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袭击

作者:流雏
更新时间:2017-11-27 00:52
点击:261
章节字数:27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晓雨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晓雪并不在身边,仔细听能发现楼下晓雪正在煮饭的声音。

“姐姐,不好意思今天起晚了,饿了吗”,晓雨换上衣服,下到了一楼。

“没事哦,在你还在睡的时候咬了一口”,晓雪一边忙绿着午饭的准备,满脸笑容的说道,看上去心情非常好。

“明明叫醒我也可以的”,晓雨抱怨道。

“你熟睡时那一脸幸福的样子,我怎么舍得叫醒你。”

那是因为姐姐在身边,晓雨正想说些什么,突然被门铃打断了。

“会是谁呢,姐姐买了什么东西吗”,这个家几乎没有人会来,亲戚的话一般不会直接过来,晓雪的朋友的话,一直以身体不适为由谢绝了来访,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快递了。

“最近没买过东西啊”,晓雪想了想,然后摇头。

“那我去看看吧。”

“拜托了”,晓雪关上火,把锅里的菜放到盘子里,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巨大的响声。

“这声音是怎么回...事”,晓雪匆忙的跑到门前,发现门已经被拆了一扇,晓雨正在院子里与一个奇怪的人对峙,说是奇怪的人是因为那人的发色过于奇怪了,而且那人手上居然拿着一把长剑,剑身上刻着成排的符文,泛着奇怪的光芒。

“姐姐,别出来!”,发现晓雪过来后,晓雨连忙喊道,正午的太阳正猛烈,被晒到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朱红色的眼睛,尖锐的獠牙,果然没错呢”,那人视线转到晓雪身上,观察一下之后指着晓雨说道,“你知道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吗?”

“什么也没做,只是跟家人一起安静的生活着,倒是你,到底是什么人”,晓雨紧盯着对方,这人明显是冲着晓雪来的,难道被跟踪了吗,实在太大意了。

“忘了做自己介绍了吗,鄙人是隶属空明之座的吸血鬼猎人冷咏”,冷咏弯腰介绍着自己。

“吸血鬼猎人来这里是干什么,大白天的一言不合就就袭击过来,还把我们的家门拆下了一扇”,冷咏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假的,但名字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真正麻烦的是吸血鬼猎人这个身份。

“那不是摆明的吗,是要来狩猎吸血鬼啊。对付吸血鬼,当然是大白天时趁你们最虚弱时最恰当,虽然这吸血鬼大白天醒着倒让我觉得出奇”,冷咏摸着手上的剑,咕咕的笑着,“说起来真是幸运啊,偶然碰到的你身上带着大量鲜血散发的气味,跟过来一看果然供养着吸血鬼。”

“可以请你回去吗,我的姐姐只吸过我的血,没有袭击过任何人,以后也不会袭击其他人,我们只是安静的生活在这里”,晓雨不擅长与人打交道,陌生人的话就更甚了,但现在为了晓雪必须挡在前面。

“以后也不会袭击其他人,这样的事,说不准哦。”

“什么意思”,明明不了解晓雪是什么样的人,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字面意思,所谓的吸血鬼呢”,冷咏故意拖长了一下,再继续说道,“越是吸血就越是接近恶鬼,吸血时会把别人的灵魂混杂在一起,而灵魂这种东西,是不允许混有杂质的,吸血会让灵魂慢慢的崩溃而失去自我,最终变成只会凭本能袭击人的怪物。就算现在人格还能保持清醒,总会有一天也会被侵蚀殆尽。被吸血者也是,一次两次倒不会有问题,长期被吸血,后果你自己也能猜到吧,我不是说了么,陷入得太深就回不来的哦。”

明明是来袭击的,却没有马上攻击,而是愿意在这里长篇大论的解释起来,这个人,虽然是敌人但似乎不是坏人。

“这是真的吗?”,晓雪走到门前,阳光刚好晒不到的地方。

“姐姐,别相信她的话。”

“这当然是真的哦,与其变成没有人格意识的怪物,不如在趁还能保持自己人格完整时死去,不才是更幸福吗。”

“是吗,虽然早有预感,会有这样的一天。不过真的到来时,还是会舍不得。”

“姐姐?”

“我早就该死去了,从最初那个晚上开始,只是始终舍不得。晓雨,我这半年来过得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姐姐,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已经够了,晓雨,姐姐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以后请你寻找只属于自己的幸福吧”,晓雪向着太阳踏出一步,但晓雨马上抱了上来,阻止着晓雪。

“别自说自话了,姐姐不在身边,我又怎么可能找到幸福”,晓雨死死的抱着晓雪,“姐姐你的存在就是我的幸福,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

“咳咳,虽然在你们兴致高扬时打扰不太好,不过我本来就是来狩猎你们的坏人”,冷咏突然出声打断道,“对不起,你的妹妹陷入太深,已经没法回头了,我没有打算放过她。”

“为什么,你的目标只是我吧”,晓雪不自觉放大了声音。

“你能记得,你在你妹妹身上吸过多少次血吗。”

“诶”,晓雪一时间没反应到过来。

“我不是说了么,被吸血的人也会受到影响。我昨天测试了一下,特制的护身符触碰到你妹妹之后瞬间就变黑了,你的妹妹,早已经是非人之物了。”

“怎么会,晓雨也...”,晓雪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彻底的失了神,只有眼泪止不住往外流,“是我的错吗,是我贪图这幸福,让晓雨也变得不幸了吗,是我的错,我的错...”

“并不是谁的错,既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这就像事故一样,只是不走运而已”,冷咏提起了手上的剑准备攻击,“所以啊,对不起,请不要原谅我。”

但下一秒,晓雨突然冲向冷咏,全力一拳打过来,却被冷咏轻轻用手推在拳头的关节上,巧妙的卸掉了冲力。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你弄哭了我姐姐”,晓雨持续向冷咏攻击,但每一拳每一脚都被巧妙的避开了。

冷咏避开晓雨的一拳之后,提着剑柄狠狠的打在晓雨的胸口上,另一只手顺着抓住晓雨的手关节,脚上向晓雨绊倒,让晓雨失去了重心,然后手上一抬把晓雨摔倒在地上,紧抓着晓雨的关节压在身上。

“空有一身怪力,却没有半点战斗的意识和技巧,这样是赢了不我的”,冷咏反手握着剑,向晓雨的心脏刺去,“永别了。”

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冷咏完全不理解也不清楚,只记得正准备向心脏刺去,突然就变成自己跪坐在地上的姿势,剑已经被打飞,颈部被紧紧的抓着。

为...什...么...

冷咏完全无法呼吸,也挤不出一个声音,那双朱红色的双眼紧盯着自己,让冷咏完全没法弹动,连跟指头都动不了。

“不准欺负我的妹妹,杀了你哦”,那是冷咏此生听到过最为冰冷的声音,完全没有起伏,却充满了无尽的杀意。

失算了,真的失算了,原来是自己搞错了,错得离谱。

正当冷咏认为自己就这样要死去的时候,紧盯着自己的那双朱红色的眼睛闭上了,然后握着颈部的手也松开了。冷咏的身体恢复了自由,拼命的咳嗽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贪婪的吸着新鲜的空气。

晓雨也终于反应过来,抱着晓雪往太阳照不到的屋内退去。

“对不起,我会和晓雨离开这城市,去没有人的地方生活,直到极限为止。所以你走吧,不要再来了”,晓雪握着晓雨的手,“晓雨,愿意和姐姐在一起离开这城市吗。”

“我愿意,只要能和姐姐在一起。”

冷咏终于停止咳嗽,恢复了过来,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晓雪她们走去。

“你这,还不肯放弃吗”,晓雨想要拦在前面,但冷咏突然做出个出乎意料的举动,卑躬屈膝的跪下整个人伏在地上。

“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诶???”

“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