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美酒加咖啡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03 16:55
点击:915
章节字数:22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酒过三巡,陈冰同志出了这么个点子,每个人轮流说一件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儿,如果在座的有人做过,就得喝上一杯酒。

这个玩法大家也觉得有趣,在私人聚会上玩得多,今天这样的场合,掌握好尺度倒也不难尽兴。

陈冰看在三桌一圈围下来得有十三四个人的份上,提议把罚酒一杯酒的量降到半杯。玩法定下来了,桌上的小伙子们又一致推举女士优先、女士优先,于是便从陈冰这儿开始了。

陈冰端着酒杯沉吟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瞬间脸上绽开灿烂的笑,灿烂到在座的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触。这家伙,憋的又是什么主意。

“我,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庄海一听,便大叫不公,“陈冰你这是替女同胞们坑我们呐,这桌除了你们四个,全汉子啊!”

“怎么,怕喝酒啊,我替你前女友们灌你点儿怎么了?”陈冰语气不屑,乐颠颠地劝着一桌小伙子们喝起来,“干了干了,这杯酒多骄傲啊~”

庄海虽然生得一表人才,肚子里那几瓶墨水也够晃荡一阵子,奈何在身高上并未能达到大多数女孩子的预期,桃花运就不显得很旺。陈冰作为掏心掏肺的兄弟,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帮他追追女孩,她这一张嘴巧舌如簧,也倒真的很起作用。

因此,庄海的情史,要躲过陈冰的眼睛,休想。

庄海一仰脖子,干掉杯子里的酒,抹抹嘴,看了一眼陈冰,“报应来得快,你就不怕我也坑你一把。”

王怡然在一旁搂着章澍笑得花枝乱颤,“别别别,你针对她就行了,可别带上我们。”

“管不了这么多啦,”眼看几个小伙子都补上杯中的酒了,庄海不客气地开口,“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四个女孩自然成了这一桌未婚青年的关注焦点,陈冰和林青这俩看来是跑不离的,王怡然有些摸不准,章澍大概是不必喝了。庄海得意洋洋,却发现陈冰一脸泰然自若,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首先端起杯子的是林青,她自然地饮了那冒着泡泡的啤酒,放下玻璃杯时碰撞到木桌,“砰咚”,仿佛是从小伙子们坠落的心房里发出的声响。他们巴不得方才庄海问的是现在时,而不是过去式。

章澍靠在椅背上摇晃着脑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她一向不掩饰自己的性子,也遮掩不住,初见她的人容易觉得她像只猫儿,不近人情。

这回换了王怡然咬牙切齿,飞速端起酒杯喝完,一脸尴尬。王怡然当然生气,她之前被家里安排相亲,随波逐流顺水推舟,跟那个男的处了一段时间对象,莫名其妙脱离母单行列。这杯酒冤。

万众瞩目的陈冰,没有碰她面前的玻璃杯。庄海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不止庄海,全桌男青年的眼珠子也哐哐砸到了碗里。他现在悔得肠子打结,颇有一种“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悲伤。

谁能想到从小气质妖孽八面玲珑的陈冰,没有交过男朋友呢。

庄海没坑到陈冰不说,还多了俩对头。别看林青一副心胸宽广的模样,上学时候可没几个人敢招惹她的。王怡然又知道的太多,要整个他,易如反掌。

庄海殷勤地给身旁的林青斟酒,想挽回一点局面。

林青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示意足够了,然后说:“我从来没有,给身边的人斟过酒。”

庄海顿时就僵了,放下还握着的酒瓶,伸手在桌上摸索到酒杯,又是一仰脖子。

王怡然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接着说:“我从来没有,真正爱上过一个人。”

庄海已经形成了惯性,继续摸索,不知谁给他贴心地满上了酒,再一仰脖子。喝完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这个问题。

桌上陆陆续续有人拿起酒杯。林青又很干脆地喝掉了,轻轻呼出一口气,她抬眼看了看章澍。章澍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王怡然颇为得意,搭着她肩膀说:“阿澍,你瞧瞧我这主意多棒,坑到一大把。”

章澍不说话,慢慢拿起面前从没动过的酒杯,一饮而尽。

王怡然得意的笑容渐渐消失,换上一脸见鬼的表情,直接吼出声,“章澍你给我说明白你喜欢谁了?不是说过有喜欢的人就一定会跟我说嘛!是谁是谁是谁帅吗帅吗!”

“渴了,不行吗。”章澍面无表情地说,“到我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芥末。”

除了章澍自己,一桌人全部端起了酒杯。

生长在大海之滨,章澍不知为什么,对鱼生这类东西特别不擅长,从小挑食加上父母放纵,竟也就这么长大了。其他孩子一般养不出这毛病,爹妈吃啥就跟着吃啥,什么醉虾蟹醢生鱼片鲨鱼唇不在话下,芥末自然吃得多。


之后的无数轮,出现过各种如“我从来没有放弃我的初恋”、“我从来没有烫过头”这类无聊的问题,章澍的那轮反倒是唯一打倒所有人的一轮。奇怪的是,林青几乎无论什么问题,都会喝一杯。

本来大家喝喝就热闹得很,奈何林青本就受人关注。这样一来,傻子都看出来了,这个长得仙女一样的姑娘,心情大概不是很美丽。桌上的气氛也渐渐有些凉下来。

王怡然作为司仪,此时忽然感觉到肩上沉甸甸的重担,结婚喜宴上面怎么能冷场呢!作为深受友人信任的司仪,她可不想回头被子安妈妈记个大过。

冥思苦想几分钟,王怡然伸手,在桌子底下拽了拽章澍的裤子。

章澍白了她一眼,一副“关我屁事”的神态,依旧靠在椅背上不动弹。

王怡然压低声音,苦口婆心,“阿澍啊,子安一辈子可能就结一次婚,就办两次婚礼,咱们做朋友的可不能让对方父母觉得礼数不周啊。”

章澍不乐意,准备开口,想了想又掏出了手机。

“嗡”得一声,王怡然放在靠近林青一侧的桌面上的手机亮了起来,弹出绿色小横幅。

这一个措手不及,王怡然几乎是在一秒内拿起手机,就看见微信上六个大字,

“又不是我请的。”

王怡然后怕地狂按键盘:

“姑奶奶!你就不怕人家看到!”

“我们几个也就你蔫头耷脑的坐在这儿,你总不能让陈冰,让庄海,让我,让子安自己处理这个事儿吧!”

“你这么讲义气,扶个喝醉的美女早点走,大家也都会理解你的啦!”

王怡然就是这样,求人办事说得千万般好,千万般非你不可。章澍也是怕扰得众人不开心,虽然不敢自恋到以为林青闹别扭是跟自己有关系,但心底有那么一丢丢愧疚感,挥之不去。

在王怡然的狂轰滥炸之下,她别无他法。


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又喝了第二杯。啊,魔幻的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结果ya
结果ya 在 2018/04/04 00:51 发表

久违的看着很舒服的文章 很用心 谢谢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