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2

作者:linsan30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7
点击:1205
章节字数:45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


柳惜音就這樣在葉府待了數日,也終於收到柳家的回信,這才讓葉昭心裡有個底,也盤算著這個重大的秘密該何時告訴她的表妹。


就在葉家主僕傷腦筋的同時,胡青突然來了。



葉昭卸甲歸田之際,胡青便被升到將軍的位置,可以說取代了葉昭昔日在朝堂上的地位。


「將軍,別來無恙。」胡青眼底透漏點激動,卻很好地掩飾下去,立刻向葉昭行軍中的跪拜禮。


「狐狸你可還好?朝堂上的一切很嗆的吧!」葉昭歡喜的去扶起胡青,示意兩人坐下再聊。


「狐狸怎麼來了?」


「奉皇上詔令要到西夏邊防守衛,聽聞西夏最近動作頻頻,朝堂上下很是不安。在離開之前先來探望將軍,也好先跟妳說說這件事。」


葉昭凝神回應:「你可要小心,他們可不講道理,總是小動作頻頻。」然後又緩和一下:「狐狸你來的正好,這幾日表妹才剛到我這裡作客,你可真有福氣呢!」


胡青略為訝異,又恢復常色:「哦,柳小姐到來,莫不是雍關城那裏怎麼了?」


「你瞧你,才當了幾天朝官,就滿腦子政務的事!表妹可是特地來尋我的呢!」某位前將軍也不想想自己當初也是當面就問了表妹一樣的問題,卻拿來數落自家下屬,但話才剛落音,又想到了小時候的那個承諾,不禁眉頭一皺。


「莫非柳小姐是為了……」在軍中也有一些人知道葉昭的秘密,胡青也是其中一人,他不枉是軍中的智囊之一,立刻就想到了他們將軍昔日曾經做過的年少輕事。


「是呀……」


「將軍打算……?」


「我自有主意……」葉昭淡淡地說


胡青見狀也只能嘆息,隨後兩人閒聊了幾句就告辭啟程了。


柳惜音原本想來前廳打聲招呼,畢竟曾在邊關見過,並不算不熟悉的人,但聽到兩人說話藏著秘密,又覺得時機不好,便一直等到胡青離開才從廊中走出。


「胡將軍可有什麼事呢?」


「是呀,這都什麼事呢……」葉昭似乎沒有聽到柳惜音的問話般地喃喃自語:「聽說西夏那邊有些動靜,因此皇上把狐狸派到那邊去鎮守了。」


「皇上沒有調動阿昭嗎?」


葉昭笑了開來:「我已經卸甲歸田了,這大好未來可要給交別的年輕將領去帶領才行!」


柳惜音聞言也笑了:「阿昭不也才二十好幾而已嗎,哪裡老了?」


兩人相視互相笑了開來,頓時一片和樂融融。



葉昭不知道這樣的時間能持續多久,有一瞬間希望自己真的是個男兒身,真的能夠娶柳惜音為妻,真的能過上這樣歸隱山林的日子,也許帶上幾個孩子一起過著這樣閒適的日子……內心不由得一沉,深深的愧疚感席捲而來。


葉昭從不能好好隱藏自己的情緒,柳惜音則是從小便聰明伶俐,洞察人心,自然不會漏掉她的任何表情,主動伸手輕撫葉昭的手:「阿昭,你知道你能告訴我的,無論你有什麼事,都讓我幫你分擔,好嗎?」


葉昭的手被撫上時微微一顫,似是喃喃地說道:「表妹,我非良人,你可知道?」


柳惜音以為他只是暫時陷入過往刀槍生活的回憶,不禁拍拍他的手:「不論阿昭被別人稱為什麼,阿昭永遠是我的阿昭。」


「若我不是阿昭呢,若我根本就是個大騙子,是個大混帳!」被觸動心中的柔軟之處,葉昭的心情不禁有些激動,帶著愧疚、帶著懊惱,也帶著永遠不能完成諾言的憤怒。


柳惜音雖然有些被嚇到,卻仍堅定地握住她的手:「無論阿昭是怎樣的人,變成怎樣的人,都不會改變我對阿昭的心,即便阿昭喜歡上別人,變成另外一個樣子,我知道阿昭曾經有那樣的一面就足夠了。」


葉昭深深嘆了口氣:「妳個傻子……」


「我是只要阿昭的傻子。」柳惜音鬆開了手,聲音卻更加堅定。


「若……我不能娶妳呢。」


柳惜音渾身顫了一下,過了一會才回道:「那麼我便永不出現在阿昭面前讓你困擾,但我的第二條命是阿昭給的,便會永遠為了阿昭而死。」


「傻子……」葉昭輕輕抱住坐在椅子上的柳惜音,輕靠著她的頭,臉上表情卻百轉千迴。


「表妹,我不能娶妳,是因為我不能夠,而不是不想……」


柳惜音不解地看著她,只見葉昭繼續說:「我不是男兒身,因此不能娶妳。」


試圖用最平淡的語氣說出這件事實,卻還是只能背對柳惜音才能說出這句話。


柳惜音則疑惑非常,暗想莫非葉昭在戰爭中受傷了才說這樣的話,正想回覆卻被葉昭打斷:「我是個女兒身,同表妹一樣,故不能娶妳……兒時……是我不懂事,一心只想保護表妹才說出那樣不懂事的話……」


柳惜音的腦海轟地沒有了聲音,只見背對她的葉昭的肩膀好像在微微顫動,似乎正講些什麼,她卻什麼都聽不見。



她的阿昭是女子,同她一樣,所以不能娶她?


她的阿昭,那個在戰亂中解救了她的阿昭?


那個撐起葉家軍的阿昭?


那個帶領軍隊節節勝利的阿昭?


那個回京受賞爾後卸甲歸田的阿昭?


那個愛酒愛美人的阿昭……


這樣的阿昭,是女人?


若是她聽到別人這樣說,肯定不會相信,這樣被稱作活閻王的阿昭怎麼可能會是女子,這樣就好比把她柳惜音說成是個男子一樣荒謬。但這次是她的阿昭親口對她說的,她又要怎麼不信……


她的阿昭永遠不會對她說謊……嗎?



「阿昭……你……」


「表妹,對不起,妳若想殺了我便殺吧,如今我已沒有資格成為妳的阿昭,最多只能成為妳記憶中那個阿昭……」葉昭下定決心般轉過來,愧疚又帶著堅決地看著柳惜音,手欲要掏出懷中的匕首給她


柳惜音緩了緩心神,意外地沒有表現出葉昭想像中那般受傷的行為,她只是對葉昭看了一眼:「阿昭,讓我想想吧……」


葉昭看著這樣的柳惜音,內心更是不捨。


從前只有柳父能讓柳惜音露出這樣隱忍的表情,她也曾在心中發誓若是日後有誰讓她的表妹受委屈,必定動用一切關係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努力撐起葉家軍也是為了能夠給表妹一片遮風避雨的地方,組織起自己的勢力,也是為了能讓表妹不受任何人欺負。


可如今,自己卻成了最不想成為的那種人,那個傷害表妹最深的人。她深深懊惱著,卻也只能等待柳惜音對她下達最後的決定。




兩個主人這樣默默過著日子,來往不冷不熱,平常也會閒聊幾句,但已經聽不到柳惜音對葉昭打心底的關懷,反而是種更生疏的問候。秋水、秋華知道一定是葉昭向柳惜音坦白了,不然以這位柳小姐敢愛敢恨的作風,一定是繼續為她的阿昭噓寒問暖,仔細看顧一切。


只有紅鶯一人看不懂這一大堆人的行為,每每想問小姐,卻又被那略帶冰寒的表情給退卻。



就這樣過著不冷不熱的日子,葉昭又到了和茶樓、青樓合帳的日子,本來欲要帶著秋水、秋華一起前去,卻不料柳惜音主動請纓要跟去,這使葉昭心中又驚又喜,更是忐忑不安,想不透她的表妹又想做些什麼事。


面對葉昭這般千變萬化的表情,柳惜音只淡淡說了句:「妳不是不懂嗎,我去幫妳看看吧。」


葉昭默默點頭,小心翼翼地牽引著她上轎,自己本來欲要另外騎馬,卻被柳惜音拉進了轎子:「妳硬要在外面騎馬,莫不是要讓我更被說話嗎。」


葉昭只希望柳惜音能朝她狠狠發怒,也不要像現在這樣帶著第二層意涵地向她說話,不禁苦著張臉唯唯諾諾的上了轎。



之後,柳惜音確實像她說的一樣,專心幫她處理一些帳務上的事情。


這只苦了這位前大將軍,對於她的表妹,她從來沒有辦法完全理解,就如現在也完全搞不懂她的表妹到底有沒有在生氣,或是究竟生氣到哪種程度,當初本想拿把匕首讓她解解氣,現在想來又是不可能,她的表妹怎麼可能會選擇這麼粗暴的復仇方式呢?



眾人只見可謂天下絕美的柳姑娘一直在那邊忙碌,而這位前大將軍卻一個人眉頭深鎖,不時圍繞他們走走停停。


而就在處理完事情之後,柳惜音這才轉頭看向這位大將軍,無奈地嘆口氣:「阿昭,我們回去吧。」


「哦哦,好,好,備轎!」葉昭這才從自己的空想裡出來,小心翼翼地攙扶柳惜音上轎




帶他們回府之後,柳惜音遣散了眾人,包括紅鶯等人,欲要單獨和葉昭說幾句話。


「阿昭……」


「是!表妹!」


「平常一點就好。」


「哦……好……」


葉昭不自在地扭動自己的身體,邊不斷偷看著柳惜音的表情


「阿昭可喜歡我?」


「……」聽到柳惜音這句話,葉昭的眼睛睜得都快掉了出來,過了良久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能愣愣地看著她,腦中完全停擺。


柳惜音嘆了口氣:「阿昭,我想了很久,無關妳是誰,我只想知道妳究竟有沒有把我放在心上過……」


見葉昭仍然沒有回話,柳惜音繼續說:「我說過的,不論阿昭是怎樣的人,或是喜歡上怎樣的人,我都喜歡阿昭,」吸口氣繼續說:「就算阿昭是女人,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就離開阿昭……所以,如果阿昭覺得我會是個麻煩,就像我之前說的一樣,我不會讓阿昭為難的……阿昭……?」


葉昭楞楞晃了晃腦,盯著這位比起她這個女將軍來說更加驚世的女子,從未聽聞過這種告白,她腦海裡也完全沒有對這種結局預先設想,只能呆呆地看著她。


只見柳惜音略為不耐煩,或說是不安,她深深嘆口氣:「我知道了,我明天就會離開這裡,不讓……」


「等等!」葉昭慌忙阻止她,雖然還沒有完全消化完柳惜音剛才的言論,還是先反應過來了。


她的表妹要離開她,這怎麼行,絕對不可以的,她要去哪?一定不會乖乖回雍關城的,就算回雍關城又要怎麼辦,難道表妹會乖乖等舅舅幫她指婚嗎,她之前說非葉昭不嫁,難道會願意嫁給其他什麼拐瓜劣棗嗎?但這一切考慮都不如現在攔下表妹實在,只是攔下後要做什麼,她還需要想一下。


「阿昭怎麼想的?」柳惜音平靜地說著,似乎葉昭說的任何話都和她無關。


這個表情讓葉昭萬分難受,她的表妹,她心中最重要的人,在人生中唯一想守護的表妹。這樣的表妹總是為她一人展露最燦爛的笑顏,從來沒有用這種冷淡的眼神看過她。


她不禁有一種錯覺,覺得自己身為女兒身並不是一件極惡之事,覺得身為女子的她有可能和這樣的表妹共度一生,她負責保護表妹的安全,表妹負責照顧她們的生活,生活在這樣的小村莊,和樂融融……


和樂融融……葉昭回過神來,見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抓住表妹的手一陣子,表妹卻也不掙扎,只由著她無語地抓著。


「我……」葉昭終於吐出聲來:「我是女子……」


見葉昭仍是說著這句話,柳惜音心裡有點放心,她的阿昭也許不會離開她,她的阿昭也許心裡也是有她的。她花了好幾天整理自己的心情,她明白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她也明白一個女子對另一個女子懷抱這樣的心情應是錯誤的,甚至是不倫的,但她想了很久,她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她永遠也沒有辦法對她的阿昭以外的人打開心房,無關她是男子還女子,只因為她永遠是她的阿昭。


柳惜音是個堅定的女子,無愧將門之後,她是一個果斷決絕的女子,就算在男人之中、軍隊裡面,也很難找到像她這樣一心一意、一諾千金的人,因此葉昭也明白,柳惜音肯定接受了什麼,甚至可能接受她是女子,而不介意繼續與她生活?


葉昭沒有明白太多,她只覺得鬆開了手,她會一輩子後悔。做了這麼久的將軍,她唯一學會的便是把握時機,她知道這次錯過,有可能一輩子都錯過了。


「阿昭,先休息一下吧。」柳惜音用另外一隻手輕拍緊抓不放的手,安撫性地對她微笑。


「惜音……別走……」葉昭脫口而出這句話,卻沒有發覺自己在說話


柳惜音更是輕撫她的背:「不走,我不會走,一輩子都會在阿昭身邊。」


一輩子。


換她承諾她的一輩子。



既然同為女子,她更要堅強守護她的承諾,她的阿昭看似堅強,實則溫柔似水。


她怎麼沒有發現她是女子的呢?她的阿昭明明就這麼溫柔,是她從未在男子身上看到的柔韌與堅強。她的阿昭是這樣突出,使她從來沒有好好看過其他男子,或者其實是她從來沒有關注過阿昭以外的人?


因緣際會之下,她已經永遠不能失去她的阿昭。



在葉昭曾因為上戰場受傷時,她痛恨自己是女子,痛恨她的爹爹不讓她學武,痛恨其他男子可以為了葉昭去復仇殺敵,甚至痛恨明明智力沒有相差很多,卻因是男子而可以替葉昭出謀劃策的那些軍師兵將們。


她明明也想為了阿昭做點什麼……


因此,在葉昭告訴她這個祕密的時候,她先是驚訝、錯愕,接著是憤怒、痛苦,卻在沒多久之後接受。


因為這個人是她的阿昭,她永遠無法背棄的阿昭。就算自己會被阿昭欺騙,她也永遠不會傷害她的阿昭。


大概五篇內完結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