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1.国中入学篇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5-28 20:56
点击:971
章节字数:76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砰砰砰。

地下室的训练场里,我正拿着装有实弹的柯尔特M2000型进行射击训练。

说实话,每天都要对着不会动的靶子练习很枯燥。

柯尔特M2000是我使用的手枪。

它是上个世纪末期由柯尔特公司研制设计的新式手枪,是亚里亚妈妈使用的M1911A1的后继者——体积更小、重量更轻、子弹容量更多,使用的是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

虽然妈妈们和阿姨们都给我试过很多枪型,不过我还是选择了它。

忘记说了,我没有爸爸,但是有两个妈妈。

以现在的社会和科技来说同性结婚生子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砰。

最后一发子弹发射完毕,我把M2000放在桌上、拿下耳麦,等待训话。

「嗯,射击的时候握枪的手臂要伸直,两条腿要这么站。」

两手叉腰的粉色双马尾女性走过来拿起已经空仓的M2000给我做示范。

她的名字是神崎·H·亚里亚,是我的妈妈。

虽然无论是声音还是身高体型都像初中生——即使说是小学生也会有人相信——但她今年已经有30岁了。

至于她的工作……

会让只有13岁的小孩去碰这种危险的东西大概也只有武侦了吧。

——听说亚里亚妈妈也是从13岁开始拿枪的,仅仅用了3年时间就获得了拥有丰富战绩的优秀武侦才会有通称。

而且亚里亚妈妈和我不同,在她13岁第一次握枪之前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她简直就是天才。

不过也是因为妈妈们都是武侦,所以我的日常很不好过。

「看清了吗?」

有点开小差的我心虚地点着头,从她手上接过M2000。

「再射击一组。」

我听话地从放在桌子上的子弹盒里拿出一颗装入弹匣,直到装满。

咚咚。

当我打开保险、瞄准靶心准备扣下扳机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地下室的大门。

「亚里亚,小五,马上就要开饭了。」

身上穿着围裙的大和抚子亲切地喊我们去吃早饭。

「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等你们喔~」

说完,大和抚子就哒哒地走上了楼梯。

无论是谁都会觉得是温馨的一家吧,但是很遗憾,这位大和抚子不是我的妈妈。

她叫星伽白雪,听说以前是亚里亚妈妈的同伴,现在和我们住在一起。

「那么今天就训练到这吧。」

亚里亚妈妈摸着我的头发。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今天是你的开学式,千万别迟到。」

「嗯。」

在亚里亚妈妈离开地下室之后,我把M2000的保险锁上,再把子弹全部卸下来放回盒子里。

看了一眼今天的成绩后关上了地下室的大门。

忘记说了,我的名字叫神崎五。

虽然中文里的读音和舞(mai)一样,但却写作数字汉字的五。

读音也不读作go或者itsu,而是读作英文的fifth。

很多人第一次读我名字的时候都会读错,就连我自己也是到了3岁才能完整的读出自己的名字。

我总是会被认为是第5个孩子,可我明明是独女。

所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们会给我取这种奇怪的名字。

听白雪阿姨说妈妈们在为我取名字的时候还吵过架,说是在考虑用英文读还是用法文读。

我说,无论哪个都不好听好吗,哪有人给自己的孩子用数字取名的。

你们这么想秀恩爱的话直接叫我亚理子或者理亚子不就好了。

顺便一提,在决定我的名字用英文读之后亚里亚妈妈被罚跪了一周。

虽然她们一直会吵架,不过我倒是觉得她们很恩爱,一直会闪瞎我的眼睛。

冲了个热水澡,换好新的武侦国中的水手防弹制服。

我试着对浴室的镜子挤出笑脸,但很遗憾我不太适合笑。

我也不是故意要做出冷冰冰的样子,可是要我突然跟陌生人说话我会很紧张啊。

这大概就是死宅的特性——沉迷二次元,对三次元不闻不问。

「哎。」

我叹了口气,整理好衣服往客厅走去。


「亚里亚~亚里亚~」

我刚走进客厅就听到沙发里传来只有在喊亚里亚妈妈的时候才会有的甜到发腻的声音。

「嗯?怎么了?」

亚里亚妈妈咬着桃馒头从餐桌上伸出头。

「快来,帮理子选一下这个选项。」

忘记介绍了,这位从沙发那里伸出脑袋的金发女性才是我的另一个妈妈。

从来不做家务、爱好是躺在亚里亚妈妈腿上玩galgame和拿亚里亚妈妈做实验——可别误会了,那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人体试验,只不过对亚里亚妈妈来说正确率高的可怕。

怎么说呢,跟大和抚子式的白雪阿姨是另一个极端。

不过亚里亚妈妈是妻管严、是妻奴、是护妻狂魔。

我记得小时候惹理子妈妈生气的时候……虽然现在屁股不疼了,但被烙在骨子里的恐惧是永远忘不掉的。

总之在家里的地位永远都是理子妈妈第一位——不管是对是错。

「嗯?又是在玩galgame啊,我说你快点吃早饭啦待会有约好跟委托人见——」

「亚·里·亚!」

「……」

我再说一遍,亚里亚妈妈是妻管严、是妻奴、是护妻狂魔。

亚里亚妈妈很没骨气地咬着桃馒头乖乖地走到沙发那里坐下。

理子妈妈习惯性地把头枕在她的腿上。

「亚里亚快选。」

「嗯……我看看。」

亚里亚妈妈把理子妈妈递过去的掌机上显示的内容读了出来。

「『如果我跟她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选项1,当然是你!选项2,对不起!选项3,我不知道。』」

「……这是什么啊。」

「顺便一提,这里的『我』是天降系的女友,『她』是青梅竹马。」

理子妈妈翻过身翘起长腿一上一下地晃动着。

屏幕上显示的只有一个人物的半身像,应该是单独出来约会给主角出难题吧。

有理子妈妈的教导,所以我很快能从对方的细微动作里读出他的潜台词,况且又是这种老套的剧情。

这种题目为增加好感度的话毫无疑问就是——

「我的话……应该会选2吧。」

亚里亚妈妈在我想说出答案的时候先一步把自己的选项说了出来。

「诶?为什么?」

「我不会游泳……」

……

你不是在开玩笑的吧亚里亚妈妈。

这个是游戏啦,别把游戏带到现实里去啦!

选项1很明显是增加好感度啦!

选项3的话可以感觉到主角犹豫不决,但对已经有好感度的攻略角色来说更容易看成是温柔。

但是选项2拒绝得太绝对了啦!

「好,选项2排除。」

「我说你啊——」

理子妈妈无视亚里亚妈妈满脸的黑线,轻松排除了她选择的答案。

「小五你觉得呢?」

被问到的我把心里想的答案和理由都说了出来。

「不愧是我的好女儿~跟我想的一样呢~」

后来我才知道理子妈妈已经通关了一次,在选项2和选项3里犹豫——想换另一条线,但是不想达成bad end。

在这种时候才会找亚里亚妈妈的原因是只有一个。

『因为亚里亚总是能完美避开正确答案呀』——理子妈妈是这么说的。

被理子妈妈夸奖了。

但是我完全高兴不起来。

到底是谁让我一个女孩子喜欢上后宫系的恋爱养成游戏啊!

……虽然我们家确实有点像啦。

「好啦,快去吃早饭啦。」

「亚里亚喂~」

真是的,每天都在放闪。

我叹着气来到客厅,拉开属于自己的座位坐了下去。

「牛奶。」

「谢谢。」

雷姬阿姨把盛有牛奶的玻璃杯递给我。

「今天的早餐是英国风噢。」

「谢谢。」

白雪阿姨把白瓷碟放在我面前,上面放着2片吐司、1根香肠还有刀和叉。

虽然量不多,但是早餐一定要吃得饱——亚里亚妈妈说过,武侦要每天都保持足够的体力。

顺便一提,我家的餐桌比普通的长桌更长一点,因为人数比较多。

要说为什么的话这都是亚里亚妈妈年轻时候的孽缘啦——虽然她现在也只有30岁。

坐在主座的是和家门口挂着的门牌一样的神崎家的主人亚里亚妈妈,她的左边坐着的是理子妈妈、贞德阿姨,而右边坐着的是白雪阿姨、雷姬阿姨,当然我是坐在最后面的——丽莎阿姨最近忙着管理『伊·U』的账本,已经有好几天没回来了。

虽然平时就只有我们7个人,不过因为有时候会有梅露阿姨、夹竹桃阿姨她们来做客,所以会准备很多东西——各种意义上的。

「吃饭的时候不要看漫画。」

「……」

毛茸茸的灰松从我的大腿上叼走放在上面的口袋本漫画,把它交给贞德阿姨。

然后它钻过餐桌下面蹲在雷姬阿姨面前吐着舌头,好像在说「快奖励我」。

雷姬阿姨把她瓷碟里的香肠给它吃了。

(……灰松你这家伙我再也不给你买鱼肉香肠了!)


「我出门了。」

我在玄关换好皮鞋,还在客厅里忙碌的妈妈们和阿姨们告辞。

「枪和刀带都好了吗?」

把书包递给我的白雪阿姨替我把有点皱起来的衣服整平。

武侦学生在校内有携带刀剑和枪械的义务。

「嗯。」

我伸手摸了摸放在放在大腿两侧的M2000跟蝴蝶刀。

「那么,一路顺风。」

白雪阿姨在我出门之前还摸了摸我的头。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就在我刚把门关上的时候……

「小五~小五~早上好~」

一个年龄跟我差不多、身高要比我高半个头的黑色长发女孩站在我家门口朝我招手。

「……早。」

她的名字叫间宫亚子,是隔壁宫阿姨的女儿,我的青梅竹马。

听说间宫阿姨以前是亚里亚妈妈的战妹,因为特别崇拜亚里亚妈妈所以把自己女儿的名字也取名叫亚子——对我来说有个正常的名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小五你今天出门比平时晚了5分钟,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稍微有点事。」

我才不会说我不想上学啊。

武侦国中跟武侦国小不一样。

国小的入学式只需要做文化类的知识考试,而国中的入学式要进行文化考试和体能测试——听说高中的入学式要进行无差别对练,直到最后一个「存活」下来。

我只想好好看漫画啊。

当然这种话是不能对亚里亚妈妈说的。

亚里亚妈妈很严格,对我很严厉,对她自己也是。

所以在亚里亚妈妈面前我会好好接受训练,但是一旦放下枪我就会变成死宅。

没有干劲这点很像隔壁的金次叔叔——亚里亚妈妈一直对金次叔叔说教,认为是他把没干劲传染给我的。

明明金次叔叔每天都有好好去公安0课上班。

虽然这点我承认是有点受影响,可根本原因难道不是理子妈妈一直在培养我玩galgame的能力吗?

既然已经说到这里,我就要说一下我的奇怪加点了。

我明明是亚里亚妈妈跟理子妈妈的孩子,可是我长得一点都不像她们。

尤其是黑色的短发,亚里亚妈妈是绯红色的双马尾,理子妈妈是金色的双马尾——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亚里亚妈妈是日英混血,理子妈妈是日法混血,而我刚好继承了日本方面的血统。

不过我的黑色头发倒是有点像像隔壁的白雪阿姨、短发和对数字的精准像隔壁的雷姬阿姨、画画的能力像隔壁的贞德阿姨、喜欢百合……像隔壁的夹竹桃阿姨。

还有虽然跟梅露阿姨比很差劲不过比亚里亚妈妈好很多的推理能力、跟亚里亚妈妈相比就算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也不会有问题的由丽莎阿姨亲自教导的自理能力。

除了夹竹桃阿姨,其他的阿姨们真的是字面上的隔壁的意思——房间的隔壁。

总之,我没有遗传到任何妈妈们的特点。

只有一个例外——胸部。

每当理子妈妈看到我完全没有成长的胸部的时候她总是会松一口气说「果然是亚里亚的孩子」。

我说理子妈妈,虽然我只有13岁、身体还在成长不过你说这种话会让我很受伤诶。

忘记说了,亚里亚妈妈因为某些原因身体停止生长,明明已经30岁但还是像小学生。

走出去的话会觉得我和亚里亚妈妈像姐妹,未婚的理子妈妈带着两个孩子真是辛苦了……不对,理子妈妈的个性也很像孩子。

3个小学生一起出门!?

……等等。

好像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亚里亚妈妈也是从13岁开始就停止成长了,我不会也……

不,那个是后天原因,应该不会影响到我才对。

我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小五,今天好像没什么干劲的样子。」

就这样沉默着大概走了2分钟,亚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我。

亚子的耐心越来越好了,又破记录了。

我在心里记下亚子忍住不说话的新纪录——2分07秒。

「一如既往啦。」

有时候我很佩服亚子,她总是这么精力满满。

「打起精神来啦,今天可是新的开始。」

亚子做出fight的动作给我加油。

「对了小五,选科想好了吗?」

亚子一针见血地问出我最头痛的问题。

今天会比平时出门晚也是因为这个。

「……还没。」

「诶?还没决定吗?亚里亚阿姨不是一直想让你进入强袭科吗?」

「嗯……」

是的。

这也是我一直不敢去和亚里亚妈妈说的原因。

从小就被父母寄予很大期望、按照他们希望的标准成长,长大之后想要拒绝就会变得很难开口。

「亚子会选强袭科吧。」

我想换个话题改变一下有点烦躁的心情。

「嗯!明里妈妈也是这么希望的!」

比起我跟亚里亚妈妈没什么共同点,亚子和明里阿姨一样永远都充满活力。

「小五这么厉害一定会加入强袭科吧!」

……厉害?

是说我吗?

每天都会在各方面被虐得抬不起头的我?

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啊。

我摇摇头没有接话。


「啊、又不是一个班啊。」

亚子有点失落地看着公告栏上按名字分的班级。

我在1年A班,她在1年B班。

虽然每年都会进行重新分班,不过我们从国小2年级开始就没有分到过一起。

对了,志乃阿姨似乎很讨厌我,每次都叫我「粉毛家的」。

后来我听明里阿姨说,志乃阿姨在高中的时候就对亚里亚妈妈很有怨念。

不过一直看在白雪阿姨和明里阿姨的面子上才没有对我很凶,只是让亚子不要总是跟我黏在一起。

如果亚子也喜欢漫画的话我可是很欢迎的。

……应该不会是她做了什么吧。

「咳。」

我清了清嗓子把没有依据的瞎想甩出脑外。

「反正就在隔壁啦,而且——」

而且我进入强袭科的话就会一起训练。

我把下意识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我、不想去强袭科。

没人说过父母在武侦方面很优秀的话,孩子就一定要成为武侦吧。

况且、亚里亚妈妈真的很优秀。

如果我做不好的话一定会给她丢脸。

「嗯!那么要加油噢!中午见。」

我朝她点点头,往自己的班级走去。

武侦是个很危险的职业。

培养武侦的学校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所以我们必须乘专用巴士到台场的人工浮岛,再走过去才能到。

东京武侦高。

那里是妈妈们以前就读的学校,现在又设立了国小、国中两个学校。

也就是说在那里就读的学生可以从国小直升到高中。

不仅可以让立志成为武侦的学生以实习的名义参观前辈们的训练,还便于各大公司招揽有潜力的学生。

我国小的时候也是在这里读的。

除了每年会加入新生和转校生以外,走在路上遇到熟人的概率也很高,几乎都能认识。

「又见面了呢,神崎。」

我刚坐在位子上就有人找我搭话。

我抬起头。

黑色的长筒丝袜和短裙之间的绝对领域、金色的长到腰部的长发、虽然只有13岁但是发育得很好的胸部……

糟了,每一个都戳中了我的萌点。

都怪理子妈妈啦!

什么金发巨乳才是王道!

一开学就让我对同班同学有那种想法绝对是会立flag啦!

对了,她是……谁?

这张脸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是除了我关注的萌点以外我一点都想不起来。

「又在给我装傻吗!?神崎五!」

噗!

别用全名叫我啊!

很丢脸诶!

不过多亏了这个气势,我想起来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我。

「早、早上好啊,高……高……」

「高千穗明!」

高千穗「咚」的一声拍在我的桌子上。

「真是的,好好记住你的对手名字啊。」

……我们,什么时候变成对手了?

高千穗也是我们家隔壁的邻居,是高千穗阿姨的女儿。

嘛,高千穗的事情先放一边。

说起原因的话就不得不提到亚里亚妈妈以前做过的事情了。

一言以蔽之,就是罪孽深重。

拜托,你们上一代的事情别牵连到我啊。

「喂神崎。」

「啊?」

「你……会加入强袭科的吧。」

……又来了。

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让我加入强袭科。

「我会加入强袭科,然后打败你。」

等等,我们从来没有打过吧。

你这种战斗的热情是从哪里来的啊。

被亚子影响的吗?

「呀咧呀咧,一大早的好热闹啊。」

出现了。

隔壁火野阿姨的女儿。

火野凛香。

大大咧咧的性格很像火野阿姨。

火野阿姨和岛阿姨跟我们家不同,她们很恩爱也没有矛盾。

说实话我很羡慕她们——比起我们家时不时会变成战场来说。

「你们还真是一如既往啊。」

虽然跟高千穗同样都是金发、不过是单马尾,比高千穗小一点但是比我大很多的胸部,虽然也是黑丝但是没有高千穗的诱惑感——即使戳中我的萌点可好感度平平,如果是galgame的话是属于好姬友一类的角色。

……到底在想什么啊我!

为什么要把同性分析得这么彻底!

「哼。」

高千穗哼了一声,走向自己的座位。

「早啊小五。」

凛香耸耸肩,把书包放在我前面的座位上跟我打招呼。

顺便一提,我坐在靠窗的最后一个位子,高千穗坐在隔开一排的我的斜前方。

「早。」

我有气无力地回应凛香。

「怎么样,决定了吗?要不要来强袭科。」

一大早的你们都是来推销的吗?

怎么一个个都问我要不要去强袭科。

我长了一张强袭科的脸吗?

「不要啦,好烦。」

「呵呵,我想也是呢。」

我的回答似乎在凛香的意料之中,她只是朝我笑笑。

「那么,有跟亚里亚阿姨她们说过吗?」

「……没。」

这是我最头痛的地方啊。

不过只要我一写好申请就没办法了吧。

虽然先斩后奏不太好,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啊。

要是开口的话我肯定会先吃一顿子弹,再坐下来好好说。

没过多久,班主任就拿着点名册走进教室。

先点名,然后说了一下校规常识就让我们排队去大礼堂听校长说话。

回来之后上午进行了文化试卷的测试,下午进行体能测试。

文化试卷的内容都是些很基础的东西,体能测试就跟普通学校的体侧类似。

写出武侦宪章、写出世界上10把名枪以及其特点(不分枪支种类)、写出目前世界上10名S级的武侦的名字和通称、写出想加入的学科及理由。

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学科没有写。

怎么办。

我到底该怎么做。

发呆的我想起了国小那天的入学式。

那天发生了意外。

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天而降的亚里亚妈妈救了我。

当时的我真的被她吸引了——如果不是晚上回到家里看到她在罚跪子弹的话。

听说原因是亚里亚妈妈耍帅地救了好几名老师,其中有女老师多看了她几眼。

顺便一提,根据理子妈妈的生气程度,亚里亚妈妈会跪不同大小的子弹。

也是那天我知道了妈妈们的秘密——『伊·U』、绯弹、还有除了武侦以外的妈妈们的身份。

即使受过训练、在遇到意外我只会抱头害怕。

我永远都成为不了像亚里亚妈妈那样优秀的人。

这个想法在幼小的我的心里根深蒂固。

不想被拿来跟优秀的妈妈比较。

我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自己的决定。


一周后的晚上,亚里亚妈妈召开了家庭会议。

我像等待审判的犯人一样站在餐桌的尾端。

因为害怕亚里亚妈妈严厉的视线,我一直低头沉默着。

「怎么回事。」

两手抱在胸前的亚里亚妈妈在气氛凝固了数分钟之后终于说话了。

放在她面前的是一张通知书和一封被拆开过的信。

通知书上写着的是我被情报科录取了。

而那封信上是强袭科的老师的推荐信,上面写的是希望我加入强袭科。

平时在理子妈妈面前完全没有威严的亚里亚妈妈在这个时候做出了一家之主应有的姿态。

「怎么不说话。」

「亚里亚,小五还小——」

平时会帮我说话的白雪阿姨在亚里亚妈妈的瞪视下闭了嘴。

雷姬阿姨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趴在地上的灰松、贞德阿姨事不关己地看着漫画、白雪阿姨想帮我说话但是又碍于亚里亚妈妈、丽莎阿姨正在厨房整理吃晚餐用的餐具、时不时地会担忧地往客厅看,就连平时笑嘻嘻的理子妈妈现在也是一脸严肃地靠在椅背上默不作声。

这种时候就只能靠自己了、吗?

「我不想加入强袭科。」

……说出来了。

糟、糟了,亚里亚妈妈肯定会——

「为什么。」

诶?

没有听到拔枪的声音,也没有很愤怒地说要开洞。

「你有这个能力吧,那么就去做跟自己能力相符的事。」

「亚里亚妈妈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能做到。」

完了……

我顶嘴了……

搞什么啊我。

亚里亚妈妈明明有松口的迹象啊,为什么要说赌气的话。

「我说过不准说做不到。」

亚里亚妈妈好像没有注意到我顶嘴这点。

「你的训练、你的进步、你的成长,这些我每天都看在眼里。如果是我的女儿的话就一定能做得到——」

「别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啊!」

……

不小心说了自以为是的话。

可是都已经说出口了,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吧。

「明明亚里亚妈妈你以前也被别人拿来和先代做比较,为什么不明白我的心情。」

「我不想活在你们优秀的阴影里。」

我仿佛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对谁发泄着心里的愤怒。

「我也有、选择的权利吧。」

「你——」

听到亚里亚妈妈生气的声音我很不争气的缩起脖子。

「好,到此为止。」

理子妈妈站起来走到我身边。

「是亚里亚输了哦。」

诶?怎么回事?

不是来安慰我、帮我说话的吗?

「理子!」

「小五说的没错,亚里亚你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她身上。」

理子妈妈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身体突然扭动起来。

「虽然亚里亚很强势这点也很赞呢~」

……喂。

「『如果小五决定不加入强袭科你不能勉强她』,这句话赌约上有写吧。」

贞德阿姨拿出一张打印白纸放在亚里亚妈妈面前。

你们……在拿我打赌吗?

「……知、知道了啦!」

我下意识地看向亚里亚妈妈,她别过头、两手交叉在胸前……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小五你该不会以为我们没注意到吧?」

……诶?

白雪阿姨突然这么反问我。

「与其说我们希望你成为一个事事都听安排的好孩子,倒不如说我们在等你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应该说不愧是亚里亚妈妈的策士吗,贞德阿姨似乎早就看穿了我的内心。

「不要顾虑。」

雷姬阿姨也站在我这边。

厨房里的丽莎阿姨也对我伸出大拇指的手势。

「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亚里亚妈妈叹了一口气。

「只要你肯好好说出来我不会反对。」

这是……同意了?

「好~圆满结束~」

理子妈妈高兴地用力抱着我。

「不愧是妈妈的好女儿,没让妈妈失望。」

「亚里亚别忘了愿赌服输噢~」

……这才是、重点吗?

把我刚刚的感动还给我!

「咕唔!」

亚里亚妈妈突然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音——带有害怕的感情。

她的脸色一下子从惨白变成了红色。

还有白雪阿姨意义不明的痴笑、雷姬阿姨的对我点头、贞德阿姨的弯起的嘴角、丽莎阿姨的松了一口气。

是因为赌注吗?

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要太追究原因。

顺便一提,亚里亚妈妈没有赌运。

无论打什么样的赌、赌注是什么,她从来没有赢过。

冷静下来之后的我对刚才的反应总结为叛逆期。

不管过程怎样,总之,我理想中的国中生活从现在正式开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