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再相见

作者:穿不烂的胖次
更新时间:2017-11-25 06:58
点击:1321
章节字数:26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宁总,这边请。”

“宁总,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王工,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工程师——莫工,这位是……”随着刘文仲在耳边叨叨不停地介绍,宁冰的视线在那些陌生人谄媚的脸上一一扫过,挂着百年不变的标准式微笑,直到刘文仲那肥的如同轮胎皮般的嘴里蹦出——“这位是莫太太。”

莫太太……莫太太……三个字如同霹雳般在宁冰的世界里炸开了花,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会过于失常地颤抖,她平静地让人察觉不出一丝情绪波动,慢慢移过眼,只是巧合吧,世上那么多莫太太!


错过眼盯着眼前的人,在圆桌的那一边伸出细长白皙的手等待着,等待着宁冰也能伸出她高贵的手和她盈盈一握。宁冰在心中细细描摹着眼前人的眉眼、轮廓,还有她那似乎比印象中更短些的头发,往事就那么肆无忌惮地从宁冰的脑海中呼啸而过,就那么呼啸而过,没留下一丝痕迹,却让宁冰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曾经她们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逛街看电影,她总是嘲笑她的磨蹭慢动作,给她起很多很多的外号:迟到大王、赖皮精,还有——磨太太。

就那么机械式的握上对方的手——柔若无骨,却能伤人至深,电闪雷鸣间,思绪早已万千:“您好,好久不见。” 呵,故人相见,不如不见。


热恋期的人总是有些神经大条,曾经的宁氏总裁也不例外。和赵清檬第一次的约会如普通人一样无趣却还是津津有味。

赵氏孤儿让本是同根生的赵清檬平添几分悲悯,宁冰悄悄握住对方的手,见她没有抵抗,心里多了几分窃喜,凑近她,低声道:“今天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你就迟到了唉!”

赵清檬有些晃神,这人也太不入戏了吧?“那又怎样?”对待好脾气的宁冰,赵清檬总是有恃无恐,立马从悲伤文艺青年调频成霸道小公主。

“那你该给我亲亲,我的磨太太!”瞧着宁冰眯起的双眼,赵清檬的嘴角微微拉起一个弧度,大大方方飞速地在对方唇上一印,满意地睨着宁冰傻呵呵的表情,瞬间觉得人生好幸福。

来不及反应的宁冰瞪大了眼,你你你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轻薄我!”没理会对方哀怨的小眼神,赵清檬转过头继续盯着屏幕,所有的感官却都集中到了那人身上,只听对方孩子气地低喃着:“以后我要改姓去,改什么好呢?”歪着脑袋故作沉思,又灵光乍现地兴奋道:“有了!就改姓莫,这样,你就是我的莫太太啦!”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再回忆那些琐碎的事,好多细节都记不清了,宁冰只记得当年,她说要做她的莫太太,今天,再相见,她成了别人的太太——是做不得半点假、如假包换的莫太太。

两人的交集也只是在初次介绍时的轻轻一握,象征性的礼仪。宁冰已分不清,当时是谁先抽离了谁的手,是她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自己,还是自己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总之,俩人都是想要逃的吧?

仅仅用余光,宁冰就能发现对方的局促不安,看来这场酒宴,对方对自己的到来一无所知啊!言谈间,文臣建筑公司的老总刘文仲总是有意无意地让赵清檬给宁冰倒酒、敬酒,这倒有几分意思。

赵清檬的先生莫文斌是文臣建筑公司的总工程师,也是刘文仲的表兄,莫文斌能做到这个位置,或多或少托了自家公司的福,今天带着妻子来谈这笔买卖,权当送自家表弟一个人情倒也说得过去。


一想到这一层,宁冰就觉得恶心,嘴角也不自觉地拉出一个冷笑,那人似是有感应一般,手一抖,酒就撒了些出来,并未滴到衣服上,那人却急急忙忙拿了纸巾往自己身上擦。

宁冰只觉得好笑,小声在赵清檬的耳边提醒:“赵小姐,衣服上没撒到酒。怎么,还没喝就已经醉了吗?”

酥酥软软的话语擦着耳朵出出进进,赵清檬只觉得耳根发烫,控制着自己狂乱的心,轻声道:“很抱歉。”

宁冰挑了挑眉,抓住对方不知该放哪儿的手,直视着她,哈哈大笑道:“老同学,只是一起吃个饭,别想那些个烦人的事,做什么这么紧张,大家都放轻松点!”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觉得氛围轻松了许多,也附和着笑了起来,估摸着老同学三字自宁总嘴里出来,这次的买卖十有八九能成了吧!

赵清檬挣扎着想抽出自己的手,却见对方不紧不慢地握着不放,心中薄怒刚起,那人又轻轻缓缓地放了自己,彷佛什么东西就这样从自己手中溜走了,赵清檬的心乱了,想再去抓住,可又为了什么呢?抽走的是自己,想抓住的也是自己,徒留轻轻的一声叹息。


酒过三巡,莫文斌渐渐发现妻子的心不在焉,轻轻握住她的手:“清儿,你没事吧?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先送你回家,嗯?”

这个男人总是那么温柔、体贴,和曾经的她那么相似,甚至比她更温和,只要自己顺了他的心意,那么永远不会有吵嘴的时候,而自己,也的确从来没有忤逆过他。

看着被丈夫握在手心的那只手,那人也才握过,突然察觉到什么,就想抽出来,无奈丈夫的力气太大,两相伯仲间,赵清檬偷偷往宁冰的方向瞅了一眼,就见对方正举着酒杯笑盈盈地望着两只正在角逐中的手,似是两个正在闹别扭的小两口故意低调地秀着恩爱。

没来由的,赵清檬的心更慌了,她猛地一用力,终于摆脱了对方的纠缠,再往那方向一瞥,那人早已和别人推杯换盏去了,一口气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被理顺了。


“宁总?宁总?”刘文仲看着神志不清的宁冰有些头疼,这一顿光顾着吃,正事可是只字未提啊!这宁总也真是说不谈公事就不谈公事,未免有些不上道啊,他忧心地看了眼自家表弟,莫文斌也是有些恼火,自己把老婆都搬出来了,也没见那女人多给面子,还害得妻子不自在了一整晚。

有些喝高的宁冰微眯着双眼,将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揉了揉太阳穴,歉声道:“刘总,很抱歉,失态了。”

刘文仲赶紧摆手道:“哪里,哪里,宁总喝的尽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说完更是堆起了满脸的笑容。

宁冰也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双手撑桌站起身来,踉踉跄跄了几步,左脚踏上右脚,差点就一个跟斗栽了下去,左右两边两只手稳稳托住了她,这才免得她狼狈不堪。

“谢谢。”对着左手边的刘文仲,宁冰笑着道,“我可以的。”便推开了对方,力道不由自主地往右手边靠了过去,那只细弱的手臂不知是否承受得起,宁冰盯着那手微叹了口气,闭上眼:“今天家里没人,这副样子回家还真是有些凄惨呢!”

也不给别人插话的档儿,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一个人这么多年,看来也不是无所不能啊!”


这话说的让在场的多少有些不自在,都知道这位叱诧商场的女强人单身多年,身边不乏追求者,却神来杀神,佛来杀佛,概不接受,现在这又是闹哪样儿?女强人寂寞空虚冷了?

刚窃喜今晚或许自己有机会了,就听那人缓缓道:“老同学送我回家吧!”不是乞求,不是命令,只是淡淡吐出一句自然得彷佛理应如此的话来,让人无从拒绝。

转过头,猛地睁开眼,宁冰就捕捉到赵清檬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你,在怕什么呢?

赵清檬别过眼,就看到刘文仲对自己挤眉弄眼,那意思再清楚不过,她仿佛能听到心底那无可奈何的叹息声,似是不甘,又似是望眼欲穿。头一次,“放荡”这个词被自己安放在自己身上——名副其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