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Chapter.23新绿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55
点击:418
章节字数:23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23新绿

一年后……

虹稻114年的凝水之月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大雪依旧覆盖了这片大陆的每个角落。

今天是凝水之月11日,是去年依苏尔下葬的日子。暮请了假,来灵源森林扫墓。

来到灵源森林的深处,可以看见两棵树下盖了雪的凸起的小土包。

依苏尔说过,"最后叮嘱你们件事啊,我死后别把我的墓搞得几百米外就看得见,千万不要立什么墓碑,丢不丢人啊。直接埋了就好了。"

暮笑笑,那就别怪多年后我们找不到你的墓地,不能帮你扫墓喽。

但是一年后,他们全都来了,只差希漠。

冷沦墨夙带了最好的香槟,这是依苏尔原来最喜欢喝的酒。

宇文终黎也带来了lady M的提拉米苏,这一次,大家陪你吃个够。

在土包包前盘腿坐下,暮甚至有了开玩笑的心情,要不把这挖了,搞不好依苏尔早就诈尸活过来了。

燃起了柴火,冻的僵硬的手脚才缓和过来。焚晓带着男孩子们去铲土添坟,不然明年真的被风吹走了怎么办?

冷沦墨夙和青鸟摆开了午饭,每一样都是依苏尔原来喜欢吃的菜。

她到底是回不来的,但是暮还在。

吃吃喝喝,还是和原来一样闹腾。香槟度数不高,但还是有喝高的人,残翼几杯下去,就开始话多了。

"依苏尔你就是个混蛋!当年我就是这样觉得的,没见过哪个女的,会自愿让别人说是女表子的!”

残翼没头没脑的吼了这么一句,然后“咕噜咕噜”的又喝一杯,继续说道,“这下遭报应了吧。”

暮明显是被残翼吓了一跳,冷沦墨夙和青鸟嘀咕道,“不知道他又想到什么了。”

“说什么!”焚晓也是酒量不好,现在也激动起来,“依苏尔那么可爱的一个小伙伴,她只是人生不如意!”

呵,原来焚晓是这么认为依苏尔的啊。也不知道依苏尔听见了,会不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反正焚晓和残翼两个人就这样的吵了起来,慢慢的逻辑也就不对了,从依苏尔漂不漂亮扯到他们谁年龄大。算了,反正是喝醉的人,也全当发泄感情了。

宇文终黎静静的看着残翼和焚晓的闹剧,举起酒杯,对着土包包比了比,“还好吧?”

不知道你在那边,还好吗?如果天堂是极乐之地,那你现在一定不会怀念过去的事了。因为,你也把她带走了呀。

希漠现在,在哪呢?

夜拉斯笑笑,轻抿一口香槟,酒是好酒,醇香,唯独满口的泡泡让人有些惊慌失措。

你最后终于算错一次了。我居然有点开心。

夜拉斯在心里面想着。

你以为希漠吃下忘忧草就会彻底忘记,我原本也这样以为。

但是这一次,你真的失算了。

我也是没有料到。

夜拉斯站起来,抓了一把雪放在精致的玻璃杯里,放在相邻的土包前,坐下。

她居然跟着你走了。

两个土包肩并肩的,旁边有两个树枝缠绕在一起的大树。

我决定给希漠吃忘忧草的时候,却发现她在你身边睡着了。

原本很开心,她终于累了。睡醒之后,可能就想开了。

可她也再也没有醒过来。

当时,我抱起她,小心翼翼的,却发现她的身体是冰凉的,平静的没有呼吸。

夜拉斯端起一杯温热的牛奶,一点一点的倒到土包上。

我当时怎么会相信,谁又会相信,她真的跟着你走了。

后来送到医院,医生说她是自然死亡。走的时候,一定很平静。

是啊,一定太平静了,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吧。

“姐,你怎么样?”

她是我的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是很恨你的,依苏尔。

你为什么要把她带走?

“你还是那么固执啊,姐。认定她了,就跟着走了。”

或者说她是自己跟着你走的。

现在我却再也恨不起来了。

负了别人的承诺,我也认了。

“算了,你喜欢就好,姐姐。”

我去年在你们这里撒上了花种,今年它果真开花了。

希漠她,又可以画画了。

你们旁边的树树枝连在了一起,也算是幸福美满的结局。


“他们几个都忧伤去了,我们两个喝酒吧。”

青鸟拍拍冷沦墨夙,掏出她自酿的白酒,倒给冷沦墨夙一杯。

冷沦墨夙接过一饮而尽。

“好酒。”冷沦墨夙擦擦嘴角,又满上一壶。

“那当然,我酿的。”

青鸟自己也喝了一杯,一脸满足。

沉默了一会,冷沦墨夙说,“你知道吗,依苏尔本来有一次重生的机会,但是被拒绝了,在这里。”

“我知道,”青鸟喝了一口酒,“当时我跟踪她来着。”

“所以这才是她非要葬在这里,她是恨着的。”

冷沦墨夙幽幽的说。

“可惜现在是一样的结局,希漠和她在一起了。”青鸟看向两个土包,当时真是觉得可怜又可笑。

青鸟自己又摇了摇头,说,“你知道吗?她走的时候希漠也不在她身边,希漠给她接热水去了。到头来她还是一个人,从最初到现在,无法改变。她是内心真正的孤独,我们把它称为依苏尔式的悲剧,或者说这是她的命。”

到头来,你所有的快乐都是伪装,还是藏不住与生具来的孤独。

“其实也没有。”冷沦墨夙又喝完了一杯,“你要希漠看着她死吗?她怎么舍得。我也不知道她有多爱希漠,她自己可能也不知道。我最近老在想,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希漠的?只是还记得一件事,第一次见到希漠的时候,她一直在我耳边念叨,我们去勾搭她吧!”

“所以这两个人也不过这样而已。都是心甘情愿的。来,干杯。”

青鸟看着冷沦墨夙的脸有点发红,调侃道,“你不会喝多了吧。”

“怎么可能,”冷沦墨夙白了青鸟一眼,“我这是冻的。”

“好吧,我还说你醉了套话就容易了。”青鸟自己才像是醉了,“问你个问题,如果希漠早点接受她少爷的身份,她们会不会更幸福一点?”

“两年前有个传言。东街月君,南街文夫人,西街凉子,北街诺姑娘,并称花区四大美人。然而与花区相邻的黑区有红牌夜公主。每晚烛光不灭,人声不绝。你觉得她到底骗了她多少?”

“这也是她会被拒绝的原因吧,她早该知道,这只会是场悲剧。”

“可是希漠愿意啊。”


神主宰大千境地 在我心底有多少人已经逝去 通天之境往哪里 翻云覆雨 还好这一路有你 情字本神兵利器 谁能抵御 放手不放弃 或某天灵气褪去 火树银花大千世界只剩我和你


“你在这?”

白忆来看少爷的时候,黑落已经站在那里了。

“我来看爱丽丝。”

黑落冷声回答。

白忆走过去,和他并排着,就没再说话。

过了很久,黑落点了一支烟,准备要走,却听到白忆的声音,

“你少抽点烟。”

黑落愣了愣,而白忆顺手拿过他的烟,自己抽了起来。

“我们去喝一杯吧。”白忆说。

“去哪?”

黑落倒也没有拒绝。

“七号码头。”

“……滚。”

总有人会再续没有结束的缘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