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暧昧的姿势

作者:饶吱吱
更新时间:2017-12-05 23:46
点击:36
章节字数:68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先坐着,我给你装杯水。”进门脱了鞋,林瑞珺招呼着曾思雅坐下,径直走向厨房装水,高米不见了,应该是回了房间。

“你房间哪个啊,我还不知道呢。”曾思雅靠在餐桌上撑着下巴问。

“纳,你右边头上那间。”林瑞珺端着水放在桌子上,向自己的房间抬了抬下巴,指明方向。

“上去看看?”

“行啊,你想看就看呗。”

两人上了楼,刚要开门看到高米出来了,往楼下走去,林瑞珺和高米对视了一下,又马上闪避开了,当她觉得不妥想和高米打招呼的时候,再抬头,发现高米已经下了楼,总感觉高米看着自己的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林瑞珺也没多想,进了房间。

“哎,你房间好小啊。”曾思雅走两步说到。

“已经挺不错的了,反正读研也不像大学那么闲,天天宅宿舍里,这个已经很好了。”林瑞珺靠在墙壁上看着走动的曾思雅。

“也对,环境的确很好。”

“嗯…”

曾思雅靠在窗户往外看了一会,随后转过头看着林瑞珺,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嗯…你和高米这么快就混熟啦,回来的时候看你们那么开心的样子。”曾思雅打破了寂静。

“还好吧…只是在开玩笑。”曾思雅的眼神很复杂,林瑞珺看不懂曾思雅这个眼神的意思,有些慌张避开这样的眼神。

“喂,你干啥呢,我又没说什么,你紧张什么,搞得像被我抓到你找小三了一样,真是的!”曾思雅明显感觉到林瑞珺避开了。

“卧槽,我可没说,你瞎想什么呢!”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嘛!”曾思雅搬了椅子坐在窗户边。

“切…”林瑞珺走到窗户边,靠着墙壁,看着窗外。

“你喜欢她吗?”

林瑞珺有些惊讶地看着曾思雅,思考不到一秒,就否定了,“当然不喜欢,我和她才认识几天啊,怎么可能。”

“如果之后,你喜欢上她了呢,你会追她吗?我还记得说过,你遇到喜欢的就会勇敢追求。”

“我说的是男生。”林瑞珺眼里暗淡无光,她不明白曾思雅这句话的意思,感觉又一次被抛弃了一样的感觉,即使很多次了,还是令她很难受。

“我感觉她很好。”曾思雅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林瑞珺。

“你就那么想我找别人吗?”林瑞珺有些生气。

没有回答,又是一阵沉默,避开了曾思雅的视线,林瑞珺看着窗外马路上的车流,明白了曾思雅到底在想什么,即使她没说。

“你恨我吗?”曾思雅站了起来,离林瑞珺更近了一点。

“不,不怨你。”林瑞珺轻轻摇了摇头。

“瑞珺,我知道你很难受,我的确对不起你,我…”

“好了别说了。”林瑞珺一只手捧着曾思雅的脸,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两人对视着,好像说着说不出口的话,气氛慢慢由尴尬变得有些暧昧又苦涩起来,像是马上要惜别的恋人一样,林瑞珺受不了了,怕自己抑制不住做一些出格的事,刚准备别过脸,曾思雅突然前进了一小步,按住林瑞珺的后脑勺,吻住了林瑞珺。

愣了一下,林瑞珺直接推开了曾思雅,“思雅!”

“…对不起。”曾思雅也有点慌神,扶着椅子,怯生生地道歉。

“你快回家吧,迟了不安全。”林瑞珺面露难色,转身准备开门,走向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曾思雅细声的哀求,“别赶我走。”

林瑞珺停下了搭在门锁上准备往下压的手,站在门前,眼里无尽的黑暗,无奈和心痛,背后的人上前几步,轻轻地环住自己,明明可以挣脱掉,可她不忍心甩开,重新转过身,曾思雅顺势把头埋进了林瑞珺的肩窝里,林瑞珺慢慢抚摸着曾思雅的头,“不赶你,但的确有点迟了,你早点回家吧,我很好的,你也看到了。”迟迟没有应答,林瑞珺默契的明白曾思雅还需要拥抱,没有再逼答,而是继续顺着她的头发抚摸着。

“嗯…”过了许久的感觉,曾思雅抬头揉了揉眼睛,林瑞珺看到她红肿的双眼,是刚哭过的表现。

“走吧,我送你下楼,帮你打辆车。”林瑞珺心痛地用大拇指擦拭着脸上还没干的眼泪,随后开了门站在门口等着曾思雅先出去,两人下了楼,看到高米在沙发上玩着手机,高米听到声响,看着两人走向门口问,“这就要走了吗?怎么不多坐一会。”

曾思雅低着头没有回答高米,林瑞珺转头微笑着说,“对啊,挺迟了,怕等等不安全,我下去送她一下。”说话间曾思雅已经出了门。

“嗯。”高米看着林瑞珺迅速穿上拖鞋,跟着出了门。

两人一言不发,一前一后地走着,快到马路边的时候,曾思雅停在了原地。

“瑞珺,其实今天的尴尬我们都预料到了,你说你不怨我,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是我对不起你的更多,但我爱你也是真的,你可能会觉得我很渣,明明不能接受你,还一直撩你,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走到超出朋友的关系,我也提醒过自己不能对你有出格的感情,还有出格的举动,可看到你,看到你,林瑞珺…”曾思雅转过身,看着身后的林瑞珺,眼泪再一次止不住地流下来。

“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是我的错,让你接受了我的感情,而我自己却不能接受你的感情,我一直害怕今天的到来,我在脑海里上演了无数遍今天的场景……”

曾思雅抽泣着,双手擦拭着脸颊,想止住泪水,“可我害怕失去你…”

“笨蛋…”林瑞珺把曾思雅抱进怀里,她也无数次上演着今天的场景,她也害怕失去怀里的人。

“都过去了,没关系的,真的,好好去爱吧,我也知道我们注定会走到今天,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你不会失去我的,我说过的我一直会在,就不会骗你,我只希望你开心幸福。”

怀里的人听到这句话抽泣声更大了,抱着林瑞珺的双手环地更紧了,像怕怀里的人消失了一样。

“我真的真的没关系,也真的不会不和你说话什么的,你尽管选你喜欢的生活,不管你选谁,我一直都在。”

“谢谢你瑞珺。”

“傻瓜…”林瑞珺笑着帮曾思雅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这是最后一次。'林瑞珺心里想着,两人牵着手,走到了路边的公交站等车。

“有的士。”林瑞珺招手拦住了车。

“路上小心,到家记得给我打电话。”林瑞珺弯腰和刚坐进车里的曾思雅说。

“好。”曾思雅吸了下鼻子。

“拜。”林瑞珺起身挥了挥手,看着车走远,林瑞珺坐到了公交站的座位上,往后一靠,靠到了广告板上,拿出口袋里的烟点燃,抽了一口,看着头顶上的遮挡物,慢慢吐出烟,烟雾挡在了眼前,就这么发呆着,再次回过神时,手里的烟已经烧完熄灭,林瑞珺想再抽一根,刚想点燃,又塞了回去,起身往家走,她不想满身烟味,让高米闻到。

回到家,看到高米依旧在沙发上,高米寻声抬头,“回来啦,你要先洗澡吗?”

“好啊。”林瑞珺笑笑了应答着,随后上楼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洗完澡出来,林瑞珺看了看楼下,高米不在,应该是回房了。

回到房间,林瑞珺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无奈又烦躁,转头看向房间角落,看到了自己的吉他,想了想自己自从那年告白失败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弹吉他了,今天曾思雅的到来,也算是真正的让自己解脱了,给这段感情画个句号吧,这么想着,林瑞珺拿起吉他下了楼,然后搬了张凳子坐在阳台外。

拿出放在包里的吉他,发现吉他弦已经生了一些锈迹,调了音,练练了有些生硬的手指,林瑞珺慢慢找回曾经弹吉他的感觉。

“致爱丽丝”高米的声音。

林瑞珺听到声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见穿着睡衣的高米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对啊,很久没弹了,只想起这首简单曲子的练练手,你也弹吉他?”

高米摇了摇头,走进来靠在栏杆上面对着林瑞珺,“不是,我是学的钢琴,吉他一点也不会呢。”

“是嘛,那有机会要听高美女弹弹钢琴。”林瑞珺低头继续弹奏着,吉他声伴随着马路旁的车流鸣唱着。

“你这吉他怎么磕碰这么严重啊。”高米看到了吉他角丑陋的磕碰。

“哈哈,这个啊,我自己砸的。”林瑞珺没有停止弹奏,低头看了一眼应答着。

“哦?”

“我和我喜欢的那个人告白的时候,就是弹着吉他告白的,那时候我以为她也喜欢我,结果当我告白完,她和我说,她有喜欢的人了,不是我,哎呀我老伤心了,就掉地板磕到了,好巧不巧地上有个石头,就磕成这样了。”林瑞珺很平淡地阐述着,语气有些玩味,像是在说别人身上的事一样。

“是那个你无法拒绝的人吗?”

“是啊,我还记得是万圣节的时候呢,想想都快三年前的事了,我也快三年没碰这把吉他了。”林瑞珺停止弹奏,把吉他放平在大腿上,抚摸着琴身和磕碰的角。

“那你也是很辛苦啊。”

“嗯?怎么说?”林瑞珺抬头看着高米。

“知道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三年了,还没办法拒绝继续当他的朋友。”

“是啊,我这个性格,就是很奇怪,对喜欢的人狠不下心,想着将就着就这样也挺好,然后发现会折磨着自己,想放弃,又狠不下心,如此循环反复。”林瑞珺有些无奈地笑笑。

“他一定是个很优秀的男生吧?”

林瑞珺停顿了一下,看着高米,“怎么说呢,她完全就是个小屁孩,很幼稚,还是个爱哭鬼,动不动就掉眼泪,经常笨手笨脚的,还是个懒虫,她有一堆缺点,我都知道,有时候会令人烦躁生气,可我就是离不开她。”

“你照着偶像剧台词念的吧,看你一脸宠溺的样子,要不是你坐在我面前,我还以为是个男的在说他女朋友呢,你那喜欢的人性格怎么那么娘啊,他不会是个gay吧?”高米一脸疑惑的样子。

“直的直的,不是gay,哈哈我这句话是在偶像剧基础上说出来的,但都是实话啊,我以前也觉得我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也不信这种话,可现在我自己喜欢上了这么个人,才知道都是真的,你喜欢,就是可以包容她所有缺点,完全没下限这种东西。”

“你那么喜欢他,他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吗?”高米疑惑地侧着头。

“有啊,其实她也喜欢我,但她无法接受我们在一起。”林瑞珺看着高米的眼睛,十分认真。

“嗯?他竟然是喜欢你的!那有什么无法接受的呢?你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父母不同意?”

“嗯…差不多吧,父母不同意是一点,总之就是无法在一起。”

“哎…没事,总会有能接受你的公公婆婆的,别难过。”高米轻叹一口气。

“没事,这都快三年了,再放不下的感情,现在也平淡多了,我的确还是有点难过,但无法改变了,我们也曾经尝试过,但路途艰辛,我没勇气,她也没勇气走下去,还是这样就好。”林瑞珺低下头不想让高米看到自己的失落。

“……”高米眼神复杂看着低头抚摸着吉他的林瑞珺没有说话。

“谢谢你哦,又听我这里讲这些让人不开心的话题了。”

“哇你咋又开始感谢了,老样子啊,要报答我,就唱首歌呗。”高米笑着看着林瑞珺,好像早就想这么说似的。

“嗯…你确定?我可是死亡歌姬。”林瑞珺有些害羞地询问着高米。

“哈哈哈,是吗,那让我看看你死亡歌姬的厉害呗?”

“真要听?”

“嗯。”

“行吧,让我想想,我还记得哪些曲子。”林瑞珺低头回想着,胡乱拨弄着琴弦,过了一会看着高米问,“你听过《安和桥》吗?”

“听过”高米点了点头。

“这是我大学的时候很喜欢的一首歌,就学的很熟,现在只能想起这首了,本来还想弹欢快一点的,但都记不起来了。”想到要弹唱给高米听,林瑞珺越发地害羞,不自觉地捏了捏鼻子。

“别害羞,反正就我一个听众。”高米看出了林瑞珺害羞的神情,安慰着。

林瑞珺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呼出,随后开始弹唱。

(music~)

让我再看你一眼

从南到北

像是被五环路

蒙住的双眼

请你在讲一遍关于那天

……

吉他声和歌声在狭小的阳台响起,高米看着认真弹唱的林瑞珺,眼睛里闪烁着看不懂的东西,她慢慢地随林瑞珺打着节拍,轻声哼唱着。

一曲终了,林瑞珺微微叹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太大的失误,算是流畅地弹奏完,有些害羞地抬头看着高米,发现高米用自己看不懂的眼神看着自己,'这是什么眼神?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林瑞珺心里想着,没有问出来。

“明明很棒啊,你又不是音乐专业的,能唱成这样,真的很棒了。”高米笑着,毫不遮掩地夸赞着林瑞珺。

“谢谢。”得到夸赞,林瑞珺高兴地用手掌上下摩擦着琴弦,发出声响,像是给自己鼓掌一样。

“有机会还要听哦。”高米看林瑞珺笑的灿烂,也笑了起来。

“行,等我多练练再来。”林瑞珺快速地弹奏出歌曲结尾。

“其实我以前听过你弹这首歌。”

“嗯?你哪里听到的。”

“你参加你们院比赛的时候,我刚好在。”

“不是吧,怎么感觉你经常看到我的样子,我都从来不知道你。”

“哈哈都是巧合,之后也没怎么碰见你了。”高米撩了撩头发,继续说道,“我也是那天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莫名其妙也很喜欢呢。”

“是嘛,我自己也忘记为什么喜欢这首歌了。”林瑞珺把吉他放在椅子上,走到高米身边,靠着栏杆,头向后仰,看着倒立的世界。

“有时候就会这样吧,眼缘这个叫,或者叫一见钟情。”高米顿了一下似乎在等林瑞珺的回应,但并没有回应,高米转到了下个话题,“对了后天就开学了,你有准备吗?”

“没有啊,需要什么准备吗?啊,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你们那个院领导,就是拿我论文一直夸的那个,不会是张副院长吧?高高瘦瘦的的,戴着个黑框眼镜的那个?”林瑞珺仰回头问。

“是啊,你认识?”

“认识啊…他是我姨丈…我刚刚才想起来,他好像就是你们院的。”

“哈??原来是亲戚之间的炫耀啊哈哈哈。”高米恍然大悟突然大笑起来。

“屁哦,明明是我很优秀好吗!我在学校期间都没和他联系过,就过年的时候拜个年,他是过年的时候一直夸我,但我以为只是过年说个好话,谁知道他会炫耀到你们学院去啊。”

“好好好,你明明就是个自恋鬼!”

“切,我可不谦虚。”林瑞珺嘴上说着不谦虚,但还是有些害羞地捏捏鼻子。

“你这个习惯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嗯?”林瑞珺不知道高米说的是什么。

“害羞紧张就捏鼻子的习惯。”高米学着林瑞珺捏了捏自己的鼻子。

“…哪…哪有”林瑞珺像是被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突然语无伦次起来,“哎,真是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

“哈哈,你真可爱。”高米把头发撩到耳后,眼神里全是宠溺。

“哇,我竟然从比我可爱的女生嘴里听到这话,总感觉怪怪的啊!这句话真应该我说,小矮子。”林瑞珺一只手在高米头顶前后比划着,证实小矮子的事实。

“矮子就是可爱吗!而且你也没很高好吗!”高米有些不服气,站直了身体,侧身靠近面对着林瑞珺,在自己头顶上比划,想证实自己并没有矮多少。

林瑞珺看着离自己半个手臂的高米,能清楚看到她的眼睛,很漂亮的棕色瞳孔,睫毛好长,忽闪忽闪的,林瑞珺的视线控制不住地下移,刚想心里夸夸嘴型也好看,却看到了,不该看到了的浑圆,'太暴露了!没有内衣遮挡,能看到一半!很白很嫩的样子。'林瑞珺心里想着,心跳不自觉加快,耳朵也迅速红了,让林瑞珺感到烧灼感,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

“……小矮子别比了,我目测你也就一米六最多,我可是171的人,十厘米了呢!”林瑞珺赶紧移开视线看着矮自己半个头的人的额头,她甚至不敢看高米的眼睛。

“162.5好吗!”高米咬着下唇退后了半步,十分不服气的语气。

“没差,还是160的小矮子米。”林瑞珺别过脸顺势摸了摸耳朵,已经没有那么烧了,脸也没那么烫,外面这么黑应该也发现不了,幸好没有绑头发,心里偷偷舒了口气。

“这什么外号啊!我要打人了!大家都是一米多的人你有什么好嘲笑我的!”高米边说着,边轻轻跳起勾住林瑞珺的脖子,手臂一用力,林瑞珺自然而然地半弯下脖子,高米另一只手握拳在林瑞珺头上旋转着。

“疼疼疼疼疼……别,脖子要断了矮子米!”林瑞珺挣扎着,想挣脱开,但没想到高米力气不小。

“你还换外号了!看来你是没疼够!”高米更用力地扣住林瑞珺的脖子,另一只手放弃握拳蹂躏,转而开始挠林瑞珺的肚子。

“哈哈哈哈哈!别我真的错了!你不矮你不矮,我最矮!”林瑞珺受不了挠痒,夏天睡衣本来就轻薄,和直接挠在皮肤上差不多,这可让林瑞珺承受不来,一直挣扎着往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无路可走了。见实在挣扎不开,林瑞珺直接快速地往后倒想坐到地上更好地挣扎开,没想到高米勾的紧紧的,随林瑞珺一起倒下,正好倒在林瑞珺的怀里。

倒下的途中林瑞珺看到高米的头马上要撞到墙壁上了,林瑞珺眼疾手快,用手挡在高米头上,“砰”

“嘶…”林瑞珺发出蚊子声一般的声音,但还是被高米听到了。

“疼吗?”刚倒下,高米迅速抬起头查看着自己头顶上的手,对着破皮的伤口吹了吹。

“没事…”林瑞珺的背也撞到了墙壁,揉了揉背,侧头看向高米,途中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高米,两颗浑圆裸露地更明显了,再向下看,好巧不巧,高米的膝盖刚好顶到不可描述的地方,林瑞珺没看到之前还没感觉,看到之后心跳加速的厉害,刚凉下去的耳朵又开始烧灼起来。'天啊我在想什么!这姿势也太暧昧了吧!高米没有发现吗!'

“这都破皮了呢。”高米全然不知身下人的反应,也没意识到现在两人暧昧的姿势,半坐起身子,这一动可了不得。

“嗯…”林瑞珺身体微微一抖,理智驱使着她迅速起身,顺带把高米也拉了起来。

“嗯?怎么了?”高米被迅速拉起有些不知所措。

林瑞珺马上退后了两步,“没…没事,差不多要回房睡觉了,明天我还得早起呢。”林瑞珺不敢看高米,她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的和变了个人种似的,只能拿起吉他迅速逃跑。

“我压到你哪了吗?等等啊!你手得消个毒!”高米看着急匆匆进房的人,大步追赶着。

“这点小伤,没事的,哎呀我电话响了,我回房间接电话了,你也快睡吧,晚安。”林瑞珺已经跑到楼梯的一半了。

“晚安…”

关了门,林瑞珺倒在床上,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直到自己的心跳不再剧烈跳动,耳朵也不再有烧灼感,才坐了起来。

坐起来没一会,脑海中又浮现了刚刚的场景,又是一片红云飘过,'天啊!林瑞珺你疯了吗!是个女的你就心跳成这样了?你挺喜欢高米只能停留在朋友的喜欢啊。'

“哎…”林瑞珺叹了口气,重新倒回床上,'算了算了,肯定不会发展成那样的,人家一点想法都没有的,你可别想太多,等等造成别人的困扰啊。'

就这么想着,思绪越飘越远,眼中的灯光也开始慢慢飘渺起来,夜晚的演唱会还在继续着。

To be continued.


你信一见钟情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