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心眼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04 21:16
点击:782
章节字数:23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澍,你不要这么跟我说话,行不行。”

“不是你说的么,我们的交集还是少一些为妙。”且不说氛围还这么不尴不尬。

“阿澍,我想我们应该重新谈谈。”林青少见地露出了局促的神色,这让章澍有些不适应。

“和一个装醉整我的人,没什么好谈。”章澍想起来就气,语气上更加不耐烦。

“我确实喝晕了,没有要整你的意思,”她拿她那双灿烂的眼睛,定定地望着章澍,“阿澍,我有重要的事想说给你听。”

章澍也在沙发前蹲下,仰着脑袋,定定地望着林青,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当我是什么东西,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林青,我不是傻子,也早就不是那个一开口就只知道哭的小屁孩了,你给我有多远……”

话还没说完,章澍感到后脑勺传来一股力量,没反应过来时,嘴唇就贴上了个软软的物什。林青那张冷峻而温和的脸,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前所未有的近处。

她若有若无地吮咬着章澍的嘴唇,不生涩,也不算熟练。和冬天的枯瘦不同,柔软的唇饱含夏季的汁水,有一点甜。

讽刺的是,章澍之前收到陈冰一时兴起送的礼物,纪梵希禁忌之吻16色,一直懒得用。今天一时兴起试了试,魔咒,简直是个魔咒。

这是一个绵绵长长的吻。不知过了多久,察觉到阿澍一直僵着没有呼吸,生怕这家伙把自己憋死,林青才缓缓放开她的脑袋。

这个时候的章澍,大脑处于格式化的状态,完全无法接受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林青坐在沙发上,有趣地看着她发愣的样子。她本来也没打算就这么啃了,阿澍这孩子心实,牵扯到情感的事儿啊,都得慢慢来。

只是,看到那个在她面前从没有好好发过一次狠的阿澍,真的要把拒绝的话说出口的一瞬,林青的心里头不知怎么的,像着了火似的,焦躁一下子涌上来,说什么也按不住。

见阿澍半天没有动静,心想这回是真把她吓着了。是会把她拉回自己身边,还是推得更远,林青没谱。她端起茶几上那碗差不多凉了的开水,咕咚咕咚喝完,舔了舔嘴唇。

林青一手撑在柔软清凉的沙发垫上,慢慢站起来,也没有再对地上的那只灰蘑菇做什么,只是理了理有些皱的亚麻裤子,便朝大门走去。

“对了,我搬家了,在鱼港,以后,还得跟着你混。”

章澍还木在原地,听到“砰咚”一声门响,一切又回归寂静。她缓缓往后倒去,回到光滑的地板上四仰八叉,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瞄着天花板上的星星小灯泡儿。

刚才,也许,可能,确实是林青吻了她。八年的缠斗,看来终于还是林青先低了头。这是多不容易的事啊,她这样傲的人,肯低头。

可章澍压根儿没觉得快活,这胜利来得太突然,也太迟。她可能已经,开心不起来了。至少她觉得,此刻心里头翻涌着的五味,应该不能被称作是开心。

不知道在地板上躺了多久,天色都有些见黑。章澍觉着脑袋磕着木头,很有些疼。她咕噜咕噜在地板上打了个滚,坐起身来,嘀咕了一句,

“MD,初吻。”

章澍想,一段时间内她最好都不要再见到林青,不然,要么就是重蹈覆辙,要么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两个人,相互折磨的时间够长了,总也会厌恶这种不自在的感觉。

幸好明天就回学校去了,一个多月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她艰难地站起来,方才一直在地上或蹲或坐或卧,这时候腿有一点麻木,大腿以下仿佛被塞满了酒精棉,破败而沉重,既酸又麻。

章澍一脚深一脚浅地往自己屋里走,还没走上几步,沙发垫上的包忽然震了起来。她没办法,又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去。抖了抖没什么东西的包,咔哒掉下两个手机。

在颤抖的那个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鱼港”两个字。章澍脸都绿了,怕什么来什么。

盯着那只嗡嗡响个不停的机子看了良久,心想着快刀斩乱麻,早日解脱,于是拾起林青的手机滑了接听键。

“……”章澍不说话。

“阿澍,是你吧?”

“嗯,不好意思,我忘了把手机给你。”

“没事,我晚上来拿,我知道你家。”

章澍一想不对,晚上要是还让林青来一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赶紧接上话,“不了,我晚上正好出门,给你捎过去。”

电话那头林青轻轻笑了出来,好像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也没再客气,“那你小心点,鱼港A-108,到了就发个微信给我,我电脑登着。”

“嗯。”

挂掉电话,章澍深深叹了口气,为自己难得的假期默哀。林青的锁屏在通话结束后露了出来,似乎是张铅笔画,上面的人可能是林青自己。看了半天,章澍还是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是觉得林青真是自恋,拿这么张丑兮兮的自画像当屏保。

顺便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晚饭的点。爸妈应该不久后就会回家,不知道子安和大王那边如何了。

章澍拿了自己的手机,走回房间,躺到榻榻米台上,舒舒服服开始挨个儿打电话。

“喂,大王啊,你们结束没啊?”

“结了结了,我都在家了,宋成他们也都和子安一起回家先了。”王怡然似乎也颇有些醉意,她的酒量确实很浅,今天估计有点超出计量,“欸林青呢,还在你家呢吗?”

章澍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沉默了一会儿,只是说,“没,回家了。”

“回家了啊,那挺好,你好好休息休息吧,这几天真够呛的,明儿回学校是吧?”

“啧,提起来就烦,你也好好歇着吧,没事儿挂了啊。”

“哎等等,”王怡然似乎想起来什么,“你知道新娘捧花最后谁拿到了吗?”

“你啊?”章澍觉得大王简直在说废话,就剩她和陈冰俩适龄女青年了,有什么好猜。

“你啊!”

“瞎说八道,我在吗?”

“徐老三这个傻子,一共就俩人接,还使这么大劲儿,往后一甩甩桌上,直接弹你椅子上去了。”王怡然最近非常想找个人处对象,语气里充满惋惜。

“哈??”章澍想象了一下那个尴尬场面,忽然有些同情起大王来,辛辛苦苦带着奇奇怪怪的妆做完司仪,连个桃花运都沾不上,“我不需要这个啦,你拿着吧。”

“我也没打算转交给你啊,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先睡会儿……”

电话那头陷入沉寂,大王这家伙大概是真睡了。她入睡一向跟吹灯拔蜡烛似的,眼睛一翻就没了声响。

章澍无语地收了线,正准备再拨给母亲大人,询问今晚上能混到什么吃食。微信小横幅又跳了出来,定睛一看,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徐老三(子安):阿澍,我表哥一会儿加你微信号,记得通过啊。微笑/微笑/微笑/

“通过你个腿儿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