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遲到●最糟的聖誕節●全新篇章

作者:維尼果醬
更新时间:2017-12-07 17:32
点击:316
章节字数:56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1 遲到


「快遲到了啦….可以再開快一點嗎…繪里?」


重機轟隆隆作響,排氣管不時還擦出些火花,然而坐在後座的藍髮女子早已按耐不住性子,不停催促著身前之人


「妳這麼要求我實在也無能為力呀!」


透過黑色全罩摩托車頭盔傳來的語氣格外平淡,感覺她並不在乎對方是否會遲到似的,不過這完全只是她個性使然,純粹沒有任何惡意


而她說的也是事實,現在時間為早上7點半,正值上班的高峰期,交通十分混亂。街道汽車擠得像沙丁魚,一碰上紅燈,又得度過像是困在永無止境的時間中,看著班馬線上來往大量的人群


「還沒到嗎?」


「很吵耶,海未」繪里被幾次重複的問題搞的有些煩躁了


「還不是昨晚被妳折騰了好久!!」海未想起今早的事就很氣,因為她從睡夢中醒時驚覺發現她錯過了六點半的鬧鐘聲


她犯了她平時絕不會犯的錯,而這都歸咎於某人的“功勞”


-哎呀……還是被念了


她瞬間無語,儘管在怎麼強詞奪理也抵不過她那一句話,因為這是個事實


「好啦…我知道了,我會盡快的」


雖然騎重機的好處可以能讓她們靈活穿梭在壅塞的車陣之中


但這不能躲得掉紅燈的一次次的阻撓,於是乎在這分秒必爭的時刻,她想出來一個奇招


「抓緊囉!!」



下一秒,她突如其來的一個急轉彎,強行穿越各個蜿蜒市井小巷,一路上還遇到顛簸的階梯--使得她們像在玩過山車般上下猛力搖晃


「到了」轉眼間出了巷口,拐個彎在一處建築物前停了下來


「妳可不…可以…下次…不要…」該下車不久,海未還未能及時適應過來,她還感覺地面還在搖晃著


「妳不是說快遲到了,好啦趕快進去!」繪里掀開頭盔前鏡片,目送著海未進入大門


她看著對方並沒有向她說謝謝之類的話語,覺得很不夠意思…


「吶,kiss goodbye咧?」


「哈?在這裡嗎?」她嚇得趕緊轉身朝向聲音的主人


「沒錯!」她故意裝作無辜,說道:「我可是費了千辛萬苦才把妳待到這兒來不感激就算了--總要給我些“愛的鼓勵”呀~~」


「跟往常的一樣~~」她又補上一句


「噓…在這裡不要說令人起疑的話」海未東張西望,幸好現場沒有熟人—雖然都被警衛見著了,不過那人從不跟別人有往來,所以她鬆了一口氣


「唉~~~不行嗎?」這次的繪里選擇裝傻


「不行!!!」海未嚴正拒絕了繪里那無禮的要求,然而她臉上浮現的通紅卻早早出賣了她


「那妳臉紅是怎麼一回事?」繪里像是在看戲般看著她,嘴角勾出一個調皮的笑容


「我---------?!」


「阿拉~~是海未醬呢~~早安」


海未還沒說完就被一個熟悉的聲音當場煞住,趕緊轉身迎向一位穿著休閒服、留著一頭褐色長捲髮的美麗女人


「天笠前…前輩,貴安」海未動作很快且很熟稔地擺出一個招牌的微笑,向她打招呼


不料,海未原本正想修理那位不懂場合的戀人時,卻被打攪了,而且那個人還是和她隸屬於同一個事務所的前輩


眼看給了繪里機會趁勢一個油門逃之夭夭的海未,覺得懊惱不已但也認了


「我說~~剛剛那是妳的男朋友..嗎?」


「唉…?那…那個是------」海未見情勢不對,第一時間卻是支吾其詞


-這樣就會更讓人懷疑的啦! 笨蛋海未妳在幹嘛!!!!


她在心裡如此呐喊著…


「那位是..是..我的..」


「お兄様!!!!」




-啊…我說謊了…怎麼辦…



海未對於那件說謊的事兒感到十分後悔,回到公寓之後,她決定要跟繪里坦誠相對


說完之後,她內心的罪惡感這才完全徹底的消散了…


「對不起!!!」她雙手合十,低頭朝向正在看小說的繪里來一個正式的道歉


「都是我一時口快…還有很多原因…求原諒!!!」


即使原諒了…繪里當然是不會放過她的


「いろいろ…?」只見她俐落地闔上手中的書籍,不動聲色地道出這一句話---然而這一點卻是海未最為害怕的一點,因為她永遠都不知道繪里下一秒會有什麼動作…


「那…天色晚了…我們出去吃…如何…」她看到對方緩慢的步伐朝著她邁進…




一步



「待會兒我們倆去吃妳最愛的拉麵…我請客…」



「這不是我要的」



兩步



「那在家吃個內臟火鍋…如何?」



「我一點也不餓」



這個蠻橫的戀人不斷製造的壓迫感十足讓海未喘不過氣來…


直到回過神才驚覺她和自己之間的距離僅有一步之遙…



-太近了啦…



她很明顯的想轉移焦點,沙發也好,電視機也行,甚至是掛在牆邊的灰黑的怪奇人體抽象畫也罷


-總之


-千萬不能對到眼…千萬不能對到眼…千萬不能對到眼…


她在心中不斷告誡著自己


-因為


-萬一琥珀色的眼眸一對上那雙湛藍色


-就回不去了


『呼~~』溫熱的暖風送進了海未的耳裡------效果非常顯著,就像是一種刺激傳達到她全身的每一個部分,她僵直的身體一蘇,變得有些癱軟


「好過分……」海未眼眶濕潤,最終還是無法抵擋對方無形中施下的魅人魔咒,視線再也離不開她了,身子不受控地落進繪里的懷裡…





「我·要·吃·了·妳」她刻意將一字一句做出誇張的嘴型,強烈表達出此時此刻的她最想要的東西





「いもうと-ちゃん~~~」



今晚的對話就此不告而終了……



02 最糟的聖誕節


今天20XX年12月25日,正值聖誕節,人們在那一天都會非常亢奮,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方式度過這美好一天


雖說這個是來自西方的日子,不知不覺傳到了日本,現在如果在池袋的街道上放眼望去,隨處可見聖誕節的蹤影,五顏六色的LED燈飾張掛於天空,編織成一道絕美的星海,公園中央那顆妝點十分華麗精緻而光彩耀目的耶誕樹成了來往經過此處的行人駐足欣賞的對象


真的不用到國外就可以深刻感受到濃厚的聖誕節氛圍了呢



外面如此熱鬧的景象,卻和對面第十層的高級公寓內的單調的氣氛形成強大的反差



住在裡頭的女主人好不容易從夢魘之中掙脫出來,她一睜開雙眼,面向的是一片漆黑的天花板


「啊...好熱啊...」


這是她今日剛起床後說的第一句話



-暖氣開的太強了吧



她打算爬起來去檢查暖氣的溫度,過沒多久,她便打消這個念頭了。不是她很懶的不想起床,而是爬不起來,全身上下宛若洩了氣的皮球,失去了力氣


她像是知道了些什麼似的,勉強舉起手來,用手背貼覆在額頭上,感受到自身不對勁的體溫,她這才確認了周遭的高溫不是暖氣的錯,而是她發燒了



-該死...別這樣對我吧



如此咒罵著虛弱的自己,然而也於事無補


-對了...叫她起來吧


她用量體溫的那隻手隨意放在她的右邊,正常來講,她這一個動作必定會弄醒身旁的戀人,捱過一陣斥責之後,大概就會發現她的狀況,進而起身為她敷熱毛巾退燒之類......的吧


「唉..?」她傻住了,因為她感受不到那熟悉的手感,手搭上的是微皺的床單



-我想起來了…昨天她說要去千葉做什麼外景節目直到今天半夜才會回來…


她一臉無奈地搔搔頭—這是當她開始煩惱時總會出現的動作


-好糟糕啊我…作為她的戀人還真失職啊…


在自責之餘,力氣也一點一點恢復了過來,總算到了能起身的程度了


-…好沉……


雖然上半身子抬了起來,她還嫌自己身後留著的一頭金色長髮加重了原本就很沉重的身軀


身體發燙又是頭疼欲裂的她正處於水深火熱的困境之中…


話說回來,她感冒發燒的情形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只不過這一次特嚴重,讓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真的…不如去死還比較痛快…


窗外突然出現一絲絲的白色為灰矇矇的天空增添幾分色彩,也為這次的聖誕節製造了話題性


由於前些年的今日都沒有下雪,而這一下,就讓人們大為稱奇這睽違已久的現象


-聖誕節的白色奇蹟…才怪…


她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機的新聞採訪,隨口重複著從街上的受訪者所說的上帝帶來的“白色奇蹟”


的確,這真是個奇蹟,然而她一點也不驚喜,也完全沒有興致


如果是上帝是真為憐惜人們好幾年都為度過白雪皚皚的聖誕節,那應該也會幫助這正在痛苦的她能早早退燒吧


正當她想這些事的時候,手機鈴鈴的響了


「是海未醬啊…」手機上的名字讓希望渺茫的她突然有了一線生機


「喂…」她無精打采的招呼讓聯絡的另一端十分為她擔心,開口閉口都是關心的話語


「繪里醬…我可能會晚點才能回來…對不起…因為大雪延誤班車…妳說話怎麼這麼虛弱? 難道是生病了?」


而這些話語卻讓她有感而發----明明因發燒難受的要死,身邊卻少了那個能照顧她的人…


讓她覺得現在的自己既脆弱又無助...想著想著眼眶悄悄泛起了淚光來



-在當學生會長的時候……在成為μ's的一員也是



-我終究還是無法一個人,還是如同以往的------需要依賴他人



-好不甘心



「……我.....不想死……」




「……好難受…」




「…我……好想妳…」




剛才那些斷斷續續的片段其實是內心最強烈的想法,殊不知,卻傳達到了對方耳裡,然而本人卻不知情


-曾有人提到面臨生死關頭時…心裡所想的才是自身最真實的想法……如今的我……總算領教到了



{隔天}


剛從池袋火車站的出口出來就看到一個穿著厚重大衣的藍髮女子,後頭牽著一個小巧的旅行箱跑得飛快,經過各間商店,過個幾道馬路,穿越猶如障礙般的人潮……


聖誕節雖過去了,但聖誕裝飾並未因此而拿下,還尚有昨天歡鬧的氣息存留其中…


然而這都不是重點,對那人來說,她還有一個她最在乎的人正等著她呢


來到了目的地的門前,金屬急遽碰撞產生聲響,拿著鑰匙的手有些顫抖,不過最後還是順利開啟了公寓的大門


一進門輕聲呼喚著戀人的名字


「繪里……妳在嗎?」


房內無人回應


她神色有些慌張,鞋子直接就甩放在玄關間


-不要……出事呀…


她快步來到了客廳,伸出頭來一看,還是沒人


「該不會人在醫院吧…」她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打算打開手機,按下經常撥打的那串號碼…


下一秒,一個腳步聲緩緩走出臥室房門,手中還拿著鈴聲作響的米白色手機


「那個…」她說話了


「繪里…妳不是說妳快死了…我才趕了過來…現在怎麼--」


「抱歉…」見到眼前之人如此焦急的神情,還有臉上掛著的黑眼圈,想必是為了她的著想徹夜未眠的結果,繪里看向遠處,覺得很不好意思


她的燒早就退了,身體好了大半------多虧桌上陳列的各種感冒藥和退燒貼布


「我吃了藥好多了……所以…那個…讓妳費心了……真對不起妳--」


話才剛結束,隨即就被對方環抱住,失措的繪里被海未出乎意料的這一撲,直直往地下倒,手機也掉到另一邊去了


「疼疼疼…妳在幹嘛-----」眨了眨眼看到的卻是身上被淚水所沾濕的衣襟,她當下啞然了


「好險……妳沒事…」她邊說邊啜泣,一顆顆碩大的眼淚不停沿著臉頰滑下


-真的是…敗給妳了


看著這一幕,她欣慰地笑了


自從一位叫做園田海未的人出現在她的世界,每一天,都過的很精彩


第一次見面時,是五年前的夏天,她的一句話使我開始有想要改變的念頭,後來也協助我,讓我接受了穗乃果的邀請,成為校園偶像


第二次見面時,是五年後的秋天,在我陷入谷底的時候,妳又牽著行李來到我家門口----那時還是個新人聲優,處處遭人欺壓,妳卻樂觀面對一切,漸漸的,我也開始被妳的那股熱情感染到,我也不在被以往的糾葛蒙蔽住視野


『謝謝妳』這份話語雖然單薄,但是,卻是濃縮了我千千萬萬種感激之情在裡頭



希望妳可以接受



03全新篇章


現在兩人的關係持續升溫,早已從好友的身分晉身到戀人的關係,在這之後,繪里就不讓海未另外做聲優之外的工作了


因為太辛苦了—她心疼海未每天早上跑去錄音,晚上又去超市當店員,雖然在業界,這是不爭的事實,在新人時期的他們,都得多打幾份工,才能勉強度日


但她自個兒慶幸海未能遇上她,不過有部分原因是希望有人可以每天處理-因她而起的-亂糟糟的房子


自從忙碌起來,也無心打掃家裡…至少還有在做洗衣曬衣的工作,偶爾一時興起還是會簡單料理一餐


對於自己變成了個家事廢人,她自個兒還有個理直氣壯的理由:由於她是個作家,隨時隨地都會突然靈感一來,也很快會因做其他事而忘掉—這是她最怕這件事發生,所以寧可整天待在電腦前,不願離開


而她現在正坐在餐桌前,小口輕酌著黑咖啡,在筆電前看似若有所思的樣子,實際上她的腦袋如同眼前那碟被她稍早清空的早餐餐盤一般,空白一片


她們兩人平時都有不少的互動,也許是相處久了,對於彼此的工作,雙方各自有共識---就是盡量不去干擾到對方的工作領域為前提


-----------然而有時也會出現特例


「看妳的樣子…難道是說遇到瓶頸了?」看著死定不動的繪里,坐在對面的海未放下了手中的配音稿,忍不住上前關切她


「嗯…」她卸下深褐色的眼鏡,揉一揉鼻樑兩側


「妳這是在寫新故事..嗎?」距離繪里前陣子完結的奇幻系列的輕小說f&f(fashion&fascination)也已過了三個月,而從她最近異常的忙碌行為來看,海未多少也推敲的出來她似乎有意要推出新系列的念頭


「是呀…不過我寫到第九章就稍微卡住了」


「是哪一個環節出現問題?」


「嘛~一時之間說不出來…」她聳聳肩,說道


海未手撐著頭看著毫無頭緒的繪里


以往都表現得十分自信,點子很多,一下筆就停不下來,也總是能準時交稿,而堪稱完美的她正陷入瓶頸什麼的---這還是難得看到的奇觀呢


-真是稀奇呢…對於一位700萬銷售量的人氣又高產的輕小說作家而言


於是她微微拾起馬克杯杯緣,啜飲著加了鮮奶的拿鐵咖啡


「那給我瞧瞧,說不定我能幫---」


「免了…這只是個粗略的草稿罷了」


「為什麼不讓我看一下“大神”的作品啊?」她伸手欲想將螢幕轉向她這邊,但是失敗了


繪里一個眼明手快把筆電舉到空中,不讓對方得逞


「好…結束!!」她趕緊闔上筆電,轉身走向書房,走沒幾步,她卻突然丟出了一個問題給了自家戀人…


「我說呀…我之前的作品…看過了?」她轉了一圈書房前的鍍金手把


「嗯…ㄧ我還反覆看了三遍了呢」


「是嗎…那…」聽到的是正面的回應,她的動作停了下來


「我寫的故事…如何?」


「……那是一個看了能讓人有所成長的物語呢!」


「所有的角色不管是正派還是反派都各自兼具特色和個人魅力,劇情不疾不徐的陳述,戰鬥方面張力十足---更能讓身為讀者的我不知不覺中帶入了角色」


「而其中的親情,友情,愛情的要素都掌握自如……」


「……總之,我非常喜歡呦」


剛從書房回來,看到了海未正對她露齒而笑,一個純真無邪的笑容倒映在她的清澈的瞳中…


頓時一股源源不絕的暖意湧上心頭,嘴角則是藏不住充斥內心的喜悅…勾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太好了


繪里情不自禁上前湊近去吻上了那個不知所措的、她所珍愛的藍髮戀人的額間




-好喜歡妳…真的…好喜歡妳




「話說…那個新故事--」


-算了


「不說了」


「嗯?為何不說了?」


「因為那是秘·密·」看著戀人一臉不解的神情,她則是用手指放在唇前,做了個噓聲的動作




-總有一天…妳會理解的……




終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