樣毫不掩飾失望的臉。所以她才會在送出名單後的那幾天恍神,她不懂為什麼只是想像洪郁婷的反應,就讓她輕易改變志願,到現在……也不懂。



「在想什麼?」


「啊……?」


「我說妳在想什麼想那麼認真,再不吃的話雞塊涼掉就可惜了。」說話的人兩隻手掰著炸雞吃得很開心,完全不像平常在學校穩重的氣質,就算已經坐在麥當勞的坐位上,鄭子欣還是有點暈呼呼的,為什麼放學後會跟班導來吃快樂分享餐?


「不用了,如果現在吃的話,等一下回家會吃不下飯,老師妳自己吃就好了。」


「可是我跟子妤說妳不回去吃了耶,還是看妳要吃什麼自己去點,我請客。」林孟安喝了一口可樂,將薯條和雞塊推到鄭子欣面前。


「蛤?……姐姐?老師……妳跟我姐……很要好嗎?」鄭子欣有些意外老師會說到姐姐,雖然她知道老師之前教過姐姐,而且就前幾天姐姐說的話來推斷,老師好像對她下了什麼套,只是鄭子欣沒想到他們感情有這麼好,一般已經畢業四、五年的師生還會連絡嗎?


「嗯?我喜歡她,她喜歡我,所以我們應該算很要好吧?」


「咳咳咳咳!」什麼?坐在她對面的女人在說什麼?


「那本筆記本,妳看完了吧?」林孟安優雅的吃着第三塊炸雞,輕易的把話題扯開,而鄭子欣聽到她說這個就氣,天知道之前因為那本筆記,她緊張的胃都在痛了,而罪魁禍首居然還吃得那麼開心!


「所以老師果然是故意讓我撿到筆記本的囉,為什麼?」


「嗯……我為這件事跟妳道歉。」然後鄭子欣看到她面前的雞塊又被往上堆了五塊,像搖搖欲墜的疊疊樂一樣可憐。「雖然我之前跟她說"如果妳不介意等到我摸清楚喜歡是什麼感覺的話,我會給妳答覆。",但是當我知道這種感覺以後,五年就過了,我不知道過了這麼久她對我的感覺是不是一樣,所以我才用這種膽小的方式來試探她。」說到這,林孟安摸了摸脖子被套頭毛衣蓋住的地方笑了笑。「幸好結局好的。」


在林孟安沉浸在自己的情緒時,鄭子欣覺得自己被梅杜莎注視到,無法動彈。她不是不懂老師在說什麼,只是原本以為會被問些什麼所以一直保持著警戒狀態,結果沒想到居然在曬恩愛?簡單的說就是姐姐曾經跟老師告白過,而且是好幾年前說的,這次故意讓她撿到筆記本是為了確認姐姐是不是還喜歡老師,為什麼?筆記本裡面有什麼嗎?


「老師,妳可以說的簡單一點嗎?」


「簡單一點嗎?嗯……,就是子妤在畢業前跟我告白,我跟她說因為我沒喜歡過人,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感覺,如果她願意的話,等我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以後會給她答覆。所以我就問我朋友,我朋友跟我說"當妳遇到讓妳覺得錯過這個人,以後只要想到他妳就會後悔的話,我覺得這就是喜歡。"」


「妳朋友的喜歡也太深刻了吧,我覺得比起喜歡,那比較像愛。」


「哈,或許吧,可是我現在懂了呢,她說的那種感覺。不過那個時候我的表情可能很呆吧,所以她就要我去問其他朋友或是參考網路。然後我就拜託另一個朋友幫我創建一個可以說秘密的網站,就是樹洞洞,我想看其他人是如何喜歡上一個人的。」


「等一下!太奇怪了吧?就因為妳朋友跟妳說要妳去參考網路,妳就自己建一個網站?」聽到這裡,鄭子欣忍不住大叫起來,這樣得動機也太……太怪了吧?誰會因為這樣就建立一個網站?


「不是我建的,是我請朋友建的。」


「……,然後呢……。」鄭子欣深吸一口氣才能忍住不在老師面前翻白眼,她沒想到老師能用這麼短得時間打破她兩年來的印象。


「然後……子妤就是第一個在那個網站上留言的人,老實說我很驚訝,雖然她寫得很短,但是看完以後我更想……更想快點搞清楚喜歡這種感覺,不論我對她的感覺是不是喜歡,也想快點告訴她,不過等我搞清楚以後,就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就像我前面說的,我開始害怕得到她對我的只是學生對老師的憧憬,我不敢直接聽到這種答案,所以就利用妳了。如果她看到筆記的反應很生氣的話,我想我還有希望,還好她很生氣,不然就換我很難過了。」


「……我就想她怎麼才看一下筆記本就生氣了,果然第一篇是她寫的……,所以你們現在……交往了?」


「嘿嘿。」鄭子欣看林孟安摸了摸脖子,然後傻傻的笑出來。其實她不用問也知道答案,因為這幾天姐姐不論在幹什麼都在笑,就算哥哥把她買的飲料喝掉她也笑的跟太陽一樣燦爛,會出現這種反常的情況她要猜錯也很難了。


「那姐姐去找妳的時候沒有罵妳說心機很重之類的嗎?」


「有阿,她那個時候好生氣呢,我下班剛到家她就拼命按門鈴,等我打開門讓她進來的時候,她就把筆記本拍在我胸前,然後氣呼呼的罵我是心機重的老女人。」


「……我今天也有同樣的感覺。只是我還有個問題,如果我沒有撿那本筆記、沒有看、沒有給我姐看,那妳的計劃不就失敗了嗎?」鄭子欣才說完就發現林孟安的眼神像是貓頭鷹看田鼠般的盯著她,過了半分鐘左右的詭異氣氛,老師才拿起桌上的飲料杯吸了兩口說「我從妳入學以後就開始觀察妳囉,據我這兩年對妳的了解,如果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妳偷窺的欲望一定會驅使妳撿那本筆記本、妳一定會翻來看、一定會──。」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不要說了!」


「咳咳,既然問完我的事了,該換妳了。」用餐巾紙將手參乾淨後,林孟安挺直了腰,眼神慈祥的看得鄭子欣心裡發毛,原本想說結束這個話題後就跟老師說要先回去了,沒想到還是躲不過。


「如果妳不想談我也不勉強,只是我想妳知道問題不會因為妳不理它就能夠解決的,就算時間使妳忘記,妳的心,還會記得。」


「那妳說我應該怎麼做?回應她的心意嗎?說真的,我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多的愛跟堅持能夠承受親人、朋友跟社會的質疑、歧視的眼光,我沒有像你們一樣抱持著非她不可的想法。」


看到酷似自己戀人的女孩像被抓住尾巴的貓一樣瞬間炸毛,林孟安冷靜的問「那妳為什麼不這樣跟她講?」


「……。」鄭子欣像是被魚刺卡住一樣說不出話來,她心裡自私的不想破壞現在的關係,但又不敢對洪郁婷承諾她不敢承擔的事情,她就只是一個膽小鬼。


「我不知道郁婷對於妳而言有多重要,但我覺得只因為怕自己會受傷而拖著別人的心意,這樣做妳只會更難過、更說不出口而已。而且妳不說怎麼會知道她會做出什麼反應?」說到這裡林孟安看到鄭子欣往前傾,好像要反駁似的嘴巴一張一合「不要用妳了解她所以知道她會說什麼來當做妳不敢說的藉口。就算妳再了解一個人,但妳還是不是她,妳無法知道她下一秒會做出什麼決定,所以我想,如果妳不想失去妳們現在的關係,就把妳心裡的感覺說出來吧。」





55


煩死了。


那個籃球笨蛋是嫌我頭還不夠痛嗎?一個木頭就已經讓我夠頭痛的了,又塞一個四肢發達的給我是什麼意思?

更令人火大的是,那個木頭對於我身邊出現的新追求者完全沒反應,我對她來說真的這麼沒吸引力嗎?


好吧,我想她就是那種筆直筆直的異性戀吧,要不然就是她只是純粹不喜歡我這個人……,討厭……真不想這麼想……,就只有我喜歡她……都跟她告白這麼多次了,居然都沒反應……,雖然不想這麼想,但感覺她好像沒有把我的心意當一回事……。



其實我剛念國一的時候很討厭她的,簡單來說她就是綜合了少女漫畫裡很受男生歡迎的做作女二,成績好又可愛、誰都不得罪的圓滑處事很讓人很倒胃口,對我來說喜歡就說喜歡、討厭就直接表現出來、生氣就直接破口大罵、開心就開懷的笑,我的意思是,她表現的一點都不像國中生,讓我覺得她好像在裝大人,明明被男生搭訕到很厭煩了,卻還勉強自己笑著敷衍對方,讓我覺得她很不真實、虛偽。


只是後來想起以前這樣想她的自己,就會覺得自己的想法自大又自私,我忘了每個人的性格都不一樣,不能用自己個人的想法去套在別人身上,更何況我不是她,是無法知道她當下為什麼選擇那樣做,那些事情事其他人無法干涉的。


我會對她有興趣的起因是因為國一下學期的時候學校在舉辦壁報比賽,每班都要交一張交差,我們班理所當然的沒有人自願,所以當老師說要翻課本抽籤決定誰要做的時候,我跟和另一個女同學就成為壁報倒楣鬼了。


老師說我們能夠用自習課的時間去活動室做,要在一個月後完成。那個時候一星期有兩節自習課,正常的情況來說,如果每節都有去做,是可以順利完成的。


但前提是兩個人每節都有去,如果是一個普通人應該可以獨自完成,很可惜的是我到現在還是只能畫出火柴人,所以那個時候我除了期望另一個負責的同學能夠一起來做以外,只能盯著自己慘不忍睹的作品發呆。


過了兩個星期後,面對老師詢問進度時,另外那個女同學就當甩手掌櫃把事情推到我身上,而我只能勉強的跟老師說會在結束前完成,然後當天的自習課的鐘聲響起時,令我厭惡的她就慢悠悠的出現在活動室,在我還沒用嫌棄的語氣趕她走的時候,她就說「誰叫妳讓老師不放心,所以身為班長就只能被派來幫忙了,為了確定能完成,而且如果壁報能得獎的話,班上同學都能有一個佳獎,雖然沒屁用,但是以後念高中的時候多多少少有用吧。」,說完看了我一眼後,又說「就算妳能夠在時間內完成,但妳敢交出去嗎?」,之後就自顧自的坐在我對面拿起紙跟筆畫了起來。


我知道她說的很有道理,但是還是問她為什麼不去叫另一個負責的同學過來就好了,然後她說了第一句令我贊同的話,她說「妳覺得勉強一個沒心的人做事比較快還是自己做?而且那個……那個誰是標準怕壞人的那種人,她是看妳在班上沒什麼朋友,所以故意擺爛推給妳,就是看準妳不會跟老師說。」。聽到這裡我正要回她那也不關妳的事的時候,她又說「妳是魚嗎?我是班長,記得嗎?為了班上的壁報不被花跟草的剪貼佔滿,所以我才會出現在這裡,OK?」,那次對話是我們第一次講這麼多話的一次,原本以為她不管跟誰講話都會彬彬有禮的,沒想到她完全沒在客氣的,但是我比較喜歡這樣,這樣比較像人。



那件事後我們一樣沒什麼交集,只是當我又跟人硬碰硬的時候,我發現她會偷偷揚起一邊的嘴角,儘管覺得是嘲笑,我還是希望這樣真實的表情能夠常常出現在她臉上。不是一開始想把她的假面具撕毀的那種,而是希望她別再用那種累人的表情跟人相處,很辛苦。


就在我以為我們這樣的關係會到畢業,不再有關係的時候,三年級畢業旅行我們去了九份,在成員分組的時候,她突然跟一直在一起組隊的朋友說要跟我一組,當她拉著我的手甜甜的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的白眼已經翻的跟天一樣高了,她想幫我樹立敵人也不是這樣吧,重點是太突然了阿,我都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然後到了去九份那天,她發神經的從早上六點開始打我的手機,又在校門口集合的時候抓著我的手請原本在遊覽車坐我旁邊的朋友跟她換座位,對於從提過去玩的時候要跟我一組之後又像往常一樣不太與我接觸,又突然黏在我旁邊的舉動表示壓力很大,總覺得其他同學都在竊竊私語我是不是抓了她的把柄,不過對我也沒什麼影響就是了,因為我什麼也沒做。


在前往九份的路上我看著睡眼惺忪的她小聲問,問她為什麼做出之前那些抽風的舉動,我記得她拔掉一邊耳機懶懶的說「因為是最後一次出來玩,國中……跟妳的話比較不那麼累……」,說完就歪著脖子睡著了。


我看著她的頭隨著遊覽車的行駛而輕微晃動,小心的將她的頭移動到我的肩膀上,再將她的耳機塞回去。看著她睡著以後放鬆的臉,就覺得她也是有可愛的地方,我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來偽裝自己,但是看到她難得的露出本性,就讓我莫名的滿足,這種感覺好像是只有我能讓她放下戒心一樣,我難得自戀的這麼想。


之後的行程我們基本上都像連體嬰一樣黏在一起,我也隨著她看見沒看過的事物而多變的表情變的放鬆起來,然後在我排隊買鹽酥菇的時候,她就不說話了。


我插了一塊炸杏鮑菇嘟到她嘴邊問她要不要,她吃下去以後才說不要,然後一邊咀嚼一邊問「為什麼要到這裡買這個,這種東西到哪裡都吃得到啊?」,我記得我一臉認真的跟她說,重點不是去哪裡、該買什麼,我只會買我想吃的,就算它在哪都能買到。講完後她露出第一個使我眼睛一亮的笑容,接著說「妳果然很奇怪。」。


「我一直覺得妳很笨,明明只要轉個彎就能帶來同等的效果,但妳總是很固執、說一不二,這樣雖然也能達到妳要的目的,但是同樣的也會讓妳樹立起沒必要產生的敵人。」她咬了一口魚丸,然後將塑膠湯匙裡剩下一半的丸子丟給我,我是很好奇她怎麼會覺得我敢吃她的口水,雖然我還是吃了。


「雖然我這樣說,但也不是說妳要變的跟我一樣,只是可以多點彈性,這樣在很多事情來說會比較方便。」


「不過,或許也因為妳是這樣的個性,我現在才會和妳在一起吧……,因為妳很真,跟妳在一起能讓我放鬆呢。」


「妳應該很討厭我這種人吧,偽裝累了還自顧自的說要跟妳同組,對不起,給妳帶來困擾了吧。」,說完話以後,她用帶著歉意的笑容看了我一眼,或許是因為先前都沒聽她說過那麼多話,也沒看過她那麼多表情,所以我當時拿著鹽酥菇愣了一下。


我認同她說的話,要完成一件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種,我總是選擇一條難走又容易樹敵的路,而她則是用簡單又使人有好感的方式生活,但前提是要隱藏自己原本的性格。我忽然覺得這不是可以對人指手劃腳的事情,因為想要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他人也是自己的選擇。


不過,我希望她如果覺得累的時候能夠找個地方喘口氣,所以我壓下心裡的緊張,對她說「我叫洪郁婷,妳叫什麼名字?」


聽到我突兀的自我介紹以後,她愣了三秒左右就開始笑個不停,笑到我準備扯下她勾住我手臂的手離開時,她才緩了緩說「妳真的很有趣,哈哈,我叫鄭子欣,很高興認識妳。」



雖然對認識的人重新自我介紹這種事很蠢,但現在的我很感謝自己曾經這麼做,自從那天起,我有種重新認識她的感覺,就好像她在班上只對我卸下心房,跟面對其他人時戴面具應付的感覺不一樣,我甚至懷疑過跟我相處時的她是不是也是她裝出來的性格,但又非常希望她所呈現的是她原本的個性,因為我好喜歡她懶懶的把頭靠在我背後說他們補習班的誰又用老掉牙的方式跟她告白,或是把我留到最後才要吃的薯餅咬了一口後對我露出得意的笑容,還有在國中最後一次換座位的時候,她就像電影裡的橋段一樣,覺得課程太無聊的時候會用筆蓋輕戳著我的背,還有好多好多我說不完,就像打開驚喜包一樣,跟她相處的時間越久越能知道更多她的事情,我不在乎其他同學在議論我和她之間的轉變,她也不在意有些同學因為這樣而刻意疏遠她,然後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到國中要畢業的時候。


在選擇高中的時候我鬧了脾氣,因為她沒有問過我會念哪所高中,感覺自從我們關係變好開始,都是我單方面去在意她的事情,我知道如果我們之間一直都這樣的話,我遲早會心理不平衡。


只是她馬上就發現我生悶氣的原因,下課後她就走到我前面的座位反著坐,讓我能夠好好的看著她的眼睛,她說「對不起,沒有跟妳討論過要念哪所高中,因為最近在想一些事情,所以就把之前想好的學校名單交上去了,下次我會跟妳討論過的,不要生氣了。」


聽她說完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幼稚,選學校這種事情又不是像跟朋友說好要穿一樣風格的衣服結果隔天發現她穿的不一樣的這種事情,我知道自己只是因為她沒有關心過我所以找理由去怪罪她,因為就算我知道她要念的學校跟我選的學校的基本門檻差很多,對此還是抱有期望。


之後我怕她因為我幼稚的鬧彆扭而疏遠我,所以盡量用跟平常一樣的態度跟她相處,只是我的表情太難看了,就算我試圖裝做沒事,還是被她察覺到了。


明明是不想讓她因為我的任性而感到為難的。



就在我獨自陷入難過的情緒時,一回過神時,已經到了國中的畢業典禮當天了。


那天班上同學們都像忘了誰討厭誰,看到認識的人就拿著畢業紀念冊要對方簽名紀念,畢竟以後可能就不會再跟那些人相處了。只是那天我好像魂不在身上,因為,畢業也就代表著會開啟另一段新關係,就算還會跟以前的朋友聯繫,但也無法像同班的時候有那麼多話題跟相處時間。就在我低落的簽著班上同學遞給我的畢業紀念冊時,她笑著將我交給她的畢業紀念冊還給我,然後馬上就被其他同學拉到旁邊拍照。


我望著她逐漸遠去的背影,低落的將畢業紀念冊翻到原先是空白頁面的地方,我下意識的避開她寫的內容,因為我不想看到裡面有"認識妳很開心","我會記得我們相處的點點滴滴",或是"以後我們要常聯絡喔~"其他同學寫過的話,但是還是忍不住去尋找她的筆跡。


然後當我看到她只寫了"今天八點晚上到妳家附近的公園等我好嗎?"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複雜的情緒了。我很開心她在畢業典禮後約我出去,因為我以為她會跟家人慶祝,但這還是無法緩解我擔憂的事情,我還是怕她約我出去只是要跟我說以後她還是會常打電話給我之類的話,那個時候我好像一直陷在死胡同裡,我覺得自己都不認識這樣的自己了……。



我記得那天回到家時還是忍不住哭了,被家人叫出來吃飯的時候還被安慰說這是大家都會經歷的過程,過段時間妳就會有新朋友了,妳國小的時候不是也一樣嗎?


聽到他們這麼說我更難過了,我就是害怕她會像我家人說得那樣,到了新的環境之後就把我忘了。所以到了我們約定好的時間時,我的眼眶還是明顯的看得出來我先前哭得很慘。


「妳喜歡仙女棒嗎?」就在我心急著想打破持續了一陣的沉默時,她突然這樣問我,讓我跳脫出自己製造的悲傷情緒中。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常去那裡練舞的人把音樂開的蠻大聲的,但她的聲音還是清楚的傳進了我耳裡。我看著她彎下腰從長椅下面拖出她事先準備好的水桶,再將桶子裡的一袋仙女棒在我眼前晃了兩下。


我接受她緊張的叫了兩聲以後所點燃的仙女棒,跟她一起看它們燃燒殆盡。我們將點完的仙女棒丟到了裝了三分滿的水的水桶,很快的那袋煙火就在沉默中被點完了。


「其實我很討厭這個呢,仙女棒。」她說。


「不管用什麼姿勢玩,它還是會燒完,就算小心翼翼的拿著,也只是燒的比較慢而已。這種像曇花一樣只會在極短時間綻放的東西,我最討厭了。」


在我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約我出來玩仙女棒,再跟我說她很討厭這個的時候,她說。


「所以我不會讓妳擔心的事情發生,好嗎?」



話語這種東西真得很神奇,它能夠輕易的牽動一個人的情緒,明明只是一句承諾,卻能馬上撫平我低落的心情。不過我想最重要的是,對我說那些話的人是她吧,就算那只是安慰我的話,但一想到她為了照顧我的情緒,而在畢業那天晚上玩了她討厭的東西只是想讓我心情好一點,就覺得很感動。


只是沒想到那不只是安慰的話,當我在高中報到那天看到她穿跟我一樣的制服時,我還忍不住捏了自己的手臂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因為她考出來的成績是可以念比這間更好的學校的,難道只是因為這所學校離她家很近嗎?在報到之前,我沒有勇氣去問她要讀哪間學校,暑假的時候她也沒對我透露這些,我不停壓下她可能是為了我才選擇這所高中這種自以為的想法,但是我的嘴角還是情不自禁的上揚。


從那之後,我就確定自己對她的感情不是普通朋友而已,因為我在一堆新生中看到她笑著對我揮手的時候,我的心跳快到我覺得自己得了心臟病了,我對此感到開心,因為終於能夠有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我只是跟她呆在一起就會開心的想哼兩句,跟她對視的時候就會莫名的緊張,就算她故意在班上選每個股長的時候都提名了我,我還是氣不起來,甚至覺得她這樣很可愛。噁啊,自己寫出來都覺得噁心了,所以我為什麼會講到這裡?



總之自從我發現自己喜歡上她以後,我就覺得必須要直接的告訴她我的心意,在這種事情上我沒辦法拐彎抹角,所以直到現在,我告白的次數已經多到班上的同學都見怪不怪了。我明明是很認真的!只是好像沒人這麼覺得,而且她好像也沒感覺,像是我只是說我好像蛀牙了的話題,然後馬上被她忽略了。我不是沒想過她沒給我回應的原因只是不想讓我難堪,但對我來說,若是沒有直接告訴我她的感受,我無法輕易放棄的。


然後在我對此感到沮喪的時候,那個籃球笨蛋居然只為了一個月的培根蛋餅就把我的喜好告訴另一個四肢發達的傢伙,讓我這邊還沒想到辦法那邊又要應付那個男籃的追求,真的是煩死了,鄭子欣什麼時候才能認真的直視我對她的感情啊!





鄭子欣有些睏倦地躺在床上,手裡還握著姐姐從筆記本撕給她的頁數,從回到家以後她就不停的看了好多遍,只是她似乎無法將裡面的內容讀進去,只是一直想林孟安載她回家時說的話。


「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扣掉上班跟睡覺的時間,剩下的那幾個小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式去運用,有些人就想每分每秒跟情人黏在一起,有些人不喜歡給對方太多束縛,所以給彼此一定的自由空間,有些人喜歡將這些時間拿來做自己的事,這些時間是屬於妳自己的,只有一次的,我只是想告訴妳,既然怎樣過都是一天,何不選擇妳想要的方式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