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突圍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7-11-25 21:10
点击:369
章节字数:27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惜花夫人揹著咲月,神色自若,心裡卻明白此役恐怕是自己得豁盡全力才能殺出生路的戰役,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背上的這個笨蛋。



「嗯?前方不是失蹤已久的惜花夫人跟咲月門主嘛?為什麼她們看起來像是傷痕累累的?而且惜花夫人的身上怎麼會散發著魔氣?」「喂……對面有魔軍走了過來,莫非我們中計了嘛?」就再正道眾人議論紛紛時,一道壓倒性的氣場自眾人身後發出,讓正道眾人自動的列成兩側,像是迎接某位尊貴出場似的。



「……是慕容耀啊……」惜花夫人站在兩軍中間,看著慕容耀領著他的兒子慕容捷自正道的軍容中氣派地走到眾人之前。

「惜花夫人真是久見了……現在大戰當前,在下可以問問妳身上的魔氣從何而來嘛?還有妳身上那位白月門主又作何解釋呢?」面對慕容耀的詢問,惜花夫人正想回答,在她背後追殺而來的魔將卻快了一步,移形換影間,魔將已然瞬身致慕容耀跟前。



「哦?堂堂正道武林盟主也想對我魔族的叛徒出手?」面對魔將的驚人發言,眾人無不驚訝萬分,慕容耀卻是一臉神色自若。

「哦?這麼說惜花夫人原先是妳們魔族的人囉?哈!沒想到我中原居然也出了叛徒,真令人感到不幸啊?這樣看來~那邊的咲月門主只怕也是一丘之貉了!」聽到慕容耀驚人的發言,正道眾人無一不憤慨,魔將面對這種場面倒是不驚不懼,冷靜回言道。



「哈!她背上的小姑娘並不是我們的人,當然正道人員如果想在我們面前剷除妳們自己人我也是無妨就是了,不過既然如此難得,我魔族也自然不願意放過殲滅正道的好機會囉?眾人!殺光所有人!」在魔將的一聲令下,從對向來的魔軍宛如潮水一般,衝向正道人員!



正道人員眼見敵軍逼近,未待盟主下令,便齊齊衝出與魔軍捉對廝殺!

而慕容耀與魔將則是在戰場中央對峙著……



大戰爆發當下,原先在兩軍中央的惜花夫人與咲月因為突如其來的大戰,而暫得喘息之機,惜花夫人眼看兩軍大戰無人理會她們,正想從喧囂的戰場中離開時!



數道利箭飛奔而至!惜花夫人查覺之時,身形幻移,幾名魔兵正好衝殺而至,而亡於箭下!惜花夫人踩定腳步,回首一看,正是武林盟主之子百步穿楊慕容捷!



「唉!咱還以為是誰?不正是慕容捷先生嘛?」見到慕容捷的瞬間,惜花夫人語帶輕挑的向對方招呼。

「喔!原來是背叛正道的惜花夫人與咲月門主啊?慕容捷還真是失禮了呢!早該想到毒宵門平日行事作風低調,必有其因,原來竟是魔之部屬!?而咲月門主不似尋常女子般,而是喜好同為女流這點來看,其心必異!兩人果真是天生一對阿!」在背後聽到慕容捷那滿滿的諷刺,讓在背上有些昏昏欲睡的咲月聽了既難過又生氣,但是卻礙於受傷而無能為力,只能氣得在她背上發抖,而揹著她的惜花夫人似乎是感受到她的委屈一般,出聲反擊!



「哦~慕容少主的意思是說被魔軍滅門的白月門也是魔族中人囉?呵呵……咱還真不知道有哪個勢力演技高超到需要為了打贏戰爭而根除自己排下的勢力啊?原來武林盟主的兒子思維已經到如此神乎其境的地步,咱今天還真是開了眼界呢!」面對惜花夫人的反唇相譏,慕容捷並沒有立刻動怒,反而是揮弓搭箭!

「哈!惜花夫人何必與我在此唇槍舌戰呢?反正這場大戰裡,不論魔軍、正道,哪個勢力都有殺死妳們的理由,妳們只是好運,對手是在下罷了!現在就請妳們乖乖受死吧!」語畢,慕容捷射出弦上的箭矢,箭矢飛快而來,惜花夫人不閃不避,只是輕舉長劍,箭矢與長劍碰撞的一瞬間並被彈開而掉在地上了!



慕容捷到是不驚不慌,旋弓上前,竟似想與惜花夫人近身搏鬥一般。惜花夫人掩嘴一笑,拿穩手中長劍上前應敵,劍弓相交,擦出無比的火花,搏鬥中,慕容捷總是伺機拉弓將真氣注入於弦上,然後射出箭矢。



然而面對慕容捷總是在搏鬥中取利的作法,惜花夫人卻是氣定神閒,每當慕容捷射出一箭,惜花夫人總是用長劍將之格擋開,隨後長劍便會直逼他之面門,

兩人像這樣在近身纏鬥數十招後,慕容捷眼看無法取勝,棄弓從掌的一瞬間,銳利掌勁撲面而來,惜花夫人一時不察,中掌的一瞬間竟退了十來步!



退後同時,幾名正道人員正好殺敗幾名魔軍,眼見惜花夫人敗退,便齊齊而上欲取下禍首,惜花夫人查覺到殺氣,迴身揮手,藏於袖子內的無形毒氣併發而去,吸入毒氣的人一瞬間竟倒在地上!



「哈!倒忘了惜花夫人是使毒的高手,這下子在下可要好好保持距離作戰了!」慕容捷見到同道倒地,暗自在心中捏了把冷汗,然後化出一把利矢,似乎是打算以此了結。



「喔!原來您已經忘拉?那你怎麼不想想自己有沒有中毒的可能性呢?慕容捷?」惜花夫人長劍拄地,杏眼看向搭箭張弓的男人,冷言道。

「哈!強弩之末還想虛張……咦!?」正想嘲諷對方,慕容捷卻發現了驚人的事情。



慕容捷想往上一提真氣,卻發現真氣窒礙難行,不僅如此,全身竟有逐漸癱軟得傾向。

「魔人!!妳對我作了神麼?」慕容捷停止射擊的動作,出聲怒言道,同時運氣抵抗。

「唉阿?我就想堂堂的武林盟主之子哪會沒有查覺到,原來是真的沒查覺到啊!咱在與你近身過招時,故意一直暗中施放毒氣,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嘛?咱為何每次都故意把長劍逼近你面門?我故意逼近你時,偷偷從袖子裡放毒氣,為了不被你查覺,直逼你面門你才不會發現我這種小動作呢!那麼先失陪囉?」惜花夫人將拄地的長劍拔起,隨後往他處突圍而走,任背後的慕容捷在亂軍中怒吼著!



惜花夫人揹著咲月一路浴血奮戰,迎面而來的正道人員或是魔軍部屬,皆成了劍下亡魂,血路迢迢數十里,卻仍不見生路在哪,惜花夫人在心中感嘆,卻仍不放棄生機,手中長劍為救而殺,也為了生存而戰,無奈在兩軍的夾殺下,惜花夫人已漸漸的感到氣空力盡……



「咳咳……讓我……讓我來……」背後的咲月默默的出聲,聽到咲月的聲音,道讓惜花夫人在疲態中露出了一抹微笑。

「呵……傷者乖乖休憩吧?妳就乖乖的昏迷一下,等妳醒來一切就無恙了!」咲月聽到她的言語,心中在明白不過,這是安慰她的話語。



她在心中下定決心,牙齒奮力一咬,強迫自己清醒,然後勉強催動體內真氣,硬生生震開綁著自己的腰帶以及惜花夫人,她勉強站立身姿,化出那把青藍色的長杖,束立好的馬尾因為她的舉動,向飛瀑一般散落於肩,讓想趁機而來的兩軍震懾了一下。



「……妾身只出一招……咳咳……一招闢開我們的生路!!」咲月說完,手捻法印,長杖像是若有所感一般,旋轉數圈後,立於咲月面前,隨後一道白色的法陣在咲月長杖的腳下逐漸展開!



「那是……」周遭的人面對突如其來的白光目不能張,只得已手擋光,而惜花夫人見到這個情況暗自叫苦,但仍舊無法插手,只好戒備著以便能隨時出手!

「借天地陰陽之力,金木水火土!白月秘傳˙光耀三千月凝彎!」咲月催動法印,長杖下陣式便越見龐大,當咲月誦完咒語的同時,一掌擊出,龐大的法印竟憑空出現!隨後往前殺出,觸著非死及傷!

「啊……」發完招式的咲月因壓抑不住魔將打在自己身上的掌傷,慘叫一聲後,口濺朱紅,便往後昏倒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