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Chapter.19来时未晚(二)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2-11 15:56
点击:377
章节字数:68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凝水之月 二十一日 土曜日 天气:晴

在她慌乱的跑过来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

第一次真真实实的,我记忆中的声音跑到现实里来了。

我一直以为我是在被记忆中的她甩了以后,喜欢上了依苏尔当作替代品,却从来不知道,我只是再一次爱上了她。

我记忆中的那个我深爱的她,一直都是依苏尔。

即使被删去了感情,我也能再一次爱上她。

她也应该没想到吧,多少次重来,我都会爱上她。

看着她在我面前晕倒,突然觉得很害怕,她还要躲着我多久?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躲着我,但是我不想只能在记忆里或者在背后看着她。

或许她有她的原因,但我也有我的意愿,我不需要她为我安排好一切。

我要真真切切的呆在她身边。

坐上车的时候,头昏的厉害,记忆里的东西像炸开了锅一样,我终于回忆起了全部。

半年前,我下定决心和她在一起。

不再因为她是不是少爷,是不是我讨厌的那个她而纠结,我到底是爱她多于讨厌她。

那天是日曜日,明天要回学院上课,我等不及到晚上,就提前回爱尔龙德等着她。

这可能是这两三个月来,我最迫不及待想见她的一次。

我很想勇敢的告诉她,我真的很喜欢她。

但她并没有回来,一直等到晚上的十点多,她才回到"彩虹蛋糕"。

而我已经在"彩虹蛋糕"等她一整天了,她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紧张的听得见心跳声。

那天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悄悄的来到我房间门口偷看一眼,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有些惊讶,但这并没有影响我激动的心情,她不过来那我过去,我敲了敲她的房门。

她打开门,略微有些吃惊,微笑着说,

"希漠吗?你怎么还不睡觉?已经到你睡觉的时间了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但是我没有听她的话,我走进了她的房间,环视一圈,发现只有床上可以坐人。

她看见我的行动有些迷惑,但没有制止我,只是坐到了我旁边。

我闻到她身上有淡淡的酒味,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开心。

但是我已经做出了决定,这是我应该包容她的。

"我喜欢你。"

我说话的声音一定很小,因为我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嗯?"

她侧过头来看着我,好像是没听清楚我在说什么。

"我喜欢你。"

这次我深吸了一口气,把嗓音稍微放大了一点,但我还是只听得见我的心跳声。突然好担心她还是没有听见,那我就要说第三遍,估计那就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但是这次她听清楚了,她笑了,露出好看的酒窝,然后说道,

"我也是。"

我也是。

那个时候就像一颗糖溶化在一杯白水里,丝丝缕缕,甜的很安心。

我紧张的手都在发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这是她的房间,平时我很少进来,都是她来找我,但这次,这里都是她的味道。

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只是缩着身子坐在她旁边,听着她的呼吸,我能感受到里面的笑意。

伸手摸了摸心口的项链,我爱的她一直在这里。她的手抱在肚子上,食指上的戒指,似乎正在发光。

她突然俯下身子,抓住我胸口的项链,笑着说,"你一直没有取下来过呢。"

我脸红了,我知道她是在打趣我,但是她的戒指,也一直没有取下来过啊。

我有些不服气,为什么总是她在打趣我,我难道只有脸红的份吗?

突然决定冒险一次,我一下子把嘴唇凑到了她的鼻尖,然后下移,轻轻的啄了一下。

这是我的初吻,她的嘴唇软软的,轻轻的触碰,冰冰凉凉的。

她确实也被我的举动吓到了,不过很快又笑了,挑挑眉,说道,

"你还敢再来一次吗?"

有什么不敢的,她怎么总是那么喜欢打趣我。我又把头凑过去了一次,原本想着轻轻的亲一下就让开。

但是却被她抱住了头,她舔了舔我的鼻子,充满笑意的说,

"技术太差,让我教你。"

然后她再一次主动吻上我的嘴唇,让我紧张的喘不过气来。

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痒痒的,湿湿的。

我确实不知道接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她懂。她等我稍微放松一点后,微微张开嘴,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嘴唇,偶尔还轻轻的吸一下,或者恶趣味的咬一咬我的嘴唇。

等我开始回应她的时候,她又用舌头撬开我的牙齿,探了进来。

我真的好紧张,但是却一点也不排斥,反而有点享受这个过程。

那是她的味道,是她在靠近我,我能够真真切切感受到她在我身边,在离我很近的地方。

我甚至不用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她,紧紧的抱住她。

我一点也不想离开她。

我是真的很喜欢她。

我喜欢依苏尔。

没过多久,她突然把我往她怀里一拉,我们两个就一起倒在了她的床上,我贴着她的身体,能感觉到她心脏的跳动。

她更深情的吻着我,我也笨拙的回应着她。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后背,很温柔。

这是正常恋人间应该做的事,我想到我们会有很多的将来来享受这些过程,心里满满都是幸福。

我们会有很多时间,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睡觉,甚至,做情侣间才会做的事情。

这会是我期待已久的未来,我终于不用再等待。

她很熟练,做这样的事。可是我很生涩,这是我的第一次。但她完全不着急,等着我慢慢的适应,带我享受这特殊的快乐。

我们缠绵了很久,长到我都记不得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只是当我在醒起来的时候,我就忘记了全部。

也忘记了当时的感受。

我的记忆就只到这里了,我依旧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忘记。

但当我现在在回忆起来的时候,总是会掺杂着她的记忆。

每次她的记忆出现的时候,我总是会更加的喜欢她,更舍不得离开她。

她也很享受和我亲吻的时光。

但是她的眼圈却红了。

她把自己的魔法全部聚集在心口,我从她的视角,看见那里有一只小纸船正在平静的水面上漂着。

然后她把手伸向了那艘纸船,纸船瞬间摇曳了起来。

她的手一点一点的靠近,最后,触碰到了那艘小纸船。

然后她抓住了小纸船,狠狠的捏碎。

小纸船瞬间变成碎片,然后消失不见。而我也在那个瞬间昏睡在床上。

她站了起来,拉拉衣服,一口鲜血就喷到了我旁边的床上。

然后她笑了,不停的咳嗽,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她的眼睛很红,但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休息了一会,她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把我抱回我自己的房间。

把我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咳了几声。

只是她一直在笑。

然后她开始翻我房间里的东西,把所有她送我的,或者和她有关的东西全部收了出来。

当她收到那个装满她给我的便签的盒子的时候,她拿出便签,一张一张的看。

每一张都是粉红色的心形,每一张都写着"爱你的^_^"。

她把盒子丢子垃圾桶里,点了一根火柴,烧了。

连带着其他她找出来的东西,全部扔掉了。

只剩着最后我画的那幅她的画像,她站在画像面前,凝视了很久。

手指摸过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唇,笑着摇了摇头。

这是我最喜欢的她的样子,她知道的。

然后抬起燃烧的火柴,放到了画的角落上。

但是她没有点燃画,最后还是把火柴扔掉了。

只是把画搬到我房间最隐蔽的角落,用魔法把它隐藏了起来。

然后又走到我的身边,伸手想要取下我的项链。

只是那时,我的手情不自禁的一直紧紧的抓着它,她拿不走的。

她看到后不小心笑出声来,然后取下了自己食指上的戒指,走到窗边,想要扔下去。

但是她又停手了,她把戒指装回了自己的裤包里。

看着璀璨的星空,她只是笑。

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时,她俯下身来亲吻我的嘴唇,然后说,

"希漠,我爱你。"

然后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从那以后,我就忘记了她。

原来我是这样忘记的。

那么现在我又回忆起来,是不是不太好?

我还想起来那天是迷朔之月7日,小暑。

———————————————————————————————————————


白忆打电话给棱棱,棱棱说少爷正在抢救室。

确定了地址,白忆很快就把车开到了医院,停下车,却不急着叫醒爱丽丝。

他知道少爷不会那么快死去,病痛总是一点点折磨她,她的死应该会像睡着一样的。

坐在车上,爱丽丝睡的很熟,只是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

她一定是梦到少爷了,白忆猜想。

她一定是想起来了,那些所有被遗忘的美好或者不美好。

很快她们两个就会见面,在这之前,还是让两个人都休息一下。

白忆摇下车窗,外面很安静,偶尔有小鸟的叫声。

现在已经有晚霞了。

打了个电话给冷沦墨夙,她说她已经知道那边发生的事了,这边的葬礼也已经结束。她会过一会待着暮全部过来,时间到了,暮也应该知道全部。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冷沦墨夙等待了大半年,要的就是现在。

只有在今天晚上,她们的事情才会有个结果。

只有今晚过去,依苏尔才能安心的死去。

白忆不否认,他挂了电话。

其实白忆没有冷沦墨夙那么细致,把依苏尔和希漠的所有看在眼里,然后默默的为她们铺路。

还真是感谢冷沦墨夙了,虽然冷沦墨夙和白忆说过,她这是在谢罪。

时间不早,白忆才想起不知道怪诞那边怎么样,有点担心安枫,也有点担心黑落。

应该没有再打了吧,白忆寻思完事会有人打电话过来的。

而其实在怪诞那边,自从少爷和爱丽丝相继离开之后,黑落早就没有干架的心情了。

最后他也没能阻止他们两个相见,那么他就是失败的。他干的架,也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对于绝色的人来说却不是这样的,黑落三番两次的挑衅他们,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怎么都要给他点教训。

而黑落是那么要强的性格,他根本不允许自己诊所里的人来保护自己,全部被他赶走了。最后只剩他一个人被赫斯逼到了角落里。

黑落靠着墙,摸摸腰上的刀,他根本不信有人能威胁到他,一刀下去,伤的又不是他。

但是同样赫斯也拿着棍子,一棍子下去,打到的也会不是他自己。

白忆也不在,对黑落来说没什么下不了手的,而赫斯,根本不知道白忆喜欢黑落。

说起来白忆也是个别扭的,除了安枫和少爷实在是和他太熟了不可能不知道以外,其他人一直以为他最喜欢少爷了。

说到安枫,他已经是忙的四脚朝天了,黑落作为怪诞的店长只知道干架,但他是绝色的店长,要负责善后。

他一直跑出跑进的把该劝的人劝走了之后,刚想喘口气,又想起来赫斯和黑落还在大战,又开始到处找他们两个。

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时候,却发现赫斯已经把黑落逼入死角。

其实作为绝色的店长,他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拍手叫好,黑落烦他那么久,终于也有这一天。

但是如果黑落真的死了什么的,那白忆会不会和他过不去,要是绝色没了白忆,那生意也不用做了。

所以权衡下来,安枫决定退一步海阔天空,趁两个人还只是在眼神大战的时候,一个箭步冲到两个人中间,对着黑落伸出右手,说,"没事吧?"

这句话和解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黑落还不领情,那就谁也救不了他了。

"哼。"黑落看着安枫叱了一声,没有握上他的手,但是却推开面前的赫斯,转身就走。

赫斯当然会十分火大,打算追上去再干一百架,但是安枫眼疾手快的拉住他,"行了行了,你就随他去吧。接下来的事等白忆回来再说,他和白忆之间有约定。"

赫斯也是"哼"了一声,但店长都这么说了,也就只能这样了,随他去吧。

而黑落那边其实他真的没想顺着安枫给的台阶下来,只是呢,人家主动让步了,他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爱丽丝已经又和少爷见面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是要回他的车。

拨通了白忆的电话,黑落还没说话,白忆就说,"爱丽丝已经去了,我现在来怪诞,你帮我点份饭。"

黑落的内心再一次咆哮起来,点个p的饭!你当老子是你什么人,而且现在点什么饭,出去吃!!!

"点你妈的饭!!给老子去'七味坊'等着!!"


爱丽丝已经去了。

希漠醒来以后,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哭了。连忙抹掉眼泪,躲开白忆的视线,下了车。

"她已经从急诊室出来了,急症部20楼ICU病房。"

白忆的声音在希漠耳边响起。

是的,希漠想起来了,她现在要去见依苏尔,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依苏尔。

她有好多话想和她说,也有好多问题想问她。

依苏尔在20楼,希漠却选择了爬楼梯。

越发的想要见到她,越要慢一点,希漠其实很惶恐,她怕见到依苏尔的时候,依苏尔又躲开了。

20楼有500台台阶,希漠一步一步的数着上去。

第十阶,是你先喜欢上我的,我当时并没有喜欢你。

我只是很关注你。

第五十阶,那么疯狂的追求我,我也是可以不答应的。

只是我也不小心喜欢上了你,这可能无关你对我好不好。

第一百阶,我知道你的不好,我也想过要离开你,但是我还是不能控制住自己喜欢你。

那段时间,我也觉得自己很没用。

第一百八十阶,我曾经告诉过自己不要再喜欢你了,因为你不是会陪我到最后的那个人,拉拉也不希望是你,会陪我一辈子。

但是我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不想承认,一天一天,我一直比前一天更喜欢你。

第三百阶,你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也问过我自己,然后告诉自己,你身上有我不喜欢的地方。

但其实这一切都没有妨碍我喜欢你,我发现到这点的时候,希望为时不晚。

第三百七十阶,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我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了,但我希望你也是最喜欢我的。

恰好你说你也喜欢我,我原本以为这就是答案。

第四百二十阶,我忘记了那些的所有,我知道我忘记了。

我也怨恨过,我曾经究竟是什么样的。

第四百三十阶,我慢慢的开始恢复记忆,我心中有个最喜欢的她,我却不知道她是谁,

我觉得她希望我忘记,所以尽量去接受了这个事实。

第四百五十阶,我重新爱上了别人,那时我不认识的那个依苏尔,我以为她会是我新的开始。

可是我新爱上的依苏尔并不喜欢我,那么我也可以默默的注视着她吧。

第四百七十阶,我的记忆一天比一天清晰,总会有全部想起来的那天,但是对于那天我并不期待,因为我曾经爱的那个她不是已经离我很远了吗。

但其实我还是在等待着什么,我现在很喜欢依苏尔,我总觉得她和我的过去有什么联系。

第四百九十阶,我终于在依苏尔的声音中回忆起了全部,原来我一直以为另外爱上的依苏尔,却是我一直爱着的她。

那时间,我简直不能接受内心的涌动。

第四百九十一阶,我比谁都想要见到她,两次爱上她的感觉,让我的内心变的脆弱。

第四百九十二阶,当我知道我爱的一直是依苏尔的时候,却很想和她吵一架,为什么是她,舍得删掉我的记忆。

第四百九十三阶,我想起这段时间依苏尔的反常,她在躲着我,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要见她,知道她的答案。

第四百九十四阶,她刚才是晕倒了,我应该预料到什么,只是我好像一直努力去忽视,我相信如果是依苏尔,应该比谁都会活的快乐。

第四百九十五阶,我真想一步到她身边,我想和她一起,就像我们原来那样。我真的很想她,如果她能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

第四百九十六阶,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恢复记忆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我总是在梦中惊醒,会突然很渴望见到她。可是,我却不知道她是谁。

第四百九十七阶,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决定一直呆在她身边,就算她不喜欢我了,但我一直会喜欢着她。

第四百九十八阶,依苏尔,你怎么会忍心这么伤害我?

第四百九十九阶,依苏尔,我好想见到你。

第五百阶,你现在,就在我的眼前吗?

希漠用了好长的时间爬完了那五百个台阶,现在,依苏尔就在白色的门的另一边。

希漠似乎耗费了全身的力气,才推开房门,看见依苏尔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眼泪一瞬间就涌了上来,希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是希漠,依苏尔很慌张,她想要躲开,却再也没有力气挪来一步。

希漠跑过来,紧紧抱住依苏尔。

这是多久以来,再一次这样和她身体的触碰,希漠轻轻的颤抖,她不能再失去这个瞬间。

依苏尔被希漠抱住的瞬间眼泪就下来了,她又何尝不是在思念着,她一样是,最想将希漠紧紧的抱住。

但她不能,依苏尔用力推开希漠,但没有任何作用。

"希漠,你放开…我…"

依苏尔其实很慌乱,她怕下一秒就只会紧紧抱住希漠,再也不让她离开。

"依苏尔你不要再躲我了。"

你不知道我也很伤心吗?

希漠只是把依苏尔抱的更紧,她太贪恋这一刻的温暖了。

"求求你,希漠,放开我。"

依苏尔的眼泪全部滴在希漠的脖子上,其实她已经够了,她也受不了没有希漠的日子了。

"我爱你。"

你也爱我不是吗?

希漠主动把唇凑到依苏尔面前,像那次一样,她在索要那样的吻。

"希漠不要。"

依苏尔努力偏头,她不能丧失这最后一点的坚持。

我不要再离开你。

希漠吻住了依苏尔的嘴唇,还是当时那样的触感。

依苏尔再也拒绝不了了,这是她最爱的人。她原本应该把她拥入怀中,深情的吻她。

她再也坚持不了了,希漠的唇,希漠的呼吸,希漠的心跳,依苏尔终于可以这样直接的感受到。她再也不能拒绝了。

依苏尔舍不得这份温情,她真的很想就这样拥有希漠,哪怕只是一瞬间。

泪水早就浸湿了衣服,依苏尔主动吻过希漠,比任何时候的都用力。

贪婪的想拥有她的全部,依苏尔再也不能克制住自己。

比任何时候都想要希漠,希漠,终于回到依苏尔身边了。

依苏尔真的很爱很爱希漠,她从来没有这样爱过。


冷沦墨夙领着暮赶过来的时候,希漠已经在依苏尔身边睡着了。

睡不安稳的希漠,一只手还紧紧的抓着依苏尔的手。

而依苏尔也再也没有力气甩开了。

这是最好的结局。

暮都笑了。

依苏尔看见冷沦墨夙来了,只是对她无奈的一笑。然后就对夜拉斯说,

"戒指还我吧。"

戒指还我吧,我终究还是她的人,我还是离不开她。

夜拉斯笑了,挣扎那么久,到头来,谁也没能跳出那个圈。

响声吵醒了希漠,揉揉眼睛,看见依苏尔还在身边,戒指也在,希漠安心的又想睡去。

"现在你可以把一切都告诉大家了吧,依苏尔。"

青鸟说。

"嗯,"依苏尔的声音轻飘飘的,"我大概在一年前,查出有急发性早衰症。一直没告诉大家,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了。"

暮沉默了,其实很就起来他们就有猜测,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现在被告知依苏尔真的会死,还是很不想接受。

"没事,我们在,希漠在。"

夜拉斯轻轻的说。

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结局,但是还好她有希漠。

"嗯,我不会再乱跑了。"

"我会在这里,和大家一起,直到最后的时刻到临。"

"你们陪着我,就不寂寞了。"

"是吧,希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