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恋爱就是你跑我追

作者:托塔索兲尪
更新时间:2017-12-07 17:12
点击:50
章节字数:81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车子一直向前,直到华灯初上,白影才开口给了个确切的目的地“回家”

当车子在白影门前停稳,白影下车顺便对秋言下了命令“上来”,秋言只好跟着白影上了楼。

进了家门白影便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径直走进浴室,水声也跟着响了起来。秋言不明所以的站在门口,她猜不透白影在想什么,更想不出白影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

水声戛然而止,白影裹着浴袍,湿着头发走出浴室,顺手扔给白影一套浴袍“去洗澡”

秋言看了看手里的浴袍,又看了看黑着脸的白影,白影只是重新强调了一遍“去洗澡”。

秋言叹了口气,拿着浴袍进了浴室,洗好出来的时候,白影已经不在客厅了,打开卧室的门,白影正呆呆的坐在床边。

“白影”秋言开口叫了白影的名字,白影偏着头瞥了一眼门口立着的秋言。

“为什么我不可以”白影缓缓走近秋言,声音低低的,而秋言没有回答,只是盯着白影冷漠的双眼。

“为什么我不可以,那个女人却可以吻你”白影的话瞬间击碎了秋言原本毫无破绽的表情,震惊写满了秋言的眼睛。

“为什么我不可以,那个女人却可以吻你,而且。。你还没有推开她”

“秋言,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白影的语气越来越冷,而秋言也听出来那话里隐藏着的心痛“白影。。”

“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无所谓了,因为现在。。。”白影缓缓贴近秋言的嘴唇,闭上了眼睛“我要你”

秋言瞪大了眼睛,和上次的偷吻不一样,这次白影的吻带着不容拒绝的占有和霸道,她推不开此时的白影,只能忍受着被白影扔到床上。

白影咬着秋言的唇,脑袋里都是傍晚时的画面。原本她是在办公室等秋言买咖啡回来,可秋言迟迟未归,白影就想去接秋言回来,顺便占个便宜。

可没想到下了楼,却看见秋言身子贴着墙,和一个女人接吻,那么久的一个吻,秋言都没有推开那个女人。

越想心里越火,她白影什么时候为了一个人这么落魄过,不带一丝尊严的追求秋言,而秋言对她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拒绝她的热情,为什么那个女人就可以。

“白影。。停下来。。”秋言身上的浴袍被白影扯掉扔到了一旁,名为理性的那根弦也快要被这个叫做白影的人弄断了,深深地恐惧感跟着爬上了秋言的心。可白影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攻要塞,并且狠狠践踏了秋言的骄傲。

终止了那可笑的追逐战,一夜欢歌,可白影并没有感觉到胜利的喜悦,回忆着昨晚的画面,她确定,秋言并不是第一次,而且。。。

顺着记忆,白影掀开了秋言身上的毛毯,秋言赤裸的身子立刻暴露在早晨略冷的空气中,若不是真的很累,这样的行为,敏感的秋言怎么可能不醒。

和白影的记忆一样,秋言平坦光洁的腹部确实有伤疤,而且这疤痕,像是些字母。

“b。。i。。t。。c。。h。。”白影念出了那些字母,跟着眉头紧皱起来“哼,是吗”

重新给秋言盖好毛毯,白影走进浴室,出来的时候秋言正呆坐在床上,神色恍惚。

“浴室空了”白影冷冷的擦着头发上的水,秋言听到白影的声音,呆呆的抬头看着白影,许久,慢慢的下床走进浴室。

白影敲了敲浴室的门“今天你不用去上班了,晚上我回来的时候要在这个家里看到你,不然。。”

白影没有接着说下去,等关门声响起,秋言的身子霎时软了下去,抱着头瘫坐在地上,花洒的水还在流,跟着流进嘴里留下的温热的液体,不知道会不会带着咸味。

诺大的办公桌后,白影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秋言身体的触感还那么清晰,让她一天都没办法集中精力工作。白影还在回味昨晚的热烈,却被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打断了思绪。

“什么事”白影语气依旧冷冷的,另一边似乎是门卫保安“白总,公司门口有个女人吵着要见秋秘书”

“告诉她秋秘书不在”一想起秋言和别的女人接吻,白影的心头就会翻起怒火,还带着一丝辛酸。

白影准备挂掉电话,可听筒传来的声音让她停下了动作。“小姐,你也听到了我们白总说的了,秋秘书不在”

“不可能!阿秋那种性格怎么可能会不上班!一定是她躲着不见我,你们都帮她骗我!”

一听到那个女人称呼秋言为阿秋,白影一下子警惕起来“保安室,带那个女人去会客室”

会客室里,白影抱臂骄傲的坐着,打量着对面的女人,并没有打扮的很招摇,长了一张清秀无害的脸,只是那双眼,总是在若有若无的勾人。

“小姐,不知道你找秋秘书有什么事”白影还算礼貌的问着,那女人冷笑一声,双腿交叠,点起一支烟“我找阿秋什么事有必要告诉你吗”

“这里禁止吸烟,请你熄灭你手里的烟”白影“善意”的提醒着,这女人看起来若不经风的,实际倒是挺厉害。女人不耐烦的掐掉烟,也不拐弯抹角“叫阿秋来见我”

“秋秘书今天身体不适请假了,确实不在公司”

“骗谁呢,昨天我见她的时候她可好的很呢,脸上还带着笑,今天就不舒服到不能上班?怎么可能”女人冷冷的回着,说话的语气让白影有些不悦,“你和秋秘书很熟?”

“反正比你熟,只知道让她工作的人。”女人白了一眼白影,似乎很不满意白影是秋言的老板这件事。

“算了,我走了,你回头告诉阿秋,就说林庶鱼来找过她,今天没见到她,我还会再来的”女人拿起一旁的包款款而去,白影盯着林庶鱼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白影回到家,秋言正呆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已经恢复了往日里的面无表情。白影冷冷的瞥了一眼秋言,径直去了卧室换衣服洗澡。没有搭理一直盯着自己的秋言。

“林庶鱼让我转告你,她今天来找你,没见到你,还会再来的”走进卧室休息之前,白影想起了今天的那个女人,丢下了一句话便休息去了,没有看到秋言猛然换上的惊恐的表情。

林庶鱼像是一道惊雷,突然而至,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的半个月都没有再出现过,而这半个月,白影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对待任何人都冷冰冰的,秋言根本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白总,您要的文件”秋言走进办公室,把文件放到白影面前,白影拿起文件放到一边,对秋言下了不容拒绝的命令“过来”

然而秋言并没有乖乖的走过去,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白影起身走向她“你怎么就不向我解释,那个林庶鱼,是什么人”

白影捕捉到了当秋言听到林庶鱼这个名字时表情的变动,这让她更不满意了“她似乎很了解你”

“告诉我,林庶鱼是谁”白影命令道,秋言只是自言自语着“林庶鱼。。”

没有等秋言整理好情绪,白影就把秋言丢到沙发上,攻城略地,“我不介意你声音再大一点,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秋言是我的女人了”白影在秋言的耳边冷笑,惹得秋言偏开头。

“我。。不是你。。的女人。。”

“你没有反驳的权利”

等温度降回室温,白影扯了几张抽纸擦了擦手,又丢给秋言一些卫生纸,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在办公桌后坐好“出去吧”

秋言清理好身体的异样,踉跄的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办公桌后的白影按住自己的心脏,闭上了眼睛“为什么一点都不开心”

从秋言第一次被白影按倒之后,秋言就被强迫留在白影家,住在客卧,要是放在以前,白影一定会缠在秋言身边,吵的秋言一个头两个大,然而现在,秋言习惯了沉默,白影亦是冷冷的。

冬天的感觉一天一天加深,下班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秋言放慢了车速,看着窗外不算很大的雪花“今年的第一场雪”

对于秋言的话,白影没有回答,并不是不想回答,只是她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秋言跟在她身边的第二年,同样也是初雪,秋言似乎很喜欢下雪,那天的初雪秋言显得很兴奋,第一次没有经过白影的同意,就把车子开到了郊区,在鲜有人烟的路上飙起了车,虽然那样的车速让白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但看到秋言那么开心,白影也就默许了。

去年整个冬天都没有下雪,今年的初雪,想必秋言也是很开心的吧。。

回到家中洗漱过后,白影走进秋言房间的时候,秋言正站在窗前看外面的雪,白影从背后抱住她,舌尖滑过秋言的脖颈。

“开心吗”白影轻轻的开口,语气比之前的冰冷要温和许多,只是与这话语同时动起来的,还有解开秋言睡衣的手。

秋言的睡衣被白影褪去,而她也被按在床上,秋言看着白影的眼睛,白影错开了秋言的视线,向下吻住了秋言不算丰满的胸。

只是一吻,白影没有再继续。似乎是因为下雪的缘故,四周异常的安静,静的秋言听到了白影心脏跳动的声音,听到了来自身体上那人眼泪滑落的声音,听到了那骄傲的心流血的声音。

白影坐了起来,散落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到表情,“我累了”说完起身离开,甚至连关门的声音都静静地。

赤裸着的秋言有些冷,只是刚刚那人留在她心口处的两滴热泪,却烫的她心口生疼。

秋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醒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有些失望,毕竟初雪一般都是很短的。

“我今晚不能送你回来,今晚我有事”秋言开车之前向白影说到,白影也只是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下班后秋言真的只是和白影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一个人待在家里,没有秋言的身影,也没有秋言的短信电话,这让她有些不满。

“你在哪里”尽管自己给自己做了很久的疏导,可最后白影还是没忍住给秋言发了个短信,短信基本算是秒回,是一个酒吧的地址。

白影开车到地址上的酒吧,推开门就看到在吧台趴着的秋言“秋言,你趴着干嘛呢”

“嗯??”秋言慢慢的抬起头,看得出来她眼神已经有些朦胧了,盯着白影看了许久,轻笑起来“啊,是你啊”

“你喝醉了?”白影皱了皱眉,她从没见过秋言喝酒,而秋言现在醉的不轻,她到底喝了多少。。

“嗯。。还好。。”秋言像个小孩子一样,枕着胳膊冲白影笑着,就像初雪后的阳光,明媚又不刺眼,让白影的心暖暖的化开来。

“你说的有事,就是来这儿喝酒吗”白影忍不住揉了揉秋言的头,秋言的头也轻轻蹭着白影的手心,长发在白影手心滑动,软软的。

“这间酒吧的老板是我的老朋友,她今天回国,我来找她”秋言眯着眼睛享受着白影的抚摸,老实的回答白影的问题“那你的朋友呢”

“那边好像出了些事,她去处理一下”秋言重新睁开眼睛,原本朦胧的眼神已经变得清明,神采奕奕,白影明白,秋言这是彻底喝醉了“呐,白影,要不要听我唱歌”

“嗯?”白影还没反应过来,秋言已经踉跄着走到了话筒前,拍了拍话筒,然后冲白影傻傻的笑了笑。音乐开始,是薛之谦的《下雨了》。

“偷偷的,下雨的时候月亮偷偷的。慢慢的,街上的人群慢慢安静了。我在想你,可以不必掩饰了。那雨会停的,就随你去了。”

“雨还在下你仔细听啊,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滴入你的心,告诉你我在想你”

这是白影第一次听秋言唱歌,甚至是白影第一次知道,原来秋言除了赛车,还有其他的爱好。

“唱的很好听吧”正在白影享受秋言的歌声时,一个声音传来,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个子不算很高的女人站在她身边,看着台上的秋言。

“你不知道吧,阿秋以前可是学校乐队的主唱呢,还有不少粉丝呢”女人继续说着,然后扭头朝白影笑了笑“你好,我叫周渝歌,是阿秋的朋友。”

“你好,我是。。”

“你是白影,我知道”周渝歌打断了白影的话,白影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白影”

“阿秋经常向我提起你,说你是个蛮不讲理,霸道傲娇的老板”

“霸道傲娇。。。”白影的眉毛跳了跳,周渝歌笑了起来“哈哈,霸道傲娇是我自己加的,因为听秋言对你的描述,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

虽说被莫名其妙的贴了标签,但白影不讨厌这个周渝歌,干净不做作,“那阿秋就是来找你的咯”

“对,我之前一直在旅行,难得回来一趟,过几天我就又要出发了,不然我也不会抢你和阿秋单独相处的时间啊”

白影刚想说什么,秋言的歌唱完了,台下响起了掌声,白影来着傻笑的秋言,跟着笑了起来,本以为秋言会就这样下台,可她却又握紧了话筒,喊了起来。

“白影!你个混蛋!你总是不经我同意就睡我!你知不知道!你!你。。你。。。”可是喊着喊着,秋言的声音越来越小,身子也跟着晃了起来,最后整个身子向后倒了下去,还好白影眼疾手快冲上台捞起了秋言的身子,才避免秋言的身子和地面的亲密接触。

酒吧单间里,秋言躺在沙发上安静的睡着,白影无奈的看着睡着的秋言,揉了揉眉心“这个白痴。。大庭广众之下。。都说了些什么啊。。”

“有什么的,反正都是说的事实啊,你哪次睡阿秋是经过她同意的”周渝歌把调好的酒推到白影面前,白影端起酒抿了一口,确实,周渝歌的话让她无法反驳。

“阿秋到底喝了多少酒,怎么会醉成这样”听完白影的话,周渝歌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酒杯“就是这么多酒,度数稍微比这个高一点”

白影呆呆的张着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阿秋不能喝酒,一点都不能喝”周渝歌无奈的耸了耸肩“上次不小心喝醉了,抱着我家的两只大金毛,和她们在狗窝里睡了一宿,拖都拖不出来。”

白影低下了头,轻笑着,她突然觉得,亏得她天天嚷嚷着喜欢秋言,可是却连秋言喜欢什么,擅长什么,害怕什么都不知道。

“我怎样。。才能让她喜欢上我。。之前我是强行做了一些事。。但是似乎适得其反了。。”白影盯着熟睡的秋言,喃喃道,周渝歌甩了甩胳膊放松着,悠闲道“适得其反倒没有,只是不要再继续那样冷冷的,做平常的自己就好”

“你和阿秋睡过了,那应该也看到她肚子上的那些疤了吧”周渝歌眼神睥睨,挑了挑眉,白影点了点头,等着周渝歌下面的话,而周渝歌也只是耸了耸肩说“没了”

“。。。。。。”

“啊,还有,林庶鱼这个名字,阿秋自己提起可以,你以后还是最好不要再提起这个名字了”

看白影又陷入了沉思,周渝歌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安啦安啦,给你我的联系方式,以后需要帮助尽管来找我”

第二天秋言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在白影的卧室,身子便像安了弹簧一样坐了起来,抱着脑袋回忆着昨晚的事,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她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呦,醒了?”白影推门进来时看到抱头冥想的秋言,就知道她肯定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秋言欲言又止,不知所措的样子让白影起了玩心“你昨晚大闹酒吧,说你喜欢我”

“不可能!”秋言矢口否认,不经思考的就否认了,这让白影有些伤心“你好歹思考一下再否认啊。。”

秋言低下了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盯着白影的眼睛“你没事了?”

“嗯,没事了,不闹了”白影搅着杯子里的牛奶,然后把牛奶递给了秋言,“之前那些事。。对不起。。”

秋言沉默了一阵,接过牛奶继续搅动着“你现在向我道歉,是希望我原谅你吗?”

白影低着头没有回答,而白影的沉默让秋言的眼神跟着手里牛奶的温度,一起冷了下去“如果是希望我原谅你的话,那就不必了,因为我不接受你的道歉”说完,秋言把牛奶放到床头柜上,起身穿好衣服离开了白影家。

听到关门的声音,白影无力的端起那杯冷了的牛奶,一饮而尽,只是那原本甘甜的牛奶,此时似乎掺杂了些许咸味。

秋言不去上班这件事,在白影的意料之内,只是当到了时间却没有看到和往常一样在门外接自己的秋言时,白影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抽了一下。

整整半个月,白影都在反思自己做的那些事,她的道歉,似乎真的有些不负责任,可她又怎么都找不到秋言,周渝歌也表示爱莫能助,白影第一次觉得自己输得这么彻底。

返回公司的路上,白影在一家咖啡厅里看到了一抹不算陌生的身影,不经思考便进了咖啡厅,坐到了那人对面。

“你好,还记得我吗”白影礼貌的打着招呼,对面的人脸上的惊讶很快便平淡下去,不屑的笑着“我怎么敢忘了白总呢”

点了杯咖啡,白影压着心里的怒火,保持着自己的修养“林小姐,上次你来我公司找秋秘书,你似乎和秋秘书很熟?”

林庶鱼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微微的抿一口“当然很熟,我们俩的关系不是你这种人能想得到的”白影不露痕迹的呼了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忍了林庶鱼的傲慢,握着咖啡杯不语。

“我和阿秋肌肤相亲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林庶鱼扭了扭身子,没有注意到对面的白影握咖啡杯的手又紧了紧“哦?那可不可以给我讲一讲你们的故事呢?”

“我没听错吧,白总居然对别人的私事感兴趣”林庶鱼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白影淡淡的笑了笑“偶尔了解一下员工的私生活有助于我了解员工的个性,更好的下达命令”

“哼,果然是个商人”林庶鱼喝了口咖啡,开始讲述“我大二的时候,认识了比我小一届的阿秋,她当时虽然也是挺冷淡的,不过当时的阿秋可是比现在可爱的多了”

“那为什么秋言现在变成了这样”白影静静地听着,对面的林庶鱼突然眼神里闪出了异样的光“因为她很可爱啊,而且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哭,所以我很想看她哭的样子”

“于是在她大四那年,我就把她抓来玩了一把,她的反应,真的是我玩过的所有女孩中最好的一个,明明害怕的要死,还在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林庶鱼说着说着,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手里的咖啡都洒了出来。

“那家伙哪怕看到我拿出小刀在她身上刻字,看着我手指从她下面抽出来时带着的血丝,都没有哭,啊~啊~真的,那反应,比之前的贱货不知道要优秀多少倍”

白影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成心疼,可林庶鱼并没有停下来“啊~好像再玩一次,从那次之后,阿秋就退学了,她说她再也不会回国了,没想到前一段时间我居然见到了她,于是就忍不住强吻了她,她的反应,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讨我欢心啊,被吓得浑身僵硬,却还是不掉一滴泪,啊~真的是~”

“够了!”白影拍案而起,双手因为愤怒而颤抖着,不只是因为林庶鱼的话而愤怒,还因为自己之前对秋言做的那些事。

“林小姐,我想我该告辞了”说完拿起身旁的手提包起身离开,走出去没几步,便又拐了回来,伸手给了林庶鱼一巴掌,顺便把自己没喝完的咖啡泼了林庶鱼一脸。

林庶鱼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刚准备说什么,便看到了白影想要杀人的眼神“我本来想继续保持我的修养,可现在我认为对你这种人,不用谈什么修养。我警告你,不准再靠近阿秋,不然,我绝对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离开咖啡厅,白影拨通了周渝歌的手机“我怎么才能见到阿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电话那头正悠闲散步在梧桐小路的周渝歌听到白影坚决又带着愤怒的语气,轻笑起来。

正躺在草坪上闭目养神的秋言拿起手机看刚收到的简讯“半个小时后给我在家门前迎接我!不然!我砍了你老家门前的那棵桃树!说到做到!”

看完短信的秋言眉毛跳了跳,起身赶往白影的家“周渝歌。。”秋言老家门前的那棵桃树是她父亲在她出生那一年种下的,后来她父亲去世,秋言便很是重视那棵桃树,这件事,也就只有周渝歌知道了。

白影开着车风风火火驶到秋言家时,秋言果然在门前等着她,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憔悴了许多。

想起最近秋言不接她电话,不回她短信,白影火气就上来了,原本要踩刹车的,结果一不小心踩成了油门,车子瞬间加速向前,当白影重新踩刹车后,秋言已经在地上躺着了。

秋言被送进了手术室,得知消息的周渝歌差点笑岔气“怪不得人家说女司机最恐怖”

“你还笑,我都快急死了,阿秋要是死了怎么办”白影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可周渝歌却依旧好心情“哎呀,安啦安啦,阿秋之前玩赛车的时候,出事故比你这还要严重的多都没事,这次阿秋也不会有事的,放心啦”

说话间,秋言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手术很成功,白影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秋言醒来时,看着在一旁红着眼的白影,眨了眨眼“你到底有多恨我,把我叫过去就开车撞我”

“不是不是!我只是错踩了油门。。。”白影慌忙解释,秋言叹了口气,微阖双眼“你叫我过去什么事”

“唔。。。没什么事。。”白影偏了偏头,她总不能说她把她叫过去,就是为了再一次强上她吧。。那样估计秋言就算瘸着腿,也会分分钟逃离她的视线范围。

“你先休息吧。。等你好了再说。。”白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不过她这次确实做错事了。

第二天白影一大早来到医院看望秋言,却只看到了空荡整洁的病床,惊愕中抓过病房里正在整理房间的护士质问起来“这个病房的病人呢!”

“她。。她昨晚连夜办理了出院手续就走了。。”小护士被白影吓到了,结巴的回答“她病没好,你们就同意她出院了?!”

“我们告知了她可能会有的危险,她也签了同意书,我们也没理由强留她啊。。。”

放开小护士,白影冲出医院,拨出了秋言的号码,只是那冰冷的语气让白影寒了心“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挂掉电话的白影瘫坐在路边,手机上显示周渝歌的来电时,白影立刻接起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周渝歌的话就让她的心彻底沉入谷底“影子,你知道阿秋去哪儿了吗!我今天打电话慰问,却通知我阿秋的号码是空号!。。。。影子?影子你在吗?喂?”

白影知道,这次秋言是真的离开了,不管她怎么威胁也不会再回来了。

没了秋言这个得力助手,白影的工作量多了很多,只是一年后,白影习惯了那样的工作量,也习惯了一个人工作,但她始终认为,还是有个贴身秘书比较好。

三年后的弗罗里达方程式大赛,白影朝一个带着头盔查看车子的人走去,站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语气轻快“喂,你愿不愿意跟我工作,我缺一个秘书”

那人的身影顿住了,许久才直起身,转身看着阳光下耀眼的白影,摘掉了头盔,甩了甩带着汗珠的短发,轻笑“好啊”

“哦对了,忘了说,我也缺一个女朋友,你顺便把我女朋友的位置填了吧”

“合同里可没说我需要同时满足你的私欲”

“做我的女朋友,福利高高的呦”

“什么福利?”

“我。。是你的。。”

“唔。。那我考虑考虑”


自此全文附上,希望我的弱受能获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