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鱼港的客人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05 22:08
点击:827
章节字数:22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雨势不见小,出神之中,二人在一幢三层小楼前停下了脚步。

林青摸出钥匙,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大门。屋子里亮着灯,偏橘色,在这个暴雨的夜晚显得有些暖。

终于算是到了亮处,林青这才看清,章澍的受灾状况。

这家伙几乎就是只泡过浴缸的猫,扎得高高的马尾无力地贴在脖颈边,平日里蓬蓬勃勃翘着的呆毛和看不见的逆鳞,通通服服帖帖地躺着。

别说T恤衫和五分裤了,原本宽松的衣服,现在也软嗒嗒垂着,吸饱了水分,全然没有要干的样子,深深浅浅雕出她的身形。

整个的一副呆愣可怜模样。

到底是怎么混成这样的?林青深深叹了口气,“进来吧,总之先洗个热水澡。”

章澍站在玄关,一动也不动,水滴顺着裤脚滴落,在地上画出一个个深色的小圆。

“来都来了,还磨叽什么?再拖要感冒了!”林青有些生气,面庞的红润更甚,眼神,那个熟悉的眼神让章澍浑身发冷。

“地板会湿的,就这么进去的话,”章澍扯扯嘴角,“保证给你弄一串儿水印出来。”

“这个不用管,有钟点工打扫,也麻烦不到我。”

林青给章澍取了双白色拖鞋,看着她慢吞吞脱掉凉鞋,换上,正合适。

“这是我妹的,前几天匆忙,忘了买客人穿的拖鞋,没想到她的正好。”

是了,林青有个妹妹的,叫……叫什么来着,章澍歪着脑袋。

“林白,你见过的,不过那时候她才8岁。”

章澍想起来了,那是在她们升上本部高中的入学典礼上。

那时,她端正地坐在台下等着典礼开幕,林青和她妈妈一同走过来,看见章澍就开心地在她身边坐下。林青妈妈手上还牵着个梳羊角辫的小姑娘,门牙缺了一颗,笑得没心没肺。

十五六岁光景,干干净净。

“嗯,我记得。”章澍乖乖跟着林青往屋里走。

房子的设计风格偏北欧,简简单单,干干净净,但设计感十足,细节打磨地还算到位,在章澍这个外行人看来已经非常出彩。

客厅不算太大,深灰色沙发、矮木几、落地窗,几幅画,只是电视柜显得有一点突兀生硬。

注意到章澍的关注点,林青道:“那个电视柜摆的很奇怪对不对,我妈硬要放一台电视不可,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怎么处理才和谐,就先杵在那儿了。”

看来是的,这屋子的风格太林青了,是她把的关。章澍就纳了闷儿了,在B大念书不是累得跟犬科似的么,林青怎么那么闲,还回来搞个家装?

估计这次她来参加婚礼,也主要是因为要搬家,顺路来送个人情。可这人情送得也……太尴尬了,送了个麻烦。章澍想。

偏过头,瞧见章澍皱着的眉头,林青笑道:“也没有这么难看吧,我会伤心的。”

“嗯,还行。”章澍嘴硬。

通往楼上的楼梯设计的很隐蔽,藏在小厅一侧的书架后面,章澍一开始都没瞧见。

“你家里人都不在啊?”章澍这才想起来,怎么没见着林青她爸妈,她可不愿在这种情况下见人。心里一阵紧张。

“我爸一年到头跑外地,你也知道,我妈这几天回老家办些事儿,林白学校呢,”说罢意味深长地看了章澍一眼,“放心吧。”

???

虽然是放心了没错,但好像有哪里不对啊?这种放心不是那种放心啊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章澍张了张嘴,到底没说话。

二楼有三个房间,房门都是关着的,有一间的门上挂着个彩色的牌子,依稀看见上面有几个字。

“二楼是我爸妈、我妹的房间,还有一间客房。”

林青继续往上走,“三楼是我的,有些乱,你别介意。”

“没事,我习惯了。”

林青是个懒人。她所在的场域如果没有凌乱,大概只有一个原因——没有东西。中学的时候,章澍每天喊她起床不算,连被子也一并帮忙给叠了,可见一斑。

三楼有两个房间,门倒是都开着。右边那个屋子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情形:一张偌大的桌子,上面搁着台电脑,桌上铺满白花花的图纸,各种各样的笔乱七八糟散落在纸上、纸下;地上零零星星有些废纸团子,和什么东西的碎屑?

还是超出了章澍的想象。林青尴尬地走过去,带上了这扇门。

“工作室,老师布置的图纸还没画完,稍微乱了点……乱了点……”

看来左边的屋子就是林青的卧室了。林青直接拉着章澍拐进卧室的卫生间,“你先洗个澡,我去拿身衣服给你。”

“你家有烘干机吗?”章澍颇有些尴尬地问。

“没,衣服也是钟点工洗,不用在意。”

“那……那你先拿来吧,我拿进去。”

林青看着章澍,扑哧一声笑出来,“都一起洗过澡了,还害羞什么啊?再不进去你都要得风湿了,我去找找新的衣服,挂你门上好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章澍脸腾得一红,一把把林青推出去,锁上了卫生间的门。

什么都一起洗过澡了?十三四岁的事情能算数吗?况且那还是在公共澡堂,没见过这么四舍五入的!

章澍愤愤地想,鼻头突如其来的一阵痒,没有防备,一个喷嚏打出来。

完了完了要感冒了,她可不想拖着一身病回学校。

三下五除二褪掉身上的衣服,章澍这才发现,自己连胸衣都已经湿完了。她不由得担心起来,林青这个生活技能待考察的人,十有八九想不到准备这些。

虽然说,这些年来,章澍的胆量有所增长没错,但让她不穿内衣在林青面前晃悠,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大不了穿湿的。

当温暖的水流触及章澍的身体,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逸的喟叹,冰凉的身体慢慢融到水里,章澍觉得,自己就要化掉,一并被冲走了。

这在夏季,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体验。

林青回到在浴室的门口,停了一会儿,哗啦啦的水声冲刷着她一整天烦躁不安的心。脑袋里面叫嚣着的怒、慌,这时候全都安静下来,被另一种莫名的情绪所替代,痒。

半晌,她轻轻把袋子挂在门把手上,又轻轻地走了。

洗完澡的章澍浑身冒着热气儿,是挺热的,毕竟是夏天。这时候她才发现,她没有毛巾。

浴室里当然是有毛巾的,而且还很多,可问题是,这些是林青的毛巾,还不知道哪条擦头、哪条擦澡。

此时,章澍有四个选项:

A.用林青的毛巾

B.自然风干

C.直接穿衣服

D.大叫并获得毛巾

她干净利落地排除了A和D,在B和C之间徘徊不定。

在尝试挥舞胳膊、做体转运动加快体表水分蒸发失败后,章澍只剩下了C选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