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Chapter.4空缺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3
点击:386
章节字数:72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4空缺

———————————————————————————————————————

迷朔之月 4日土曜日天气:炎热

自从从游乐园回来之后,心情便平静了。

安静的像一面镜子,好像那些不明不白的记忆我都不在乎了。

回到怪诞,虽然黑落最近脸色总是很差,大家都有些害怕;但实际上工作忙起来了,接手了几个病人,生活也很充实。

短时间内不会回"彩虹蛋糕"了,现在这样我很喜欢。

总觉得自己像一张白纸,终于可以翻折成新的形状了。

———————————————————————————————————————

依苏尔的唇附然上了白忆耳垂,舔舐着,毫不收敛的,张扬的挑逗着。

故意把呼吸声放的性感,依苏尔牵引着白忆吻上她的唇。

白忆的吻技很好,温热的舌头轻轻的撬开对方的牙齿,贪婪的品尝着彼此的味道,吮吸着对方的舌头,仿佛要将对方吃掉。

依苏尔一边与白忆深吻,发出充满情欲的笑声。手去碰到了白忆衬衫的纽扣,轻轻解开,露出白忆大片的肌肤。手不安分的在白忆身上滑动。

白忆眼睛一眯,顺势将依苏尔推倒在床上,king size的床凹下下去一个坑。

依苏尔掩面躺在床上,笑的性感无比。面前是白忆呼出的气吹的脸颊痒痒的,感觉自己完全被白忆的气息包围住了。

依苏尔闭上了眼睛。

白忆解开了依苏尔的衣领,吻过她的锁骨。而依苏尔在止不住的颤抖。

"所以,苏,你喜欢吗?"

很突然的,白忆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眼神深邃的注视着依苏尔。

而依苏尔还喘着粗气,笑着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没有回答。

白忆站了起来,整理整理不算凌乱的衣服,平静的和依苏尔告别,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然后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轻轻的关上了门。

白忆走后,房间里只有钟"嘀嗒"的声音,以及依苏尔无声的笑。

手紧紧握住裤包里的戒指,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多么的可笑啊,依苏尔,明明没法忘记的人是我啊。


十分钟后,"少爷"出现在了绝色的大厅里,穿着性感的猫女郎装,当起了这可爱的服务员。

现在还只是早上,店里面的人少的可怜。原本在夜晚热闹非凡的绝色,也有这么安静的瞬间。

发现实在是没什么事情要做,少爷欣然的荡到吧台去,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香气瞬间在整个店里面蔓延开来。

想当初,少爷来到绝色,也是一手泡咖啡的绝技被店长看上,没想到却是个调教师呢。

所以即使到了现在,少爷也很乐意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就安心的当一个吧台服务员,调着她擅长的卡布奇诺,和好色的客人聊聊天。

现在,她也是这样拄在吧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店员们的聊天。

好像一段时间没回绝色,绝色不太安宁了啊。

少爷皱了皱眉头,虽说绝色只是她工作的地方,但要是出了问题,她也是很不开心的。

毕竟对她来说,能称为家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正想着这些问题时,白忆出现了。他像往常一样摸摸依苏尔的头,对她说到,

"店长叫我们集合。"

依苏尔闻言,不急不慢的冲了两杯咖啡,端给白忆一杯咖啡,自己再拿上另一杯咖啡。然后就和白忆一起上了楼,去了最尽头的店长办公室。

推开门,原来大家都已经聚集在了一起,围绕着店长的桌子。

所谓的大家,其实是绝色的八位金牌调教师,他们才是绝色的门面担当。

所谓的绝色,实际上有四个品质——美貌、傲慢、慵懒、轻薄,四个方面都有,才能称得上是绝色之绝。

而绝色的"绝色",就是四位"绝色之人"和四位"绝色之影",这八个人才是让绝色在形形色色的夜店中处于不败之地的人。

现在,年轻的绝色店长把他们聚集起来,想必是有要事要商量。

少爷推门进去以后,把咖啡端到我年轻的店长面前,笑着说,"亲爱的店长,把大家都叫到一块,是出什么事了么?"

而店长只是接过咖啡却没有喝,他稍微皱着眉头,说起了正事,"最近'怪诞'动了我们的人。"

"嗯?他们不是一直和绝色关系不好吗?"慵懒之人不以为然地说,一如既往的懒惰的躺在沙发上。

"话虽这么说,但最近他们动作有点大,似乎是在故意挑衅绝色。"

店长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缓缓的摇了摇头。

"怪诞的话,不是应该问少爷吗?"傲慢之影一边说话,一边端起一杯鸡尾酒,"少爷,你不是和爱丽丝........"

"哎呀!"突然的,少爷打断了"傲慢之影"的话,她从桌子上翻跳下来,一把抢过"傲慢之影"的鸡尾酒,另一只手指着他的鼻子,下巴一扬,说道,

"我可是和怪诞一点关系都没有,一点都没有哦。"

其实少爷的潜台词"傲慢之影"听的出来,那就是,你再提,你就惨了。

念在"轻薄之影"的少爷有身为"美貌之人"的白忆罩着,"傲慢之影"还是乖乖的接受了少爷的威胁。

"傲慢之影"闭嘴了,气氛变的有点微妙,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店长估计也是这么想的,他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说,"不管是和谁有关系,我今天找大家来是想说,如果怪诞真的要和绝色过不去。我希望大家都能为了绝色而战,毕竟你们都是绝色的人。"

店长这段话说的很平静,没有煽动的语气,却很是锚定。

店长话音落下,绝色的调教师们是安静的。这并不是需要商量的事,作为绝色的金牌调教师,这是他们的责任。

店长和他们说这些,只是让他们能有所准备,或许是时候,要为绝色而战。

少爷听完店长的话,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玩弄着手里的戒指,或许店长担心的是她呢。

毕竟爱丽丝是怪诞的人,大家都很清楚这一点。

店长是怕少爷感情用事呢,所以要稍微提醒一下。

可是店长不知道,少爷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她会忘记,也必须忘记。

如果和怪诞的矛盾真的是因为少爷而起的,少爷也决定要亲手将它断送,就像当时一样。

没有什么是狠不下心来的,反正自己也就这么一次机会了。

从店长的办公室里出来,确实是因为绝色和怪诞的矛盾早就存在,大家也不是太在意,该干嘛的照旧干嘛,调教的调教,准备演出的准备演出。

但少爷真的是没什么事情,她最近的演出才结束,也没有接收其他的m,手下的m也很听话,她真的真的是一点都不忙。

但是工作还是得做的,何况少爷是真的热爱这一份工作。或许也是因为那个她很不喜欢少爷的这份工作,所以才会更加卖力的工作。

少爷放下手里的咖啡换上了一件皮风衣,把头发高高的一束,便走向了地下的调教室。在那里,其他的几位"绝色之影"正在进行比赛呢,比赛项目是皮鞭调教,刚好是少爷不擅长的项目,也应该去学习一下了。

少爷这样想着,以免去想其他多余的事。

———————————————————————————————————————

迷朔之月 4日土曜日天气:炎热

炎热的天气总让人昏昏欲睡。

偏偏在这个时候黑落丢给我好几个病人,他自己却不知道去处理什么事情去了。

于是工作就变的非常忙碌,几乎是从早上忙到晚上。

拉拉经常会来怪诞看我,说是想我了。我也是很想念拉拉的,等我忙完这段时间,还是要回"彩虹蛋糕"陪陪拉拉。

拉拉有时会来怪诞陪我就是一整天,他就坐在我诊室的沙发上,看着我忙来忙去,偶尔为我倒杯温水。

我很感激有他的陪伴,让我觉得不是很寂寞。

但是这却是很熟悉的画面,以前总有谁这么陪着我。

那个人也喜欢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忙,然后时间一长,她就会因为无聊而开始冲瞌睡。等我工作结束,她又很兴奋的醒过来,和我说晚饭去哪家餐厅很好吃。

我一直以为这个人就是拉拉,直到有一天我问他哪家餐厅的甜品好吃,他却告诉我等我查一下。

那时候我才发现,这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人。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她会直接说一大堆,问我想去哪家。即使那些店名,我一个也没听过。

既然她不是拉拉,那么她又应该是谁?为什么喜欢和我一起吃饭?

我还是忘记了那个人的一切,却还剩着模糊的影子。

总觉得心中有一部分是空缺的,却又没办法把它填满。

但实际上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也会渐渐习惯这种空缺,或许可以用别的东西将它填满。

———————————————————————————————————————

从游乐园回来之后,依苏尔和希漠就回去工作了,"彩虹蛋糕"里又变的有些冷清。

或许是因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大家也就不像原来那么小心翼翼,开始回归原来的生活。宇文终黎经常被喊回宇文家去,残翼也总是跑去和小女朋友约会,就连焚晓也沉静在网络游戏的世界里,对外面发生的事有些不管不顾了。

总感觉大家都对那件事找到了自己的解释,没有人再追着问为什么,因为毕竟事不关己,何况两个当事人如今也相安无事。

只是冷沦墨夙还是很在意,她虽然已经能理解依苏尔为什么要那样做,可是她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这么做,真的是她们所想要的吗?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她们自己好吗?

冷沦墨夙明明不知道,她又不是当事人她怎么会知道。

可是冷沦墨夙却觉得依苏尔输不起,她能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更应该过的小心翼翼点。

可如今她又做了如此任性的事,就和原来的她一样。

只是她自己却忘记了,她已经不是以前的依苏尔,现在的依苏尔输给了时间。

冷沦墨夙还是决定亲自确认一下,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给她们一个解释。究竟,这是不是依苏尔想要的?

外面烈日炎炎,冷沦墨夙捧着橙汁穿过繁华的街区。眼前出现的"lady M"从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这是依苏尔最喜欢的甜品店之一,她原来几乎每天一块小蛋糕。她自己倒是吃不腻,可是却喜欢拉着暮来买,到后来,暮是绝对不会和依苏尔来这里的,给什么样的好处都不要来。

可是也只有希漠,是唯一一个愿意陪着依苏尔天天到这家店来的人。记得当时依苏尔很开心,大声的宣称希漠才是她的真爱。然后给希漠普及了一大堆有关甜品的知识,只是希漠每次都是安静的听着她喋喋不休,一勺接一勺的吃着冰淇凌。

再后来,依苏尔更是变本加厉,看着希漠不烦她,就带着希漠出入更多的甜品店咖啡厅,吃各种各样的甜品,喝各种各样的咖啡,这是依苏尔的兴趣所在。而希漠,每次都是安静的跟着她,吃着冰淇淋,并不为甜品和咖啡而心动。

可是,即使这样,希漠还是愿意陪着依苏尔,没有理由的陪着她,听她对自己说一些脑洞大开又无厘头的话。

冷沦墨夙记得暮曾经调侃过希漠,说希漠一定是因为和依苏尔一起出去有人买单才会愿意陪她,不然是个人都烦死依苏尔了,何况是一向话少的希漠呢。

冷沦墨夙倒觉得不一定是这样的,或许是希漠不介意依苏尔的喋喋不休呢,或许是依苏尔就只喜欢对希漠喋喋不休呢。

那时候,依苏尔和希漠的关系还只是一起吃吃饭什么的,顶多算是好闺蜜。

冷沦墨夙进了"lady M"买了一块酸奶芝士蛋糕,咬了一口,摇了摇头。大部分蛋糕在她的嘴里都是差不多的味道,不知道依苏尔是怎么找出那么多不同的形容词来描述这些蛋糕的。

也不知道这些蛋糕,在希漠的味蕾上,又是怎么一番滋味?


夜拉斯最近总是跑到"怪诞"去希漠,他一直固执的觉得希漠现在最需要他了,他才是希漠最重要的人。

其实他一直都是,夜拉斯一直都是希漠最重要的弟弟,可是自从那件事以后,夜拉斯总是和自己强调这个事实。

夜拉斯不得不承认,他恨透了依苏尔那么做,没有理由的,谁也不告诉的就自作主张的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明明希漠就是当事人,为什么不让她知道。

可是,现如今,夜拉斯靠在希漠诊室的沙发上,看着希漠忙来忙去,表情却是那么的淡然、平静。每天的生活都那么充实,只是少了对那个人的思念。

这或许对希漠来说是件好事,一瞬间,夜拉斯又觉得依苏尔做的其实还是对的。只要自己多陪陪希漠,希漠不也会真的忘记吗?就像是原来一样,希漠还是只有自己,没有其他的什么人。

反正夜拉斯是知道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依苏尔也陪不了希漠都那多久的,就算依苏尔自己没有说过。

那么希漠还是开始新的生活最好,即使后来她回忆起来了什么,也已经不重要了。

这也是黑落最近对绝色出手的原因之一吧,免除后患。

夜拉斯这样想着,给好不容易轻松下来的希漠倒了杯水。

希漠接过玻璃杯,慢慢的喝着温热的水。夜拉斯却注意到,希漠的手无意识的握住了胸口的戒指。

他想起那天依苏尔找希漠要回戒指却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那时候的他,是多么希望希漠说的是好。

是不是希漠还是有什么没有彻底忘记?

夜拉斯有些担心。

那么依苏尔你还是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希漠的面前了,永远都不要再来打扰她。

夜拉斯握紧拳头,在心中喊道,他一定要保护好希漠,不让希漠再受一点伤害。


晚饭时间,少爷结束了和“绝色之影”们的比赛,甩着皮鞭,哼着歌的从调教室出来,似乎心情很不错。

虽然不用说就知道,少爷的比赛肯定是最后一名了,但这样忙碌的生活,倒还让她忘记了一些原本就很想忘记的事,也是很不错的。

而且,现在已经晚上了,绝色真正忙碌的时候才要开始。

7点,是晚饭结束的时候。这时的少爷已经换上了原来的猫女郎装,顺便带上诱惑的笑容,开始当一个尽职尽责的吧台小姐。

少爷就是这样一个放荡的人,她那么自信自己的身材,放肆的卖弄着自己的优势。在混乱的酒水、音乐、狂欢之中笑得那么的不识疾苦,一副夜店少女的模样。

少爷明明知道,这个样子是那个她最不喜欢的模样。却还是把自己最性感的一面展示出来,尽情的在这样的混乱中挥霍自己的快乐,就是为了宣告,没有你,我依旧可以很快乐。

白忆在二楼的楼梯上,端了一杯温柔的马天尼,远远的看着少爷如此的放肆自己。

白忆倒是不介意,少爷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介意,也不会生气。但是他唯一比较在意的就是,少爷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与其约束,白忆更喜欢放手,反正每个人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道理。

白忆需要做的,只有在少爷玩累了,喝醉了之后,倒一杯解酒饮料给她,再把她抱回房间盖好被子,就足够了。

只要在她偶尔不会照顾自己的时候抱抱她,就足够了。

就如白忆所想的,少爷果真放肆了整整一个夜晚,到了晚上十二点,明明还不算是太晚的时间,可是少爷却已经靠在了吧台上,满脸的疲惫再也遮掩不住了。

算是默契的,当白忆正准备来接走少爷的时候少爷也正好看向白忆,然后又笑着把头埋进了手臂。

周围的人都还在狂欢,他们注意到了却不在意少爷的退出,只是调侃少爷是不是老了,怎么就累了

少爷倒也没有反驳,她笑着说老人家现在要去休息了,年轻人继续玩不要停。

然后就自然的挽住白忆的脖子,任由白忆将她横着抱起。把头靠在白忆肩膀上,疲惫的挥手说再见。

而客人们只能纷纷感慨少爷是多么的幸福,绝色的“美貌之人”为什么只对少爷一个人好,真是惹人嫉妒。

少爷自然也是很享受这一份嫉妒的。

只是很快,客人们的注意力又被酒和音乐吸引过去,忘记了离开的两个人,绝色之内,又是一片空虚的热闹。

少爷把脑袋沉沉的靠在白忆胸口,她真的累了,果然是不如从前了。

"白忆,你会讨厌如此的我吗?"

少爷依旧把头埋在白忆的胸口。

"不会。"

白忆回答的很平淡,但也很果断。他说过了,他不介意少爷做任何事。

"那她会不会很讨厌这样的我?"

少爷没有动,只有声音沉沉的传出。

这次,白忆并没有回答,因为少爷自己是知道答案的。

她这么问白忆,是没有意义的。少爷,也只是想问问看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白忆看到了少爷安静的一面,对于那么热闹的她,实属罕见。

"那就好。"

少爷的声音再次传出,带着些许的笑意。

能被讨厌就好了,少爷暗自在偷笑。

“咔吱。”

回到了少爷自己的房间,白忆把少爷轻轻的放在床上。

少爷躺在超软的床垫上,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她在想,要是没有白忆,自己估计就要睡吧台了。

果真有白忆宠着最好了。

白忆果然给少爷倒好了解酒饮料,为她盖上轻柔的天鹅绒被。而少爷也乖巧的喝了解酒药,抓紧被子,甜甜的一笑,

“好啦,白忆。少爷不用你陪了,你快去睡觉吧,或者去玩也行。我会乖乖的睡的,晚安安~”

少爷迫不及待的把白忆劝走,也不能老叫白忆陪着自己,不然形成依赖怎么办?

“晚安。”

白忆并没有反对,帮少爷关了灯,轻轻的带上门就出去了。

房间里一片漆黑与安静。

少爷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望向了窗外的天空。

她并不想睡,或者说她根本睡不着。

窗外,依旧是一片明亮,各式各样的酒店的灯光依旧闪个不停,热闹的胜过白天。

毕竟这里是不夜城,曾经的少爷,也是那么的享受着这在才夜晚特有的热闹。

可是看向更高更遥远的天空就是一片深蓝还有星星闪烁,这才是夜晚应有的样子。

星星在眨眼,看着世间的人生百态。

少爷突然觉得好喜欢,她记起原来躲在海边看星星的时光,大海边的,冷的直发抖。

不夜城的少爷,看星星的少爷,少爷自己究竟更喜欢哪一个?

反正少爷知道,白忆的话两个都喜欢,她的话,只喜欢看星星的少爷。

所以少爷就更不能去看星星了啊。

躲在被窝里,少爷对着遥远的星空轻笑。

后来还是忍不住,偷偷的跑出被窝,穿着睡衣,少爷从橱柜里翻出一瓶红酒。再拿上一个高脚杯,少爷拉开窗帘,坐到了冰冷的阳台上。一边喝酒,一边独自看星星。

其实少爷是不喜欢夜晚的,她原来倒是无所谓,只是现在,一到晚上,记忆里的某些画面就清晰的不得了,逼迫着她一个夜晚都在回忆。

所以少爷开始喝醉,一觉过去也就天亮了,也就没事了。

可惜今天晚上很不巧的,少爷还很清醒。那些回忆果真涌了上来,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靠在阳台的玻璃上,少爷感受着玻璃的冰冷,看着自己呼出的气在玻璃上形成一小片白雾。伸出手指,少爷在那一小片白色上写字。可是却连"X"都没写完,白雾就消散了。

少爷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一口气喝完了酒杯里剩余的红酒。

红酒可不是什么烈酒,果香味充满口腔,既清澈又醇厚的味道冲进喉咙,好似刺激,其实又很温润。

红酒明明是和记忆关联在一起的酒,少爷原本不是很喜欢,可惜她房间里现在只有红酒了。

没了看星星的心思,少爷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红酒,很快,酒瓶里的液体就下去了一半。

少爷开始有点头痛了,视线也不太清楚了。可能是快醉了,马上就会睡着了。

看着玻璃窗,少爷看到了自己的面容,有些病态。

有什么关系?少爷自己笑了,反正还是很好看。

就这样注视着玻璃里的自己,少爷慢慢闭上了眼睛。

头好痛,肯定是醉了。

迷迷糊糊之中,镜子里的人早就不是少爷自己,而是一个白头发的女孩子,一次次回头转身的模样。

画面很模糊,动作却很清晰。

女孩向少爷伸出了手。

———————————————————————————————————————

迷朔之月 4日土曜日天气:炎热

这几天那么忙,忙到都没时间思考其他的事。

但是还是会在最忙的时候,看到一个身影莫名的出现在视线中。

她在笑的样子,

她在奔跑的样子,

她在喝咖啡的样子,

她在冲瞌睡的样子…

我依旧看不清她的模样,却记得那时一抹纯粹的红。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