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太液池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1-23 18:47
点击:234
章节字数:24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氣逐漸嚴峻起來,不少妃嬪抱恙,因此缺席每日的清寧宮請安,唯有兩個人雷打不動──一個是雷打不動固定省視問安的武昭儀,另一個是雷打不動從未在辰時出現的蕭淑妃。


這些時日下來,武媚娘是真感覺到皇后並不把她放在心上。就算她勸聖人雨露均沾,有空多陪伴皇后,皇后卻從未承過她這份情,說話的態度仍是同樣生硬,媚娘不免壞心眼的想:莫怪聖人不喜歡王氏,這般冷冰冰的人怕是怎麼也捂不熱吧?


那麼蕭淑妃呢?這段時間聖人鮮少前往昭明殿,恐怕蕭淑妃會更討厭她吧?


自雨亭中,媚娘喟然停步,背對著身後宮殿,將目光拋向了太液池。冬雪飄落,太液池池面上已凝結薄薄一層冰,多出幾分淒烈美感,媚娘就這樣望著結冰的太液池動也不動,終於受不住打了個噴嚏。


「娘娘是否該回去了?」


媚娘沒有回應碎紅的關懷,而是吩咐道:「碎紅,妳回去寢殿幫我拿個袖爐來,碧沉也回去幫我取件裘衣。」


遣走身邊兩位最得力的宮女後,媚娘繼續注視著太液池,倏然眼尖發現生長於池畔的江梅已然綻放。


這江梅白得過份,連太液池的銀白都及不上它的素潔,媚娘像著了蠱似的,挽起袖子和裙角,欲越過欄杆去摘下那一朵梅花。


身後宮女們急忙勸阻,奈何平日主事的碎紅、沉碧皆不在場,她們又知道自家娘娘好強的性格,也不敢當真攔下主子。便見媚娘已攀至亭外,腳尖小心翼翼踩在亭緣邊,伸出手來想摘下池畔的江梅。


咕咚一聲,媚娘一個腳步沒踩穩,竟然摔入太液池中!池面的薄冰一摔即破,媚娘竟要沉入水中。


「還愣著做什麼!快救人啊!」後方傳來威嚴的命令聲,只見一眾宮人一擁而上,原來急得不知所措的宮女也趕緊上前幫忙,七手八腳的總算將媚娘從池中救起。


宮女們正要向來者道謝,但看清楚是誰救了自家娘娘後,一時間竟噤了聲。


「她這次真是跌得狠了。」蕭淑妃微抬下顎,語氣裡略帶幾分嘲諷,卻是脫下了披肩的白狐裘,蓋在媚娘身上。


蕭淑妃再下命令。「將人送到我的寢殿去。」


有個宮女大著膽子上前道:「可是娘娘她……」


「怎麼?怕我害你們家娘娘?」蕭淑妃笑著說道:「我還怕你們家娘娘會害我。這裡除了我和妳家娘娘外,沒有半個人經過,萬一她醒來後說是我推她入池的,我不就跳入黃河也洗不清了?我的昭明殿離這裡近,讓武昭儀到我那裡喝碗薑湯驅個寒,沒幾個時辰就還給妳們一個完好的娘娘,行嗎?」


武昭儀毫無商量餘地的被蕭淑妃接走,當碎紅、沉碧回來理清狀況,再去昭明殿已是之後的事了。




「有多少毛巾就拿多少來,七七妳去看薑湯煮好了沒?再叫人去請個太醫來。」蕭淑妃回到昭明殿後又是一陣指揮,好不容易才將人安頓在廳堂,才揉著眉心說道:「你們就讓武昭儀在這裡好好休息,她好了就叫她離開。我要先歇息了。」


又是一陣雜沓的腳步聲,原本昏睡的媚娘不知何時已睜開了眼,趁著宮女們未注意時,俐落起身離開大廳,一點也不復方才受凍發寒的模樣。


媚娘擅蹴鞠、擊毬,體力勝於尋常女子,雖然前一刻跌入太液池中,但她早有準備算準時機,只感覺冷了一會兒,好險蕭淑妃如以往一般良善,將她從池中撈了起來。


經過廂房,媚娘徑自朝內室走去,在房門外她停下腳步,暗自深吸一口氣,再用力將門推開──


「武昭儀,膽子可真大。」笑聲如鈴,只見蕭淑妃已脫下披帛,露出一雙雪白藕臂及半敞的酥胸,正光潔的向著她。


武媚娘自己倒鬧了個大紅臉。


「媚娘是特來感謝淑妃的救命之恩。」鎮定些許後,武媚娘說出自己早已想好的理由。


蕭淑妃神色未變,語氣卻是驚訝:「原來如此,我竟不知武昭儀會對區區小事如此掛心,忒多禮了。」


這番回話令媚娘神色轉為難堪,她倆皆明白,淑妃對此事根本不驚訝,那故作訝異的語氣只是種嘲笑,恐怕她今日的機心對方早一清二楚。「早上媚娘見池畔江梅太過艷麗,欲摘折時不慎失足。」


「我可有說過昭儀是故意的?」


媚娘心一狠,乾脆把話挑明了。「媚娘這麼做,無非是想見淑妃一面。」


淑妃卻是搖頭。「如果妳是想要我和妳聯手對付王皇后,那就不必了。」


「不,媚娘知道自己人微言輕,縱有聖眷,也無法動搖皇后甚至淑妃毫末。所以今日媚娘單純好奇,淑妃為何總與皇后作對?」


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蕭淑妃竟真忍不住笑出聲來。「因為她是皇后、我是淑妃,妃子想鬥倒皇后不是人之常情?」


「淑妃必定明白,不管怎麼做,皇后就是皇后,淑妃亦是淑妃。在晉王時是如此,如今晉王成了皇帝亦是如此。」


淑妃收斂起笑聲,一雙眼睛審視般看向媚娘。不同於前番的輕視,那目光彷若千鈞之重,帶著不少探究。「莫怪武昭儀能獲得聖眷,看來妳和其他女子不同。」


「媚娘是真心掛懷淑妃。」媚娘臉上神情更加懇切。「和皇后作對,日子不會比較好過。」


「不與她作對,我又能做什麼呢?」淑妃剎時又恢復向來懶洋洋的神色。「不作對,這後宮的日子太無聊了,難道妳要我每日都盯著太液池,往裡頭撈人?」


「若然淑妃真想和皇后作對──」媚娘向前一步,靠向淑妃耳邊,輕輕說道:「淑妃還有雍王,不是嗎?」


淑妃臉上的笑意再也掛不住,沉下了臉色,一把推開媚娘。「武昭儀妳好大的膽子!」


「媚娘是真心想幫助娘娘。」握住淑妃的手,媚娘使勁不讓蕭淑妃甩開。「媚娘出身商賈殷實之家,自知人微言輕,今日之後娘娘亦可棄我如敝屣,媚娘卻只是想把心內話告知娘娘。」


是啊,誰會犯傻在淺薄交情下就將逆謀的話悉數告知?何況武媚娘並不是傻子!


蕭淑妃怒氣逐漸平息下來,媚娘感受到對方的變化,亦慢慢鬆開手勁。「武昭儀,為何與我說這些?」


「蕭良娣真不記得了?」媚娘看向眼前人,不似方才的狠勁,這一刻媚娘溫柔如水,眼波若有光影流轉。


蕭淑妃正待開口,屋外卻傳來聲聲呼喚。


「看來我的人在找妳,妳的人應該也到了。」將手從媚娘指掌間抽開,蕭淑妃重現原先的不耐神色。「妳慢走,我不送。」


眼睜睜看向門扇闔上,媚娘心中一嘆,一直想問的話只得留待下次。


但是,她總算弄清楚──王皇后和蕭淑妃是怎樣的女人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清閑院
清閑院 在 2017/11/23 19:49 发表

很喜欢这一章,摘花和救人都很有画面感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