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终止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7-11-25 22:32
点击:549
章节字数:63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莲堇……浅紫色的莲花。是她的名字。

我合上字典,不禁怀疑是否真实存在。我打开电脑,搜索。会不会突然跳出她的照片呢?

不一会儿,母亲来催我吃饭了。房间门失策地忘记关了,妈妈皱起眉头,每次目睹到我正在使用电脑她就如此反应。几乎成了条件反射。在她这条反射流入大脑进行分析前,我得乖乖关上电脑,前去吃饭。

餐桌前,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新学校的事。吃完饭,洗完澡,这一天只剩下睡觉的项目了。

吹干湿濡的头发,确认房门锁好后,一头倒在床上。

我等吸血鬼一族的白天才方兴未艾。我有些得意地想道。

莲堇会在那等我吧?一想到,就涌上说不清的抵触之心。现在面对她一定会手足无措,就像要在许多人面前演讲,而且没有演讲稿,又不能特意准备一份。

今晚,逃走吧?

我动了心思,顷刻又被我否决了。万一她一个劲地傻等,虽然我觉得她并不会那样做。

翻个身。一个可怕的想法,堪比绝望与恐怖的情感冰冷地扩散至我整个身子。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注意到?

抑制不住想要大声呐喊的冲动,现在就要找到她,想知道的事立刻就想得到回答。

之后呢?然后啊?我到达那个世界之后,你在哪?难不成一直在那片漆黑一片的地方?待上整个空洞的夜晚?

我不断冒出冷汗。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好像是在那阒然无物的空间里。我提醒着自己注视闭上眼睛后什么都不存在的漆黑,这就是她所面对的。

虚无。

不知到什么时候我才入睡。早上被妈妈的敲门声唤醒。

最终,我不太清晰地记得好像到了那片空地方,还是令人茫然的黑。但我清楚,没有遇到她。

我才记起,她是有概率出现的。

一晚过后冲淡的情感,并不是消失。

“之前和之后?”她用手托起下巴。视线微微上浮。如果再撅起嘴巴,支上一支笔,就会是标准的思考或发呆模式。

我和她再次共进午餐。我鼓起勇气,向她询问。

“重要吗?”她看着我的眼睛突然问道。

我郑重其事地点头。

“嗯……没有太多印象啊。你问到那种老人是把胡子收进被子里,还是放出来睡觉的问题了。我记得好像一直都在睡。有意识时,你就出现了。你走之后,我又继续睡啦。”

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后不自觉地又加上一句。

“真的么?”

“嗯哼?”她歪了歪小脑袋,“真的么……”反刍似地重复一遍我的话。

“欺骗的必要在哪?”她小声嘀咕,瞬即明白了些什么。她的嘴角浮上一丝玩味,笑着看向我。

我后悔补上了那句无用的话。

她转起一根筷子,不怀好意地瞥向我还未吃完的饭菜。

“哼哼哼——,莲儿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待在那里,黑不溜秋的,耳边只有会得郁抑症的死寂……”

“我知道了!请随便挑好了!”

她带起另一根筷子,毫不客气地夹走一片炒肉。

“抱歉啰,我有一项‘学校食堂菜况’的报告急需完成。合住愉快!”她说最后一句话时,完成是看向那片肉。

如果我现在反驳,她肯定会指着嘴中咀嚼的食物说什么,“我是在和它说话。”

我试着咬上钩,“谁要跟你合作了?”

“我指的是这位。”

果不其然,她洋洋得意地指向自己的嘴。我有点忍不住地想笑。会不会有希望看见垂钓者高兴而上钩的鱼?

“我其实还挺愚钝的。”她咽下食物,认真地说道。

“你不说我还没有察觉。不过没问题的,那里至少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

她朝我轻轻地一笑,我也笑了。

高中生活的日常雏形在渐渐形成。

莲堇出乎我意料的容易害羞。先前还担心过她是个自来熟来着。除了我,她几乎很少和别人讲话。我的占有欲在这点上感到高兴,她的人际交往问题却让人忧虑。虽然我没什么资格说她。

轮到我面前,她就上那副聪明伶俐、脸若城墙的面孔。到底哪个最接近真实的她?我不禁思忖这样难以启齿的疑问,一旦问出口无疑会缺少些什么东西,在我和她之间。

偶尔望向她的身影发呆,偷偷地不让她察觉。乏味如同碾磨干枯的秋叶般的课程,期盼着午餐时间的来到。交谈便会开心,看见她古怪机灵的模样也会欣喜。

依旧是不能说的情感。就算有人把刀架我脖子上,逼我说,我也根本描述不出来。

有时甚至转为一点点的,小小的愿望。

和我多说些话,最好是是可以更加深入了解对话的话题。两人独处的时间更多点,一起做她想做的事。力所能及地帮上她的忙,即使拍掉她背后沾上的灰这种小事。在我最为漂亮完美的时刻注视我……触……

不要想!不要想!拒绝推理!拒绝推理!拒绝推理!

我慌慌张张地扯拉控制不住的思想,试图让它停下。收效甚微!我顾不上危险性,失去理智地操起一把剪刀,强行剪断了思考的回路。

我一头撞向桌面!

“碰”的一声回响在我脑袋里。

好痛!

我回想起了距离最近又十分遥远的自残行为。大概在小学,因为生气而乱踹到一只很硬的石凳子。傻透了,但的确做了我一直不理解的自残行为。热痛起来的额头和双颊分占身体拥有的最高温度。

异世界仍缤纷多彩。

吃下飞果,酸涩停留在嘴中。

划过潺湲的水面,惊扰,激起一道的轨迹水花。顺着风,同步它的速度,让风为我破风。站在岿然的参天巨树的最高树梢,伸手即可抓住夜空之星的高度,眺望远方粲然的亮白,聆听万籁俱寂的呼吸……

呈现这世界的来路,仍也由她引领。路程只是似乎变得更加短暂。

有时我以疲惫困倦为借口,同她一起躺在无物的世界中。

完全不知道现在处在何方。是在深黑的大海中下沉?是在茫茫的宇宙中漂浮?穷尽我想象的极限,也无法描述。

睁开眼睛,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做这一动作。但下一秒我就开始怀疑。直到寻找到正在甜憩的她。

她睡着了?我努力捕捉她那难以发觉的呼吸,判断是否均匀。

毫无防备的样子。一缕发丝绕过她俊俏的眼角,落在她白皙的脸庞上。精巧的鼻子,水滴般晶莹的两片薄唇。整个细软的身子静谧地起伏。我敢肯定,她已经睡着。

我们所躺下的距离我答不上具体的数字,至少我可以一眼收纳她完整的侧睡姿。所以,我觉得有些远。我蠕动挣扎着想靠近些,又迅速压抑住跳动的魔盒。心中的水位漫出前,做出无法挽回的轻佻举动前,怎样都必须阻止它们的发生。

恋恋不舍地挪开视线,虚无趁机闯入。我想,这里并非一无所有。比如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还存在着。

闭上眼睛。很快,意识坠入虚无。

时间不停休地创造、毁灭。摆钟般不安稳地来来回回,微微提起一点勇气,我便承认。——我喜欢她。

我站在镜子面前,第一次以奇怪的眼光打量镜中无疑是我的我。浓密过肩的长发,每次我都要花上好一会儿来吹干它。略失生气的自然神情。顺此温柔地滑过我的脖颈到达隆起的胸脯上,停留。我像是确认是否存在一样地轻揉了一下,柔软而真实的感觉。

我想起她的身影。

怪怪的感觉。

啊,对了。

对方和我都是女孩子。

我倒在床头,哼哼地笑了,即自嘲又感到一阵酸楚。

今天要怎样迎来终止呢?

想要回头看她一眼,却即刻跨入了粉蓝的天空下。

我找到一片如同海的蓝色风草群,以人最放松的姿态躺在草地上。看着随风曳曳,色调饱满的草茎。闭上眼也觉得疲累。

滤掉草叶摩擦的窸窣声,鸟儿时而的鸣叫、振翅,风在旷远的山谷的盘旋声……只剩下自己的心跳。我从蜷缩的躺姿摆成大字形,让心跳远离耳朵。

天空像一副画展现我眼前,向上冒出的草尖成了画装饰性的边框。

一颗飞果落在我身边,无味的舍房不想引起强烈的刺激,我没有理会它。

翳云飘来,扔下大大小小漂浮在空中的飞果。

此刻,她大概已经入睡了吧?

翳云又闪过,无非剩下原本、也快看惯的天空。

但是——

天空出现一个裂开般的黑色小洞,仿佛要开始吞噬这个世界。

一副远景,黑色小洞里透出一位侧睡的少女。

是她!我几乎要喊出来。

我坐起来。

心脏的跳动再次鼓入耳膜。

我痴痴地望向她。

一时涌上各种情绪。

为什么是在天空上?若是在深湖之底或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洞中。我就只需踏出一步,让冷彻的湖水漫过我的头顶,让黑暗包裹我下落的身子。偏偏嵌在天空,让我无力地仰望。

伸出手,展开五指,她便被遮挡。移开手掌,她的睡姿重新出现。

就这样——一直下去……

在远处悄悄看着她,满足一点点地充斥心田。

或许也不错。

我抱起双腿,静静地注视。

一阵强风吹过,我眯上了眼。

然后发现天空的缺口在缩小。

世界在恢复正常。

她浑然不知,继续保持着睡姿,深深地睡眠。

她的景象被会挤压,扭曲至殆尽。而我不得不看清整个过程。仅仅是她的景象罢了……

我紧紧抓住膝盖。

要我怎么样?我又能怎么样?

双腿不听使唤地想要奔跑,我却不能为它确定方向。

无力的绝望感攫取住我。

只能看着吗?还要看着吗?

我一把抓住一旁的一只飞果,猛地站起,高过蓝色的草地。

飞果的酸涩依旧,粗暴地占据整个味觉。

薄蓝的双翅,看起来如此脆弱。原来我一直凭借它们飞翔,第一次产生了它可能解体的担忧。这些寥寥的想法像是一个无关要紧的人向急躁的我喃喃,一闪而过。

脑袋里一片空白。奋翅猛冲,朝着有她的方向。

上升的感觉,难受的劲风,飞果的味道阴魂不散地萦绕味蕾……

我不敢向下哪怕瞄一眼,我主动离开的地面却害怕是地面抛弃我。

穿越粉蓝层不知多久了,空气变得稀薄。

会飞到太空中吗?虚无的太空,只有她存在的虚无。

干涩的眼角,缺乏水分地勉力眨动。一瞬之间,她不见了!失去方向的我感到一阵坠落的脱力。

我看到苍穹之顶,一层蓝色的物质,含有大大小小的闪光晶粒。透过去,是熟悉的黑色虚无。

外面无疑是虚无了,她就在那里。

两个世界是相连的。

我安慰着自己,试着对疲软的身体注入活力。

快到顶了。

她在那!她的身体就躺那,以甜美的睡姿呈现,她的思想也在用妙不可言的梦境曼舞。

燃料为数不多的火箭,不屈于重力,最后的挣扎。

到顶了,像是银河中闪烁的无数恒星,无限延伸。世界外层,就是这副样子?

会撞上什么?让酸涩与疼痛糅合,失去意识,被天空抛下,再让大地重新接受我?

闭上眼睛,麻痹的知觉渐渐苏醒。

仿佛撞上一块弹性十足的海绵陷了进去,或是钻入了一只果冻。感受不到风,速度降下来,身子开始感到暖和。

没有了双翅的感觉,嘴中的酸涩也化去。

我不再害怕,睁开眼睛。

一团星云状的氤氲,闪有无数的光点微粒。我包裹在其中,缓慢前游。氤氲变得稀薄,时间开始慢下。前方的虚无越发临近。

宇宙耀眼之处,紧贴寂静之处。

泫然欲下的水滴,耐不住地滴落。

寸步难行的流质层,我终究是穿过去了。

一切消失。

她就在那。

她坐了起来,正用刚睡醒迷离的眼睛惊奇地打量我。我来不及整理眼前凌乱四飘的发丝,理理衣服,就被她望入眼中。她伸了一个懒腰,抱起双腿微笑地看着我。

背后有什么在推我前行。

我张开嘴,或许是要叫出她的名字,或许是要道歉打搅她的睡眠。一点亮晶晶的光亮落入嘴中,喉咙一卡,还没来得及反应,它就化开了。淡而无味,像是雪花却没有雪花的冰冷。

背后是风在推我。

后面有一个洞破出,大概是因为我。

风从那吹入,虚无的世界。无数的亮晶晶,也飘入这片漆黑。

两个世界开始相通。

期待着她的玩笑能打破无言,同时鼓舞自己直视她的眼睛。深邃的眸子,在对视上的那一刻,我就软掉了。什么也话无法出口。

她走向我,小步小步试探地靠近。我则像标本一样待在原地不动。

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朝向我生热的脸颊。她冰凉的指尖汲取着温度。我紧闭上眼,她轻轻地一捏。我的身体却像电流经过地抖动。

“呜哇!”我睁开眼,她受到了惊吓。

“为什么要一动不动的?我还以为你被定住了。”

“对不起……”干燥的喉咙艰难地挤出一句道歉,心中咚咚打着鼓点几乎没能听清自己说了什么。

此刻,连我想说的话,想告诉她的事,都完全忘光。

“这里什么时候有个洞?呼,还有风哎!”

她走近那个洞口,新奇地四处勘察,还向里面吼了一声。

“好凉爽!”她闭上眼睛,微风摇曳她的发梢,婆娑起舞。

我慢慢地靠近她。

“你是捅破天了吗?”她突然转向对我开玩笑,我如同正在做错事被发现般的那样地吓了一跳。慌张而不知所措地立在原地。甚至忘了应对她的玩笑。

此番行为被她所发觉。她只是轻轻一笑,招了招手。

“你能感受到什么?”她又指了指那个洞口。

我像得到命令的机器人,僵直地行动起来。

实际上除了微声呼呼的风,突突的心跳声,和她存在的现实外,我什么也没感受到。

“有种冥冥之中的召唤……”她玄乎地闪烁其词,盯着洞口出了神。

“我的世界索然又无趣,你很清楚吧?一目就了然呢……下面是你说的异界吧?”

我点点头。

“那能同意我进去吗?”她真挚恳切地询问。

那是你的自由,为什么要问我?想如此向她反问,想让她意识到那取决她自己。

但我依然匮乏情感地点头,无意中像是剥夺了她的权利。

“噢——!”她兴奋地大喊道。

我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抓住手腕迅猛地一拉,失去平衡。她拽着我跳了下去!我同她一起掉入了洞中!

扑通一声,仿佛掉入了水中,水流咕咕地在耳边作响。她一直抓着我,挂上笑颜面对着我。一起在星河内,缓缓下沉。离她好像越来越近,又似乎渐行渐远。但这大概是目前为止和她距离最近的一次。美丽又动人的她……

我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

手臂倏忽地一沉,她淡出了视线。手腕一反,我也抓住了她的手。强大的力带动我迅速地下落,身体四处开始感受到出水后一瞬即逝的沉重感。空出来的手本能地一通乱抓,居然还抓住了一块软乎乎有弹性的东西。

我幡然醒悟——现在是在高空!

“哇!我们在天上!”

我紧紧地抓着她,另一只手紧握着顶空的稠状物质,吊在空中。

完了……

“抓紧啊!”我冲着下方的她大喊,米白色的巨大云层让我感到害怕,甚至想哭出来了。好高!

掉下去是迟早的事。我已经没什么力气,而且我抓住的那团晶蓝的东西像橡皮泥一样脆弱,要开始脱离母体的小块橡皮泥。

只能祈祷奇迹发生……

我的人生提早迎来了死亡吗?无论别人如何,死亡都是殊途同归的。我产生了一种大无畏的无所谓之情。我变得冷静,虽然毫无用处。

致命的风吹来,剪断僵持的状况。

习惯了呢!

看见她不适地眯起眼睛,而我正清楚地观察到她。风灌入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会害怕吗?害怕下落迎来的结束。会不甘心吗?最后的时光,居然是和我这种人渡过。

可是……

对不起……

即使你不情愿,就让同处最后时光的我稍稍任性一下。

抓住她的手用力使两个身体靠拢。另一只才解脱的手似乎粘有东西,我没有理睬,也伸出去试着抓住她的肩膀。

下一时刻,我愣住了。心中立即燃起了希望之火!

粘在手上的东西,从天空之顶带下的,幻化成了一颗蓝色的飞果!飞果一直无端地从天上飘下,原来还真是长天上的。

得救了!某些念头必须要打消。这样重整旗鼓,居然有点失望。我们还在下落,速度在不断增加,风愈来愈大。没时间为它的味道而犹豫不决。我捏紧那颗要命的飞果,想要送入嘴中,它却调皮一滑,从我手中挣脱!

心跳立刻慢了一拍,死盯着它下落的轨迹,想要再次抓住它。

失败了!

死亡的冷彻再次笼罩。

她却伸出手,稳稳地抓住那只飞果。

漂亮!我松了一口气,心脏又重新跳动起来。

“这个就是——飞果?”她迎着风艰难地问道。

“对!”

在我回答之前,她已经一把塞入了口中,来不及再次提醒她——很酸。

粉蓝层一闪而过。

她的背后生出白亮的光翼,一挥一动。我们开始减速。她接住我,绕过我的双臂,抱住了我。因为贴在了一起,我能很清楚地看见她面部的细微活动。我感到十分难为情地挣扎起来。

“不要乱动,我抓不稳了。”

她的一声命令让我泄了气,乖乖地靠在她身上。嗅到了她散发出来的馨香,我尽量幅度小地扭过头,盯着下方的景象。不敢看距离如此之近的她。

我们好像浮在了空中,不确定的原因是因为现在是由她主导。

“是甜的呢——”声音从她的胸口传来。

“嗯……”

“其实飞果是甜的?”

我才反应,但不敢乱动。

“不可能!”

“你试试……”

像是有一丝丝的柳枝拂过我耳畔,她的脸庞出现在我视野中,讯快的速度向我靠近。一处柔软的东西触碰到我的嘴角,它沿着嘴角爬上我的唇瓣。然后另一个更为柔和,温暖湿濡的小东西探入了我的双唇之中,轻抵着我咬合的牙齿向上拨弄。我松开牙关。一股清甜的热流涌入,过于迅速,至于在嘴角分流。我感觉到我的脖颈也有一丝温热的水流滑过。

她的背后又一双天使般的羽翼在柔美有力地扇动。

从惊愕,惊喜中缓过神来。我意识到自己被她吻了,还是有点深入的那种。

没有酸涩之感,不是昆虫那种薄翅。

不是飞果!是羽果!

世界上原来还存在此番的味道,就快忘记甜味我。

十足的清甜。

背后有一种力量在逐渐形成,我知道会有双一模一样的羽翼降临于我身……


谢谢观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