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我喜欢你

作者:北冥有鱼干
更新时间:2017-12-05 22:00
点击:249
章节字数:37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德洛丽丝拉着苏月清在中国城的街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停车场溜着,烟花晚会已经结束,路上的游客也渐渐散去。苏月清的脸上因为酒精与兴奋泛起绯红,德洛丽丝看着她又不禁想起刚刚烟花晚会时的场景。

烟花飞上夜空,在爆炸的轰鸣声中绽开绚烂的色彩掀起除夕夜的高潮。小孩子尖叫着指着绽开的烟花兴奋地蹦跳,情侣们在烟花下接吻许着新的一年中爱情美满的愿望。

苏月清不会像小孩子一样兴奋到尖叫,更不会去和什么人接吻,她只是仰着头笑着看着天上的烟花,眉眼舒展开来。

德洛丽丝看着烟花在苏月清脸上打出光影的分层,她突然有点怨念“在烟花下接吻会得到爱情美满”这样毫无缘由的传统,她看着身边的那对情侣想要吻苏月清的欲望愈发浓烈起来。

“回家吧。”她拽了拽苏月清的一角,好在烟花晚会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尾声。

德洛丽丝洗完澡回到卧室的时候苏月清正捧着笔记本看着重播的春节晚会笑得开心,她爬上床坐在她身边看着英译的小品台词丝毫感受不到笑点。

“天晚了,不睡吗?”

“除夕要守夜的。”苏月清打了个哈欠挪了下身子靠在德洛丽丝怀里继续盯着屏幕吃吃地笑着,渐渐地却是从笑声中带出了哭腔来。

“怎么了?”德洛丽丝见她眼眶发红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把她揽在怀里好声问着。

“德洛丽丝,我想家了。”苏月清的食指在空格键上一敲把视频暂停向后躺在德洛丽丝怀里。原本她在这方面并没有特别浓重的感觉,但偏偏赶上除夕这样特殊的日子,先前在聚福堂里和肖月又聊起了有关中国与古筝的好多事情,现在又听到节目中的主持人用汉语说起“祝全国人民海外侨胞新年快乐”这样的话来,思乡的情绪便再也收不住了。

“因为肖月?”德洛丽丝这样问,心里多少有点不悦。

“嗯。”苏月清犹豫了一下承认,虽然这其中并不全是肖月的缘故,但不得不说她在其中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喜欢她吗?”德洛丽丝问这话的时候已经带了浓浓的一股子酸味。

“挺喜欢吧。”苏月清并没有察觉到对方情绪的变化,认真地想了一下如实回答道。

“那……喜欢我吗?”德洛丽丝问这话的时候多了几分的小心翼翼,她也隐隐觉到自己对于苏月清的感觉似乎不止“感觉她有趣想要逗弄”那样简单。

“应该,还好?”苏月清歪着头想了一下给出个中规中矩的答复,“德洛丽丝,下一次我考核的对手是你吗?”苏月清明显不想深究刚刚的话题,她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扭过身子盯着德洛丽丝的眼睛这样问。

“怎么猜到的?”德洛丽丝变相的也算承认了这一点。

“伊万已经是很强的对手了,你先前也有说过在他之后我的考核中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如果说高层中有谁不会对我下杀手的话也就只有你了。”德洛丽丝看着她心想在这方面她倒是看得极为透彻,不知怎么就偏偏在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上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都可以向我提出考核申请,没有时间限制。另外考核里我和你一样不使用武器。”德洛丽丝担心用了武器后交起手来难免会伤到她,心中一软便做了这样的退让,“总之结果无论怎样你到时候就是正式成员了,考核结束可以随便提个要求,我能力范围内都会答应你。”

“我可以搬出去吗?”苏月清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这是她一开始的计划之一,只是话音才落她看到德洛丽丝瞬间变了的脸色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就这样想离开我?”德洛丽丝捏着苏月清的肩膀把脸贴近她,眯着眼睛发问,她这时意识到自己对于苏月清的感觉在有趣之外其实还有更深的占有欲,这样的欲望从见到她第一眼时便埋下了种子,又经过这一年多的种种经历终于在此刻破土而出。

或许刚开始她只是觉得苏月清与那个人相像,但从第一次在训练营她为她出头开始苏月清已经从他人的影子中脱离出来,成为一个对她而言独特的无可替代的存在。

“我不是,没有……”苏月清慌忙拒绝,她大脑飞速运转着想找出一个合适的借口打消德洛丽丝的愤怒。

突然一个想法在她脑中闪过,这个设想异常大胆又超脱她原有的认知,但倘若将其作为前提的话,那么她遇见德洛丽丝之后所有不合常理的经历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我,”苏月清眼珠四处转动着做出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再这样下去,传言会更厉害的。”她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几乎成为嗫嚅。

“你会怕传言影响?”德洛丽丝想起她一贯的强硬作风,并不太相信她的解释。

“可是,可是……”苏月清支支吾吾半天,终于像鼓起勇气一般向德洛丽丝说道,“我,喜欢你啊。”

这确实是需要勇气的,毕竟之前的一切不过苏月清未经验证的设想,此时她的举动也是无路可走下孤注一掷的选择。

德洛丽丝听见这话后依旧保持着先前那般亲昵的样子,暂时不再有是愤怒中几近狂躁的样子但也没有其他什么表态,像是在等待着苏月清进一步的解释。

“前辈很漂亮,身材也好,冬天抱起来很舒服,让人有安心的感觉,在血狼里对我一直也很是照顾,所以就很有好感,就这样喜欢上了。”苏月清一边说着一边脸上泛着红晕偷眼去看德洛丽丝的反应,像极了唐突间表白的情窦初开的少女,“如果对前辈的生活造成了打扰我——”

剩下的话还未出口便被德洛丽丝用吻堵了回去,她睁大眼睛,看着德洛丽丝美艳的脸贴了过来不知道下一步该作何反应。

“闭眼。”德洛丽丝从她唇上离开一点的距离小声提醒着,她一手盖住苏月清的眼睛,另一只手向身后的墙壁上摸索了几下啪地关上了屋里的顶灯。

视线被遮住的时候苏月清因为突如其来的黑暗身子颤抖了一下,然而这样的恐惧随即被德洛丽丝的吻淹没下去。

最开始的吻不过是唇与唇之间轻轻地碰触与磨蹭,这样几下之后德洛丽丝见她没有露出反感的样子,开始轻一下重一下地撕咬她的下唇。苏月清吃痛小小地惊呼一声,德洛丽丝借机撬开她的牙关,舌尖勾起她的舌尖不断地纠缠吸吮。

苏月清在紧张中死死地揪住德洛丽丝肩上的衣物,在对方身子覆过来的时候顺着她身子的下压倒在了床上。

屋内一片黑暗,只有被踢到床脚的笔电的屏幕上发着幽幽的蓝光。床铺随着两人的动作晃动着,笔电在床脚晃晃悠悠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苏月清在一瞬间回过神来清醒了一些,她伸着胳膊推了推德洛丽丝的肩膀,手触之处一片圆润光滑她手搭在德洛丽丝肩上再也用不上半点力气。

德洛丽丝见她分神,把头埋在她的锁骨上舔弄着,苏月清被她戳到身上的敏感处,咬着手背努力不让自己哼唧出声,意识又陷入了不断的浮沉之中。

“年轻人嘛,任务中身体本身也是很有利的资本了。”在意识的不断变得模糊中她想起来曾经ICPO的一个教官说过这样话,话中潜意思便是让他们必要的时候可以试试色诱的方法。

她记得山杉凌当场黑了脸把她拉走,后来那教官被山杉凌隔三差五拉出去单挑,没太久便辞职了。

苏月清迷迷糊糊地想起来之前在ICPO的一段经历,不得不承认当年的教官在许多方面说的话还都是经验之谈。她感觉自己身子的温度不断升高,德洛丽丝在她耳边不断呢喃着些什么,苏月清已经听不太清,身子被进入的瞬间她控制不住地开始流泪,也许是单纯的生理反应,也或许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我也喜欢你。”德洛丽丝一边吻去她脸上的泪滴一边说着,这是她这一晚听清楚的德洛丽丝的唯一的一句话,她紧紧攀住德洛丽丝的身子指甲在对方背上抓出一道道的红痕,身子不由地颤抖起来。

落在地上的笔电滴滴地报了时间,午夜12点,是新的一年了。

德洛丽丝侧躺在苏月清的身边,像往常那样把她搂回怀里,一边抚摸着她的后背平复她的情绪,一边开口问她,“还要走吗?”

苏月清大口喘着气,把脸埋在德洛丽丝怀里不敢直视她。“才不要”,不知是不是关系发生改变的原因,她说话的语气中竟带了几分撒娇了意味。

“考核的时间我可以随便提出来对吧。”她清了下嗓子,调整好呼吸一本正经地问起自己最终考核的事情来。

“当然,”德洛丽丝丝毫不觉得她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煞风景,反而就着话题接着往下顺着,“高层的职位现在也没有什么空缺,考核结束的话来我这边做助理吧,多少到手的都是些安全点的工作。”出于自己的私心,她硬生生地给苏月清现创了个职位出来,当然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也是只有将苏月清放在她的眼前她才可以放心血狼的机密性情报不会被她透露出去。

“好。”苏月清很愉快地答应下来,总算觉得自己这一步付出极大但也得到极为丰厚的回报,得到这样的职位表示着她终于得到了德洛丽丝的信任,也就意味着她可以得到更多更为机密的情报,她距离重回ICPO也就更近了一步。

“流言呢?你想怎么办?”两人的关系既已成真,苏月清得到的又是那样一个暧昧的职位,想来血狼中定会有更多的流言传开,也势必会有更多的人表示出嫉恨和不服。

“血狼里不是有挑战系统吗?不认可的就打到他们认可为止。”苏月清不假思索地回答,仿佛这是在理所应当不过的事情。

德洛丽丝听了这话笑着把唇贴上她的唇轻轻磨蹭着,她在苏月清身上仿佛看到了21岁那年的自己。

“不过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能干些什么?”

“走挑战系统,不服来打。”

21岁的德洛丽丝站在训练场的看台上,看向台下叫嚣着的一众血狼高层,语音落地有声。

三天后血狼上下再无质疑声发出。

而如今的苏月清正是和她当时相仿的年纪。

德洛丽丝伏身看着身下的苏月清,她红唇微启脸上泛着红潮眼中弥漫着一团水雾。但德洛丽丝知道在不久的未来苏月清将会成为血狼中升起的一颗新星,成为雪狼中最年轻的最炙手可热的意味高层,风头也许更胜自己当年。

跌落在地上的笔电和散落的衣物混在一起,它电量耗尽屏幕渐渐熄灭,床头柜上时钟的时针刚好走过一圈。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她们将和世界一道赢来崭新的未来。

(缘起终.)


其实文还有一半没结,但是因为赶正文活动就先到这里了
要死要活终于在节点上把上半部肝了出来
还会继续更文的
不过下半部分的《缘灭》应该就是把倚天屠龙刀了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阅读与收藏
我们下一卷再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