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2.亚里亚出轨篇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5-28 20:56
点击:1291
章节字数:27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语气里充满了愤怒,甚至没有意识到是在对谁说话。

「回去上课。」

亚里亚妈妈只说了一句话就把我从家里赶了出去。

出轨。

志乃阿姨是这么对我说的。

我不相信。

那个妻管严、妻奴、护妻狂魔的亚里亚妈妈居然会出轨!?

打死我都不信。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理子妈妈和贞德阿姨搬去了酒店、白雪阿姨暂时住在志乃阿姨家里、丽莎阿姨回『伊·U』了、只有雷姬阿姨和灰松陪着亚里亚妈妈。

我平时很少回家,除了放假节庆会回家以外其他时候我都住在武侦高的学生宿舍。

如果不是亚子告诉我白雪阿姨突然住进她们家的话,我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每天都要上演秀恩爱的两个人居然分居?

虽然以前或多或少见过她们吵架,可每次都是亚里亚妈妈主动认错——这次她没有松口。

亚里亚妈妈很固执。

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就算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

该怎么办。

心急如火的我拎着黑色的书包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嗷呜。」

一定要做点什么。

可是——

「嗷呜。」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叫,附近的邻居养狗了吗?

我转过头看到一只白色的大狗正坐在地上摇着尾巴。

「灰松?」

「嗷呜。」

灰松看到我立刻跑过来用背蹭我的腿,仿佛在对我说「快摸我」。

「你回来了。」

「雷姬阿姨。」

灰松听到雷姬的声音很乖巧地从我这离开,像保镖一样站到雷姬阿姨身边。

雷姬阿姨的右肩上背着一个大型的吉他包——里面放着的是她的SVD。

雷姬阿姨跟妈妈们不同,她是狙击手。

妈妈们可以把枪藏在裙子底下,但是长的狙击枪却没地方藏。

在武侦高里携带枪支是习以为常的,可是在外面拿着狙击枪会引起慌乱。

所以雷姬阿姨出门的时候都是背着吉他包的。

顺便一提,这个吉他包是亚里亚妈妈送给她的。

……总觉得亚里亚妈妈在某些细节上意外的温柔。

题外话先到此为止。

雷姬阿姨正抱着一个纸袋,上面写着「松本屋」。

不用想一定是松本屋的桃馒头了。

是买给亚里亚妈妈的吗?

而且好多。

……等等。

虽然理子妈妈她们离家出走只有3天,难道亚里亚妈妈在那之后就一直靠这个活着吗?

「雷姬阿姨,这个是……」

我咽了下口水,试探着问雷姬阿姨。

「桃馒头。」

我当然知道啦!

亚里亚妈妈对桃馒头的喜爱程度仅次于理子妈妈。

「不,那个……这是阿姨的晚餐吗?」

「嗯。」

「你们……阿姨和亚里亚妈妈每天都吃这个吗?」

「嗯。」

……为什么不到便利店买便当或者去外面吃?

叫外卖也比吃这个好啊。

说起来这东西能当成饭吃吗?

我知道亚里亚妈妈和雷姬阿姨都不擅长料理,可是为什么要选择桃馒头?

雷姬阿姨从纸袋里拿出一个还冒着热气的桃馒头递给我。

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没胃口啦。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从她手里接过桃馒头并向她道谢——午休的时候从亚子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我连饭都没吃就从学校早退了,现在确实有点饿了。

「雷姬阿姨你知道理子妈妈她们都去哪了吗?」

跟雷姬阿姨交流很费力。

就我所知,大概只有亚里亚妈妈能从她那张三无脸上看出喜怒哀乐。

「那——」

等等。

既然雷姬阿姨知道,那么亚里亚妈妈肯定也知道。

那为什么不去道歉认错?

死皮赖脸也先把老婆哄回家再说啊!

搞什么啊那个笨蛋妈妈!

「被赶出来了。」

雷姬阿姨看穿了我心里想的事情。

「唔……」

这、这样啊……

那就没办法了。

我能想象亚里亚妈妈应该去过不止两三次。

哎。

真是的,看来只有我出场了。

我从雷姬阿姨那里拿到理子妈妈她们的住址。

不了解事情经过的话是没办法说服理子妈妈回家的。

丽莎阿姨回了『伊·U』,我没办法找到她——『伊·U』很神秘,就算我是亚里亚妈妈的女儿都没有去过那里。

贞德阿姨和理子妈妈在一起——没了解情况之前去找理子妈妈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剩下的就只有白雪阿姨了。

虽然不想去明里阿姨家,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我急匆匆地跟雷姬阿姨道别。

「不放心亚里亚。」

当我问起为什么雷姬阿姨没有像理子妈妈她们那样离开的时候,她是这么回答的。

仔细想起来,雷姬阿姨似乎很宠亚里亚妈妈。

比起白雪阿姨时不时会暴走,雷姬阿姨对亚里亚妈妈的宠溺更是没有界限。

不管是亚里亚妈妈惹理子妈妈生气,或者是亚里亚妈妈做错了什么,她一直都是默默站在亚里亚妈妈那一边的。

……罪孽深重的女人。

我没好气地在心里偷偷骂了亚里亚妈妈一句,脚下却没有停顿地往明里阿姨家走去。


我、神崎五。

现在正站在一栋两层楼、门牌上写着「间宫」的独立房屋外。

心跳频率是1分钟81跳——比平时快了4、5跳。

总之,很紧张。

如果放在galgame里的话这种情况应该是男主第一次登门拜访、请未来的岳父岳母把女儿嫁给自己的那种紧张。

可是我既不是男主,对方也不是让自己心跳加速的女生。

一定要做比喻的话应该是媳妇见婆婆的那种害怕。

……

我到底在想什么?

我清了清喉咙,把防弹领巾往下拉了一点——我有点紧张到透不过气了。

「——小五?」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按门铃的时候,熟悉的大和抚子般的声音从我身后响了起来。

「……白、白雪阿——呃!」

穿着红白色巫女服的白雪阿姨,站在她旁边的是志乃阿姨。

我只是隐约看到她们手上好像拿着什么,因为在我看到志乃阿姨的眼睛的那一瞬间被吓得往后撞到了围墙——正好撞在我的后脑。

好痛。

她的名字是间宫志乃,是间宫明里阿姨的伴侣。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虽然她从来没有表现出对我的恶意,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以我玩galgame的多年经验,志乃阿姨是……病娇。

「没事吧?很疼吗?」

白雪阿姨拎着手上的塑料袋就走过来看我的脑袋。

……可是这个角度、这个高度。

我刚好正对着她的胸部。

啊啊啊,白雪阿姨你再不离我远点就要给我收尸了啊。

「……没、没什么。」

我不动声色地从白雪阿姨的怀里躲开,而她似乎把这当成是我长大之后的害羞。

「呵呵,说的话跟亚里亚真像呢……」

白雪阿姨的话突然停止了——她察觉到了我出现的原因。

「白雪阿姨我——」

「时间也不早了,进屋再说吧。」

她笑着邀请我进屋。

这个时间明里阿姨应该还在上班、亚子还在学校上课,所以家里就只有白雪阿姨和志乃阿姨两个人。

顺便一提亚子和我不一样,她是走读生。

也是因为她察觉到不对劲才会告诉我。

虽然这里是间宫家,不过白雪阿姨在志乃阿姨面前说话的分量跟亚里亚妈妈在明里阿姨面前一样重要。

也幸好有白雪阿姨在,我只是在背后感受到杀人般的目光。

就当做不知道吧。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那个白雪阿姨——」

「小五是逃课了吗?这样可不好——」

「白雪阿姨!」

我强硬地打断了白雪阿姨的说话——她似乎不想跟我说亚里亚妈妈的事情。

「我来这里是想问阿姨一件事的。」

「……让别人听自己说话的这份强硬也跟亚里亚很像呢。」

白雪阿姨轻笑出声,而我的脸却红了起来。

好丢人。

可是不能停在这里。

「白雪阿姨你、相信亚里亚妈妈会出轨吗?」

我重新坐好,用很认真的语气问她。

「……老实说,我不相信。」

呼。

果然。

「如果她要出轨的话明明我更有机会才对。」

……诶?

你刚刚说了什么?

「输给那种不认识的女人……我才不服!」

重、重点是这个吗?

「咳,请忘记刚刚的失态。」

白雪阿姨感觉到我的惊讶,从黑雪模式变了回来。

「噢、噢……」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每次突如其来的转变都会让我吓一跳。

「那……白雪阿姨是对亚里亚妈妈信心满满吗?」

只要白雪阿姨站在亚里亚妈妈那一边,就有能说服理子妈妈的帮手了。

我可是从头到尾都对亚里亚妈妈不会出轨这件事深信不疑的。

「……」

诶?

为什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

「为、为什么?」

明明刚刚还说相信亚里亚妈妈的诶。

「这次不一样。」

「亚里亚从来没有对理子、对我们隐瞒过什么。」

「这次却因为一个女人……」

「其实只要亚里亚肯解释,我们都会相信她。」

我从白雪阿姨那里知道,亚里亚妈妈被怀疑出轨的对象是一个女记者。

听她说是在上次执行任务之后,那个女记者就一直缠着亚里亚妈妈。

一开始是邮件,接着是电话,甚至有几次都单独出去见面。

白雪阿姨她们都追问过,但亚里亚妈妈却闭口不谈。

在长达半个月的冷战之后——也就是3天前,理子妈妈她们终于爆发、搬出了神崎家。

「抱歉。」

我实在听不下去。

向白雪阿姨道歉之后就匆匆离开。

「小五?你今天——」

刚出门的时候好像听到谁在叫我,不过现在我没空去理。


「如果亚里亚出轨的话我会很失望。」

「会出轨的亚里亚不是我认识的亚里亚。」

白雪阿姨的话在我的脑海里回响着。

她从心底相信不、是希望亚里亚妈妈没有出轨。

可是亚里亚妈妈的各种反常都在挑战她的底线。

白雪阿姨喜欢亚里亚妈妈——这是我都看得出来的事实。

但是如果亚里亚妈妈真的出轨,白雪阿姨反而会讨厌她。

白雪阿姨真矛盾。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雷姬阿姨也是。

她虽然没有说出口,不过她应该对亚里亚妈妈的行为也很失望吧。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待在亚里亚妈妈身边。

如果连我都不相信亚里亚妈妈的话……

「啊找到了找到了。」

熟悉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

「……凛、香?」

借着昏暗的路灯我看清了站在我前方不远处的人影。

「真是的,让我们找了这么久。」

我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走到哪里。

「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告诉亚子她们。」

她们?

啊,是白雪阿姨她们吧。

我突然跑出来肯定让她们担心了吧。

我跟凛香一前一后走在住宅区的街道上。

我没说话,她也只是陪着我。

天色也变暗了,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多。

「凛香,我——」

在我开口之前凛香打断了我。

「到了。」

什么、到了?

「今天都这么晚了,你就住我家吧。」

……

我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到了火野家吗!?

我立刻朝凛香看去,而她正假装看风景无视了我。

抬起头看到的是一栋高级公寓式的建筑。

在3楼的走廊里看到了跟凛香同样发色、扎着单马尾的莱卡阿姨正向我招手。

「哟小五,好久不见。」

「莱卡阿姨……」

「嘛,先进屋吧。」

莱卡阿姨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推进屋里。

「麒麟,给小五热一下咖喱。」

「好。」

「麒麟阿姨,理子妈妈不在吗?」

饿了一天的我对面前放着的热腾腾的咖喱没有一点胃口。

雷姬阿姨和白雪阿姨都说理子妈妈在这里。

可是如果理子妈妈真的在这里的话绝对不可能不见我。

是阿姨们在欺骗我吗?

不,她们没有理由。

还是说……

「理子姐姐大人在搬过来的第二天就离开了。」

诶?

「不过姐姐大人不让说。」

为什么?

啊,对了。

是因为亚里亚妈妈——理子妈妈不想见她。

让自己的前战妹做挡箭牌拦住亚里亚妈妈、吗?

既然如此,理子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想见亚里亚妈妈的话只要闭门不出不就好了,况且亚里亚妈妈不会对她来硬的。

……等等。

理子妈妈亲自出马?

因为亚里亚妈妈绝口不提,所以亲自去调查?

很有可能!

「麒麟阿姨!」


雷姬阿姨对亚里亚妈妈坚信不疑,而白雪阿姨是摇摆不定。

最重要的是理子妈妈。

她会相信亚里亚妈妈出轨吗?

虽然有贞德阿姨在理子妈妈身边至少不会让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我还是不放心。

所以我从麒麟阿姨得到理子妈妈住宿的酒店地址之后就立刻赶了过来。

六本木王子饭店。

理子妈妈就住在这里的6楼。

我站在酒店的大厅内犹豫到底要不要进电梯。

因为担心理子妈妈会拒绝见我,所以没有事先打电话。

「呀。」

「……啊、抱歉。」

烦躁到来回走动的我不小心撞到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一位女性。

「没关系。」

那位女性摇摇头就匆匆离开了。

好漂亮。

虽然只是擦身而过,不过我看清了她的脸。

宝石般的蓝色的眼睛、长长的弯弯的眉毛、深褐色被盘在后脑的长发只留出了一条尾端。

年龄大概在30岁左右,是典型的外国人。

嘛,六本木原本就是为吸引外国人专门设立了很多商店和饮食店。

在这里见到外国人没什么奇怪的。

托那位美女的福,我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咚咚。

我敲响了位于6楼的某间房门。

嘎吱。

很快房门从里面被打开。

「……」

可是我跟开门的贞德阿姨互相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怎么了贞德?该不会是亚里亚找上门了——」

原本站在窗口往下看的理子妈妈转过身看到了我。

「……进来吧。」

她在看到我的时候有一瞬间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调解喔。」

在我开口之前,理子妈妈就把这条路堵死。

「在亚里亚把事情说清楚之前我不会回去。」

……

「小五来找妈妈有什么事呢?」

您把我想说的全都说完了诶。

不愧是理子妈妈,我在她面前毫无胜算——不,就算是亚里亚妈妈也只有吃亏的份。

「妈妈您、相信亚里亚妈妈吗?」

首先我要确认理子妈妈的心意。

「嗯?怎么说?」

「您相信亚里亚妈妈会出轨吗?」

我坐在沙发上拿着贞德阿姨递给我的玻璃杯,手心正冒着冷汗。

「我一直都相信亚里亚。」

呼。

可是我还没放松下来的时候,理子妈妈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

「——所以我才会生气。」

诶?

「我当然知道以亚里亚的情商不可能会做那种事情。」

呃、那个理子妈妈。

虽然我很高兴您相信亚里亚妈妈啦,可是自信十足地说自己的伴侣情商低什么的……

「但你要知道亚里亚可是很容易被骗的。」

根据理子妈妈和贞德阿姨的推测。

亚里亚妈妈应该是陷入了某个事件里,而那个女记者是事件的关系人。

出轨什么的从一开始就不可能。

理子妈妈是这么说的——她相信着亚里亚妈妈。

……等等。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白雪阿姨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对亚里亚妈妈的埋怨,而应该是信任。

这么说来为什么白雪阿姨没有回星伽神社也就说得通了。

无论是雷姬阿姨还是白雪阿姨,她们都在等亚里亚妈妈说出真相。

虽然起因是亚里亚妈妈跟女记者说不清的暧昧,可是造成理子妈妈她们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亚里亚妈妈的隐瞒。

「我问过她,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理子妈妈回忆着跟亚里亚妈妈闹矛盾的开始。

「她一开始还支支吾吾地说没有。」

「但她不擅长说谎,也不会对我们说谎。」

「反而在我们一再追问下闭口不说了。」

理子妈妈轻哼了一声,仿佛亚里亚妈妈就在她眼前——低着头一声不吭、像个死不认错的孩子。

「后来志乃怀疑是不是亚里亚出轨了,当然那种事情我们都不相信。」

「不过我们利用这一点想逼亚里亚说出真相。」

理子妈妈没有继续说下去——结果显而易见。

如果亚里亚妈妈肯说的话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了。

「她越是不肯说我越是生气,所以就干脆离家出走。」

理子妈妈向后仰着头,把身体的重量全都靠在沙发上——她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亚里亚妈妈太过分了。

不过我也能想象的到亚里亚妈妈挽留理子妈妈的画面。

到底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呢。

我不明白。

妈妈们和阿姨们可是一起同生共死的同伴啊。

「那妈妈有找过那个女记者吗?」

就连贞德阿姨也惊讶着我的发言。

「既然亚里亚妈妈不肯说的话,那去找另一个人不就好了。」

「确实呢。」

贞德阿姨点点头。

她跟理子妈妈互相看了一眼之后把放在床头电脑桌上的一叠打印纸递给我。

「这是……」

「资料,那个女记者的。」

果然。

理子妈妈绝对不可能坐以待毙。

不过资料还真详细。

不仅有基本的个人简历,就连三围和前任都有。

……嗯?

住在六本木王子饭店5楼——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间房间就在这里的正下方。

我往理子妈妈那里偷偷看了一眼。

麒麟阿姨说理子妈妈是在离家出走之后的第二天搬到这里来的。

也就是说……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查到这么多资料?

我不由得对理子妈妈刮目相看。

武侦之间最重要的是情报。

——在现实里我重新学到了这点。

我吐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就在我往下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忍不住喊出了声。

「她!」

——我立刻捂住嘴。

「怎么了?」

「没、没什么。」

这个人我认识。

不,准确的说是刚刚见到过。

照片上的女性正是刚刚跟我擦肩而过的那个人。

这么晚她出去做什么?

如果这个时间是去和亚里亚妈妈见面的话……

我不敢再想下去。

「理、理子妈妈,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

不行。

我要回去亲眼确认。

亚里亚妈妈到底——

「如果你想去找亚里亚的话,明天一起去吧。」

理子妈妈把手机上的邮件拿给我看。

『明天我在家等你,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

就在刚刚发过来的邮件上是这么写的。

「在意吗?」

贞德阿姨走到窗边向下看着。

「诶,有点。」

……对了!

看到贞德阿姨的这个动作我才想起来。

之前进门的时候理子妈妈并不是在看夜景,而是看到那个女记者走出了酒店。

既然如此,理子妈妈肯定也想到了那个人可能去的地方里有……神崎家。

难道亚里亚妈妈真的……辜负了理子妈妈和阿姨们的信任吗?

「理子、妈妈……」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失神的理子妈妈。

在我的印象里理子妈妈永远都是笑着的。

捉弄亚里亚妈妈的时候、跟白雪阿姨争风吃醋的时候、跟夹竹桃阿姨一起画本子的时候……

她应该是那样的才对。

我曾经有想过如果我的妈妈不是理子妈妈而是白雪阿姨就好了。

白雪阿姨比理子妈妈更适合当妈妈。

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女子力都是白雪妈妈更胜一筹。

可是那也只是我的胡思乱想而已。

我的妈妈永远都是、也只能是神崎·H·亚里亚和神崎理子。

如果亚里亚妈妈敢做出对不起理子妈妈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神崎家的和谐就由我来守护!


第二天,理子妈妈和阿姨们约好时间一起出现在神崎家门口。

可是一走进家门却看到那个女记者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喝咖啡。

「你——」

贞德阿姨捂住我的嘴,把我拉到最后。

是只让我看不让我说话的意思吗?

我无奈地点点头,希望亚里亚妈妈不要做出什么蠢事。

「理子。」

亚里亚妈妈的声音有点嘶哑。

昨天回来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但今天我砍的很清楚。

她眼圈下面深深的眼袋、干燥的喉咙、大概有好几天没睡好了。

哼,活该。

我两手叉腰没好气地这么想着。

「这个给你。」

亚里亚妈妈把一张打印纸递给理子妈妈。

「房屋合同书?」

我能听出理子妈妈的声音在颤抖。

这是怎么回事?

分财产,然后离婚、吗?

「什么意思。」

理子妈妈深呼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我一直在隐瞒你们的事——呃!」

「小五!」

嗯?

白雪阿姨在叫我?

「放手,小五。」

啊?

你在说什么啊。

什么放——

我看到我的手正抓着亚里亚妈妈的衣领,而她几乎是被我拎着快离开了地面。

——亚里亚妈妈的个子很小,只有1米42,她要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呼吸。

「咚」的一声很响的声音把我带回了现实。

疼痛延迟了2秒左右才传递到我的神经。

「我没教过你基本的礼节吗。」

亚里亚妈妈咳嗽了几声,然后重新整理好衣领。

而我……连她什么时候出手都没能看清就被扔在墙上。

「我想你们误会了。」

那个女人站起身,从亚里亚妈妈手里拿过写着「房屋合同书」的打印纸走到理子妈妈面前。

「神崎不、峰理子小姐。」

「这份是神崎小姐在布卢瓦购买的房子合同书。」

亚里亚妈妈在那里买了房子吗?

可是那又怎么样?

「布卢瓦……」

理子妈妈小声地念出这个名字。

「原来如此。」

雷姬阿姨点点头。

她们在打什么哑谜吗?

「你买了那里的房子啊。」

「唔……」

贞德阿姨故意拖长了音节,而亚里亚妈妈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

白雪阿姨偷偷在我耳边把布卢瓦的事情告诉了我。

那是法国中北部的一个城市。

也是初代罗宾的出生地、鲁邦三世居住过的地方。

亚里亚妈妈在那里买下了理子妈妈小时候住过的房子。

肯定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吧。

原来如此!

亚里亚妈妈正在收回理子妈妈曾经被抢夺过去的财产。

因为不确定是否能成功所以一直瞒着理子妈妈——想给她一个惊喜,即使被怀疑出轨也没有作出任何解释。

……我说,你们到底要放闪到什么时候!

我替你们这么担心,结果居然是因为放闪!?

我才是想离家出走的那个啊!

一番解释之后,那个女记者似乎真的只是中介。

亚里亚妈妈想买房子的事情都是由她一手操办的。

名字好像是叫艾琳娜·艾德勒。

……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到过。

顺便一提,最后好像因为亚里亚妈妈买房子的钱是从哪来的、是不是藏私房钱之类的又吵了一架。

总之你们的事情我再也不想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