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何所依

作者:莹子eiko
更新时间:2017-11-26 14:52
点击:747
章节字数:60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下午五点的阳光可以说是温暖,橘黄色的颜料染着远方的那层云彩飘荡,很好看。何所依昏昏沉沉的从书桌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习惯性的看向手机,粉红色的屏保上显示着下午五点的时间。

已经这个点了啊,何所依趴在桌子上刷着一条条的信息,因为妈妈喜欢所以手机里到处都是粉色的,真是搞不懂,明明都那么大一个人了。伸直腰,一件粉红色的薄衫从她身上滑落下来。何所依将衣服捡起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件估计是妈妈的吧,现在这个点的话妈妈应该是在后花园里,算了,去找妈妈吧,上次还没听她讲完她和……呃……的故事。

何所依走出房门,在关上门的时候她忍不住再一次有了和以前一样的迷惑。所以妈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在不打搅我的时候走进我的房间,还是在没有我房门钥匙,上了锁,锁还没坏掉的情况下,怪事怪事。何所依摇摇头,莫非她以前是撬锁专家?

爱依正坐在花园里的的椅子上,白色的长裙柔柔地垂直脚踝,裙摆下的双腿时影时现,黑色的中长发被撩到耳后,长长的紫色水晶耳饰挂在耳垂上,膝盖上躺着一本书,是泰戈尔的飞鸟集。

何所依在附近看着,坦白来说她是真的不想打破这份宁静,可是没办法啊,人吗,总是喜欢去做个死,发个难来为难一下自己,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反正何所依很喜欢。

“老妈!”

“所依!”

爱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当然没忘记她的那本书,上前微走几步,抱住走过来的何所依,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怎么,睡醒了?”

“刚睡醒,话说老妈你能不能保持刚刚的那份样子久一点啊?好歹也是三十二的人了。”

“三十二怎么了,你有意见吗?再说,你老妈之前可是混地下摇滚乐团的,虽然现在也会偶尔去帮个忙什么的。”

“就是老爸的那个吧,什么什么elpis?“

“哟,你爸不在就能说出来,怎么不当面说,是啊,elpis厄尔庇斯,希腊语希望的意思哟。“

“看不出来老爸还挺有文化的,对了妈,上次你和老爸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吧,再继续讲给我听怎么样。“

爱依笑了笑,捋一捋头发坐了下来,喝下一口面前的花果茶,爱依轻轻笑着。

“好,不过在讲之前我要纠正你一点,你爸可是当年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学霸,我的成绩可都是因为你爸才有所提高的。在有过第一次短暂的接触之后……“


在有过第一次短暂的接触之后,爱依便渐渐留意起了何锁,齐肩的长发,中分,右侧的头发会编成辫子扎上去,耳钉的颜色大多是黑色,有时候也会换成红色,但很简单,就是那种小小一个的人工宝石耳钉,她的睫毛很长,但没有爱依的密,眼睛狭长,透露着执拗的光。

爱依趴在桌子上咬着手里的铅笔,不知道为什么老师重新安排座位的时候让何锁坐在了她的前面,虽然爱依也不矮吧,虽然何锁长得也很养眼,经常收到小礼物什么的,女生居多,但是有一个比自己高的人坐在自己前面还是好讨厌的哦,所以为什么在大学还有固定座位啊!

爱依无奈的叹气摇头,从而拯救了她手里的铅笔,好想回家打游戏,不知道那帮猪队友把我的胜率坑的有多惨。拿起铅笔爱依在本子上写起了作业,正做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坐直。貌似……自己的歌谱还没有写完,好像还是下周就要交稿来着……想到这里的爱依再次趴在桌子上,啪嗒啪嗒打开手机编辑信息,看来自己的胜率一时半会之间是回不来了。

“何……何锁同学,这是送你的,希望你收下。“

“嗯,谢谢。“

浅蓝色的盒子被何锁接过轻轻放在桌子的一边,没有笑,也没有多说一句,道过谢后便继续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还请何锁同学一定要拆开来吃,这是我好不容易买到的圣雪兰*限量巧克力。“那个女孩子脸红着鞠了一躬便逃走了。

何锁依然是那副冷漠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刚刚那个女孩子说的话,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坐在何锁后面的爱依没有听见。当知道是圣雪兰的限量巧克力之后,爱依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起来,可是想了想自己和何锁又不熟,就只能恶狠狠地盯着何锁在纸上画着圈圈。

大约是感受到了爱意的目光,何锁拆开了那个礼物盒,爱依敢说这是这几天她坐在何锁身后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早拆礼物,但拆了又能怎么样呢,又不是她爱依的。想到这里爱依就更难过的趴在桌子,开始和她的猪朋狗友们各种聊骚。

“吃吗?”

“嗯,嗯?”

爱依抬起头,开封了的圣雪兰巧克力就在她的面前,一颗都没有动,前面的何锁以为她没听见,张开嘴再次说。

“吃吗?“

何锁的声音很好听,这是爱依不止一次在心里感叹的,刚伸出手想要拿的时候,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停下了伸出的爪子,将头一扭。

“哼,我才不要。“

何锁也没有说什么,依旧那般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将巧克力放到桌上直直的接受阳光的亲吻,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爱依盯着那盒巧克力,铅笔在纸上胡乱的画着,看着巧克力融化的现象,爱依觉得自己的心好痛,眉毛紧锁着,爱依已经有些后悔为什么刚刚要拒绝何锁的邀请,那可是巧克力啊,巧克力啊!

想到这里,爱依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似乎是感受到了爱依散发出来的怨念,何锁再一次拿着巧克力转过身来。

“吃?”

“既然你这么热情的话,恭之不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说完爱依就兴冲冲的捏起一块巧克力丢进嘴里,入口即化,不愧是圣雪兰的限量巧克力。爱依满足的嚼着巧克力的同时,她注意到自巧克力打开之后何锁还一颗都没有吃。再将一颗巧克力丢进嘴里,爱依尴尬的发现此时的巧克力已经被她吃掉了一半,舔舔嘴唇,爱依撑着头,拿着一颗巧克力递到何锁的面前,笑了起来。

“不吃一口吗?很好吃的哟。”

何锁犹豫了一下,在爱依的催促之下张开嘴,咬住那颗巧克力,很甜,但却还不错。何锁吃下巧克力,大拇指抹过嘴角,明明自己并不喜欢吃甜的,或许是因为这个人才会觉得好吃。镜片下的眼睛在闪着光啊。

爱依抱着一堆五线谱向琴房一步步挪去,眼镜在汗水的帮助下滑到了鼻尖的位置,爱依很气的是现在的她根本没有空闲的手来把眼镜扶上去。爱依习惯性的嘟起了嘴,将头偏向右肩用肩将眼镜推上去一段距离,然而很遗憾,没过一会儿眼镜又自动滑下来了。

“啊啊啊,烦死了!”

爱依丧气的垂下头,琴谱上的几只笔随着步伐一摇一晃,一个不小心,爱依把自己的腿绑了,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平地摔。哗啦,纸张,铅笔,橡皮四处飞散,眼镜也一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啪一声摔到地上,碎了。

在摔倒的一瞬间她好像在纸张飞扬中看到了何锁。

不会那么尴尬吧。这是爱依在接触地面前的唯一想法。

“给,小心一点。“

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何锁将大部分的琴谱递给了爱依,还有一些散在爱依脚边的就没有帮她捡。

“啊,谢谢你,咳咳,真是不好意思。“

爱依接过东西重新拢成一沓,捋了捋自己的刘海从地面上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眼镜,或者说,对于她这种近视六百度,取下眼镜等同于瞎子的人来说找到的话就奇怪了。

“那个,“无奈之下,爱依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何锁身上,”你可以......“

没等爱依说完话,何锁撩开了爱依的刘海,浅棕色的眼睛闪烁着群星,小刷子一样的睫毛扑棱的飞舞着。

“果然很好看啊你的眼睛,为什么要戴眼镜呢?“

妈耶,看着那双深沉的黑色眼睛爱依想,这个人近看的杀伤力真是太大了。

窝在琴房里,爱依趴在琴盖上右手抓着琴谱,左手抓着自己的长发,一旁放着的是她已经碎掉了的眼镜,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爱依将目光从琴谱上移开,拍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将琴谱放到一边,打开琴盖,看着模糊不清的黑白琴键,任命的叹出一口气,凭着身体的记忆开始在琴键上奏响。

行云流水的音符从指尖流出,爱依闭着眼,感受着乐曲里的每一丝变化。本来应该已经走了的何锁此时正站在爱依琴房的门口,倚着门侧头细听,脸上难得的多了几分弧度。双手抱壁,右手食指轻轻打着节奏。确实十分优秀,不过差不多了,那个变扭的音。

突然起来的升调像是突然被玻璃划过尖锐而刺耳,在这个音下,爱依睁开了闭着的眼睛,皱着眉毛,脸贴近琴键,在其他的琴键上分别按上几下,却依然没有找到想要的效果,百思无果之下,爱依整个人直接趴在了琴键上,发出不和谐的噪音。

“试着把那个音换个八度如何?”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爱依吓了一跳,出于本能的,爱依跳了起来,然后十分自然的再一次摔了。爱依坐在地上用手腕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心里不满的嘟囔着,怎么今天这么倒霉。

“还好?怎么这么容易摔?”

何锁对着坐在地上的爱依伸出了手,握住爱依的手将地上的人拉起来。爱依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灰尘,小声嘀咕。

“还不都是你害的。”

“嗯?”

“没什么,没什么,谢谢你。”

发觉把自己心里话说漏嘴的爱依连忙打着哈哈忽悠着,殊不知何锁的听力可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刚刚那声虽然小,但依旧被何锁听得一清二楚。柳眉微微皱起,何锁想自己有那么可怕吗?不过没有爱依那么蠢的是,何锁并没有把自己话说出来,而是从随声的包里掏出了几盒隐形眼镜呈扇形展开到爱依的面前。

“自己挑一副。”

“诶?可......可是我不会戴啊。”

“我帮你就好。”

“啊,哦,好的谢谢你。”

爱依接过那几盒隐形眼镜,一百度到五百度的都有,真有钱,爱依忍不住在心里小小的感叹一番,可惜自己是六百度的。爱依拿出那盒五百度的隐形眼镜想着先凑活着用一下吧,今晚就去配眼镜的时候。

何锁再一次开口:“那里没有你要的度数的话我这里还有五百到九百的。”

于是,爱依再一次感叹道:何锁真是有钱。

隐形眼镜并没有爱依想的那样会很硬,相反,当何锁帮她戴隐形眼镜的时候她觉得冰冰凉凉的很舒服。就是。再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何锁,爱依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烫,心脏好像也比平常跳快了一些。

“感觉怎么样?”

“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诶,谢谢你何锁!”

爱依笑了起来,大大的棕色眼睛弯成新月的形状,可爱的虎牙露了出来,声音很脆很好听。像是被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击中心脏一样,何锁轻轻咳了一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明信片递给爱依。

“我在搞一个乐队,但我们现在缺一个键盘手,有兴趣来吗?”

“如果给我巧克力的话就接受。”

爱依接过明信片,上面写着的elpis乐队,爱依张开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双指夹着明信片对着何锁发送了一个wink。

“不过看在你今天帮助我的份上,就不计较的答应了,到时候可不要嫌弃我哦。”

“绝对不会。”

两个人伸出手握在了一起。

或许,她们两个人的故事就是从充满巧克力味的下午开始的。

后台,爱依的右手一直在卷着自己散下来的那一缕头发,左手紧紧抓着自己皮上衣的衣角。自从加入何锁的乐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爱依凭借着自己活泼不计小节的性格和过人的天赋很快就与乐队里的人混熟,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演出,从未参加过这种深夜狂欢的乖乖女爱依不经紧张起来,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拖了何锁他们的后腿。

看出了爱依紧张的何锁走到她的面前,屈指弹上爱依的额头。

“紧张点也好,就不会为这套衣服感到害羞了。”

“你还说!这什么衣服啊!裙子为什么这么短!为什么我的还是裹胸!凭什么我们两个差不多的款式我却要露这么多!一点都不公平!哼。”

“结束后请你吃巧克力。“

“一言为定!“

原本还怒气冲冲的爱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怒气全无,甚至还愉快的弯起了眼睛,“nyanya“的哼着调调。何锁看着面前摇头晃脑的爱依,柳眉微微皱起。

这个家伙是小学生吗?

“何锁。“

何锁还没有反应过来爱依就张开了双手环上她的脖子,头靠着何锁的颈窝,将整个人的重心压在何锁的身上。何锁扶住爱依的腰,轻轻摸着爱依的头,就像是安慰小动物一般。

“你说如果真的是我弄砸了的话怎么办?”

“那就......”

以身相许。

不过这句话却被何锁咽下了喉咙。这么说的话一定会吓到爱依的吧,要是突然跟她说自从开学那一天就对她一见钟情的话会不会让她产生烦恼,会不会从此疏远我,难得找到可以和她相处的机会若是因为这样就消失了的话,得不偿失。

或许爱依已经忘了,她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认真对话。

那是开学的第一天。

天气还算是不错,何锁按照以往的习惯从经营着猫咖的小路前往去学校的路上。这时的她注意到了正在猫咖外面和猫咪玩耍的爱依,头发半扎着,制服包被她抱在怀里,白色的衬衫,天蓝的蝴蝶结,黑色的西装短裤。右手正揉着猫咪的脑袋,脸上是溢满的满足。

这个女孩子很喜欢猫啊。何锁拎着包,没有继续走就站在路边看着爱依逗着猫。没过一会儿店主就走了出来,爱依抱起猫咪笑着和店主攀谈几句,然后将猫咪递给店主,微笑着挥手说着再见。

看到爱依不再逗猫,何锁继续往前走过去,恰好听到爱依的叹气,正是爱依这一句无意间叹气时候说的话,使她们的人生轨迹就此重合。

“好想喝店里的咖啡,为什么偏偏就没有带够钱呢,手机也没电了,呜呜,学校的路该怎么走啊?”

“迷路了?”

何锁站在爱依的身后问道,爱依偏过头看,然而忘带眼镜的她所能看见的不过是一片模糊,只能点点头,无奈的卷着自己的头发并且报出了自己的学校。听到学校的名字何锁的眉毛挑了挑,很巧,是一所大学。

“我和你一个学校的,我带你去好了,另外咖啡想要什么口味的?”

“诶诶诶诶?不用请我喝咖啡的,你能愿意帮我带路我就很感激了。”

哪知何锁根本就没有理会爱依说的话,径直拉着爱依的手走进店里,很滑很嫩,指尖有微微的茧,应该是在练乐器,就是不知道练的是哪一种,如果是电子琴或者是钢琴就好了。

爱依手里拿着热咖啡,何锁牵着爱依的手站在旁边,美名其曰担心爱依走丢又迷路了。爱依小口小口抿着杯子里的咖啡,眨了眨好看的棕色眼睛,歪头看向何锁。

“话说你不给自己买饮料真的没关系吗?那家店的咖啡真的很好喝,诺,你尝尝。”

何锁看着面前的杯子有点犹豫,她从来没有和别人共用过吃的东西,就算是家里人也是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接过那个杯子小小的喝了一口。

真的很好喝,虽然是咖啡,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很甜。

送爱依到了校门口何锁才松开爱依的手,右手握了握,居然有些不舍,就像是放开了上好的和田玉一般。两个人很默契的没有说起自己的名字,也没有问对方的名字,就像是无声的约定。

“爱依!”

前面有几个人朝这里挥手,爱依听到声音后欣喜的跑向那里,风起了,爱依停下脚步,转过头对何锁说:“谢谢你的帮助,那么,后会有期。”

爱依笑的很灿烂,风卷着她的衣摆,抚摸着她的头发,何锁想,找到了啊,自己喜欢的人。

“那就......”

“我可以以身相许赔罪咩?”

爱依抬起头泪汪汪的瞅着何锁,怕是担心何锁嫌弃,立马又接着说:“我可是很值钱的!敢嫌弃我就咬你!”

“那我倒是希望,这次的演出演砸。”

“那估计会被其他人恁死,呐,何锁,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吗,说如果开始谈恋爱的话那就一定要和那个人一直一直在一起,所以......”

“不会离开你的。”

“哇!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这一个!”

“依。”

“嗯?”

“演出成功的话,做我的女朋友。”

“嗯。”

演出举办的很成功。


“演出举办的很成功,所以我和你爸也就顺利的在了一起,直到现在,虽然有点玛丽苏,但我一直相信,人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所以你妈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吧。”

“哪里不错了,我觉得妈你是眼瞎才......”

“何——所——依——”

“何你回来了!”

房内通向花园的门口,何锁领着包冷冷的看着何所依,但在听到爱依的声音之后眼神一下子就软化掉了,两个人注视着对方,许久都没有说话,然后再同时开口、

“我回来了。(欢迎回来)”


*圣雪兰这名字我瞎编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