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明明白白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06 21:50
点击:982
章节字数:22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林青见章澍坐下,也拉开了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一时间没了说话声,四周静下来。餐厅的灯依旧是暖暖的颜色,雨声远远的,隔着厚厚的墙与灯光,沙沙作响。

该来的还是会来,那么索性把话说开,把那些陈年旧事挖出来扔在灯光底下,她也受够了躲躲藏藏。

章澍想,也许解开了心结,她面对林青的时候,也就不用再那么小心翼翼。

拿定主意,开口便没那么困难了。

“你想说什么?”

林青没料到章澍肯张口,愣了一愣。但很快调整心态,双手交叠在桌子之上,她望着章澍,“对不起。”

搞了半天是要道歉的?

“这话跟子安说去,跟我说干什么。”

“我是跟你道歉,别人怎么样我不在乎。”

章澍一时语塞,这么明目张胆不分场合闹人家婚礼,还这么个态度……也罢,要是在意这些,她也不是林青了。

“那就不必了,我可不习惯你道歉,下午那口啃了就啃了,翻篇吧,”见林青一副想要解释的样子,章澍又道,“如果是为了从前的事,就更不必了,都是自己的选择,没什么谁对不起谁。”

“所以,你觉得我们以前没有问题,现在也没有问题,希望保持这种状态,是吗?”林青笑了,但笑得没有温度。

“我……心大不行啊。”经林青这么一总结,章澍忽然觉得自己又在逃避问题,怂的不行。

“好,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实话。”林青正色。

谁那么傻啊都照实说,又不是真心话大冒险。章澍腹议,但看着破天荒开诚布公的林青,想想对簿公堂就对簿公堂吧,有什么招都使上来,免得天天得提防林青阴她。

“好。”

“我喜欢你,过去、现在,你喜欢我吗?现在。”

完蛋。

一上来就表白+灵魂质问?这游戏没得玩啊?章澍特别想抽死一分钟前的自己,装什么洒脱,玩大了吧现在。

而且林青这“过去你喜欢我我都知道不用问”的态度真是气死个人,当年谁都没开这个口,她不知道林青是喜欢自己的,可林青却知道她的心思。

所以,当时林青要和她分开的事,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林青看着忽然充了气、鼓囊囊要爆炸的章澍,道:“不是说没谁对不起谁,你生什么气?”

“气自己。”

林青开诚布公,章澍不想骗她。喜欢,不喜欢,章澍忽然发现,自己搞不懂自己的心了。

“……不知道。”

“请对方辩手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章澍低着头,恍惚着,林青也不急,看不出情绪,就这么等着。远远的雨声还是依稀,来来去去不见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很低很低,很慢很慢的声音,“喜欢,但没有以前喜欢,以后也不会再……”

“我只想知道现在,”林青打断了她的话,不太想再听下去,“足够了。”

章澍看着林青,忽然之间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推着她往前走,再走一步,把真话讲个明白。

“说真的,林青,你让我觉得很痛苦。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这件事折磨了我那么久,太苦,我怕了。刚过去的那几年,看见你,听到你的声音,哪怕旁人说起你的消息提到你的名字我都会觉得痛苦。现在好不容易好一点了,我也没有什么定力,你靠近我,我会变得情不自禁。之前那个吻,说不在乎是假的,我气死了,练了多少年的葵花宝典差点前功尽弃。但我清楚,你林青是不会为谁而改变的,你只在乎你自己。我也一样,我只是想保护我自己。让你为难的话,对不起。”

“你说喜欢我,林青,我是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可我看得见你做了什么。我不怨你,怨你没有用,我怨的是那个喜欢你的自己。”

林青张了张嘴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愕然与慌张。章澍真的变了,变了很多很多,她不再会站在原地等她了,她在尝试离去,走到别人身边去了。

“阿青,我开始喜欢你的时候,连爱情的概念都没有。想了这么几年,发现我们只是不合适而已。人生能有几个八年呐,趁早解脱,各自珍重吧。”

章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仿佛把漫长时光所积郁在心中的话通通说完了。她真的觉得非常之轻松,非常之解脱,以致于抬起头来的时候还绽开了一丝笑容。

可对上林青那双雾蒙蒙的眼睛时,章澍的心里还是一阵疼。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林青总是那么一针见血。

章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还是这条蛇本尊。就算是美女蛇,那也是命重要。心里头那个坎儿过不去,也解决不掉,那就离得远远的吧。她的逻辑很好猜。

“我是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章澍避而不答。

林青眼里的雾气更浓,几乎要漫出眼眶,“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都不知道。何况你变了,我也变了,为什么不能从头来过?”

章澍心里头也泛着苦,自她与林青中学相识起,除了第一年的某一天,她便再也没见过林青第二次落泪。林青的心里,大概也是苦得很了。

像她自己说的,章澍对林青是没什么抵抗力的,抗体生长的速度太过缓慢,病菌一旦卷土重来,没过几招就被屠了城。

“哎……”章澍叹了足足五秒的气,“道理我永远讲不过你。”

林青听到这话,知道情形总算是暂时稳住了。哪里是讲道理啊,章澍了解她,她又何尝不了解章澍。看顾自己的情绪,已然成了章澍的一种本能,这场博弈,从她没能将醉在婚宴上的自己抛下不管开始,就已然看到结局。

“我不逼你,但我会追你,也许你哪天就一下子发现,喜欢我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林青又是笑脸盈盈。

章澍显然没有想到,林青的脸皮会变得那么厚。她到底为什么会被当成冰山冷美人的,这么大一只妖蛾子没人收是吧?

“林青,如果我现在就拒绝的话,我今晚还能有地方睡么。”章澍很谨慎。

“拒绝的话,就只能在我床上凑合一晚了。”

“我靠!”悲从中来,怒不可遏,章澍一头栽在桌板上,开始自暴自弃。

一旁是林青把脑袋支在一只胳膊上,就这么看着桌上的章澍,如果此时章澍抬头,她就会看到林青的眼睛,那双幽深幽深的、勾人的眼睛。

时间与空气从方才的压抑冰冻之中解放出来,开始舒展筋骨,自由自在地流动起来。

这一夜,也忽然之间,没有想象的难过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