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绿精灵

作者:秋乙一
更新时间:2017-12-05 11:39
点击:1551
章节字数:35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力劲松懈!力劲松懈!”赫敏瞪着自己仍被咬得死死的龙皮手套,咬咬牙,“障碍重重!”

这次起了作用,中国咬人甘蓝终于松开了它的血盆大口,但与此同时赫敏也被重重弹上了温室顶的玻璃,最终落在了一大群的泡泡豆荚上。她赶紧爬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回头时发现豆子们都纷纷开了花。(注:泡泡豆荚的豆子会在接触到固体物品时开花。)

斯普劳特教授不会高兴的。

赫敏紧紧地抿着嘴,不禁有些发愁。希望三年级已经上过泡泡豆荚的课了……

她回头去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中国咬人甘蓝同一小时以前一样,一点儿没有缺茎少叶,一开一合地张牙舞爪,像是在嘲笑她。而从身上已经凌乱不堪的校服来看,赫敏觉得它或许真有嘲笑的资格。她只有两只手,而这该死的植物如果愿意可以长出无数片叶子,再带着无数张嘴。但说真的,她只需要靠近核心的一点点茎叶——

“你在跳舞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连着问题本身让赫敏愣了一会儿,“什么?”

“噢那就好,”卢娜轻盈地从温室门口走了过来,“我讨厌跳舞。”

“什么?”赫敏觉得自己听错了,“我没有——”一旁的咬人甘蓝直接抓住了她的龙皮手套,同上次一样用力咬了下去。

“障碍重重!”赫敏近乎是吼出了咒语,但这次她好歹及时给自己用了漂浮咒,没让泡泡豆荚再次遭殃。

卢娜恍然大悟地看着她,“我看到温室里面有影子飞来飞去,我想是绿精灵。”

“绿精灵根本不——”赫敏即时住了口,她决定换个方式,“卢娜,温室里经常会有人在,有影子不代表……”她挣扎了一会儿,“……绿精灵。”

“但人的影子不会出现在温室顶上。”

但用了障碍重重的人会,赫敏苦涩地想。

“卢娜,就像你刚才看到的,我……”她的声音在卢娜兴奋的目光里越来越小。她放弃了,这话题不用再继续进行下去,她早知和卢娜讲道理有多困难。

赫敏调整了下手套,准备再次进入咬人甘蓝的攻击范围,但视线边缘那头金发一直吸引着她的注意——卢娜正饶有兴致地四处观看,看样子好像在寻找绿精灵。

她已经在这里白白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因此她只犹豫了一会儿。

“卢娜?”赫敏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假定卢娜能听到,“能帮我个忙吗?斯内普教授布置了查找魔药成分的家庭作业,中国咬人甘蓝是必要材料。”

卢娜目不转睛地样子让赫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慌忙解释道:“我知道这是七年级高级魔药学的课程,但我还是有些好奇——”

她有意识地提醒自己这或许并不是卢娜想听的理由,但卢娜似乎并不在乎,她直接跨入了咬人甘蓝的攻击范围里,吓得赫敏立刻举起了魔杖,“卢娜,手套!”

但令她吃惊的是,已经持续攻击了她一个多小时的中国咬人甘蓝并没有任何动静,乖乖地任由卢娜掰开外面层层的叶子,取走了核心附近的绿叶和茎秆。

“梅林啊……”她惊得前进一步,但被朝面颊拍来的叶子逼了回去,“你是怎么做到的?”

卢娜慢慢退了回来,盯着咬人甘蓝看了一会儿才回头来看她。

“我给她唱了歌。”她说,像是这答案再明显不过一样。

赫敏眨眨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听。”卢娜哼了出来,而那调子奇异地像《韦斯莱是我们的王》。她哼了一会儿才停下来,“你也应该试试。”

“试试……什么?”

“给她唱歌。”

“对一颗植物……”赫敏艰难开口,“……唱歌?”

“你应该试着多了解她,”卢娜朝甘蓝的方向努努嘴,“如果不知道怎么告诉她的话,也可以唱出来。”

赫敏再一次被女孩的目光逼得转过头,瞪着甘蓝的方向发呆。

好吧。

她从未与人一起唱过歌,从未有机会也从未觉得有这个必要。于是现在这个时刻便让她觉得有些尴尬,尴尬得手足无措。她慢慢加入了卢娜,在《韦斯莱是我们的王》的双人哼唱中伸手碰了碰和她纠缠了一个多小时的甘蓝。中国咬人甘蓝探出一片叶子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指便又缩回去卷成一团,似是倦了。

这是赫敏加入魔法世界第五年。她在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很少会觉得惊奇了,她读遍了能找到的书,足够知道魔法界的“常识”是什么。但就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又像是第一次踏入霍格沃茨的礼堂一样,连《韦斯莱是我们的王》都似乎因此而壮阔起来。

梅林啊,这一定有一个「专业」的学术解释。

赫敏把自己的下一个去处定在了图书馆。

“给你,”卢娜用手肘碰碰她,把先前摘的东西递了过来,“这应该足够你做催长素了。”

“你知道催长素?”赫敏惊讶地问道,“那是七年级的——”她停住了,盯着卢娜笑了起来,“噢我想……我总是忘记你是个拉文克劳。”

卢娜神秘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拉文克劳,我是说……”赫敏用铁甲咒挡住了卢娜的除你武器,“在入学前我一直都以为我会进拉文克劳。”

“你不喜欢格兰芬多?”卢娜灵巧地躲开赫敏的速速禁锢,回敬了她同样的咒语。

“我很喜欢,事实上我都高兴疯了,”赫敏发誓她这个回答和罗恩的瞪视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入学前我读过的书里面,很多伟大的巫师都来自格兰芬多,我只是……”她抿了抿嘴没再说下去。

卢娜突然直接收了魔杖,随随便便地别在耳朵后面,逼得赫敏停下已划了半圈的腿立僵停死。她一如既往地发觉卢娜目光简直令人无所适从,而且……她到底是怎么做到不眨眼的?

赫敏咬咬牙,“我只是不是太高兴,你知道……我觉得分院帽可能觉得我不够聪明。”

罗恩似乎被什么东西呛住了,剧烈咳嗽的声音让牙牙叫得更大声了。

或许是因为卢娜每次都能成功地把她看得心里发毛,所以她真的忘了海格的小屋里还有其他人。“罗恩!”她瞪了过去,罗恩正疯狂地推着哈利找水。

天知道罗恩要嘲笑她多久了。于是她冷着脸反击,“你不是要去练魁地奇吗?”

卢娜似乎无事可做,用脚在原地优雅地画着圈,但嘴里却哼起了《韦斯莱是我们的王》,让罗恩的脸立刻红了个透亮。上次灾难性的球赛对于他依然是万分惨痛的回忆,显然不希望有人再提。他张张嘴就要说些什么。哈利见状即时地把扫帚往他手里一塞,二话不说便拖着罗恩朝外走,出门时抱歉地看了她一眼。

牙牙追着哈利和罗恩出了门,叫了几声后便安静了下来,然后好奇地跟着卢娜的脚一起转圈。赫敏看了一会儿正转圈的一人一狗,最后决定不去问原因,“卢娜,还要继续练习黑魔法防御术吗?”

卢娜哼了两声表示肯定,继续不知疲倦地和牙牙转圈。而就在赫敏准备再问时,她突然停了下来,下一秒便把魔杖握在了手上。

“塔朗泰拉舞!”

赫敏完全来不及反应,她的双腿立刻不受控制地开始了舞动,魔杖在摇摇晃晃保持平衡的过程中也掉在了地上。

“卢娜!”她有些生气。

但卢娜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而最出乎意料的,则是金发女孩在下一秒把魔杖对准了自己。

“塔朗泰拉舞。”

赫敏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也开始无规律舞动起来的双腿。而且卢娜还奇异地保持了极佳的平衡,一点点地朝她接近。

“停下来!卢娜,这真的……”赫敏抬头时,发现另一个女孩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在她呆愣住的间歇里,两人的腿不受控制地撞在了一起,让她们双双倒在了地上。卢娜横在她身上,背牢牢地压着她的双腿,而赫敏不由注意到它们还在不受控制地跳舞。她赶紧抓住落在一旁的魔杖给了自己一个咒立停,然后把腿从卢娜身下抽了回来。

赫敏并没有立刻给卢娜解咒。她慢悠悠地站起来,给了自己的衣服一个清理咒,这才优雅地把魔杖对准卢娜。

“咒立停。”

但卢娜并没有立刻站起来,她依然保持着平躺的姿势,眼神却不是她一贯的放空状态。“我一直讨厌跳舞,”她笑得很开心,“但我觉得和你跳舞很开心。”

这句话将赫敏先前那一点报复心理打消得一干二净。她不知该觉得尴尬还是滑稽还是开心,而她又觉得或许三者皆有。

“其实刚才的步子很像街舞。”她最后说。

“街……舞?”卢娜艰难地说,就像不知道该如何发音一样。

赫敏意识到这是她第一次让卢娜有些疑惑,心里十分开心,“麻瓜的一种舞蹈,通常是快步舞。”

“哦,和你跳街舞很开心。”卢娜纠正道,然后偏头看向一边。

赫敏大笑起来,顺着卢娜的目光看向禁林边缘。但那里什么也没有。

“你在找海格吗?”她问。

“他不是好老师。” 卢娜皱了皱鼻子,“不,那里有几只夜骐。”

赫敏本以为又会听到什么虚拟生物的名字,而这却完全出乎她意料。

她没再笑了,“你能看到夜骐?”

卢娜躺在地上耸了耸肩,“妈妈是典型的拉文克劳。她相当喜欢做实验,然后有一天出了大错。”

“我很抱歉。”她在卢娜身边坐了下来,看向禁林的边缘。那里什么也没有,而她希望自己永远都不会看到它们。

卢娜像没听见也没看见她一样,眼神又失去了聚焦。很久后,她突然说:“赫敏,我觉得你很特别。”

赫敏眨了眨眼,一时无法接受自己正被「卢娜」描述为“特别”,也想不清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她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何种感受,或许最恰当的词是尴尬。

而她清楚地知道这感觉或许又不是尴尬。

卢娜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对她造成了多大困扰。她站起来向禁林边缘走,“爸爸说夜骐是很好的坐骑。”

赫敏赶紧站起来追了过去,天边苟延残喘的阳光将她们的影子拉得十分细长。

“卢娜!停下!这样会赶不上宵禁的!”她大声叫着前面的女孩。

卢娜对“朋友以上”的定义是什么?会和其他人一样吗?

在艰难说服她别去骑夜骐的过程中,赫敏觉得这或许是全霍格沃茨最难的一道题了,而她第一次不怎么想去找到答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