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Chapter 33:

作者:Rayfor07
更新时间:2017-11-23 15:10
点击:1898
章节字数:67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 1:

北环区最繁华的中心,坐落着气势非凡的Ours大酒店,如同一颗宝石,在夜色里闪耀着无与伦比的光。它的经营者,也就是这次慈善舞会的主办者,黄夫人。

这次的舞会没有严格限制的宾客名单,所以代替邀请函的,是达到至少六位数的入场费。不管是喜欢彰显自我的富豪或真诚想要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善长仁翁都不会在意这点门槛。况且以黄夫人的影响力跟号召力,很少有人不主动出来捧她的场。于是大家根本不清楚,在这场盛会上会遇到谁。你想见的,不想见的,你喜欢的,讨厌的,妄图接近的,避之不及的,都有可能在某个拿起香槟杯的瞬间和你擦身而过。或是在你眉飞色舞畅谈的时候冷不丁出来搅一搅局,看你是否能够做出最好的应对。

如是一个小小社会的缩影,十分“有趣”。也正因如此,晚宴的保安工作需要多花些心思。

今晚活动所有筹划工作都由W.Ms全权负责,自然不允许出现半点差错。

当我和宋谦分别从车里下来的时候,他很自然地走过来,我悄悄地无奈但还是勾着嘴角,伸手挽上他的胳膊。

Ivy迎上前来,她手里分别拿着两份文件,一份应该是我待会要用的发言稿,另一份是最终呈交给黄夫人的,这次系列活动的完整报告。

我简短地问了句:“都检查过了么。”

她点头:“是的顾总。”

Ivy说话的时候,一只漂亮的手轻轻搭了搭她的肩膀,她稍稍一愣,来的人反而笑得淡然。Nicole低声说了句“不用那么紧张”,而后对上我的视线。

当晚Nicole的着装空前低调,为了尽可能不抢走其他女宾的风头。可是白衬衣和一步裙仍然收敛不住她由内散发的女人味。

她说:“事情既然交给我,老板你就放心吧。而且,你亲自招进来的助理不会让人失望的。”

我点头:“嗯,也只是习惯问一句。”

宋谦侧过脸来故意亲密地在我耳边玩笑道:“溪姐,看过你调教出的女人之后我只得感叹我手下那帮家伙真的太需要学习了。”

我看了一眼她们,自豪地回宋谦:“宋少爷有这等觉悟还是挺不错的。”

宋谦咧开嘴,没有说话。

只是……刚刚无意脱口而出的“调教”这个词,总让我想到被乔颜绑起双手的画面。

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为了加足底气,我身边确实需要亲信,于公于私,都百分之百忠诚于我的亲信。

不过说到培养,这个词用在Nicole身上是不合适的。Nicole进公司的时间比我早,论处事经验和工作能力,只要她愿意她甚至可以当我的老师。Nicole的家族背景不容小视,尽管低调却极具影响力。如果她有心要利用所拥有的人脉及资源自立门户,已经足够令我忌惮了。不过,她偏偏叫人大跌眼镜,一直选择屈就来帮助我。毫不夸张地说,Nicole是个风流妖娆的女人,光是她漂亮的混血五官就足够惹眼。她的情爱理念和普罗大众不同,几乎没有过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不过以她的条件,选择多也是很正常的事。乔颜曾疑问,为什么这样的女人会心甘情愿臣服于另外一个女人(也就是我),那我只得不要脸地说,或者我真的有某些方面的魅力是吸引她一直跟随而非想要倒戈相向的吧。

就像……我明明可以很强势,为什么一到乔颜面前就软得好像没骨头似的?

Alex为人比较内敛,很多时候显得寡言少语。自然状态下,她没有情绪的脸看上去像是张扑克,开口讲话的时候,就像是张在开会作报告的扑克(也许不在我这个老板面前,她会是另外一个样子)。比起Nicole的柔媚,Alex一头短发却呈现出一种另类的女人味。她家境不好,所以必须坚韧,我很欣赏她工作上的冲劲和热忱。大学毕业后进万世,所有人都在暗地里讽刺我这个空降太子女只是个花瓶,只有她全心在做自己的本分,从不参与无聊的猜测和八卦。

Ivy是我钦点的助理,我看中的就是她的细心和本分。Ivy非常机灵,却从来不会张扬,她总是默默超额完成你下达的任务,对于你没有明确指示的事情她鲜少自以为是。有时Ivy会显得有些“胆小”,容易懵神,其实她完全可以更加大胆一些,不过这些特质都算得上是一种可爱的标志吧。

公司里能够做事的当然远远不止她们三个,只是在我心里,信任的等级被划分得相当细致,所以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她们需要负责的任务,是不完全受职级高低限制的。

用以前杨清和乔颜调侃的话说,我一直被各种各样优秀的女人围绕着,艳福是那些所谓的公子哥都羡慕不来的。的确,这些女人漂亮,机灵,能言善辩,风情,每一个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美好。只是对我来说,在认定的爱情面前,任何的耀眼都会变得黯然失色。

无非是,一想起她,便会情不自禁陷入一种陶醉的状态。

眼前忽然亮起了阵阵闪光,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围过来大拨的记者。他们之中有的一分钟前还在酒店门口采访其他的客人,有的则是机警睁大了双眼寻找有价值的报点,仿佛是等待猎食的动物。

Ivy领着一部分保安迅速地靠到我身边帮我挡住那些企图贴上来的记者。年轻的保安冷下脸来,低沉着声音,嘴里不停说:“保持距离,谢谢合作。”

除了几个后台强硬的杂志社以外,其他的记者根本不用妄想进到宴会厅内,所以趁着开场前的空档,这是他们突出工作表现的唯一机会。

当话筒一齐举到我和宋谦面前的时候,我不用动脑子也能猜到他们会说些什么会问哪些问题,而这些问题的回应就像以前参考书背面的标准答案,来来去去都是同样的套路:

“我和宋先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当然,一直都是啊。

两家公司也会保持长期紧密的合作关系。

所有的举措当然是本着为社会为经济发展做出更多贡献的初衷。

至于具体合作项目的细节,在相关发布会上会做出详尽的报告。

当然会对投资者负责,大家可以对我们抱有百分百的信心。

这次的活动之所以这么成功,那必然是缘于黄夫人和其他所有善心人士共同的贡献。

我们和所有人都一样,无非是尽自己的本分,希望可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其实善款数量并不是第一位,心意到了便无轻重之分。

对……我和袁医生曾经在一起过,嗯,不过大家找到了更加适合的相处方式,现在也是很好的朋友。我知道他要结婚,诚心祝福他们。我当然欢迎他和他未婚妻今天到场。

哦?你说乔指挥啊?我和她,和杨小姐,从小玩到大,关系当然密切啊。大家是闺蜜,住在一起当然很正常的。对啊,我们三个一直都像一家人。

你问我……怎么看待最近越来越火热的同志平权运动……我只能说,科学已经给了最好的解释,爱情不分性别,取向是天生是自然,没什么好另类的。当然,这种事情并非人人都能正确看待,成功豁达的人总能够抱着平和的心态和积极进取的精神面对他们过去不了解的事情,只有无知的人才会陷在自己的小圈里恐惧进步。哦当然,你不要断章取义哦,我只说了对这件事的看法,千万不要叫我看见明天的报道标题是“万世顾总取向成迷”,那我会追究的……”

始终保持的礼貌性的微笑让我的脸都快僵了,最后和宋谦一起拍了几张照片,那些记者才不情不愿地被保安拦到一边。

宋谦用颇为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接过Ivy递过来的杯子喝了口水,问:“怎么了?”

宋谦摇了摇头,半开玩笑地说:“在想什么时候被问到订婚的时候,我和你的关系可以不再是很好的朋友。”

我瞟了他一眼,“让他们继续去猜,不说破他们才更加有兴趣。这对你对千颂来说没有什么损失。不然呢?”

宋谦呼了一口气,摊了摊手:“好,好,我听你的,溪姐。”

我把杯子放回Ivy手中,Nicole刚刚接完电话,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两位顾先生今晚估计不能出席了,还在忙着解决公司的事情。和Alex对峙了一番,两位太太估计也没有什么心情过来的。”

“那你告诉Alex,她做得很好。”

就在这个刹那,Nicole还没来得及拉远和我的距离,她身上的香水味就被由远及近的另一种熟悉的刺激所代替,这种刺激给我的条件反射,就是肾上腺素毫不谦逊地飙升。

乔颜和杨清相互挽着手,优雅地走上水晶阶梯,她外套里的黑色礼服从正面看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我熟悉这条裙子的设计,那是个超级大露背!

我绕过Nicole,轻声对Ivy说:“去车里把我新买的披肩拿过来给乔小姐。”

乔颜直勾勾的眼神和清儿轻松玩味的笑容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

假设给现在的画面配上台词,那么乔颜肯定在说:“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绯闻男友站在旁边,你还能跟你的漂亮下属卿卿我我呀。”

而杨清可能就只有六个字,幸灾乐祸地奉送给我——顾子溪你完了。

我尽可能低调地抛出了一个含情脉脉的媚眼,试图无声地解释:“亲爱的,不要怀疑,我爱的是你!”



Part 2:

乔颜的成熟知性,杨清的澄澈灵动,她俩美好的样子不禁让我感叹上帝创造女人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壮举。我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笑意大概让Nicole有点发怔,因为她也鲜少见过面前这个,平时眼神像是阴冷岩洞上结出一道一道锋利冰锥的,她骄傲的老板顾子溪,稀罕地显露出一种小粉丝见到偶像的憧憬。

当Ivy手里捧着披肩重新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吩咐保安上前挡开不知何时又拢过来疯狂按动快门的记者。乔颜转过身,短暂地和我对视,棕色的瞳孔中散发出的炙热被淡漠包裹起来,如同夜里流淌在她冰肌下滚烫的血液。

只是仅有我,才能瞬间读出那些浓烈的爱意。

彬彬有礼的点头寒暄,宋谦显得尤为绅士。这大概是他面对美女的条件反射,不管是笑容语气还是举止动作,标准到像是重复的练习反馈在测试中的满意结果,已然成为常年混迹在女人堆里所习得的身体本能。

宋谦扬起一抹他自以为魅力无边的笑容开口道:“乔指挥和杨小姐又漂亮了。”

乔颜说:“宋先生今天的礼服也衬得人器宇轩昂。”

我在心里哈哈地笑起来。乔颜啊,不想直接赞无关紧要的男人帅,就借由夸奖衣着来取而代之,这样既得体又不会昧着良心。当然啦,宋谦的衣服全是私人订制,怎么会不器宇轩昂?

然后,杨清这句话更加是说得所有人都无力反驳——“当然啊,我们常常和顾总在一起,受她潜移默化的影响想不漂亮都难,所以宋先生这么夸我们实质是语带双关吧。”

宋谦笑着点头:“哈哈,杨小姐说得是。”

我无奈地皱眉,哎清儿,不就是昨晚打游戏的时候不小心把你坑死了三次么,你用不用逮着机会就在我面前激乔颜?我知道你很乐意看到我被她“修理”,承认吧你其实是一只天蝎。

我把披肩递给乔颜,同样是饱含深意地说:“裙子真好看,只不过我觉得配上这个就锦上添花了。”其实我恨不得立刻就任性地把她拉进怀里抱住,紧张兮兮地在心里呐喊:别露出你漂亮的背!全世界只有我能看!

我看到乔颜眨了一下眼,睫毛颤动着反驳我:你在杂志上露得还不够多么?和你比起来,我不过是露了个背而已。

杨清笑而不语地看着我们之间精彩绝伦的神交,身着清新的淡青色小礼服恬静的表象之下,她一定很想买一桶爆米花坐下来,看一出由她两个闺蜜领衔主演的年度大戏。

然而,使我激动万分也无比复杂的是,当乔颜的手触碰到我掌心的时候,她悄悄捏了捏我,同时挑起了精心描过的眉。这个暧昧动作传达过来的情绪被我执拗地解读成:顾总,难道你不想看见自己的女人艳压群芳的样子?尽管无法公开,但也不妨碍心中的暗爽吧。自豪和嫉妒相互交织的矛盾,谁能说这种情绪不让人着迷呢?

正如我之前所说,这场舞会没有特定的宾客名单,你不会知道下一个出现的面孔会对你的心情造成怎样的影响。若不是记者提起,我并不知道袁政泽会来,更加没有在脑海里架构这样的画面——

他牵着他的未婚妻,跟在他父亲袁院长的身后,在经过我的瞬间例行公事般地示意。相信所有人的内心和情绪都复杂成一团繁絮,面上却还要极力地做出风轻云淡的无所谓。这是我生活圈中最为常见的无奈,不可以轻易表达情绪,不可以展露出波动,因为波动极易暴露弱点,每个人都要费尽气力向心脏停止跳动时,仪器屏幕上的那根毫无波澜的线靠齐,以此来伪装自己。

只是我们又都善于洞悉和捕捉,甚至是猜测对方不外露的心思。例如袁政泽眼中的忧郁,薛霏轻蔑下耐不住的妒忌,袁院长眉间皱纹里藏着的些许遗憾(我曾经是他儿子最完美的结婚对象,我的家世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后盾,他一度非常渴盼我这个准儿媳能够进他们袁家的门)。

嗯,自然也少不了跟宋谦对视的时候,袁政泽脸上转瞬起了不屑,因为他知道真相。而宋谦面对这个昔日的同学,明争暗斗的前情敌,止不住像是赢家一样轻轻搭上我的肩膀,他觉得他赢了,至少目前赢了一点点。

我们无法像孩童那般简单地表达自己,生气也好悲哀也好,喜悦也好爱慕也好,藏着掖着,隐瞒在可笑荒诞的处变不惊之下。为了面子,为了名声,或是为自我保护,为一些生来不存在死后带不走的虚无,而丢失的,却是最为珍贵的诚挚。

最悲哀的是,所有人都好像不能回头,在此般金玉其外中被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紧紧绑死,挣脱不开,无限无限地,循环。

我自认面对这种叫人身心俱疲的境况已经形成了免疫力,可又在心底忧愁,忧愁的是不愿把乔颜牵扯到泥潭里。因为可笑地,阻止不了自己羡慕起唐静,我清楚自己潜意识里一直是羡慕她的,羡慕她能够带给乔颜相对简单洁净的生活,不必被驱赶着面对那么多,不必那么累。

可我……

胸口还是泛起浅浅的酸涩。

鱼和熊掌,从来都难以兼得。想要纯粹简单的同时还能有富饶强大的保障,根本是痴人说梦。我深深明白这样的道理,可就是一度不可控地烦恼。到底还是想要尽可能地,给我最爱的女人造出一片无可挑剔的天堂,最好什么事都不需要她去烦心。我太爱她,爱到想要伸出手一把扯住幻想中的美好,明知不可能,也要苛求自己一步一步靠近。哪里舍得她委屈,一丝一毫都不行,更别提被迫站在这里面对平静水面下漩涡般的纠葛,却无法得到正名。

距离舞会正式开始的时间越近,Ours气派的大门前聚集的身影就越来越多,他们互相客套着,左右逢迎,脸上堆满圆滑世故的笑。

Nicole踩着黑色简款的高跟鞋,白色衬衣跟随她忙碌的动作牵出变幻的褶。她不停地穿梭于这些人之间,精准无误地反应出他们的公司,职位,以及和万世之间的往来关系,从而做出不同的举措。相较之下,Ivy的工作大概轻松得多,因为她在重新确认完每一道小细节(包括厨房的厨师有没有在偷懒)之后回到我身边,剩下的任务,就是全程陪着乔颜和杨清,确保我短暂离开的时候,她可以为她俩处理很多琐碎的事。

秋天的黄昏总会吹起一阵一阵清凉的风,乔颜轻柔的裙摆被拂起来,虽然她穿着外套,但我还是忍不住怕她受凉。我面向她和杨清,轻声问:“要不我叫Ivy先陪你们进去吧,外边太凉。我还要等黄夫人过来。”

乔颜摇了摇头:“没事,我不冷。”

杨清朝我挤了挤眼,一把搂住乔颜的胳膊靠上去,补充道:“还很暖。”

我在心里悄悄开心,我知道她们想陪着我。

说话的时候Nicole正走过来预备领袁政泽他们进内厅,她笑盈盈地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征求性地询问:“两位袁先生,薛小姐,要不随我先进会场喝杯酒?”

袁院长清了清嗓子:“不用麻烦,我看到几个朋友,过去打个招呼。”然后,他转头看了一眼袁政泽,沉了一口气迈开步子。

袁政泽的眼睛一直越过宋谦在看我,或是在看乔颜,而他未婚妻在瞥了一眼Nicole后,故意昂起头冷声道:“我今天不适合喝酒。”

Nicole的笑容更加柔润了:“啊,没关系的,我们还准备了各种新鲜果汁和热饮,或者薛小姐有什么特殊要求,都可以吩咐厨师…”

“我的要求?怕是不那么好办到呢。”

Nicole始终温和,气势则丝毫不差:“今天薛小姐是贵宾,任何要求,尽管提。”

“别信得太足,以为自己什么都好。”

薛霏看样子就是故意要给我找碴,不给我下属好脸色,也就是变相不给我面子。

然而,当我正想抱起双臂看她能提出多么刁钻的要求时,袁政泽拽住她的手暗暗一扯,压低声音说:“够了!我们进去。”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不曾认识袁政泽,因为在我的面前,他从来没有露出过如此冰冷和烦躁的神情。

“不好意思。”袁政泽侧过眼看了看我,又快速地面向Nicole道:“我们自己进去就好,谢谢。”

宋谦看了一眼他俩的背影,摸了摸下巴:“我以前还以为薛菲挺和善的。”

Nicole若有所思地说:“恐怕是败给了嫉妒这个词。”

“啊…那是。”宋谦歪了歪头,“怎么也不能跟溪姐比。两个人站在一起心里就有数了。袁政泽那小子啊,恐怕由头至尾都没把心思放在她身上,他居然会同意他爸的安排,我才是没想到。他现在肯定也特别嫉妒我。”

我白了宋谦一眼:“你俩大男人,有什么好相互嫉妒的。”

“溪姐,嫉妒可不是女人的专利,其实男人的嫉妒同样相当厉害。”

“你也没什么让人家嫉妒的好吗。”

“至少一会儿是我跟你跳开场舞呀。”宋谦邪邪地一笑,欠打地指着自己,“是我,不是他袁政泽。”

“宋少爷,为这事你也能嘚瑟,还小吗?”

“噢!那可不,他以前没少在我面前嘚瑟。”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闲啊。”

“溪姐你是不是有点偏心了。还有啊,你老对外界说我俩是特别好的朋友,好歹是朋友,关系应该是平衡的。怎么现在我越发觉得你对待我的说话方式………特像在教训顾擎。”

“那怎么样?”

“可实际上我比你…”

“我知道,你比我老。”

“得!”宋谦一扬眉,“我觉得你对待我的方式特别好,你干什么都对。”

他的手再次“友好”地搭上我的肩膀,我一侧目,原本稍稍低头和杨清讲话的乔颜正巧看过来,意味深长地笑,笑得特别好看。

嗯,恐怕是“回到家要你好看”的那种好看。

我和她中间站着默不作声的Ivy,内心一定很煎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