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灵

作者:小花卷
更新时间:2017-11-26 21:29
点击:765
章节字数:52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花灵

月老的窗前有一株漓江雪,月老已经等了三百年了,就等那花里面的灵成熟呢,花灵是公认最纯洁最善良的灵呢,月老心里盘算着等花灵出来之后就把一些事分配给它,自己好乐得清闲,出去游山玩水,省的天天在人间奔波为人策划姻缘。

七夕乞巧节这天终于在人间又转悠一圈牵了不少红绳之后回到宅前,还未进门就觉得那兰花的香味比平常淡了不少,有种不妙的预感涌上心头,他老人家脑袋里只有三个字“我的花灵”,不对是四个字,反正他老人家已经无心去想到底几个字,反正看到花还在的时候是松了一口气的,可是仔细一看,里面的灵没了,一口老血喷出来“我一大把年纪了,谁跟我过不去要偷走我徒弟啊,我老头子还有几个三百年好活呀,......”

反正因为这个事情,月老无心牵线,连续三个月都在天宫各处寻找,连玉帝都不放过,天天缠着要他归还花灵,“一定是天蓬元帅,那个色胆包天的猪头,一定是他看见我小花灵的美貌想霸占她。”月老想到这连忙去找人,一个灵啊,养了三百年就这么说没就没了,天宫那么大,一个灵的气息那么微弱,找起来实在是难,可是月老不放弃,下凡牵红线的事情被他一再耽搁,人间便出现了一众剩男剩女。

其实这个花灵走失那天是跟在月老后面下了凡间,却遇上人间一年一度的乞巧节,花灵初次进入凡间被节日的气氛吸引的忘了跟上月老,所以一个刚刚成熟的小花灵就这么丢了,花灵在人间还是个灵体像个萤火虫,就这样在人流中穿梭,玩累了就找了一棵兰花休息,这也许就是花灵本能吧,花灵就这样在那株兰花里休息了三天。

第三天,花灵突然感觉有人在挖自己休息的兰花,吓得清醒了过来,看见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正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小花灵感觉好怕怕啊,但是她那么好看又让小花灵喜欢得不得了,想着最好可以快点把自己带回家,小姐姐好像真的听见花灵的想法,把小花灵连同那棵兰花一起捧在怀中。小花灵突然感觉好幸福觉得要是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一直这么抱着自己该有多好呢,感受着楚熙的温度,小花灵觉得自己要被这暖烘烘的气息给蒸发了。

楚熙是楚巡抚的掌上明珠,民间都说这个楚小姐花容月貌,才情满怀,却一直深居在府中整日与兰花为伴,从来不参加各家小姐公子的宴会,见过的都说那楚小姐真真是个大美人,有着兰花般高洁的气息,仿佛是坠入人间的仙子,也有人说她就是兰花仙子。

楚熙将兰花带回家悉心的种下,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洁白美丽的漓江雪,散发的香气比她整院的兰花还要香,她觉得这课兰花似乎有种魔力吸引着她,不是香气,不是外形,就是这么奇怪,每天都会在漓江雪的旁边静静的坐上一小会儿,小花灵就静静的待在花里陪着,就这样相处了三天后,小花灵听见路过的仆人都说小姐生病,小花灵着急了,明明昨天傍晚还好好的陪着自己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它便急急忙忙的冲去看她,看见她独自一人在书房里画画才停下来,悄悄的飘过去看她,发现她竟然比之前消瘦了许多,仔细回想仆人说的生病是说心病,好像是小姐因为兰花快要凋零而惋惜得日渐消瘦了,看着小姐笔下的兰花,小花灵忍不住了,它也很喜欢小姐的,为什么小姐偏偏喜欢一朵破花,居然为一朵平凡的花而伤感,它气愤得都忘了自己本来也是花,它想要靠近楚熙,可是楚熙看不见它,它想拥抱她,就像她将它抱在怀里时那样,这样想着突然小花灵居然就变成了一个少女的模样,楚熙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太用心作画而没有注意到身边来了个客人,小花灵也因为自己突然的变化手足无措,呆呆的看着一脸惊愕又抱歉的楚熙,“对不起,我没看到你进来,我可能太专注了。”楚熙半晌都没听到小花灵的回复以为她被自己的无理给弄生气了,她仔细看着小花灵,这一眼便将她吸引住了,她从未见过如此清丽的少女,连身为女子的她都抵抗不了她的美貌,也嫉妒不起来,怎么看都是喜欢,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去抱抱她,就在快要碰到的一瞬间楚熙突然觉得这样太冒失了,觉得还是该见个礼,于是轻轻道了个万福礼“小妹妹不知是哪家的千金。”小花灵真的是呆了,不知如何作答,只是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看着又是可怜,楚熙觉得自己像是在欺负人家一般,只好作罢,想来是父亲看自己天天不出门不结交好友是急了,才请来个这么可人的小妹妹来伴着自己,生怕自己憋出病来。

说起这个楚大人,真是个女儿奴,三十好几得了个千金,偏又这个千金长得又甚是灵妙,小小年纪就十分乖巧懂事,才华出众,楚大人可不疼在怀里怕跌了,含着怕化了,就算公务繁忙也不忘在街头给女儿带回些新奇玩意儿。楚夫人也是心疼这个宝贝女儿得紧,每每臻衣阁有新的花样出来都会给楚熙定制一套。

小花灵喜欢这个小姐姐,想了许久,总算是回过神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便静静的守在一旁看着她作画,心里想着就算她喜欢花又能怎么样,自己能陪着她看着她,花凭什么来跟她争,脸上挂着笑望着楚熙出神,想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姐姐呢,自己一定要跟着她一辈子才好呢。

楚熙作完画,发现心里好像有了什么变化,似乎这画上的花自己又不那么在意了,心里好像被眼前的妹妹给占据了,仿佛多年对兰花的痴迷有了一个倾泄的出口,但是对方居然是一个女子,顿觉不可思议,便又烦躁起来,四目相对却又无话可说。

就这样静静坐了一晌午,丫鬟们端了点心茶水上来,见小姐有客到便多打量了几眼,毕竟她们家小姐实在很少见客,这一眼一望,端地是个配得上小姐气质的美人,丫鬟心中腹诽怎么能说配得上,可是确实看着就跟小姐一样雅气,看来小姐该不孤单了,省得整日对着那些个花,人都该闷傻了。

楚熙邀请花灵一起坐下吃点东西,花灵觉得这些东西闻着好香甜,总觉得很美味的样子,忍不住学着楚熙的样子捏起一块,轻轻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控制不住开始狂吃,楚熙和旁边伺候的丫鬟都被这个小姑娘的吃相给惊得不轻,但是这个小姑娘偏又生的好看得不行,便都笑了起来,竟凭空生出一股爱怜之心,楚熙见盘中渐空,不忍教她失望,便又命丫鬟去拿些新式糕点来,就这样小花灵连吃空了三盘糕点,终于在吃到块臭哄哄的糕点时停了下来,呆兮兮的望着这仿佛毒药般的糕点。

“这是臭豆腐口味的酥饼,我们家的糕点师傅喜欢做点新式的点心,说是这样比较有乐趣。”花灵在人间待了也有些日子了,再加上化为人形适应了几个时辰也差不多可以与人做一些简单的交流了,轻轻的“哦。”了一句,楚熙倒是没有太惊讶她的声音,似乎那声音很早就听过,说不出来的亲切,但是又觉得那声音就是属于她的。倒是丫鬟觉得这声音听着柔弱却似乎带着一股子悠远的味道,仿佛没有尘埃。

花灵看着楚熙,突然发现楚熙的手腕上有根细细的红线,一下子将它的思绪带回了天庭,还是在月老窗前修养的时候,那个老头子天天扯着这红绳跟他说“雪儿啊,看到没,这就是红绳啦,人间的姻缘就靠它来牵咯,将来你是要继承我的,告诉你哦,最近下凡牵线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啦,我老头子太累咯,凡间太多的人要求段好姻缘,现在的人越来越贪心啦,每天都没办法完成心愿,可能再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消失啦,信我的人越来越少,我可能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但是人间实在有太多事要做,你们灵是不需要依靠人的信仰的,这个事情交给你我也放心呢......”

花灵回想起月老那张辛劳又哀伤的脸不自觉落下了泪。“你怎么了呢?是哪里不舒服呢?”

“没有,我想起老头子了。”

“是你爹么?”

“不是,我好像有事情要做。”

楚熙仿佛感觉到了花灵要离开,就像做了一场梦,这个梦就快要醒来了,楚熙紧紧抓住花灵的手,就像抓住了梦的尾巴,觉得这样也许就能把她留下。

花灵犹豫了很久,尽管感受到了月老的悲伤,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回去,就像月老说的那样继承下去,只是眼前的人那期盼的眼神,她也无法就这样离去,因为那眼中仿佛盛整个世间最美的一切。

“我不走啊,我叫雪儿,你呢?”

“我叫楚熙,你好像不是这儿的吧?”

“嗯,我从很远的地方来。”雪儿看着自己的手突然发现红绳的那头是自己,雪儿抑制不住的笑了,想着这月老看来是真的老了呢,但是要不就这样过着日子也挺好的,谁让他自己弄出来的事呢,让他等着好了,大不了自己帮他多宣传点,让他的信徒多点呗......

月老这边找了三个月无果之后突然想起自己带回这株漓江雪的情景。

花灵前传

曾以为我就是他生命中的唯一,可是,我只是个路人甲,也许比不上甲,或许他记得甲与他遇见过。而我的存在,他似乎看不见只是一句"借过"。就是如此简单的两个字,将我拒绝得如此遥远。我失望,却不可以简单的放弃。我一直以为他是为我等待了一世又一世,可是终于我可以踏入他的生命时,才发觉,那一次次苦等只为另一个平凡的女子。不及我的花娇,不及我的灵巧聪慧。我就站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他静静的看着她,这便是距离吧,他不曾侧目看一眼我的倾世。

我见过那女子,平凡,却是极其温柔,后来的每一世我都陪在她身边,观察她想弄明白到底哪里好了,可是我却都没看透,但是心里的那份执着似乎改变了,变得柔软了许多,就像那女子一般。他们并没有一丝的情缘,倒是让我觉得轻松,不知道是因为他还是她。

“你在等她么?”

“我只为她活。”

“她不可能属于你,永远不可能。”

他幽幽的看了我一眼“不,有一天她会看见我在这里等她。”

“不会的,她根本就没有姻缘。”

“不可能,我会守着她直到那一天到来......”

我不想与他争辩下去,因为那个女子真的没有姻缘,前几世也是如此,从未见过她有任何姻缘,整日与花为伴的女子。

“你可知道有一朵花?”

“什么?”

你曾经路过一朵花。”他终于看着我了“嗯?”

“那朵花快枯萎了,是你将它带回家,种在窗前,悉心照料,那时候我看见你脸上满是幸福。”

“哦。”

“想知道花现在怎么样了么?”

“想必应该枯萎了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

“花开总有花败时吧。”

“可是你悉心照料不就是为了不让它枯萎么?”

“......”

“花后来有了感情为了你来到人世。”

“怎么会?”

“她就在你眼前。”

“你?”

“嗯。”

“可是你只是花。”

“我不够漂亮?还是没有她温柔?”

“不你很漂亮,但是一定不属于我。”

“我是为你而生的啊!”我好气愤,曾经看着他照顾我的样子,那么幸福,我以为他会期待我的到来,可是却是这样的结果。

“为什么为我?”

“那你为何又只等她?”

“我......”

“你不知为何为她又何必苦苦坚持?”我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他突然叫住我,我楞了一会儿,也许他记起了那千百年前的情愫,我这样想。但是我没有回过头,一直一直向前走着,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身体在不断消失,散落成一片片纯白的花瓣......其实我早该在千百年前那个萧瑟的秋天离开的,只是为了那股执念幻化成人形,我失去了轮回的机会。他看不见那花瓣中的一滴泪。

我如一缕轻烟飘散,她回过头看见那满地的兰花开放,说了句“好美。”她终于也看见了他,只一笑,便让我体会到了那种幸福。也终于明白她是那么吸引人。

我们都曾以为是为了谁而活着,却都错过那些曾为我们绽放过的美。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消失的时候,一个老头子路过将我最后一丝的灵气收在了一株兰花里,他说他叫月老。


月老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觉得当时捡回来的漓江雪是那个女孩一直钟爱的植物,而且那个花妖离开前不也博了美人一笑么,嗯,不如赐她们一段姻缘吧,反正也不知道这灵什么时候才能成熟,那个女孩好几世都没能配上姻缘,而且书生什么的最烦人了,之前那个书生不信自己派人刺杀自己为他安排的姻缘,还好女娃娃命中注定的事,没出什么乱子。想起上一次遇见一个书生悄悄的跟着个小姐,本来打算为他们牵线的,书生的红线刚系上,见那小姐看见路边一朵快枯萎的花甚是怜惜匆匆走了,打算待会来挖回家养,却见那书生跟在后头就挖走了,待小姐回来看见花没了倒是失落了好久,唏嘘这书生也太小家子气了些,偷偷摸摸的,便没有再牵上那家的小姐......

月老终于安心了,想来是那段姻缘生效了吧,都已经等了三百多年了,也不急这几十年,就当她做徒儿的见面礼吧,说实话他一个月老也就这么点特别的送了,管她喜欢不......月老想到这里捋了捋那把雪白的胡子。

总觉得这徒儿还没见面就不见了有点失落,还是去找找看,老头掐指一算,这竟是那之前未牵上书生的那个女娃,果然也是定数呢,月老笑眯眯的颇为自豪的又捋了把胡子。

月老远远看着楚熙和他的小雪儿在街头亲密的样子,果然不错嘛真是般配的一对美人儿啊,真是养眼,忍不住去招呼那雪儿一声,雪儿见了月老差点没急出泪来,楚熙见雪儿委屈急忙为雪儿挡着怕雪儿就这样被别人带走,看这架势,月老可是大吃了一斤的醋啊,自己养了三百多年的鲜花这么就被别的花给采了,尽管是自己安排的,但是你们不应该感谢我么?

“老头我可不是来带你回家的,是想告诉你好好玩,玩开心了再回来,千万不要忘记我哦。有时间我还想到你......你们家去修养一下,你们看怎么样?”月老觉得自己这个萌卖得不错呢,忍不住又捋了把自己的小胡子。

“嗯,谢谢师傅。”说完雪儿就拉上楚熙跑了。

“嘿,你说你个小娃子怎么认师傅这么随便啊,怎么也要办个大典吧,再不行至少得来个以茶代酒跪一下吧。”老头觉得真是亏大发了,徒儿就这么跟人跑了,自己连个拜师宴都没混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