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

作者:若你也不懂
更新时间:2017-12-05 23:40
点击:69
章节字数:79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呆毛蜡烛:小徒儿,你现在在Z市吧


冰蓝薄荷:嗯嗯,师傅,怎么问起这个呀?


呆毛蜡烛:为师前几天不是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嘛?


冰蓝薄荷:是啊.....


冰蓝薄荷:等等!难道师傅你!


呆毛蜡烛:对啊,我现在在候机室,准备去Z市见你,待会我把航班号发你


呆毛蜡烛:小徒儿你就洗干净你自己,准备被为师扑倒吧!


冰蓝薄荷:等等师傅!


呆毛蜡烛:怎么?你不想被我扑倒?


冰蓝薄荷:不是的师傅


呆毛蜡烛:那就是想被我扑倒了


冰蓝薄荷:不是扑不扑倒的问题啊师傅


呆毛蜡烛:嗯?


冰蓝薄荷:这太突然了,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呆毛蜡烛:小徒儿你这反应,似乎惊吓多过惊喜


冰蓝薄荷:师傅,如果我突然告诉你我在L市的话,你也会很吃惊的吧


呆毛蜡烛:不,我会扑倒你


冰蓝薄荷:......


冰蓝薄荷:师傅,你先听我说


呆毛蜡烛: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就快登机了


呆毛蜡烛:记得过来接我


呆毛蜡烛:下了,拜,mua


冰蓝薄荷:师傅......




乐正绫嘴角翘起,旁边的美人痣也跟着移位。手指在屏幕上点几下,把航班号发给了屏幕对面的人。


乐正绫就这样神采飞扬的拉着行李箱走去登机。


言小徒儿你就等着为师来扑倒你吧hhhhhhhh




“唉......这小丫头,说风就是雨啊。”另一头,言和无奈地看着她小师傅发过来的航班号,深深叹了口气。


“阿静,帮我向人事那边请个假,这三天......不,把我攒的年假一次性都用了,这阵子我都不上班了。”言和吩咐她的秘书后,便瘫在椅子上。


反正最近都没有什么大项目,偶尔一次不负责任一下,貌似也挺爽。


“啊?”小秘书难得懵逼一次,难得言和会自己给自己放假。


“好的言经理。”肯定有大事发生,小秘书暗暗猜测。




请完假,言和回家一趟,换了身休闲装,显得没有那么严肃正经,然后去机场迎接她的小师傅。


言和一想到待会就可以见到她的小师傅,心情舒畅了很多。


就是不知道她的小师傅见到她时会不会生气。


毕竟小师傅一直以为她是比她小的男孩子啊。




言和对网游不感兴趣,奈何禁不住她表妹天天安利,玩起了表妹的安利网游——《剑侠奇缘三》,的隔壁,《天涯明月刀》。


言和就是这么一个怪表姐。


言和想起她玩天刀的原因就发笑起来。


要是表妹当初向她安利的是天刀,估计言和就会去玩剑三了。


也不会遇到她的可爱小师傅了。




言和和乐正绫初识于网游《天涯明月刀》。


言和玩的是男号太白,职业是文士;乐正绫玩的是天香(天香只有女号),职业是乐伶,十足的奶妈。




天刀里有一个日常任务,叫钱王令。


而做钱王令,要组一个五人队伍。


就这样,为了做任务的风景党言和小白就加入了一个临时队伍。


自然,因为言和没有经验,害的任务很久才完成。


队里就有人对言和不满了,因为是临时队伍,谁也不认识谁,于是开始破口大骂。


言和看着屏幕上的秽语,一脸冷漠,正准备申请退出队伍时,一个叫“呆毛蜡烛”为她说话了。




呆毛蜡烛:你们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吗?看他表现很有可能是一个新人啊


拿着手机当令箭:呸,既然是新人那就不要出来拖后腿啊


点灯:新人就好好和新人抱团玩


呆毛蜡烛:拜托,谁不是新人过来的,你们这样是给天刀招黑!


有人@了你:这就是招黑了?你也太玻璃心了吧。事实上,是他拖了我们后腿,既然是拖了后腿,我们为什么不能说?


拿着手机当令箭:就是


呆毛蜡烛:就算是这样你们也没有必要说的这么难听啊


点灯:嘴在我身上,我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辣鸡


有人@了你:既然是新人就好好练练再出来,别tm丢人


【队长点灯已解散队伍】




一场骂战就这么结束了。


言和加了“呆毛蜡烛”,准备说声谢谢。


刚刚做任务也是“呆毛蜡烛”告诉她怎么做的。




冰蓝薄荷:谢谢你帮了我两次


呆毛蜡烛:没事


呆毛蜡烛:也是他们说话太难听了


呆毛蜡烛:你怎么不反驳一下


呆毛蜡烛:你是新人吧?


冰蓝薄荷:对,前不久才开始玩


呆毛蜡烛:怪不得


冰蓝薄荷:其实他们也说的没有错,我应该做点攻略再来


呆毛蜡烛:拜托,这又不是什么通关游戏,做什么攻略,谁没有第一次


呆毛蜡烛:玩着玩着就熟了


冰蓝薄荷:哦,也是


呆毛蜡烛:噗


冰蓝薄荷:怎么了?


呆毛蜡烛:突然觉得你很可爱


冰蓝薄荷:啊?


呆毛蜡烛:我说的不对?


冰蓝薄荷:没有


呆毛蜡烛:哈哈


呆毛蜡烛:你没有师傅哎


呆毛蜡烛:不如我做你师傅吧?


呆毛蜡烛:我带你,怎么样?


冰蓝薄荷:......


冰蓝薄荷:好啊,师傅


呆毛蜡烛:2333333,小徒儿真上手


冰蓝薄荷:小?


呆毛蜡烛:对啊,我觉得小徒儿你应该是那种呆萌呆萌的小可爱


冰蓝薄荷:......对啊




将近三十岁的阿姨被一个看起来是高中生叫小徒儿......


怎么看怎么怪.....


言和却觉得略有趣。




就这样,“呆毛蜡烛”就成了言和的师傅。


时间一长,她们就微博互粉了。  


时间一长,她们就互加了QQ和微信。


时间一长,她们就互相给对方淘宝买东西。


时间一长,两年就这么过去了。




这段时间里,乐正绫一直把言和当做是比她小的男孩子,因为言和对这些网络世界一窍不通。乐正绫还在感慨世上怎么还有如此纯洁的汉子。对“他”处处关怀有加,过足了姐姐瘾。


实际是言和一向沉迷工作,无法自拔。而言和也没有傻到去反驳。两人愈发暧昧,但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乐正绫觉得言和还小,就没有捅破。但相处下来发现言和比她想象的成熟,乐正绫控制不了心中的猥琐之力,开始有意无意的捅破窗户纸。


而言和是觉得乐正绫是真·小姑娘,看着就快溢出屏幕的爱意,终究还是一一挡了回去。




眼看暑假就快结束了,乐正绫拿着打工的钱,加上攒了许久的钱,终于耐不住,瞒着言和买了机票飞去Z市。


她怕自己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言和坐在机场大厅,手指忍不住轻敲扶手,心中忐忑的等着乐正绫的到来。


怎么像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


言和暗骂自己,发了条信息出去。




冰蓝薄荷:师傅,你到了没有?


呆毛蜡烛:小徒儿你掐的真准,我刚刚下飞机!


言和看了看机场上大屏幕,笑了笑,继续回她。


冰蓝薄荷:师傅,那个.....




乐正绫不满地看着手机,这小徒儿怎么一听到她来了就一直支支吾吾的,又什么见不得人的。


乐正绫想了一想,决定发语音,“言小和你怎么这么婆妈。”




还不是怕你见到我会失望嘛。


冰蓝薄荷:师傅,我可能,长得不是你心中的那样......




乐正绫一看,顿时明了,干脆找个位置坐下来,继续语音,“没关系的,小徒儿,你就长得难看师傅也不会嫌弃你的。”


乐正绫决定,就算她的言小和长得多不如人意她都不会嫌弃的。


这,就是爱的力量。




言和听着语音,皱起了眉头。


师傅我长得不难看,我还很好看啊......


算了,谎话总有被戳破的一天,言和打了电话过去。




看着屏幕上“蠢徒儿”的来电,乐正绫吓到手机都快掉了。


虽然她们彼此知道对方的号码,但却从来也没有打过,只限于短信交流。


微信、QQ语音也只是她自己一个人说。


可以说乐正绫从来没有听过言和的声音。




乐正绫随即接了起来。


“师傅?”一道十分中性又清脆的声音。


乐正绫心下一喜,这小徒儿的声音好成熟啊,拖长尾音回道,“小徒儿——”




言和不自觉握紧手机,“师傅你在哪,我过去接你。”


乐正绫报了坐标,翘起脚,喜滋滋地等着言和来。


又觉得翘起脚不文明,赶紧放下脚,双手放在膝盖上,小学生一样坐着。




言和很快就找到了位置,并且一眼就认出她的小师傅,却停在不远处坐了下来,像个偷窥狂一样看着乐正绫。


言和的手机震了一下,是乐正绫发的。


呆毛蜡烛:小徒儿?




言和叹了一口气,迈着大长腿走过去。


乐正绫被一片阴影覆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高高瘦瘦,长相十分帅气的人站着她面前,微笑地看着她。


乐正绫下意识的报以微笑回应。


长得这么帅肯定是女孩子。


等等,乐正绫心里浮出了不详的预感。




“师傅。”眼前的大姐姐温和着说道。


乐正绫:“???”和电话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说好的呆萌小徒儿呢。


怎么就成了温柔大姐姐?




言和接过乐正绫的行李箱,“走吧师傅。你饿吗?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乐正绫一脸懵逼,“好。”


言和擦了擦右手上的汗,拉过乐正绫的手,“师傅走吧。”


乐正绫看着她和她的小徒儿两手交握,嘴张了张,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安静地被她拉着走。




两人来到一间甜品店。


本来言和想直接带乐正绫去吃饭的,但想了想现在才三点多,吃晚餐显然略早,于是便带了小师傅去她常去的甜品店。




“黑森林怎么样?我记得你喜欢吃,而且这里的老板特别擅长做黑森林。”言和推荐道。


“行。”乐正绫还在努力消化她的小徒儿是一个大姐姐这个事实。


“那就来两份黑森林,一杯黑咖啡,一杯老板娘特制的小奶茶。”言和神情柔和的对侍应生说道。


“好的哟,言姐姐。”适应生甜甜地回应。


乐正绫看着言和笑得这么温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小徒儿当着她师傅的面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怎么办?




“怎么了,师傅?”言和看她小师傅脸色不怎么好,关切问道。


“没事。”乐正绫否定心里的吃醋行为,“那个,小......咳,言,言和啊。”


“嗯?怎么了师傅?”言和望着她。




乐正绫听着她一口一个师傅,有点尴尬。


之前以为言和是个可爱呆萌的小弟弟,才收“他”当徒弟的,让“他”叫自己作师傅的。但现在知道言和是个成熟温柔的大姐姐,从她嘴里听到“师傅”这两个字,实在是蜜汁尴尬。


反之,自己对着她也叫不出“小徒儿”这个称呼。


不过,既然言和是女的话,那么她来这里的理由是不是......




“你就别叫我师傅了。“乐正绫小声的说了出来。


言和明白个中原因,但还是假装不解的问,“为什么?”


“嗯,就是......”乐正绫不好意思的说出来。


总不可能说看着一个大姐姐叫她一个黄毛小丫头作师傅自己心里十分别扭吧。


“唔.....”乐正绫支支吾吾。




“哟,两位好,这是你们点的东西。”一道温柔的声音解救了乐正绫。


“难得清弦亲自为我端东西啊。”言和显然和这位“清弦”很熟悉。


“哎,不是为你,你别自恋。心华说你带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过来,我当然要看看是哪位可爱的小姑娘了。”墨清弦看着乐正绫,向她抛了一个媚眼。


乐正绫看着又一位大姐姐,而且还向她抛了一个媚眼,耳朵红了起来,低下头,害羞的不说话。 


言和看着乐正绫脸红的样子,和网络上傲娇的形象完全不同,感觉略新鲜。


“小姑娘还害羞了啊。”墨清弦不打算放过乐正绫。


“行了,清弦,我向你介绍。这位是我朋友,乐正绫。小......”言和顿了下,改口道,“阿绫,这位就是这甜品店的老板娘,墨清弦。“


“小阿绫,这称呼够可以的啊。”墨清弦调侃道。


乐正绫刚刚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


“行了行了,清弦,赶紧去伺候其他人吧。”言和看她小师傅又害羞了,开口说道。


“行,回见,小,阿绫。”墨清弦还不忘调戏一下乐正绫。


“回,回见,清弦姐。”乐正绫抬起头,不敢直视墨清弦,只是紧紧盯着黑森林,结结巴巴说道。


“噗。”墨清弦这下真笑了出来,看着言和说道,“心华说的没错,果然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谢谢夸奖。”言和挑了挑眉。




被墨清弦一闹,两人间的尴尬气氛少了很多。


言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看着乐正绫。


乐正绫表示很紧张。




“那个,言和啊。”乐正绫开口了,手里拿着叉子,一叉一叉地插着蛋糕。


“嗯?”言和端起咖啡。


“你真的是女孩子吗?”乐正绫鼓足勇气,问了出来。


“咳咳咳。”言和防不胜防,被噎到了。


言和自知理亏,“是的。”


“你这是骗婚啊。”乐正绫再次口出惊言。


言和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还想和我结婚?”


这次轮到乐正绫被噎到了。


“才,才没有。”乐正绫解释道。


言和虽然知道乐正绫会说什么,但听到回答还失落了。




言和看着被乐正绫插成蜂窝的蛋糕,把两人的蛋糕互换下,说道,”先吃蛋糕吧,吃完蛋糕再说。”


乐正绫还没有来得及制止,言和已经开吃她那块“蜂巢蛋糕”了。


乐正绫吃着蛋糕,心里更不是滋味。




吃完蛋糕,言和送了乐正绫回酒店,然后又陪她吃了晚餐,之后言和才回自己家。


这一路下来两人都没有说什么话。


谁也不愿先提起。




临走前,言和不忘叮嘱乐正绫,“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


“唔......”乐正绫闷闷不乐地回答道。


言和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了晚安就走了。




乐正绫躺在床上,回想起刚刚的事情,心里酸酸的。


这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一样。




乐正绫打开微博,私信大V,聚集众人智慧。


“和小徒儿面积,发现相处两年多的男徒儿竟然是大姐姐”


很快,大V把私信内容发了出去,里面乐正绫简略写了这两年和言和相处过程,详细写了今天的见面过程。


微博一出,各网友纷纷回复,乐正绫看了看热评的几个内容。


“果然啊.....”




萌战什么的狗带吧:洞主这是明显被包养了啊,还是一位大御姐!


我才不要去小黑屋:为什么我玩网游就没有大姐姐!


小姐姐要风油精嘛:性别不同,如何恋爱。洞主赶紧做好被大姐姐扑倒的准备吧


一二三四六七八:这明显是为天刀打广告!看透了!


别说话张开腿:求甜品店具体地址!


......




但还是有些着调的评论。


搞事,搞事,搞事:如果洞主不喜欢大姐姐就和她说清楚吧,免得耽误自己和他人


人人为我我为天依:洞主要好好想清楚。看样子大姐姐心里也不好过


如果隐藏版是老V我就手劈榴莲:大姐姐这是骗子吗?洞主,大姐姐有没有在你来之前有没有试图说清楚。我就是在我女朋友来之前说清楚的,现在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我是女的


......




乐正绫看着各种各样的评论,心里隐隐约约有了答案,于是关掉手机,先睡一觉。




等乐正绫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十点了。


乐正绫打开手机,收到一条言和的短信。


蠢徒儿:醒了吗?


看一看发送时间,早上八点半。


乐正绫赶紧给言和打电话。




“言和.....”


“醒了?”言和听着乐正绫还带着迷糊的声音,笑问道。


乐正绫听着言和隐隐约约地笑着,觉得略苏,“嗯。”


“那你先洗漱一下,我现在就上去。”


“好。”乐正绫挂了电话。




等等,现在上来?


难道她一直在楼下等?


乐正绫心里惊讶,觉得再也不能拖了,一定要清楚。


乐正绫刚刚收拾好自己,敲门声就响起了。


“等等,就来。”乐正绫知道这是言和。


果然,乐正绫一开门,言和就笔直地站在门前,面带微笑。


乐正绫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不过还是话要说清楚,不要耽误自己和他人。




接下来这两天,言和带乐正绫去了不同地方,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好不惬意。


乐正绫舍不得提。


言和发现她的小情绪,也没有提。




言和送乐正绫去机场,结果半路堵车。


乐正绫着急起来,万一误点怎么办?


言和安慰她,“没关系,迟了我们买下一班的。”


乐正绫:“......”


乐正绫发现她自己真的被包养起来了。




言和轻敲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阿绫。”


“啊?”乐正绫望向她。


“对不起。”言和依旧盯着前方。


“......没事的。”乐正绫扭过头,看向车外。


“如果我早说清楚,那你就不用来了。浪费你打工赚来的钱。”言和谈起这件事,没有了之前的气势,她总觉得是她骗了乐正绫。


“没事的。”乐正绫淡淡地说。


“我会把钱还你的。”言和觉得要为这付出责任。


“不用。”乐正绫拒绝了。


“你还是学生。”


“我说了不用!”乐正绫忍不住大吼了出来,眼泪也掉了下来。


言和听到乐正绫的哭泣声,连忙掉头,“你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


“我喜欢!”乐正绫知道自己情绪来的很突然。


“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骗了你。”言和拿出纸巾,轻轻地擦去乐正绫的眼泪。


乐正绫还是哭泣着。


“我也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孩子突然变成了女的,谁也接受不了。”言和叹了口气。


乐正绫大力摇头。


“我知道你还小。”言和看着乐正绫哭成这样,心下不忍,“就这样,好吗?”




言和明白,她什么都明白。


言和不是不知道这两天乐正绫的态度,只是,她还小。


言和已经快三十岁了。乐正绫还年轻。


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去玩什么网游的。


一步错,步步错。


古人诚不欺我。




言和放开乐正绫,见前面的车动了,正打算开车时,乐正绫开口了。


“不许动!”


言和:“???”


乐正绫扳过言和的脸,嘴对嘴,狠狠的撞了上去。


言和:“!!!”




“哔哔哔——”后面的车开始催了。


乐正绫这才放开言和,低下头,狠狠道:“开车!”


言和这才回过神,发动车子。




乐正绫趁着在开车,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我还小,没有给你安全感。”


言和正想反驳,乐正绫先一步发话,“不许说话,好好开车。”


言和只好继续开车。


“这两天我也想清楚了。”


言和的心吊了起来。


“我是喜欢上你了。”


我也是。言和的心又放了下来。


“一开始我确实很不适应,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会喜欢上女孩子。”


“直到遇到了你。”


“我把我们的事发到微博了。有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


“洞主你是喜欢上她了,只不过当局者迷。”


“而这两天我愈发确定了。”


乐正绫望着言和清秀的侧脸,


“言和,我喜欢你。”


......




车停了。


“到了。”言和扯开话题。


乐正绫心下失落,“我们就不能试试嘛?”


言和沉默不言。


乐正绫明白了,拿起行李,默默走向机场。




乐正绫呆呆地坐在机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有相拥而泣的情侣。


有一家老小的笑声。


有和她一样的孤身。




言和看着乐正绫走向机场,默默拿出一张机票,那是她给乐正绫买票的时候顺便买的,她想和乐正绫一起回去。


但她没有这个勇气。


小姑娘正在逐渐散发属于自己的光芒,而自己的光芒却一点点的流失。


这就是言和拒绝她的理由。




言和打了个电话给墨清弦。


“怎么这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你现在不是在候机和你的小女友卿卿我我嘛?”墨清弦知道她和乐正绫的事。


“我没有去。”


“你是不是傻。”墨清弦不解。


“清弦,你知道的,我们都开始老了。”


“我还没有老!”


“对对对,我老了。”


“你的小女友似乎把你们的事发微博了。”


“我知道。”


“其中有一句特别好。”


“哪句?”


“当局者迷。”


“......”


“言和,既然你都知道我们开始老了,为什么你还不把握这一次?”


“我......”


“言和,年龄永远不是拒绝爱情的理由。事实上,爱情没有任何拒绝的借口,除非你不爱。”


“......”


“行了,别矫情了。赶紧去机场。”


“挂了。”


“喂喂喂?言和你个混蛋!”




心华看着墨清弦笑的一脸开心,“怎么了,笑的这么开心?”


“你的言姐姐去追爱了。”墨清弦戏谑的看着心华。


“是吗?”心华放下手中杯子,捧起墨清弦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小妖精。”墨清弦笑骂道。


“嘘,接吻的时候认真点。”




乐正绫看着地面,放空。


一道熟悉声音蓦然响起,“师傅。”


乐正绫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高高瘦瘦,长相十分帅气的人站着她面前,拿着机票,微笑地看着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