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伙伴们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03 16:54
点击:810
章节字数:24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由于早上的种种耽搁,新人一行到达时间要比预计稍微晚了那么一点,排座次的重任便从子安妈妈一方落到了王怡然身上。

好在一共就三桌酒,为司仪事业鞠躬尽瘁的王怡然小姐也非常用心,之前顺便记下了宾客们尤其是亲戚们大致的位置,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站着尬聊的状况。

陈冰和庄海到得准时,因为并没有通知其他朋友,便安排在第三桌一侧,旁边给章澍、王怡然和林青留了位子。第三桌除了他们作为朋友出席,其余均是子安家族中的年轻人们,基本都是小伙子,三三两两在闲聊着。

陈冰同章澍是高中时升级成的死党,打小儿吞进去百八十个人的心眼,藏得滴水不漏;但在有些事情上却维持着一团孩气的模样,又颇为可爱。

庄海是陈冰的蓝颜知己,本来和其他人不熟,一块儿玩着玩着也就拢了,成了小团体里唯一的男性,自动扛起了许多社会义务归类到他性别里的事情。

他个子不算高,较真儿论还赶不上章澍,但做事情却格外沉着细致。肚皮里头也装着满当当的文化,喜剧感足,十分可乐,最重要的是长得还算周正。

这俩八面玲珑的人精往桌上一坐,要气氛有气氛,要水平有水平,全然没有两个生人插到一桌熟人里的尴尬。也算给分身乏术的王怡然省了一桌麻烦。

在王怡然小姐快要失去生命的时候,援军总算赶到。进门后的子安妈妈充分发挥超乎寻常的交际技能,拉着子安和宋成并亲家公亲家母各处招呼。一切都一下子显得有秩序起来,每个人都似乎受到了关注。

王怡然一把扯住刚进门的徐子安,力道之大,带得她手上的小捧花花枝乱颤。

“子安你们怎么那么慢,再聊下去你们家亲戚都要给我当场指婚了!”

子安笑得跟小捧花似的,“那我们就真是一家人了,多好呀。”

章澍侧身闪过愤怒的大王,溜到第三桌给陈冰庄海打过照面,把包儿往他们边上那章椅背上随便一撂,迅速跑上小厅前部的吧台去调整音响设备了。

负责司仪主持与各种发言环节的一切BGM,在新人讲话时亲自伴奏,就是章澍争取把自己的礼服换成裤子的一个附加条件。徐子安平日里言笑晏晏,可不愧是流着资本主义鲜血的孩子,为了少请个人,绝对不会放过挚友这个还算实用的兴趣爱好。

为此,章澍还特地把因为宿舍的桌子太短而无法完全展开,扔回家里几乎要积灰了的软键盘请了出来,重拾自己多年未顾及的钢琴技能。毕竟酒店小厅要是进一架钢琴,也是需要经费的。

于是章澍就从琴谱网上随便下了份婚礼进行曲的谱子,挑最简单的练了一晚上。好在客户要求并不是很高,可能是纯粹剥削也不好意思再挑毛病,怕被章澍从此记恨。

铺好了键盘正试音,王怡然走到章澍身边,问,“阿澍,林青还没到,需要打个电话问问吗?”

章澍正低头试音,头也没有抬,“不用,她喜欢迟个十几分钟的。”

“还是……”

“有事她会自己打电话。”

“行。”王怡然盯着章澍看了会儿,摇摇头走掉。

预定时间过了十五分钟,林青出现在小厅门口。白白的短袖衬衫罩着灰色吊带衫,亚麻淡色长裤下踩着双低帮凉鞋,很是休闲的搭配,单薄而纤长。她稍稍偏过头,探究似的往厅内望了望。

第三桌正好对着门,庄海一眼捕捉到她,立刻热情地挥舞起胳膊,“林青林青!这边!”

林青注意到,轻轻挥了挥手,很快笑着向陈冰和庄海那桌走去,庄海殷勤地拉开身边的空位,林青俯身坐定。三个人相互寒暄了几句。

第三桌除了陈冰他们作为朋友出席,其余均是子安家族中的年轻人们,先前一个个还在热烈地聊着天,此时忽然陷入一片宁静,莫名矜持起来。抿嘴喝茶的喝茶,整理头发的理头发,忧郁沉思的沉思。

庄海尽职尽责,“林青你瞧瞧看,你一来,这帮人一个个的欸。我告诉你们啊,这位姑娘可不喜欢闭嘴装深沉的,赶紧展现自我展现自我,没准就捞到下桌酒席了!”

“可不够面子啊,我坐这儿你们该吃吃该喝喝,人家一来,哎呀。”陈冰也紧跟队形放了把烟花,一脸忧伤,八字眉锁得十分到位。

酒桌上又炸开了,众小伙子齐声讨伐庄海,捧着二位姑娘,恢复了先前的热闹劲儿。

林青生得很好,个子算得上纤细高挑。说也奇怪,很久之前,明明还是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松松软软滑滑的短发,却从骨子里透出冷冽。如今面颊上少了些肉,头发长长了一些,堪堪滑过肩,整个人看上去却圆柔许多。

W城向来不乏美丽的女子,阳光朗朗的夏日,漫步在路上,两三步便要丢一次魂。林青无论是通俗意义或非通俗意义上,都是个中出挑者。然而若是久聊,就会察觉到一层逐渐明显的隔膜,即便是相处若干年,也打不破她永远不摘下的面具。

陈冰与她很不相同,带着很自然的感染力和亲和力,庄海更是气氛担当。因此,固然林青有些冷,有这俩人调节,聊得也算开。桌上的年轻人们也开始大起胆子,装着若无其事,千方百计想套点什么话出来。

三桌动静如此之大,一开始在一桌没注意到的王怡然这下反应过来了,一脸大惊小怪地扑上去,搂得要多亲有多亲。

“林青啊!可把你给等来了!”

林青也笑得自然了些,“不好意思,来晚了。”

“一会儿你可逃不了罚,”王怡然十分得意,又想起来,“我本来还准备给你打电话呢,给章澍拦着了,她估计是故意让你晚,越晚罚越多。”

“章澍也来了吗,没见人呀。”林青闻言,左右望了望,漂亮眼睛忽闪忽闪的。

“哈哈哈哈阿澍今天可是DJ呢,吧台边上那个,那个背对着试音的,瞧见没。”庄海也很兴奋,指着台上就笑开了。

“这么厉害,那我可得好好听听。”林青望着那个背影,神色淡然。

“可不,她满打满算准备背对着咱们干完所有事儿,记得录视频,能笑一辈子,那什么你们坐稳慢聊,一会儿就开始了,我先去旁边准备准备。”

王怡然安顿完三桌这几个中央戏精学院高材生,提溜着小裙子施施然跑回吧台。

“林青来了,人也都到齐了,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可以了,你跟阿姨说句,待会儿词要是背不出来,就拿着念。”章澍继续手上的活儿,头也没抬,啪一下进了背景乐。

可能是音乐响得太过突兀,一厅人都齐刷刷抬起头,望着小吧台,正在转身的王怡然莫名其妙遭受了饱含疑问的凝视。

她浑身尴尬地站了会儿,众人见没什么其他动静,也就继续聊天的聊天,吃凉菜的吃凉菜。王怡然刚要质问章澍,忽然想到这家伙听力不是一般好,没准刚才说坏话给听过去了,还是不惹为妙,免遭打击报复。

王怡然回头甩章澍一记眼刀子,拾起春光明媚的笑容,朝子安妈妈走去。

首肯之下,开始这一场有些随意而又无比认真的婚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