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情難言

作者:藏月櫻華
更新时间:2017-11-25 21:04
点击:347
章节字数:20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兩人在漫長的黑暗中漫無目的的行走,也不知道是經過了多久,在經過漫長的徒步行走後,魔將罌粟見到遠方的亮光,背著那個在黑暗中發抖的咲月走向亮光處。



兩人一走到外面的那一瞬間,預期的刺眼光線並沒有到來。反而是某天的星斗照耀著大地,罌粟環視四周,卻沒有見到熟悉的花草樹木,或是感覺到熟悉的氣息。



她嘆了一口氣,呼叫了在背上的咲月。

「咲月!聽到咱在叫妳就回應一下!」背上的咲月還在為自己混亂的感情而苦惱時,一聽到罌粟的呼喚,馬上應答。

「啊!是是我在!!怎麼了嘛?」面對咲月慌慌張張的態度,讓罌粟原本有些不耐的心情不知為何,有那麼一絲開心了起來,但是她仍選擇不透露出來。



「這麼慌慌張張的……哪像一派之主呢?人類都這樣嗎?算了,不談這個,妳下來看看這裡是哪裡。」罌粟說完蹲下身,想讓咲月從自己背上下來。

在背上的咲月本來還有些不捨,但是聽到她剛剛的話語,她苦笑了一下,然後從她背上緩緩的爬了下來。



咲月下來後,拍拍自己的衣服,然後環視已經入夜的景色,大致看了一下後,她轉過頭去看她。

「……這個地方妾身不認識……我們可能得在這野外住宿一晚……」面對咲月的回答,讓罌粟有些吃了一驚。

「喂……這裡應該是中原吧?妳們不是應該對中原的每個地方很熟嗎?」面對罌粟錯誤的見解,這回換咲月愣了一下,然後她解釋道。



「就算是妾身是中原人,也不可能每個地方都知道阿……如果真要這麼說,那妾身是不是也要對妳們魔族現在佔領的地區熟捻呢?總之妾身是真的不知道……如果罌粟不想露宿野外,那我們在前行一陣子,看看有沒有有被棄置的草屋之類的!明天在探勘這附近的環境吧?妳看怎麼樣?」面對咲月此時突然的精明,道讓罌粟在心中對這個對手有那麼點刮目相看,然後她走上前。



「嗯!妳說的有道裡,我們就在前行看看吧?不然突然要露宿野外對我們來說都太不方便了!」面對罌粟快速的果決,咲月竟有那麼一瞬間心臟漏跳了一拍,隨後她搖了搖頭,強迫自己要鎮定。



「妳在幹嘛?快走了阿!在發呆咱可不會不等妳阿!」向前拉開了些許距離後,罌粟倏然發現咲月竟沒有跟上,回過頭呼喊著她,才讓咲月趕緊跑了過來。



兩人拖著又傷又疲累的身體在夜色中行走,周圍夜色除了滿天星斗的陪伴外,四周的蟲鳴聲讓兩人漸漸的忍不住放慢腳步靜心欣賞屬於夜晚裡的演奏會。

行走間,罌粟像是看到什麼一樣,她伸手直接握住咲月的手!



被握住的人嚇了一跳,咲月定眼看著她,心裡竟出現一絲連她也說不出來的期待感。

「那邊……咱隱約看到那邊有間木屋,我們今天也許有住宿的地方了!趕快過去吧?」咲月還來不及回答,便被罌粟握緊手,然後快步奔向罌粟所看到的木屋了。

兩人小跑一陣後,來到了木屋的門前。



兩人看著門,又轉過頭望著彼此,對視一陣後,向彼此點了點頭後,罌粟將手放在門上,然後輕輕的推開它。

走進門後,咲月仿照在地道的模式,召喚出幽火照亮草屋裡的一切。



草屋內沒有什麼特別的,僅僅只有一張床,兩扇窗戶,其中一扇窗戶下靠著一張木桌子。兩人見到這種情形,不約而同的轉過頭對望彼此。

「看樣子……咱和妳只能共擠一張床了!咲月妳就將就吧!」罌粟搖了搖頭,對咲月說出事實。



咲月卻搖了搖頭。

「……妾身……妾身……願意屈就在地板上……床舖就讓予妳吧……」見到只有一張床鋪可以歇息又聽到罌粟的話語,腦袋不禁想起自身的喜好以及對罌粟的異樣感覺,讓咲月開口支支吾吾的禮讓罌粟。



「咲月妳是昏頭還是在戰場上被打到腦袋壞了?有床鋪不睡妳想睡地板?妳這回又是在顧慮什麼?」面對咲月突來其來的轉變,讓剛想打理環境的魔將忍不住皺了眉頭,她轉過身看向咲月。



此時的咲月外貌上雖然有些髒汙,卻難掩其清麗之姿,凌亂的長髮別有一番美感,搭配上她現在那一臉欲言又止卻又一臉羞澀的神情,讓罌粟忍不住在心底愉悅了起來。



「總……總而言之我不能說……床鋪就是讓予妳啦!!……妾身……妾身去尋找哪裡可以沐浴……」面對逼問,咲月更不敢看向她了,於是她急急忙忙地,想從眼前的這個狀況逃脫,才剛想走出木屋,罌粟卻快上一步!



罌粟一個輕跳,轉眼間來到她的後面,她伸出手,拉住她的手後,連手帶人向後一轉,使其靠在牆壁上後,罌粟一手扣住咲月的手腕,一手靠在牆壁上,兩人間的距離瞬間縮到最短。



「……罌……罌粟……小姐……」面對眼前放大了數十倍的嘴臉,咲月第一次喊了她的名字。

「解釋清楚!不然咱不介意這樣禁錮妳!」聽到她這樣喊她,她在心底吃了一驚,但仍看著她,罌粟再心底清楚不過咲月為何如此結巴,仍是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問她。



「拜託……不要問……請不要問現在的妾身……等妾身搞清楚了……再回答罌粟妳……現在先讓我去找個可以沐浴……的地點好嗎?」面對逼問,咲月為難的看著她,臉上一陣火熱,分不清是面對她自己會害羞還是難以啟齒,語氣連帶地十分柔軟,這樣的咲月讓罌粟有些閃神,隨後她抽回靠在牆上的手,轉過身去。



咲月明白她的意思,向她點了點頭,即使現在的她是轉過身去看不到她的動作,然後她就奪門而出。

確認她的腳步聲遠離之後,原本轉過身的罌粟望著跑去尋找沐浴地點的人,即使看不到她的身影,她還是望著同個方向喃喃說了些許話語後,便轉身打理環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