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Chapter.21我不在的时候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53
点击:411
章节字数:42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21我不在的时候

依苏尔的身体果然是日渐虚弱。

原因大家也都知道,要是那时她不和希漠在小圣诞的晚上看星星,可能还会好那么一点。

只是希漠也没有阻止啊,她也在贪恋那一时的温柔,反正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段时间,雪下的似乎都腻了,反正整个世界已经白茫茫一片,气温低的可怕,却不见一片雪花。

依苏尔也终于乖乖的躺到医院的ICU病床上,她身上的发条也断了,几乎整天都在昏睡,只能常常把她喊醒,但她也会很快睡过去。

希漠也没有离开过病房,一整天都坐在依苏尔身边,凝视着她,却不舍得把她喊醒。

但又想叫醒她,和自己说说话。

刚才Dr.林来过了,他对希漠说,你多和她说说话吧,她虽然睡着了,但其实是听得到你的声音的。

她要是能听到你的声音,可能会比较高兴,说不好,醒过来的时间可以更多一点。

希漠信了,她本来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这几天却一点一点尝试着多说说。

说说身边的事,学校的事,还有你的事。

希漠越来越说的多,所有原来的回忆,快乐的痛苦的记忆通通都说给依苏尔听,只要你听见了,那就可以了。

就这样,原本的小哑巴希漠顺利变成了小话痨希漠。

那一次暮来看望依苏尔的时候,恰好听见希漠在里面说,

"还没有搬到'彩虹蛋糕'的时候,宿舍条件不是很好,我有时候都想离家出走了。那时候我们两个睡一张床,你总是睡得很晚,有时候我都想把房间锁了,不然你又吵到我睡觉了。"

暮听了,总觉得眼眶湿湿的,原来还在普通学生宿舍的时候,她们两个睡在一张床上那么久。反而后来到了"彩虹蛋糕",却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但是那时候,不只是希漠,依苏尔也很喜欢抱怨希漠睡觉睡太早,她躺在床上只能发呆。

不知不觉都过了那么久了,如果时光倒流,不知道会有多好。

但好事似乎偶尔还是有的,那一天,依苏尔居然在希漠的喋喋不休中自己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每天说那么多,不会口渴吗?

难得依苏尔似乎恢复了活力,希漠却被她这么一问羞红了脸。

那天,依苏尔终于不再注射营养液,吃起了东西,精神看上去,真的不错。

只是吃完东西以后,依苏尔说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呆在医院,想和希漠出去转转。

暮听了表示不可能,你在逗我们?就你这身体什么时候倒了希漠扛都扛不回来。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Dr.林却同意了,她给依苏尔喝了一剂药剂,就放她出去,然后嘱咐她,好好玩。

冷沦墨夙看着依苏尔和希漠十指相扣的背影,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其实依苏尔今天是有正事要做的。

她昏睡了那么久,做了很多梦,也想起了很多事。

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把ME给捐献了。

ME即是"魔法元素",这个有魔法的世界里,魔法不是人类的,而是共生的。

ME碰到适合的人,就会存在于他的某一个部位,靠着人的精神力量发挥作用。

依苏尔有很不错的魔法,当时就是凭着这个删除了希漠的记忆。

所以她昏睡的时候就想啊,自己要是死了,魔法也就失效了,这么好的能力,多可惜啊。不如把ME取出来捐给魔法研究组织,以后碰到合适的人送给他好了。

搞不好复制出一个依苏尔呢,也算是替代品吧。

唯一的问题就是依苏尔的ME存在于她的左眼里,要取出来,就要挖掉眼睛。

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依苏尔也没有死要留全尸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已经几近失明,不知道ME还能不能保存好。

但还是要试一试,依苏尔拉上希漠,坐车来到了隐蔽的魔法研究中心。

敏感如希漠,已经知道她要做什么了,只是希漠不会阻止,不如说,她还略带期待。

依苏尔看见面前模糊的大楼,想到三四年前这里面有人曾经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依苏尔愿意,他们会给依苏尔他们能给的所有好处,来买她的ME。

依苏尔当时嗤之以鼻,这么好的东西,你拿什么也换不来,她觉得自己不会有一天再来到这个地方的。

可是现在,即是他们不给依苏尔什么好处,依苏尔也自己找过来了。

亲昵的亲亲希漠的额头,依苏尔嘱咐她在门外等着自己,然后就自己走了进去。

"我就知道你会来?"

"嗯?为什么?"

"因为不久前你的冥海老师来找过我们。"

"是吗?他来了说明你们这里也没有能起死回生的魔法嘛。"

"有也不会给你们轻易使用,那可算是黑魔法。"

"那你们还说什么,动手吧,外面还有人在等我。"

希漠低着头站在门外,看着雪地上留下的自己的脚印。

她制止不了依苏尔,也不想制止她。

这可能是留给她未来的一个希望,万一真的有替代品。

但那肯定不是依苏尔了,只是还沾染着她的气息。

希漠不知道依苏尔是怎么想的,如果有人真的继承了她的魔法,依苏尔会真的希望他也顺便取代了自己在希漠心中的地位吗。

希漠感觉有点难过,要是你还希望你存在在我的未来中,那就不要死啊。

依苏尔出来的时候,左眼上被纱布遮住,隐隐还有血迹。反正也不是很看得见,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更难找到希漠了。

周围都是一片白色,依苏尔完全不知道希漠在哪。

但是希漠会自己找上来的,依苏尔迎面被熟悉的气息抱住。

她把头靠在希漠的肩膀上,希漠温热的气息喷在颈部,痒痒的。

"要回去了吗?希漠问道。"

依苏尔笑笑,回答,"当然不。"

"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依苏尔和希漠坐在去洛其雪山的电车上,一路上远离城区,雪越堆越厚。

洛其雪山在其他的城镇,路途有三个多小时,依苏尔表示要在车上睡一会,但保证一定会再醒过来。

因为这是她最想去的地方了。

希漠看着窗外,有些疑惑,雪山哪都有,这一座,到底特殊在哪里。

但依苏尔想去的地方希漠从不怀疑,那一定是最美的地方。

好不容易到了雪山脚下,却需要换成汽车上山,山上的路本来就不好走,而且现在还结了冰。

这里从来没有什么游客,希漠也从没听说过这个地方,真不知依苏尔是怎么想到的。

坐车坐到半山腰,依苏尔却突然要下车,她说,到了。

希漠觉得有点奇怪,依苏尔看不见了,又是怎么知道就是这里呢。

而依苏尔深深吸了口气,笑了,就是这里没错。

那本来就是个不存在的地方,只是她觉得是这里。

希漠可能忘记了,她和依苏尔阅读的风格差距很大,但有一本书是她们都看过的。

那本书是依苏尔多年之后也一直带在身边的,最喜欢的一本小说。

她这么形容过,是那种丝丝渗入心中的悲伤和释然。

"希漠,你记得这么一句话吗,'生而为王,行如赤子。'"

希漠猛然抬头,她是有印象的,那是一部非常温柔的小说。

里面温柔的大男孩,带着他特有的阳光,最后如星辰般离去。

"可能你不记得了吧。但是我当时很可笑的,躲在冷沦墨夙家看的泪流满面的,把她吓的不轻。"

里面温柔的大男孩,用一种空气般存在的爱,爱着一个温水一般的女孩,那种爱太安静了,安静的都发现不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啊,就是想哭。就像心口被人用钝刀子割了一把,但又被抹上凉丝丝的药膏。"

那个温水一般的女孩,直到大男孩突然离开,才发现自己荒芜多年的心田早为他怦然心动,催发出美丽的花朵,却绽放在他的葬礼上。

"那时候我还很小呢,但这本书,基本奠定了我的爱情观吧。"

那个柔和的女孩,没有难过,只是把那份爱再次深埋心中,多少年后,希望你的坟头,鲜花灿烂。

"我后来啊,都没有把它当作一部小说了。有一次在杂志上看到这里,突然觉得,是这里没错了,那个故事开始的地方。"

那个温柔的大男孩,是个孤儿,在一个雪山上被他的父亲拣到。

多少年后,他的父亲总想鼓起勇气对他说,儿子你很棒,我很为你骄傲。

可是却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今天一来,感觉真的就是这里。这是唯一一个我想来的地方了。"

十年过去,不知道那个女孩有没有压抑住悲伤,心里的种子有没有再发芽。

希漠回想起来了,那个故事里的大男孩离开的时候,女孩是这么形容的,

他离开的时候我不在他的身边,我那时在距他千里之外的地方。

外面一直很晴朗,却突然开始下雨。有人告诉我他死了,我怎么可能相信呢,他几小时前还和我通电话,说看到一个很漂亮的戒指,就替我买下来了。

我还在想,是谁开的那么恶劣的玩笑,他怎么会死呢。

她怎么会死呢?

依苏尔拉着希漠坐在雪地上,她似乎看见那个大男孩还小的时候,独自一人蹲在雪地里玩雪的样子。

安静的冬季,没有了鸟的歌唱,却有千万的旋律在内心翻腾。身边围绕着粗壮的树枝,过上了纯白的雪色。透过层层的白,可以看见远处一线奥蓝的天空。

今天很晴朗。

"这里很安静。"

希漠靠在依苏尔身旁,紧握着她的左手,安安静静。

"能画下来吗,"依苏尔亲亲希漠的额头,"像那个灿烂的春天。"

希漠点点头。

依苏尔成大字的躺在雪地里,盯着眼前的一片蓝天。雪很柔软,依苏尔感觉不到寒冷。她又眯起眼睛,想起来那个故事里最后的话,

如是组成他的那部分能量能够回归自然,说不定更好。他会化作风,化作雨,化作阳光下的金色尘埃……

就像散逸在时空中的词句,再次化成了一首诗。

所以你才没有痛苦的吧,小裳?

不知道她能不能懂呢,

我以后也就是她身边的一缕清风呢。


希漠和依苏尔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后来,希漠吃到了最好吃的冰淇凌,是依苏尔拿埋在深处的雪做的。

冰凉之中还带有丝温暖。

回去的电车上,阳光反射在雪上十分灿烂,似乎整个世界都是亮的。

依苏尔一分钟都没有睡,一直盯着窗外,一副怎么都看不够的样子。

回到爱尔龙德学院的时候,晚霞的颜色恰好染到了希漠身上。

依苏尔仿佛再一次看清了希漠的模样。

希漠有点沉默,她牵着依苏尔的手,却觉得有点发抖。

"你是不是有点冷了?我去找杯热水给你。"

希漠把自己的外衣多下来盖在依苏尔身上,她们现在在上次看星空的草地上。

依苏尔点点头,"你去吧,快点回来哦。我有点累了,在这里坐一下。"

希漠也用力的点头,她很快很快就会回来了。

依苏尔继续躺在松软的草地上,贪婪的吸着外套上希漠的味道。

晚霞很灿烂,就像天边的一幅画。

突然,依苏尔看到另一个自己走到了自己面前。

她还有着璀璨的红发,和闪亮的眼睛。

那个自己身边牵着萌萌的希漠。

希漠怀里还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猫。

而自己在旁边一脸的不爽。

"希漠你到底是爱她还是爱我!"

那个自己赌气地说道,还真是有自己的风格。

"你不是说她是我们的孩子,那我肯定更爱她。"

而自己似乎很崩溃,抱着头大喊,"不要不要,就算是我们的孩子,你也要更爱我才对嘛。"

而身边的小希漠很隐蔽的笑了,不做声,只是摸摸小猫的毛。

这时的自己叹了一口气,说,"好了好了,别老让你娘抱着你,让你妈也抱一下啊。"

"乖哦,乖哦。你记住啊,不能老缠着你娘。她要是不爱你妈妈了,妈妈就把你丢去喂鱼!"

"哎呀!希漠,好痛!!你不要踹我啊啊啊啊!"

呵,都妈妈了呀。

原来,我们会有这样的未来呢。

晚霞过后,天空莫名的下起了雪。

雪花纷纷扬,卷下腊梅树的花朵,倒像一场花雨。

希漠跑上草地,热水的雾气萦绕在眼前,反而模糊了雪花的冰凉。

透过雾气,希漠看见一个少女睡着在草地上。飘落的雪花,就像天然的羽绒被。

她在笑呢,是碰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Ps:此章节部分片段出自蒲公音小说《远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