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民的名义

作者:景希-寻常叹
更新时间:2017-11-28 19:49
点击:3027
章节字数:77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人民服务

文/景希


01

笔记本的屏幕还亮着,杂乱的线散乱在一旁。宽大的床上有个慵懒女人在蠕动。

徐元长揽过抱枕翻了个身,头顶上的刘海小揪揪还没下落妥帖,背下就感受到手机震得她骨质疏爽。

“太太太太!是你吗?”

什么就是她了?徐元长一手揉着惺忪睡眼,半眯起眼睛看向微博上整齐划一的艾特。


【@百合吐槽菌:我追的太太铁石心肠,还把我当作写文灵感工具怎么办!】


吐槽君你好!

本人现役小警察,某日执勤遛弯的功夫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太太独树一帜好不做作,十篇里面有八篇都是在写粉艹太太文。如此炽热又外露的讯号自然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因此,在接下来十多天的观测里,我对她进行了全方位的认识。

过程就不多说了,用当代年轻人的话来总结一下就是卧槽!可爱!想日!这位太太的文笔,性格,就连自拍用的滤镜都万分的可爱。她就是甲基苯丙胺会产生的精神依赖,以至于我在审讯肥头大耳的恶棍时都能柔情似水,面目含春。我想,这就是爱情的样子吧。

只是这个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更何况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粉丝。我一筹莫展,恰在此时翻到太太一个月前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交警大队小警花的照片,并且激动万分地大声宣布这就是她的理想型。我看了看照片里的女人,又看了看胸前的警章,觉得自己枯燥的日子里透出了亮光。

我:太太的文超棒!

她:谢谢。

真是客气又疏离。

我:太太要是哪天有警察文的灵感,有需要提供某些资料,我双手奉上!

她:!!!!谢谢!

她:不过我对警察真的了解不多,怕亵渎。

她:那套制服很神圣!

她:警察姐姐!你辛苦了!

我虽是对警察姐姐这个称呼不可置否,但看她瞬间连回数条,心想她果然是对警察这个职业有所偏爱。

然后,我就看到她回了一句“结果,万万没想到太太竟然是个间谍!”

……

她当然不会是间谍,可我没料到她就在与我的私信框里自顾自地展开了忠犬警察与间谍太太的惊天脑洞。在长达半个多小时单方面信息接收之后,我大致把这个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故事感知了个七七八八。像是叹气,在很长的一段沉默后,她说,“两个人在真真假假的身份里夹杂着情情爱爱斗智斗勇的故事可真好啊。”

——那你写吗?

——不写。

——哦。

我大概就是个不称职的粉丝,在太太明显过了把嘴瘾后,我也没有催促着求她产出。故事的最后,小警察又急又恼地拿住手铐扣住太太的手,想要质问,却在太太落下的吻里颤抖着心说出“给你拷上了我的手铐,那你就是我的人了。”我来来回回地看着这段内容,心里窃喜,觉得这个结局就是太太与我爱情走向的缩影。她之所以不愿意去写,因为这是我们俩心照不宣的秘密。


她喜欢警察。

在我有意无意的私信叨唠中,她与我聊天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开始了解她的喜怒哀乐,她也知会我的艰难险阻。她真的十分可爱,以至于有时候我情难自己,会说出抱抱这样越界的话。

“抱抱!是来自组织的温暖!是党和祖国在拥抱我!”她这样夸张式的卖蠢回应,全然不在意太太与粉丝之间的距离。更多的时候,她反而会设置出一个个特立独行的情节来问我“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呢,当然是想紧紧地拥住她,贴在她的耳边告诉她我喜欢她。我按捺住翻涌的心绪,尽我所能的做出满分回答。

——请问你是晨间剧的男主角吗?

——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的想法都那么苏!

我看着上头刚下发的红头文件出神一笑,太太的笔下有我的影子,那我的回应不过是我对她的真心话。


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在她的随意和纵容下,我甚至妄想起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灵肉合一。那些故事里出现的场景,我愿意为她做千千万万遍。很过分吧,明明是穿着这身警服,我却放弃了自持,任由不安分的血液在躁动。

甘于沉沦的结果就是一名优秀警察的前瞻性彻底失效。等我渐渐意识到事情有所不对的时候,小警察已经在太太的笔下左右逢源,酒店里随便一个发小卡片的人都能与她一眼万年。

只是感情到底是自私的,它叫嚣着想要占有。

——太太,那个忠犬警察与间谍太太你什么时候再动笔写一写呀。

——我说过不写的。

——你可不能撩了就跑。

——毕竟我铁石心肠。


她是喜欢警察,身份的特殊性带给她别样的刺激。可她也不仅仅喜欢警察,医生、律师、教师等职业的任一搭配都能让她泉思如涌,三天两头沉迷拉郎配。

我的太太,她并不是铁石心肠,而是她的心里有太宽广的天地。

我早该知道的,本就该知道的,印度洋上的夏季风从不会为一只鸟停留。

可是,到头来我还是给自己加了这一场戏。

不过是因为我真的好喜欢她。



徐元长看完投稿内容的时候,人已彻底清醒。那段关于小警花照片的描述,以目前她的人气,指向性太过明显,无怪乎收到的艾特都要破99。


她还没来得及点开评论,罪魁祸首就来电话了。

“亲爱的,早安。”


02

给她打电话的正是文中深情万分爱得卑微的小警察——吴卿。

徐元长摸了摸脑袋上气歪的小揪揪,又重重躺回床上,音色虽为酥软但语气颇为不善:“那个通篇不知所云的吐槽我已经看到了,请你好好解释一下。”

吴卿倒是无所畏惧,轻笑了几声就迎难而上:”还不是因为这几日我的小领导始乱终弃,我就只好跑去微博悲春伤秋。”


吐槽菌下面的评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单身万年的小姬姥们骚动起起来,一溜都是鼓励看好戏,说些与写手聊梗聊人设四舍五入就是在谈恋爱的话来。

徐元长粗粗看了一眼,避重就轻:”一百字不到夸我的话里,你连用了三个可爱,对我的评价就如此单薄么?你,很没有才华了。”

“我嘴笨不笨,你知道的。”


03

徐元长是怎么看待吴卿的呢?

一个在她视野范围里面完美的女人。


如果她们的关系只是单纯的线上太太和小粉丝,那她还会轻松许多。

两个人私信没有多久,她们就从微薄转移到了企鹅,直到擦出一场大火。

徐元长:“你说,一个平时正儿八经一脸严肃的小警花其实是深夜女主播,每一个纸醉金迷的夜晚都喑哑着声音为寂寞少女们驰骋云霄飞车。这个设定有趣不有趣!”

读者们觉得有不有趣,徐元长是不知道了。她只知道那天晚上刺激得要死。这个在她面前素来体贴的警察姐姐二话不说就拨通了语音,声情并茂地为她朗诵一篇水润湿滑,关键这篇文还是她自己写的。

清清冷冷的声音染上了情欲,在安静的夜晚格外的抓耳。

徐元长红着耳朵,摸了摸头上的揪揪,稳定呼吸,恼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写得如此活色生香。

吴卿发现了她的窘迫,故意逗弄似地吞咽了一下口水,问她,“你是让我继续念呢,还是关掉呢?嗯?”那一声尾音都被她拖得千回百转,直撩心弦。

……还真是色气万分。

徐元长整个脸都要埋进抱枕里,哼哼哧哧才吐出一句:”你说呢?”

“我是组织,为人民服务。”


民警鱼水情,共筑到天明。那一夜徐元长睡得很沉。等到要不情愿地赶稿,她才在拉扯被子的窸窸窣窣声中回忆起警察姐姐晚安前对她说了一句:“其实,我比你小一年零九月。”

……那她还叫了三个月的小姐姐?!!

我可去你的阳光工程信息透明公开化!


徐元长嘟嘟囔囔,吹了吹额前的碎发,噼里啪啦就敲出一篇万字虐恋情深警匪文。以至于朋友来她家抓人赴约,都没来得及换下身上的睡裙。她也不指望朋友临时起意想出的姬姥约饭局能有什么国色天香的人,少几个铁蹄卖萌就该喜从中来当晚发糖写甜文。徐元长胡思乱想着,随意涂抹了点水乳,捋顺头上的揪揪就出了门。


等她到时,人已经来齐得差不多,她们喝着酒谈论着新近的趣闻。房间里的灯光不亮,模糊了众人的脸,只听得一个凉薄的声音不时跃动,山水一般滴落在躁动的麦田。徐元长算是对声音有几分偏好的人,一时间心情就欢愉了几分,只是暗想这声音怎么那么像是缭绕了昨儿一整晚的靡靡之音?


“太太,终于见到你了。”


04

徐元长看过去的时候,吴卿正站在包厢的最里头,笔直的身姿挺立,像是在等待检阅,绷紧了情绪连带起微不可见的颤抖。

“是你啊。”

“嗯,是啊,是我。”

她走过去,还留有一步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吴卿手中的手机屏幕亮着,她低头看到了自己那篇警匪文的结局——纵然只是绑架了一个人的心,那也是要罚一辈子的罪。


“太太写得真好。一辈子那么长,偏就有人甘愿画地为牢。”


徐元长知道这个小警察喜欢自己。

写过那么多风花雪月春潮暗涌的她是不会漏掉字里行间里溢出的情绪。像化在手心的糖,那么绵,那么缠。

她直视着眼前怡长精致的脖子——那是警徽该在的位置。

“你是警察,不可以犯罪。”


强装正经的声音跟随着头上的揪揪一颤一颤,往下瞧的眼里落满了羞。手像是无处安放似的僵垂紧扣,一点都没有网络上的如鱼得水。还真是过分得可爱。吴卿紧了呼吸,摩挲了一下屏幕收了手机,然后邀请徐元长入座,绅士万分地为她倒上了一杯茶。她的太太喝不了酒,贪杯几口就要醉。至于那个理所当然的拒绝,她不在意。出警都需要蛰伏,更何况是要追人。对她而言,此时此刻,她喜欢的人就在这里,触手可及。


徐元长坐在位置上,乖顺地收束好手脚,她并不擅长于这种场合,高谈论阔中夹油带醋的爱恨情仇不是她所关心的,朋友见她有伴早就拥簇着自己的心动女孩亦步亦趋。她的眼神游走了一圈最后又落回在了吴卿身上。

徐元长喜欢警察,在他们的身上大多有清爽的精神气。吴卿也有,她的身板修长又纤瘦,却并不单薄,立在那儿便有一股劲儿,似空山新雨后的松竹。徐元长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被眷顾得有点过分。

“看得这么入迷,要不要试着以我为主角。”递过来的茶盏烟气上缭,更衬得那双手修长得十分漂亮,像是abo里的alpha,微不可闻的勾人气息弥漫,冷幽不色气。

齿间是浓郁的香味,肚子里的温热让徐元长回过神来,握紧杯子摆出一副大佬的姿态,悠悠然蹦出四字:千字三百。


05

徐元长那晚还是醉了。

吴卿上个洗手间的功夫就看到徐元长软着身子靠在那里,桌上的是一杯未尽的青啤。徐元长的朋友其实也是吴卿的朋友,区别就在于关系的亲疏远近罢了。打过招呼后,吴卿就把徐元长公主抱了回去。

喜欢的人在自己的眼下醉了酒,还不知道是哪个人做的。吴卿心里有气,手上抱的也就更紧了一些。从停车场到家里的距离并不远,常年的锻炼使得她的体力也比平常女生好上不少,只是走向卧室时她的脚步渐渐慢了。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徐元长,眉眼乖顺,两只手还攥着她胸前的衣服,像极了小奶猫。

不想放手,不想松手。吴卿站在床边犹豫不决,深深地贪恋起手上的这份重量,很轻,可又厚实得堵满了心房。

公主抱的感觉好么?

很好,仿佛徐元长的整个身心都是她一个人的,只想留下一声满足的叹息。


可徐元长到底还是醒了,她哼哼得小声叫唤了一下,就开始揉起了耳朵。她知道自己醉了,也知道被吴卿抱了一路,她的怀抱很暖,很稳,就像她的职业一样让人安心。

“怎么了,压到你耳朵了?”徐元长被温柔地下放在床上,她一动作,就惹来吴卿的紧盯,关怀万分。

徐元长:“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吵了一路,震得我耳疼。”

吴卿:”那我的心里可住着你,你说你在里面做什么。”

徐元长别过脸去:“吃喝拉撒!”


四个字被回答得那叫一个抑扬顿挫,吴卿想要伸手去抱抱她,却只能强忍住收束回来,让情绪在脸上蔓延,嘴角上扬得灿烂。

“你知道我对你的印象是什么么?现实里见到的第一印象。”

”是什么?”

“一个在我视野范围里完美的女人。”

徐元长赤脚在洁白的床面对着吴卿站立,伸出手,从自己的头顶比划到吴卿的脸庞,指尖落在了她的眉梢上。

“现在这角度,可让我知道上天也是公平的了。”

“嗯?”

“你是个小单眼皮儿。”


单眼皮从来都是徐元长的审美盲区,她笔下的人物不是杏眼大双,也是一双美目流光回转。

吴卿是她视野范围内完美的女人。

因为她只有一五五,而吴卿有一七二,平目所及,白皙脖颈。


徐元长的手有点凉,可吴卿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点燃灼烧,她已经听不进去徐元长张合的嘴巴到底在说什么,只想要握住这双作怪的手,好好的放在手里揉搓。

徐元长不去理会,踮起脚身体往上探了探后又顿了下来,在吴卿抿嘴起势时又缩手回去环抱在胸前,不紧不慢。

“哼,就说不会有比我更好的女人了,我的双眼皮好看!好看!”


06

她们的关系是什么。

徐元长:我,太太。你,小可爱。

吴卿:我,公仆,为人民服务。


徐元长不讨厌吴卿,一个对她温柔体贴并且身型好看又有气质的人,怎么会讨厌呢,虽然她是个小单眼皮儿。

吴卿也从来不计较徐元长的人身攻击,双眼皮的人确实好看,比如她心尖尖上的小太太。每一个休息的夜晚,她都会一遍遍地看着徐元长的文,想起平日里的细枝末节,笑出了声。她知道徐元长不排斥自己,第一次见面就敢在床上玩火的女人是放宽了心考量自己。

小单眼皮儿,你这个小单眼皮儿。吴卿耳边常叨唠着这句话,更多的时候她会瞧见徐元长盯着自己的脸怔怔出神。“哼,还怪好看。”

长风衣,半个丸子头,吴卿展着眉毛点头顺应,“不过我的太太更好看。”


两个人所处的地方并不远,开车也就二十分钟的路。除了固定日子里与狐朋狗友们一道外出寻欢作乐,徐元长大多会呆在家里码字,饲养那群嗷嗷待哺的读者。吴卿则是一头孤狼,警队几乎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她下了班就喜欢往徐元长处跑。渐渐地,就连衣食住行都要照顾上。


徐元长曾提过两个人相处得很合拍。

吴卿点头又摇头。一个侦查系出身的警察,太明白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她并不想去过分剖析徐元长,奈何一举一动上了心。她也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这可能是种契合,心领神会,灵魂的归属顺应了渴求,在烙上了她人痕迹的气息里自得其乐。


徐元长又是跳脱的,长年的写作发散了思绪,一会儿说云,一会儿又说雨。她也笑过吴卿太过一拍即合像是揣度君心,却被理直气壮嗻了一句“那也不过是想常在君侧。”伴君伴虎,也执拗不住真情流露。徐元长投降着走开,打开文档就要删档重来。


07

吴卿喜欢徐元长,也懂得如何取悦人心。她变了法子对徐元长进行全方位夸奖,从身高到体力,也都能闭上5.3的眼睛吹一吹。能够写出那么多粉艹太太文的人,不用猜也是十分自恋的。

吴卿夸得天花乱坠,条条符合仙女本仙,徐元长眯着眼睛体验着条子的按摩技巧很是受用,喟然长叹狗腿子上道。

“既然已经认领了我是你的狗子,那你就不可以再找其他人了。”

徐元长不肯,大声朗读了爆仓的表白私信,又翻了翻评论喊老公的微博,晃荡脑袋上的揪揪就摇摆了一个原地拒绝。

“就连警察的话也不听了是吧。”

“哦。”

徐元长一脸委屈又老实地把吴卿的备注改成了小狼狗,口中叫唤“官逼民反”。这日子可没法过了,民生疾苦,民生疾苦!就连吴卿把她改成领导也换不回红颜一笑。


今晚的新文肯定是刀,必须得刀,徐元长跳下床去光着脚在电脑前走来走去,依旧为这事情气急败坏。吴卿替她整理好散乱的大床,转眼就看到那双脚丫在地板上不安分地走动。

“拖鞋穿上。”

“不穿!我被胁迫了!”

“乖,穿上。”

“不要,我要报警!”

“你再说一遍?”

“我报警了!”

吴卿走过去就把徐元长拦腰抱起,公主抱回到床上将她放好,然后蹲下身为她穿上拖鞋。

“不要感冒。”

徐元长乖愣愣得坐直,只觉得脚上暖呼呼的。接着,吴卿就俯身把她圈在了怀里,手一点一点环进,夹过头发的耳边气息很热,嗡嗡传来一声 “你说的抱警,现在我抱紧了。”

这双拖鞋功能太好,就连脚趾头都暖得忍不住要蜷缩。徐元长糟糟地想着,公主抱的梗,下次写吧,还,还挺好用。

“不许你找其他狗子。”

“哦。”


08

徐元长有时候也会出神在想,是不是她对吴卿太不设防,才会让她如此放肆,大张旗鼓地攻城掠池。

今晚的新文八点就已更新,女主A对着女主B深情款款情深不寿,做出了一系列轰天动地的事迹之后两人终于情比金坚情深似海。小粉丝们朗读着里面的好词好句扯着嗓子尖叫着是糖是糖!

徐元长却觉得不够,里面的告白不够腻,行为不够苏,就连定情落吻都嫌时间太漫长。她反反复复得打量自己的文,有些郁结如果是吴卿那一定会更甜。

“不许你找其他狗子。”

“不准。”

“不可以。”

徐元长又想起了吴卿的霸道三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胆大妄为的前提从来都是恃宠而骄。


09

作为一个警察,吴卿是做不到时刻相伴紧相随的。

她出警了一星期,就对徐元长魂牵梦萦了一星期,任务一结束就马不停蹄往徐元长家跑。好长一阵子没打理过的房间被收拾得井井有条后又多了一堆警用防身物品。

徐元长摆弄了一会枪纲,脑补了自己这个小弱身子被缴械反杀的场面后有些意兴阑珊。吴卿不喜欢和徐元长过多得描述案件的血腥和残忍,只好不厌其烦地教。

徐元长:“学会了又有什么用呢。”

吴卿:“它们能够保护你。”

徐元长:“那还不如找警察。”

吴卿:“所以说你缺个我。”

徐元长抬手摸了摸头上的揪揪,没去埋汰眼前这位可是能够消失七天的主。吴卿见她安静着不说话,接过警用枪纲与辣椒水一同摆放在显眼的位置,将她圈在怀里。操劳了几日的声音疲惫,呢喃中带有缠绵,“有时候我觉得做个片警挺好,可以专门负责你心里那一小块地方。”


徐元长听进去了。

以前她觉得感情的事情太过虚幻,纵情时披荆斩棘,退潮时轻言相别,所有的深谋远虑都抵不过临时起意。她躲在文字的后面,观测起情感的波澜。吴卿不在的这几天,她照旧有小粉丝的陪伴,热闹着聊天窗口插科打诨。饿了就吃点外卖,写累了就躺在床上犯懒,只是这心里头倒和家里一样杂乱,东倒西歪透着空。

她贴在吴卿的胸口,看不到那小单眼皮里面的光。只觉这个怀抱有点紧,让她切实得感受到了局外人的心慌。

她喜不喜欢吴卿?

不讨厌,不排斥。

感情世界里从来非黑即白,她固执地去想,或许是警察这一职业太过光芒万丈,让她无法更好的审视对方。

这到底算不算是落荒而逃。


10

吴卿再次出警回来时,徐元长正带了一本警察系列合集和一小粉丝谈天说地。那人是当地的警校生,大四在读,也是高高瘦瘦的妹子。吴卿顺着徐元长发来的地址寻去,老远就看到了她对着那个女生笑靥如花。

吴卿没有进去,和颜悦色得等到她们俩吃完饭出来分手道别。徐元长讶异于小狼狗破天荒心平气和,没有冷着脸不悦护食,便听到那女生兴奋地朝吴卿喊了声“大师姐!”

“两年前在警校里当教官时,这孩子是我带的兵。”

徐元长想起吴卿家里那一摞的奖状,不可否认哪怕是在警察里面她也是出类拔萃。


终于只剩她们两个人了。

吴卿照惯例又抱住了徐元长,贴在她的额头一遍一遍说想她。这次的任务太过特殊,没收了手机满腔爱意无法传达。

家里的东西都还散乱,窗前的盆栽没人浇灌。徐元长忽得心里有气,勉力抽出右手抵住吴卿的胸口,一字一顿,“听不到这里说喜欢。”

“真的听不到么。”吴卿抓住她的手紧贴,不留缝隙,“那你一定是嫌弃它太吵,开启了屏蔽模式。”

——它可是一直都在想你啊。”


徐元长默默记下这句话红了耳,结果还是丢下句油嘴滑舌就走开了。走之前还拒绝吴卿的邀约,在她面前晃了一眼行事例排满了约。


文是正常日更的,信息还是有来有往的,偏就是想要见面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赵医生李律师陈老师占满了心上人的时间。等到那篇投稿被徐元长看到时,吴卿已经忍耐了七天。

“之前还说她油嘴滑舌,如今就嫌弃嘴笨,女人当真是心口不一。”

徐元长一打开门,就听到了这话,说的人正因为想念通红了眼。


“明明就在身边却不能见面,这真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徐元长放开把手垂下了脸。她是喜欢警察,身份的特殊性可以带给她别样的刺激。可她也不只是喜欢警察。这几天她见了自己偏爱的那些职业,与她们的相处很开心,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可以让她提笔写上数年。可吴卿到底只有一个,她的小狼狗,只是她的小狼狗。


徐元长最后还是松口了。

“比起单纯的想念,渺无音讯一直让人挂念,简直罪不可恕。”

“既然你给我判了无期徒刑,那什么时候把我关进你心里?”


12

没有多久,徐元长在微博上正面回应了那篇投稿,宣告了小狼狗的主权。

她新发表了一篇粉艹太太文,里面写道:


——你知道吗?认真喜欢一个人的样子真的会闪闪发光。

——那是因为有你在照亮我。


【完】


谢谢阅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zizi 赞赏了 1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甜甜哒!”
misona
misona 在 2017/11/28 23:22 发表

为太太打电话

中指骨质疏松的攻
中指骨质疏松的攻 在 2017/11/28 21:56 发表

标题:呀!!!!!!甜啊!!!!!!

甜死了甜死了甜死了!!!!!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