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6~7

作者:伞雨
更新时间:2017-11-26 17:37
点击:344
章节字数:27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刺耳的刹车声。


但是,青面獠牙的卡车,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让这尖锐的声音只像是骇人至深的咆哮。


煦甚至来不及发出尖叫。


惊醒。做了一个糟糕的梦。肩头冒出冷汗,煦轻抚自己的脖颈,那里有着一道快要分辨不出来的伤痕,似乎这样可以平缓自己愈发急促的呼吸。


煦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城市终于安静下来,只剩下街道上点点的路灯,偶尔能听到街上有些人声。身体还没有醒来,头脑无法思考,只能感受在全身弥漫的困倦,却又异常的清醒。


一阵寒意,煦打了一个喷嚏。她抱紧自己,发现窗户开着一个小缝,凉风正从那里侵入室内,侵蚀屋内剩余的温热。


将窗户关严实,煦回到床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梦到文月。有的时候梦到那些不好的回忆,就像今天晚上这样;有的时候梦到很有趣的事情。她现在经常分不清梦到的是自己的小说情节还是和文月共同的经历。有一天的梦里,文月成了她的初吻对象,校园操场上大树的树叶声沙沙作响,她们好像不害怕被任何人撞见。有的时候也会梦见一些光怪陆离的事情,煦反倒喜欢那些超现实的梦境。那些回忆里太鲜亮的事情在梦境拼接起来,反而只剩下严重的不真实感。


煦还是挺喜欢这样的梦境的。她侧过身,很快就回到了梦里。


卡车样子的钢铁怪物也总是出现在文月的梦里。它一遍遍地呼啸而来,有时候撞上那个年少短发的煦,有的时候会将成年柔美的煦撞得血肉模糊,有的时候撞上文月自己。


它不止出现在那条路上。文月梦到自己在音乐厅演唱,那卡车闯过观众席又冲上舞台,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她身上碾过。她梦到在教堂举办的婚礼,卡车撞碎五彩的玻璃,碾死了新娘又向文月冲来。卡车还冲进学校的操场,撞上正在接吻的煦和一个男生。


那一天成了她的梦魇。


所以文月讨厌那些梦。她让自己每晚疲惫入睡,或者随意地歪在沙发上,这样就不会做梦。


但是她最近又总梦到煦。从小到大各个时候的煦,都在文月的梦里愈发清晰。




————

那是文月和煦第一次吵架。因为男生,像不少普通的闺蜜一样闹别扭。


放学路上,煦突然告诉文月,她交男朋友了。文月先是惊讶,然后询问起经过来。


文月已经忘了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她也不觉得煦还会记得。


他竟然喜欢像我这样的人呀,我就答应他了。


文月看到煦的这句话,只觉得对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愤。煦那时候还不知道,那些男生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怎样地讨论她出众的样貌,又怎样调侃她是个哑巴。不管怎样,她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文月想告诉她,她是多么可爱,多么讨人喜欢。但是文月的嘴角抖了抖,这些话始终说不出口。


“你这么简单就答应他?喜欢你的人又不止他一个。”


煦露出有点诧异的神情,在本上写道,可是他人也不错的呀。


文月突然没话说了。她好像突然理解了股市暴跌时父亲的感受。好像那些自己辛苦经营的东西转瞬间就不属于自己了,而且夺走得堂堂正正,自己无处诉说。她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煦身上被套牢,虽然她从一开始就不抱期望。


“我只是觉得这样有点随便罢了。”文月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


煦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有点严肃地抓住文月,匆匆在本上写下一行潦草的字。


文月有点不明就里,但是看到她本上的字,气愤陡然转化成了愤怒。


你不会喜欢他吧?


质问的话语落在纸上,只让文月觉得煦在自己眼里的光芒正在褪去。她看那些模板生产出来的少女漫画,对稍微优秀一点的异性的示好欣喜若狂,而且竟然猜忌怀疑到了自己。那天的两人不欢而散。如果煦能说话,一定会吵得不可开交。


第二天放学,煦没有和文月一起走。


你月底还有比赛吧?赶紧练习吧。她给文月留言道。


文月看着煦和那个男生渐渐走远,索性就去练习。她不去想煦,好像她们本来就不认识似的。


她一心一意地扑在比赛上。这次的奖项有着一定的分量。


但她没想到,比赛当天,煦还是照常来看文月演出了。她坐在下面,文月一眼就看到了她,只感觉自己的气息变得混乱,连声音都在颤抖。


二等奖奖状发来的那一天,文月撞见了煦和那个男生。


她逃跑了。


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煦分手了。文月和煦重归于好,她从来都没有过问过煦分手的原因。


但是煦还一直记得文月逃走前说的话。


“你稍微考虑一下我好不好?”她带着哭腔。






煦睁开眼,夕阳已经是鲜艳的橙红色。机器微弱的轰鸣声在四周环绕。她坐在摩天轮里,靠在文月的肩头,身上盖着文月的外套。


感觉到动静,文月问道:“醒了?”


煦点点头。下午文月结束了工作,两人就一起来到了游乐园。玩了几个项目之后,两人排了一会儿队,才登上摩天轮。这也是煦的小说中提到的情节。在摩天轮上,子月向曦曦说出了自己心底里对曦曦的看法。文月当然清楚,这两个角色的原型分别是谁。


摩天轮正在下降。煦等着文月说那一段话。或者不是自己写的那一段,总之她想让文月对她说些什么。


文月显得有些尴尬。在煦的注视下,她从包里取出一盒CD,白色的盒子上用蓝色的记号笔龙飞凤舞地写着什么字。煦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这个是样品。”文月说,“其实昨天就已经录完了。这是给你试听的。”


她把CD递给煦。煦看着文月,一言不发,嘴角也没有了笑意,让文月觉得心里毛毛的。


煦咬了咬嘴唇,还是接过了CD装进自己包里。


“那个,我觉得书里的情节都很好……”文月说,“这些天我很开心。”


煦只是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窗外,没有再回应她。


摩天轮的小吊箱就在沉默中回到了地面。煦在前面走着,文月跟在后面一两步远的距离。


煦说不出话,文月也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她跟着煦,煦走的并不快,但是文月就是不想追上她打开话题,即使煦崭新的本子一直被她紧紧捏在手里,好像随时都在等着文月搭话。


晚霞已经冲上天空,空闲出的天边满溢着金色,把平安路两侧的树影拉得很长。平安路比原来拓宽了不少,路旁新种上的树让煦稍微多了些安全感。现在是下班的时间,行人在平安路来来往往,回到各自的家中。


冬日的空气还是有些寒意,刺激着鼻腔,感觉痒痒的。但是今天阳光很强,照在侧脸上还有几分燥热,恍若夏日。走在平安路,煦第一次放松下来。她感觉自己好像放下了什么背负了很久的东西,像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只剩下一种莫名的安心。她的步子变得轻盈雀跃,甚至还有一种久违了的冲动想要叫喊两声。


文月看着走在前面的煦蹦蹦跳跳的,也放心起来。煦的发梢正随着身体一跳一跳地跃动着,和衣服上装饰的小白球凑成微妙的节奏。文月加快了一点脚步,向煦靠过去。


突然——嘶。


刹车声。


好像在短促的一瞬,煦觉得时间都停止了。听到那个急促的声音,她只感觉全身被冻结了一般无法动弹。煦回过神来,只听得到两颗心快速跳动的声音。文月紧紧抱住了她,将煦整个人护在怀里。


文月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只是那一刻下意识的举动。两个人都屏着呼吸,在意识到只是路上车红灯前急刹车的声音后,才都长出了一气。


煦抬起头看着文月。文月想要说点什么,最后也只是对着煦笑了笑,然后松开了她。


煦的嘴唇上下动了动。


“你说什么呀?”文月问。


煦只是摇摇头,脸上满是孩子般灿烂的笑容。


6~7,孩子般灿烂的笑容!是糖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Ferjoan
Ferjoan 在 2017/11/30 12:53 发表

所以没有后续吗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