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肆

作者:邻家少女
更新时间:2017-11-30 20:23
点击:779
章节字数:28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想,也许和泽田小姐恋爱,也未尝不可。比我小七岁的泽田小姐就这样和我一起了,当初的青涩都已经熟透,我们了解彼此,能够随心所欲地掌控自己的生活,但我也知道恋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要得到全部的泽田。

后来的后来泽田小姐毕业后顺利地进了一家市中心医院,如愿当了儿科医生,见面的时间虽然缩短了,但每天都能从被子里找到睡着的泽田,日子变得轻快起来。

直到一天,我突然流鼻血,止不住,送进市中心医院。

我出来时,她正穿着干净的白大褂坐在冰凉的椅子上,我没想到这一天我们会在医院见面。她手足无措地把手放进口袋里,脸色苍白,竟犯了她自己常说的电视剧里的毛病。我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汗,努力地扯出一个微笑说,没事呢,晚上吃什么好,清蒸鲈鱼怎么样?

我拉过她的手,手心满是汗,我也乱了,眼前一黑,脚跟一软,倒下了。我也没想到自己体弱到这地步。


再醒来时看见自己换上病号服,手被泽田握在手里,握暖了。

“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我张张嘴发现自己声音有些沙哑,我点点头,接过冒着热气的水杯,抿了口。


“医生说了前辈身体虚弱,还贫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她揽过我的肩膀,声音有点沙哑说:“前辈真的吓到我了……”


她的手在颤抖着像是铺了一层雪般,我努力地抬起手回抱着她,听到她胸膛里心脏有力的跳动,我说:“那明天我想吃清汤米线了。”


可惜到了明天我一直在发烧,连筷子都拿不稳,没胃口,喝了几口粥匆匆睡去。不知护士有没有给我量血压,有没有测体温,也不知泽田有没有来过,就这样睡了两三天我才醒来,中途被叫醒喝了几口粥,觉得把这辈子的觉都睡完了,再量体温下降了些,泽田换好衣服坐在我旁边,替我擦擦手,护士们已经出去了。

我看着她眼里的自己,脸色苍白,眼圈凹陷,我问:“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啊?”


她认真看了我几秒,点点头。


虽然不指望说些好听的话,但这么直白的承认让我吃不消,我瞪了她一眼虽然没什么威慑力,我说:“你就不委婉点?”


她把手放到我额头上,和我体温相比有点凉了,她说:“那就快点好起来啊。”


在医院里住了几个星期,朱小渚他们捧着花来看望我,灿烂的小雏菊给病房里的安静添了些许暖色,平日里闹天闹地的家伙们突然安静我觉得不自在,说:“要哭等公演出丑了时就有你们哭的了。”

“钟毓姐生病也不完教训我们啊,这样我就放心了。”朱小渚成熟了许多,学会了拒绝不必要的麻烦,也长帅了,露出皓白的牙齿笑道。

“好好表演吧,别偷懒,小心院长削你们 ,我现在可保不了你们了。”我安心自在地躺着个舒适的位置,翘起嘴角。

“那就快点好起来啊,钟毓姐也不能偷懒啊。”

我打哈欠恹恹欲睡,最近因为药物的副作用我越发嗜睡了,勉强说了几句道别话后,眼皮如铅般沉下,半靠在铁架旁睡着了。


醒来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被窝里,只觉得口渴,我舔舔唇想起身斟水,一双手圈住我腰把我镶进怀里,才意识到自己被困住了,热乎乎的鼻息像小猫挠爪般从我发梢略过,我试着喊了声:“泽田——”

“嗯?”

“我、我想喝水……”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细眯着说:“前辈不多睡会?”

我差不多把这辈子的觉都睡完了……

忍不住在心里再吐槽一次。天色已暗,凉凉的路灯光投在墙壁上留下一片光斑,我问:“医生怎么说啊?我躺了那么久了,感觉越来越虚了,都快长蘑菇了。”


“……可能是……”她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深吸一口气说:“情况有点点点糟糕……”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我语重心长地撸撸她后颈的长发说:“说吧,怎么样我都接受。”


“MDS,就是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不过这不算太糟,还是能治疗的!”

“……”我想想搜寻脑子里所有听过的字眼无法把九个字联系在一块,皱了下眉说:“田啊,几点了?”


“啊……八点了吧,前辈饿了吗?我下去食品店给你买东西吃。”泽田很配合地结束了不愉快的话题。

“我想吃清汤米线了 。”


“那你躺会我去买,很快就回来。”泽田松开手,帮我捋了捋不知怎么有点翘起来的头发。

“再抱会。”我伸出胳膊圈过她的脖子往里蹭蹭,像只大猫蜷缩在她手臂内。干净的被单,温暖的体温,熟悉的酪香味,都让人想入睡……


“前辈、前辈,起来吃了再睡吧。”泽田叫醒我时手里拿着白色塑料袋,不知什么时候走的更不知去了多久,打开盖子还是热腾腾的汤水。

我愣的好一会才把自己从被子里拉起来,拿起消毒过的筷子夹了一块鸡蛋咬了一口,泽田坐在旁边削着苹果,台面上那瓶小雏菊已经换了水插得整整齐齐的,忽然觉得这样挺好的,泽田和我平时的工作时间都不能合拍,现在倒是空出很多时间随时随地都可以见面:“你说这是不是因祸得福啊?”


她停下削苹果的动作,用一种我最抵抗不了的认真说:“我宁愿不要这个祸,前辈好好的比我拿到医学毕业证还重要!”


我知道她天生是做医生的料,如果我真有不测也不想因此而成为累赘,这又不是八点档,机会就是机会,没了就没了。我说:“如果我真的病情恶化了,何必和我这样时日无多的人混日子?”

她笑笑说,我还年轻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是前辈。

我不置可否,年轻确实如此,对一切都有极其惊人的专一,即使跟她说手里的布娃娃已经旧了还是舍不得丢掉,因为她已经把全部感情都孤掷一注,又不求回报。大概只有年轻人才会有这样莽撞直接的情怀,我总是应付不来。



我发烧好了些,就经常窜到儿科打打酱油,儿科里的小护士都认识我的地步,还调侃我说血液内科的怎么整天往儿科跑,我说我童心未泯不行啊,她们到不介意为我指路。

“哟,钟毓小姐又来看我们泽田医生了?”

我不客气地笑道:“这不你们这儿环境好嘛,跟血液科简直是云壤之别啊。”

“我们为小孩服务嘛,得时刻保持童心。”年轻的护士小姐捂着嘴轻笑。


想起泽田甜甜的笑靥,我十分赞同这个说法,我问:“那泽田在哪里?”

“喏,一直走然后转左找到307病房就是啦,安静些哦。”

我乖巧地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光洁平展的地板,五彩缤纷的墙壁一点医院的味道都没有,让人很放松,我依照着墙壁上的卡通路标,走向儿科307号病房,看到泽田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说笑,阳光穿过窗户照到他们身上,我脑子里浮出一个词来——郎才女貌。

“泽田姐姐和我爸爸般配吧?”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我沉思着顺势点点头,而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我转过头看到一个半米高的小男孩穿着小熊T恤站在前面,捂着嘴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蹲下身子拍拍他的小脑袋说:“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阿姨,我叫宋好好。”

“乖,好好,叫姐姐。”我露出十分友好的笑容来。

“好的,阿姨。”

“……”我好奇地打听道:“那叔叔是你爸爸咯?”

“是啊,我在这住了几个月了,要是没有泽田姐姐,爸爸没人和他玩肯定很寂寞。”他眉头皱成八字,很可爱。随即他又开朗地笑着比划一个大圆:“泽田姐姐每周三都会和爸爸去约会哦,还会给我带好多好多好多好吃的。”


那就是说他们已经认识几个月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不识滋味,就在我准备和半米高的小不点告别时他忽然向前招手高呼爸爸,我暗自不妙,脑子里警铃大作,刚想撒腿就跑,就被一声清脆干净的声音给逮住了。

“前辈?”她拉住我的手。


“早、早啊。打扰你们了?”我扯开一个笑脸,希望它不至于难看,眼眶热热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