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相识

作者:君山十二
更新时间:2017-11-26 00:14
点击:491
章节字数:32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镇国公府 正厅

小七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虽说屋中燃着炭火,较之屋外的冰天雪地好似两个世界。但小七却感觉有一股寒意从骨子深处钻出来,冷意不绝。即便现在的小七换下了往日的乞儿装,狐裘锦衣、暖炉拥袖,小七现在无比怀念她那件破烂的乞儿装和那个四面透风的城隍庙。小七知道自己永远回不去城隍庙了,自己的乞儿装也被扔进了火堆。而这雕梁画柱、富贵逼人的镇国公府就是自己今后的战场了,是福是祸,就全看自己的造化了。

若是让小七早知道她的富贵会应在这镇国公府,怕是打死小七,小七也不会答应的。可惜世界上并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卖。

“镇国公啊!那可是镇国公啊!”小七心内不断哀嚎着,小七是惯在街面上厮混的,打小要饭就听说书的说镇国公提兵远征大漠,犁庭扫穴,一仗生擒都勒王族百二十口人的故事。据说就是献俘累筑的京观就有半个摘星楼那么高,血气盈京都一旬而不散,真正做到了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的杀神。想到关于镇国公的种种传言,小七腿肚子就在打抖。小七还记得大哥幼时吓唬她,要是不好好讨饭,就会被镇国公抓走。这下好了,一语成谶了。

“大冷天的,跪着做什么,起来吧。”清冷的少女声音打断了小七的胡思乱想。小七下意识的抬起头想要一探究竟想看看是谁来解救她了,毕竟她在这都跪了半个多时辰了。

撞入小七眼睛是另一双眼睛,深邃如星空,带着莫名的吸引力想让人一探究竟。

“大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直视小姐的。”彩云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了。

“该死该死,怎么忘记了自己在哪呢,这下要玩完了。”从小七被带回来被那些教养嬷嬷搓的连皮都掉下来三层之后,小七就知道自己与这个镇国公府格格不入。一旦行差踏错,也许就是万劫不复。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小七将头埋的更低了,活像一只鹌鹑。

“不用紧张,把头抬起来给我看看。”这个时候,又是那个清冷的嗓音替小七解了围。

“眉蕴英气,很好。这手……掌含煞纹”小七猝不及防之间就被迫抬起了下巴,四目相对,小七又撞入了那双眸子。显然面前的少女此刻并不平静,眼眸中有掩饰不住的欣喜。

“自己?让她感到高兴了?”还没思考明白这个问题的小七右手又沦陷了,少女葱白细长的手指轻快的抚过小七的掌纹。望着那完美无瑕的手,小七不知怎的生出一股窘迫之感。

想抽手,却被少女牢牢地握住。“别怕,一会就好了。”清清冷冷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瞬间就安抚了炸毛的小七。

“可有名字?”

“啊?我叫小七。”

“箫。琦?这么说来,你与我倒还是本家。”

“是小七。小七的小,小七的七。”

“排行的小七?”

“是。”

“这名字不够响亮,你随我姓,改做箫琦如何?”

“好。”

冬日的午后,简短的对话,拉开了宿命的帷幕。

转过围廊,“云儿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你不是个憋的住话的人。”边说箫濬还随手拈起竹签逗起了鸟。

“小姐,你为什么对那个乞丐那么好?我不服。”

“云儿你吃穿用度均是比照我的稍减三分而已,纵是侯门庶出的小姐都不如你。你又在不服些什么。”

“可是小姐你赐了她名姓,还是随你姓的。”在箫濬目光的逼视下,彩云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成了嘟囔。

箫濬罕见的收敛了清冷的神色,正色道“云儿你应当很清楚我找那个孩子来是为了什么,我不过是予她名姓、富贵,要的却是她的性命,算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我箫濬是个天煞孤星,生而亡母,学而丧师。如今朝中局势波诡云谲,圣上垂垂老矣,父亲镇守边关,小人暗箭中伤不断,我既学了这逆天之数八载,无论如何我也要保住父亲。那个孩子我只能略作补偿了。”语气说不出的寂寥。

不提箫濬在此间为父亲筹谋,小七、不、现在应该叫做箫琦了,倒是很快的就适应了在镇国公府的生活。在送饭的仆役口中套出了镇国公如今远镇边关,京中大宅一应事务全由唯一的嫡出大小姐做主之后,而那个大小姐正是对她和颜悦色的贵人之后,箫琦脑内那根绷紧的弦瞬间就松了。

箫琦脑内弦松了的结果就是厨房倒了霉,箫琦并不傻,也听说书先生说过书,知道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的理。箫琦琢磨来琢磨去,想自己本是一个小乞丐,无权无势的,能让人看中的也就是这条贱命了。箫琦原以为自己的富贵会应在自己身份不明的父母身上,现下也算是彻底死了心。箫琦不是个看不开的人,相比起以前要饭被狗追入穷巷的日子很迅速的就接受了现在的生活。虽然箫琦感觉到箫濬并不急着要她的命,可这富贵日子毕竟是过一天少一天,若是连五脏庙都没有好好孝敬一番,来世定然还是个穷胎。所以箫琦是换着法的点菜,把厨房的人弄得叫苦不迭。

箫琦的一举一动自然也逃不过箫濬的监控。

“五味杏酪羊?倒是好叼的嘴。”箫濬看了看厨房送来的箫琦今日菜单,不由一愣。

“何止是挑,她昨儿个还点了三色肚丝羹呢,前日是润熬獐肉炙。这才来了几天的功夫,就快把伙房的王师傅给逼疯了。照我说,她这日子都快赶上小姐您了。”彩云听了箫濬的话后没好气的接嘴道。

“她到底出身不同,现在馋嘴些也是应有的道理。”

“穷叫花就是穷叫花,偏小姐你帮她开脱。”

“好了好了,云儿你还真计较上了。处理了这么久公务也乏了,不若我们去看看那个丫头,权当散散心了如何。”

“您是小姐,您说话,我这个做奴婢的哪敢不依啊。”

“云儿,生气可是会变丑哦。”

“知道了,知道了,小姐你快走吧,一气闷就拿婢子我做筏子寻开心,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主子。”

“怎么了?你家小姐我有哪里不好吗!”箫濬急了。

“万般都好,只是怕找不到姑爷。”彩云促狭一笑。

“本月月钱减半。”箫濬不咸不淡的丢下一句话,抬脚就跨出了房门。

“姻缘大事么?我箫濬心许之人又怎能是庸人。不过现在落一枚闲棋倒也不错。”箫濬心中盘算着各种计划,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清心斋的院门前。隔着房门就闻到了扑鼻的香气,推开院门一看,更是看到了院中的石桌上摆着一只硕大的烤羊,而她找来的那个小乞丐,正在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快朵颐。

院门处的响动并没有逃过箫琦的耳朵,箫琦很快就发现了在院门处长身玉立、眉目含笑的箫濬。在箫濬的注视下,箫琦就像一个做错事被父母抓现形的小孩,脸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甚至握不住手中用来削肉的银质小刀。

“这就是五味杏酪羊么,果然很香。你眼光不错,知道挑这个吃。”出乎意料的,箫琦听见了这句话,自己好像被夸了!被神仙一般人物的大小姐给夸了诶!

“是……是……是的。”由于激动,箫琦的口齿都不灵活起来。箫濬却以为是自己吓到了这只小兽,语气越发温柔起来。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可还有想吃的的吗?”箫濬温声问道。

“有……啊不,没有!没有!”箫琦下意识的说了有,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激动的改口。

箫濬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盯着箫琦。缓慢的问道:“怎么了?”

箫琦毕竟年幼,扛不住箫濬的气势外放,一下子就全交代了:“我……我……我怕我吃的太多了你会嫌弃我,然后我就死了。”

“死了?这又是谁和你说的。”箫濬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我自己猜的……”在箫濬的气势压迫下,箫琦嘴一努,就哭了出来。

纵然箫濬年少早熟,可毕竟没有兄弟姐妹,对于这哄小姑娘的事也是一窍不通。眼开自己不小心就把箫琦吓哭了,箫濬也是六神无主。调动起所有自己能想到的先例,箫濬最终选择把箫琦揽入了怀中,轻抚头顶与后背,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乖,不哭了啊。”才把箫琦给安抚下来。

“你……嗝……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哭过之后的箫琦揉着红通通的眼睛不依不饶的发问。

“没有。”箫濬的回答依旧简洁。

“那你不会杀了我吧。”

“不会杀了你的,嗯,你也不用胡思乱想。我找你来,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箫濬难得的解释了一回。

“那我还可以吃到这些好吃的吗?”箫琦兴奋了。

“自然可以。”

“那你要我帮什么忙?”

“现在还不用,以后有用你的时候,自然会告知于你。”

“好。”

“你继续吃吧,我先走了。”

目送箫濬离开之后,箫琦莫名的怀念起了箫濬的怀抱。被箫濬满怀抱住之后,一种名为安全感的东西也将箫琦包围了。箫琦不知道是箫濬身上的什么东西给了她这种安心的感觉,就像三月前濒死倒地的那个怀抱一样。

且不说箫琦在清心斋如何的胡思乱想,箫濬却不由的勾了勾嘴角。那个孩子,当真是有趣的紧啊,软软呼呼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