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Chapter.20说好的你的烟火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52
点击:358
章节字数:53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Section.4【大雪】

Chapter.20说好的你的烟火

依苏尔就这样和希漠粘在一起了。

原来冷沦墨夙这样形容过,依苏尔和希漠就像一正一负的两块吸铁,碰上了就只能紧紧的吸在一起。所以不想在一起的时候,只能躲的远远的。

但现在这个比喻过时了,现在的依苏尔和希漠,更像是笔和笔套,牙刷和牙膏,瓶子和盖子,就是那种刚好配对的感觉。

这可能再好不过了,如果能早点遇上就更好了。

那天以后,依苏尔休息了一晚上就正式入住爱尔龙德学院的附属医院。冥海老师给她安排了最好的特护病房,连Dr.林都暂停了医院里其他的工作,一心一意的来照顾依苏尔。

可惜依苏尔拒绝了,她说要她天天闻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会折寿的。

Dr.林当时挺无奈的,说的像你还有很多的寿可以折一样。

不过是到如今,纯属依苏尔开心就好。病床给她留着,其他时候,她爱去哪就去哪吧。

反正她和希漠一分钟也不会分开的。


“希漠,你在做饭吗?”

冷沦墨夙一大早起来就看见希漠一个人在厨房不知道在倒腾什么。

“她说她想吃清水面。”

清水面白水煮,顶多在放点白菜加点盐就好。依苏尔还真是胃口淡,吃什么都一个味。

不过这正是最冷的时候,彩虹蛋糕里暖气开的足,外面却是连空气都想冻住的温度。

依苏尔特意离开希漠,该不会在外面吹冷风吧。

冷沦墨夙有些担心,去到外面,果然看见依苏尔正站在树丛中,呆呆的看着掉了叶子的树。不过还有有乖乖的穿好厚衣服。

“在这里干什么?”冷沦墨夙过去,递了一杯热水给她,“希漠会担心的。”

依苏尔摸索着接过热水,雾气熏走雪气,对冷沦墨夙说道,

“你说我是不是欠着她一场烟火呢?”

“什么烟火?”冷沦墨夙觉得依苏尔问的很无厘头。

“不都说爱情像是一场灿烂至极的烟火嘛。”

“很快就是小圣诞了吧。墨墨,我需要你的帮助。”

回到彩虹蛋糕,希漠也刚刚好煮好了面。小心翼翼的吹凉,端给依苏尔。希漠拿起筷子,一点一点的喂给依苏尔。

没办法,依苏尔看不见了啊,即使还有模糊的影子,但依苏尔再也没能看清希漠的脸了。

“很好吃哟,希漠漠。”

依苏尔才吃过第一口,就笑了。味道怎么样还真不知道,但冷沦墨夙总觉得里面是夹生的。

希漠已经在很努力的照顾依苏尔了,只可惜她原来不做这些事,总有点不是很得心应手。

只是依苏尔不介意的,希漠给她的面,她每一口都乖乖吃下。虽然希漠也知道,依苏尔的胃,就快不工作了。

但希漠还是希望依苏尔能多吃一点啊,比起记忆中的她,现在的她早就瘦弱的不成样了。

吃着吃着,依苏尔还是忍不住全部呕了出来。她略带歉意的笑着,说,"抱歉希漠,我可能昨天吃太饱了,呵呵。"

希漠的鼻子一下就酸了,这是怎样蹩脚的借口啊。

"累了吗?"希漠问道。

自从依苏尔回来以后,她就变的非常的喜欢睡觉,一天的时间,一半以上都在昏睡。醒着的时候,也总是呆一小会就困。

希漠大概计算过这个时间,可能五十分钟左右吧。

现在时间又到了,就算再不舍,她又要不说话不笑了。

扶着依苏尔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依苏尔笑着说,"等会早点唤醒我。"

早点唤醒她,不然依苏尔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希漠用力的点头。

"求亲亲。"依苏尔突然撒娇道。

希漠犹豫了一会,还是轻轻的俯下身,在依苏尔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啄了啄。

然后依苏尔就笑着说,最喜欢希漠了。

然后安心的睡去。

希漠坐在旁边,几乎感觉不到依苏尔的呼吸声,她一步都不敢离开,万一就在这样的长眠中她离开了呢。

这个时候,希漠总觉得依苏尔是神奇的木偶少女,只有扭上发条才能活拨乱跳,发条一停,就不得不沉沉睡起,等待下一次的苏醒。

但是发条不能总是扭啊扭,不小心扭断了怎么吧?生锈了怎么办?

希漠在依苏尔醒着的时候,总是坚持像原来一样,单纯执着,即使依苏尔看不见了,她也保持着她喜欢的模样,不会悲伤。

但是依苏尔一旦睡着,希漠的眼睛就会一点一点的红下去,鼻子酸酸的,呼吸的时候有些细小的声音。

她也不想这样,但总是忍不住。

那些最美的时光还是过去了,就算再追呀追,也是回不来的。

希漠觉得很伤感。

那就画画吧,对希漠来说,不开心的时候画画是最好的调节。

何况希漠想记录下,依苏尔的每一个瞬间,一颦一笑,每一个表情。

拿来画板,坐在依苏尔对面,努力去记住她的容颜。

却没有发现,希漠现在画的每一个依苏尔,都不是现在的依苏尔。

画中的她,笑颜如花,脸上的小酒窝,陷得很深很深。


涅槃之月25日,是涅槃节,与后面的新春节不同,涅槃节是新年,新春节是新生。

依苏尔尤其的想等到新春节,那时候树上的小叶子都快发芽啦,但是她等不到。

那她又想等到涅槃节,那个时候学院有庆典,很开心的,但是她估计很难等到。

还好在凝水之月的1日有个小圣诞,总说那天是诞生小天使的日子,是个小小的节日。

爱尔龙德每年在小圣诞总会有学生在晚上放孔明灯,放漂流瓶,写上自己的心愿,因为传说小圣诞许愿特别灵,所以小圣诞也是愿望节。

小圣诞的时候也会放烟火,但那不是许愿,而是祝福,祝福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

那一天学院上课,学生们大多穿了传统的汉服,女生穿浅红色,男生穿蓝色,是幸福的颜色。

依苏尔那天一大早就让希漠帮她换好了一套粉红色的褙子,画了淡妆,准备去上课。

依苏尔已经有两个月没上过课了吧,她虽然怀念原来的那种日子,但还是不愿意让人看到她病恹恹的样子。

但今天特殊,是难得的开心的节日,依苏尔脸上难得的带有红润的颜色,和暮一起去了教室。

同学们见到依苏尔还挺惊讶的,她那么久不来上课,大家都还以为她在爱尔龙德学院玩腻了,想换个地方去玩玩。

但是就是没人知道,她只是快死了。

这倒也不奇怪,很久以前依苏尔也是不相信自己会死的,大家都觉得,依苏尔是幸运者。

可是当幸运者不幸的时候,连个同情的人都没有,你已经幸福了那么久,现在还抱得美人归。

依苏尔倒是想做一辈子的幸运者,但是天意不行,那么能有希漠,就是最大的慰籍。

最近依苏尔的心情一直不错,能有希漠这样陪在身边,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的好。

甚至好到都不想死了。

呆在教室,依苏尔有努力的去听课,只是总是听到一半就开始冲瞌睡。

醒过来的时候总觉得有些无奈,原来的时候算尽心思的想哪个老师的课可以睡,哪个又不能睡,又可以在什么时候睡,用什么姿势睡最安全,总是能多睡一分钟就是开心的飞起来。而现在,依苏尔一点也不想睡,却总是频频入睡。

她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再睡睡,又要睡去多少时间。

无心再听课,依苏尔看着窗外,总感觉有小天使在外面飞,真是难得的好日子。

今天可是小圣诞,晚上爱尔龙德会有很多学生庆祝,周围的小吃摊也会营业到很晚。

总之,今天是个难得开心的日子,尤其到了晚上的话,就更开心了。


今年学校的社团联会做的很好,在小圣诞的晚上召集了几个美食社还有花艺社风铃社之类的,在学院里举办了一条美食街。

可以像在外面一样吃吃逛逛,学生们都很喜欢。

暮也不例外,在彩虹蛋糕里吃完青鸟做的火锅之后,就一起来玩玩了。

只是依苏尔一个小时左右就要睡觉,希漠掐好了时间,不能玩太久。

"希漠希漠,你看这个风筝好可爱哦,我们买了吧。"

依苏尔一逛街,就是喜欢买买买。现在她看不清了,只能牵着希漠的手,抓到什么就是什么,然后就想买。

希漠看了看依苏尔抓着的那个风筝,是花蝴蝶的样子,她不确定依苏尔是不是真的喜欢。

但是她都这么说了就买吧,希漠现在觉得,她宁愿把所有她能给的都给依苏尔,只要她能多呆着她身边一天。

买下了风筝,依苏尔笑的很开心,她对希漠说,"等到春天的时候,你就可以去放风筝啦。到时候我会写个小纸条拴在风筝上,我就可以一起飞到天上去啦。"

春天?希漠抓紧依苏尔的手,你还等得到春天吗?

但依苏尔没有注意到希漠的情绪波动,依旧很兴奋的逛街,动不动就是"希漠希漠这串项链好像很不错,你买下来带着吧,我喜欢看哟。""希漠希漠,这个真的很好吃啦,你多买几盒,等到饿的时候就自己又有拿出来吃哦。"

希漠希漠,希漠希漠。

依苏尔还真是喜欢这么叫她。

暮跟在她们两个后面,看着依苏尔要希漠买了一大丢有用没用的东西,总觉得有点无奈。

你该不会是在想趁自己活着,多给希漠留点东西,免得死了以后,骨头渣都不剩了。

就这样不知逛了多久,希漠有点开心过头了,早就忘了依苏尔要睡觉的时间。可依苏尔自己也没有困意,看上去精神真是很不错。

好吧,事实上是依苏尔在出来之前偷偷的注射了黑落的精神亢奋剂。今天晚上可是还有很重要的活动呢,可不能动不动就冲瞌睡呀。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依苏尔终于心满意足的逛够了,但她还不打算回去,反而牵着希漠走到了爱尔龙德学院学湖前面的草地上。

从那里可以看见不远处升起的孔明灯飘飘荡荡,升向天空。

"今天好像天晴哦,可以看见烟花啦。"

依苏尔眯着眼睛看了好久一会,猜测着现在的天空应该很晴朗。

很久很久以前,依苏尔就喜欢看少女系列的小说,什么公主呀白马王子呀,看着就很幸福。

因为依苏尔自己就是幸福的啊,所以也无所谓现实中可不可以实现。

但是今天依苏尔打算给希漠一个特别幸福的梦,就算被人说成玛丽苏也是很乐意的。

"希漠,你把眼睛遮起来一下,在我说好了之前你不要睁开哟。"

"让我给你一个惊喜吧。"

依苏尔抓着希漠的手捂住她的眼睛,希漠乖乖照办,她也在期待着什么。

然后冷沦墨夙就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答应依苏尔的,现在去办吧。

希漠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她其实是个不太相信惊喜什么的人。

做该做的事,做喜欢做的事,这就是生活的全部,惊喜什么的,其实没有什么意义。那是那么不可确定的东西,不抱希望总比抱着希望好。

但是就是有那么个依苏尔,从一开始就乐于创造惊喜。总是不经意间在桌子上看见喜欢吃的东西,总是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有开心的事发生。

这是希漠不得不承认的快乐,那种突如其来的惊喜,其实是很不一样的。

或许,这才是希漠喜欢上依苏尔的最初,她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期待。

希漠现在乐于接受依苏尔创造的惊喜,她也希望能多有那么几个惊喜。

现在希漠绝对是紧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内心却跳的像小鹿。她也从来没发现,自己可以那么少女。

"好啦,希漠,睁开眼睛吧。"

依苏尔的声音在耳边响过,希漠内心一阵颤动。她缓慢的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是她见过最美的星空和烟火了。

璀璨的天空就像是在身边触手可得,那如同银丝带星河,似乎真的会流动。 烟火在天空上绽开,像三途河畔的花朵,开在银河附近。

甚至还有彩色的小鸟,在天空中穿梭。

星空之下,是她们的影子,正在仰望着星空。

希漠这次真的一下子就泪崩了。

这是希漠最喜欢的星空,是希漠原来一遍遍描绘过,却从来没希望实现的星空。

依苏尔曾经坐在她身边,问她为什么要把星空画成这样,看上去太花哨了。

希漠回答过,这是她想象中的星空,是她能够描绘的最美的星空。

只可惜那只能是想象中的美景,希漠当时有些遗憾。

但是现在依苏尔居然给她还原了,在这真真切切的世界里。

这是魔法的奇迹,依苏尔已经很久没有施展这么强大的魔法了。

感谢这个世界有魔法,才有机会给希漠这样的惊喜。

依苏尔站在不远处的山上,手心里聚集着魔法的光芒,她能想象希漠惊喜的表情。

这是她原来就一直计划,却久久未能给她的星空。

这是说好的给你的烟火。

依苏尔手一挥,萦绕在星河周围的小鸟居然飞了下来,飞到希漠身边,唱着婉转的旋律。

那是小精灵,冷沦墨夙为了帮依苏尔搞到这个,可是费尽了心思。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希漠明显很喜欢这些小鸟,那是她很久很久以前的家乡才有的可爱的小家伙。

当时她在那里,很害怕,周围都是可怕的猛兽,只有这些小精灵,在她身边,是唯一的乐趣。

后来她离开那里了,却常常梦见这些小鸟。希漠常常把它们画在画里,怀念过去。

这些依苏尔都看见了,希漠一直以为,她陪她画画的时候都在睡觉,肯定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但依苏尔是知道的,希漠不会表达,她的所有感情都蕴含在自己的画里。

而那一次次出现的璀璨星空,会是希漠不会忘记的幸福。

依苏尔要给她的,就是这样一个惊喜。

希漠不知道自己哭了,她只是沉静于这美妙的景色。现在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梦想过无数次,却一直没有希望实现的。

可是这世界上有依苏尔,她就是喜欢给她这样期待已久的幸福。

希漠现在就想抱抱依苏尔。

感谢她的烟火,是她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刻。

依苏尔就在希漠不远处,她能感觉到希漠正向她跑来,一把抱住她,两个人因为冲力倒在了草地上。

依苏尔笑了,她不知道这星空究竟有多美,她现在就像以前的希漠,只能在想象中赏着一片绝美的风景。

但是只要希漠看到就好,依苏尔亲吻着希漠的额头,她有好久没有对她这么好了。

依苏尔拿出一架纸飞机,对希漠说,"小圣诞是许愿的日子,我的愿望都在这架纸飞机上啦。等会我把它放飞,以后要是有机会在找到它,那我一定会回来收获我的愿望的。"

"希漠也要在心里许愿哦,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实现了呢。"

依苏尔站起来,对着纸飞机的尾部一指,纸飞机就越飞越远,直到飞到星空的深处。

"我带了棉被哦,我们今天,可以像从前一样,好好享受这美景啦。"

依苏尔拉着希漠躺下,裹着厚厚的棉被,就像一年前那样,在这样的草地和星空,你还能再爱上我一次吗?

暮一直在不远处看着她们两个,宇文终黎有点担心她们这样躺着会不会生病,但是却被冷沦墨夙制止了。

"你就让她们去吧。"

"依苏尔的身体……"

"你知道苏和我说过什么吗?她说她觉得自己真是太狠,怎么能这样对她喜欢的人呢。现在时间不多,她也希望能给希漠一个最美的夜晚。这是她欠她的爱,希望能够一次统统还给她。"

"她说她就是那么的爱着希漠,如果可以,就给她最美好的瞬间。"

"她说这是她说好要给她的烟花,即使烟火转瞬即逝,那她也曾是最美丽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