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落幕

作者:君兮月
更新时间:2017-11-29 00:24
点击:363
章节字数:10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腊八的清晨,京城醒地甚早。原是家家户户都在奔走相告,昆仑奴重出于世,将为今年的大戏开场!到时连皇帝陛下也会亲临!

早就有言曰:“且折十年寿命,但求昆奴一曲。”一听闻有机会听昆仑奴唱昆仑仙曲,整个京城都沸腾了。百姓们纷纷扶老携幼向西市赶去,一时间万人空巷。戏台一百步内是陛下的坐席,附近守满了禁卫军。百步之外,早是摩肩接踵人山人海。

时间一点点流过。众人好容易盼到了皇上的轿辇,又得耐着性子听他磨磨唧唧念一遍翰林写的祝文。终于,万事俱备。开戏的锣敲响,帷幕落下。

亲眼见到昆仑奴的那一刻,所有人均被惊艳得说不出话。她无需开口,只站在那里,便就是月宫仙娥下凡。她抬眼,甩袖,扮足了做派。

所有人均敛气屏息,等着仙曲开场。

正这时,忽而,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支利箭,正插在她胸口。

腊八低头看了看,摇摇头,将箭拔出来,撂在地上,开口唱道:“桃花初开哟,桃花落尽哟,桃花泅水向东流——桃树生有情,桃树开有义,如今桃花去,何处是归期?为父生,为父死,为父零落竟成泥。泅水桃花虽恣意,身死他乡多孤零。”

燕雪听这曲,越发的着急。现下巫者必是拿姬偃威胁腊八了。可如若她自己不愿将真相大白于天下,燕雪与谢玉手握再充分的证据,又能作何呢?再想及还陷在牢里生死不明的家人,燕雪一咬牙,回头对谢玉留下一句,“我去劝她,你想办法接近陛下。”便冲了出去。

腊八听见燕雪高声呼喊,回过头去的时候,正看见禁卫军的枪,刺穿了她的胸膛。

歌,断了。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仿若有什么黏稠的东西翻涌着,要溢出她的身来。它她体内回响叫嚣,将她撕烂,扯碎。

她跪倒在台上,一边失声痛哭,一边放声高歌。

“桃花初开哟,桃花落尽哟,桃花泅水向东流——二月戴雪开,三月逐波散,旧香仍萦绕,桃花已流远——东风作妒妇,新雪亦含苦,生魂还地下,再难闻桃馥。何日见青帝,再将衷肠诉,雪消雪散雪不解,花伤花落花何辜?”

她唱着唱着,她的声哑了,她的声坏了。她扒开了自己的胸膛。接带断裂,齿轮洒落,她木头的骨骼起了火。

所有人,却被这般的昆仑曲骇到了。

如若说此前的婉转柔美是在唱昆仑的美好,那此时的凄厉哀怨便是在泣人世的悲伤。

一个一个、一个一个、所有听众跟着她,哭成了一团。

待她终于在舞台上燃烧干净。皇上擦掉了眼泪,谢玉侍奉一旁,趁机递上参折。

于是,这场戏,终于落幕了。


后来那个地方起了一座戏院,名字便叫“燕雪居”。每年腊八,都会有一个自称偃师的游方艺人,带着自己的木偶来看戏。那木偶只有巴掌大,声色哑厉。不管别人问她什么,她都只回答:“我叫腊八!”

“为何叫这般奇怪的名字?”旁人追问。

那一瞬,她黑宝石般的眼睛仿佛浸满了悲伤,她哑着嗓子,一字一顿地答:“因为,我初次见她,是在腊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