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1我还记得的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1
点击:419
章节字数:23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我还记得的

———————————————————————————————————————

迷朔之月 15日月曜日天气:微冷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记忆变的模糊了,就像有人用力扯裂,却又后悔的拼凑回去。但是忘记了就是忘记了,就算后来恢复,却只是记得起一些星星点点的片段,连不成完整的故事。但我还是记得,记得拉拉,记得暮,记得爱尔龙德,还有怪诞,唯独忘记的,好像是六个月的记忆,好像是…依苏尔。

依苏尔吗…为什么是她?

我和她之间是有点什么吗…是有点什么吧。

———————————————————————————————————————

又是一年的六月份,暮初中毕业了。想到一年前的现在,他们好像还沉静在初学魔法的喜悦中,那样的逗比、那样的快乐。

可今非昔比,如今的暮团团的坐在餐桌前,吃着假期前的最后一顿饭,却如同嚼蜡,谁也没有吃出饭菜应有的味道。

暮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过。他们不约而同的决定假期不回家留在学校,理由彼此都知道。

这次,确实是舍不得彼此了。

"咳咳咳咳!"原本安静的氛围,被依苏尔一声声剧烈的咳嗽打破。冷沦墨夙皱了皱眉,递给依苏尔一杯不热不凉的水,低声说,

"慢点喝。"

依苏尔抱歉的笑笑,一小口一小口的吞咽着无味的白水。

动作迟缓,一点一点,反复把生命最后的水都喝了进去,一滴不剩。

大概是受不了这么压抑的气氛,夜拉斯把碗一砸,说道,

"我吃好了,等会洗完时叫我。"

然后就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希漠望着夜拉斯拧做一团眉毛,十分疑惑。

到底,自己还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事吧。

只有自己忘记了。

晚饭后,依苏尔没有像平时一样,和焚晓或者是夜拉斯嬉闹,而是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疲惫不堪。

还是在"彩虹蛋糕"里,还是有暮,却总是少了点很重要的东西,心空了一大半。

冷沦墨夙又叹了一口气,拿着一盒药片,走进了依苏尔的房间。

依苏尔的房间——橡木酒桶,一直是以凌乱著称,可如今却奇怪的整洁了很多。

大概是没有力气闹腾了。

"一吃完饭就睡下对身体不好,苏。"冷沦墨夙走进去,看到侧躺在床上的依苏尔,是那么的安静,好像她从来就没有这么安静过。

"抱歉。"许久,依苏尔的声音才从冷沦墨夙耳边飘过。

冷沦墨夙摇摇头,在依苏尔房间里站立良久,才问,"苏,你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做?"

冷沦墨夙问的是如此小心,好像这个问题是一个定时炸弹,一不小心就可以把依苏尔炸得粉碎,不留一点残骸。

"呐,墨墨你知道吗?"依苏尔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出,"如果把生命必做一本书,而你的任务就是在上面写下多彩的故事。那么,首先你得有一本空白的书,其次你的书要足够厚。如果书太薄,那么故事还来不及展开张页却已告急,那岂不是很悲伤。"

依苏尔躲在被子下,翻了个身,然后说,"我曾经以为,就算我的书很薄,但我把它写的足够精彩,那也是很不错的结局。可是有一天,我就突然发现,就算你的书再精彩,但它薄就是薄。它那么轻薄,给人留下的感觉就是那么的可怜卑微,纵然故事再精彩又有什么用,它就是如此可怜的一个故事,连结局都那么的仓促,究竟有什么意思?所以,我亲手划掉了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反正,也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啊。"

依苏尔的语调平静,平静的不像她自己。可是冷沦墨夙却听出,她的一直在颤抖。

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吗?

———————————————————————————————————————

迷朔之月 15日月曜日天气:晴

今天是暮这个学期在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假期了,大家都要回家吧。可是奇怪的是,大家居然都没有说要走,只说假期要留在学校过。

原来不是一到假期就迫不及待的离开爱尔龙德吗?这次,真的好奇怪。

更奇怪的是,好像暮里面只有我觉得这样不对劲,大家都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

这不是我记忆中的暮。

我记忆中的暮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我记忆中的暮,是什么样子?

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有的画面却异常清晰。

那是半年前最冷最冷的凝水之月,也是假期即将开始的时候,暮逃校出去吃最后一顿晚餐。

那是记忆里依旧清晰的画面,外面的世界被白雪覆盖,一片纯洁无暇。我们躲在热腾腾的火锅店里,最在靠近玻璃窗的位置,透过雾气弥漫的玻璃窗,笑谈外面的冰天雪地,感慨我们身处的温暖。拉拉调皮的在窗上画小人,冷沦墨夙在打击他。

这是多么熟悉的画面,每次我都是静静的看着,然后映入记忆。

"哈~哈唒!"

我记得当时依苏尔突然打了个喷嚏,吓到了一旁的宇文终黎。

"依苏尔,你也太夸张了吧。这还开着暖气,你也能打喷嚏。"

我记得当时宇文终黎眼底透出了担心。

"啊。。。"依苏尔揉揉鼻子,"没事啦。。。啊唒!"

"还没事,结果又是一个喷嚏,"宇文终黎无奈的摊摊手,"你最近身体好像不太好。"

宇文终黎作为依苏尔的搭档,总是为她担心。一直一直,好像都是这样。

"她昨天浪到一两点才回宿舍,估计酒又喝多了。"

当时冷沦墨夙随意的把手搭在依苏尔肩上,又捏了捏她的脸。

"墨墨~讨厌,干嘛拆穿我。你看宇文终黎那一脸的担忧多有趣。"

记忆中,依苏尔调皮又亲昵的摸摸宇文终黎的头。

记忆中,我当时好像舒了口气。

记忆中,其他人都对他们的嬉闹都习以为常。

"只怕担忧你的不是宇文终黎。"青鸟看着我一脸坏笑,语气中难得的带有一点恶作剧的成份,明明青鸟是那么严肃的人。

而我当时,把自己一直端着的、还冒着热气的水杯,递给依苏尔。

青鸟说完,我莫名的就脸红了。

"什么嘛!希漠是我的!你们别闹!"

就在这时,拉拉激动的跑过来,他挡在我的面前,我看不到依苏尔的表情。

"哈哈哈哈!"

记得那时,焚晓爆出一声夸张的笑声,还向青鸟竖了竖大拇指。

记忆中的我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西红柿。

可是突然的,依苏尔向我跑过来,把脸凑的近近的,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的呼吸。

她说,"希漠,你要是喜欢我,我一定会勉为其难的答应你的!"

这段记忆的最后,我还是很清晰的记得,我的拳头碰到了依苏尔那张笑嘻嘻的脸上。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