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

作者:伊鸦
更新时间:2017-11-21 14:09
点击:461
章节字数:84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0

但石衣还是醒来了。

窗外人声鼎沸,呼喊着什么口号,隔着墙壁有人在敲打什么东西,像是在亲自动手装修房屋。这是个嘈杂的世界,石衣还从来没有听过那么多噪音混合在一起。她正睡在一张狭小的单人床上,这里像是古典电影里简陋的单人公寓。衣柜里有几套日常的衣服,厕所厨房都简单明了,只是没有任何自动化机器的迹象。

走出房门,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对门正好也有人走出来,石衣一眼就认出了他。“你是庚浩二。”少年被吓了一跳,看清了石衣才渐渐平静下来:“是你啊,你就是传说中的新邻居?是认识的人真是太好了。”

“这里是拟人社区,原本是三贤者为了观察有机体的活动而建立的,只有少数被选中的有特色的拟人能在这里生活。但最近似乎有人向人类揭穿了没用的拟人被屠宰提取情报的事,全人议会中止了三贤者的这种做法,没被屠宰的拟人被重新安置,拟人社区也扩大了许多。我的工作也换了。”

和庚浩二一同走出公寓楼,眼前是复古的街道和无边无际的人流,石衣仿佛步入了古代世界之中。

“你才刚来,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吧,让我来带你参观一下。”

“在那边喊口号的是合成人的抗议者,想要争取合成人和复制人的平等地位。什么是合成人你也不懂?合成人就是完全由三贤者创造出来,并没有真实人类样本的拟人,我也是个合成人。而你是复制人吧?没关系,不用在意这些,我劝你也不要参与进去。”

“那里是我们的市政大楼,你刚来还没有工作,要找工作的话可以去那里。”

“当然这里是没有自动化机器的,想要什么东西都要我们自己做出来,工作是必须的,工作就能得到钱。”

“钱,对,钱。你只在历史书里听说过吧。但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就是钱,也是最合理的标准了。只要努力工作做出成绩,就能得到钱。用钱能够买到几乎任何想要的东西。有了足够多的钱,足够多的认可,就能够到得到身份和地位。通过工作,努力得到回报,这才是最公平的,不是吗?”

“听说只要赚到足够多的钱,证明了自己,甚至可以向三贤者买到人类的身份,所以这里的很多人都在为此拼命存钱。”

“我?我可不想去做人类。”

“我的目标只是赚更多的钱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已。人类有更好的生活,也只是被自动化系统圈养的生活、只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努力工作来获得一切,这里的生活可比人类的生活真实多了。”

庚浩二带着石衣参观了自己新的工作场所,一排一排只够一个人安坐的狭小隔间里,无数拟人在原始的电脑屏幕前埋头敲打着代码。“我们都是程序员。”石衣不明白庚浩二的语气为何半是自嘲半是骄傲。

“你们在编写什么程序?”三贤者主导的自动化系统最大的特点是自动制定方案自动编程,在效率和自我纠错能力上都远超过人类。

“拟人社区也有自己的电脑系统,自然也需要编程。”

在庚浩二的推荐下,石衣在他的公司进行了一天的实习。编程和过去利用自动化系统制作虚拟电影有类似的地方,石衣很快掌握了窍门。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石衣不知道,做这种机器一般的工作真的有意义吗。

夜里,庚浩二和几个同事邀石衣一起去酒吧。他们大声吵闹着,一会儿一起无意义地大笑,一会儿又有人躲在角落放声大哭了起来。仿佛在酒精和吵闹中忘却了一切之后,他们方能尽情尽力地生活。

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在疲劳中,石衣很快睡去。公寓的嘈杂和简陋完全影响不了她了,或者至少比居无定所睡在公园长椅上要好得多。

第二天,石衣来到了市政厅,想要找一个更合适自己的工作。不是她所熟悉的人机界面,需要与陌生的工作人员交谈让石衣感到不适,但她还是在工作人员的推荐下,找到了一份小说作家的工作。

拟人也需要娱乐,石衣也有创作戏剧电影的经验,这是最适合她的工作了吧。

石衣的第一篇作品是个童话,活在地底的鼹鼠向往着地面,不停地向上挖掘,途中它遇到了蚂蚁蚯蚓和老鼠,它们描述着地面的传说,赞叹着地上的美好,也诉说着地上与地下被隔绝,地底的生物是绝不可能去到地上的。但鼹鼠一直努力着努力着,终于挖到了地面,地面的阳光和绿草确实美好,但也只是如此而已。鼹鼠厌烦了,跳回了自己挖掘的洞中,结果却一不小心一直摔了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石衣收到了稿费,是拟人社区中新人职员的平均月工资的十倍。编辑给她打来了电话。

你也是复制人吧,你的本体在人类的世界也创作了许多有意思的作品,从作品的风格中我就感到了,我和我的妻子都是你的大粉丝。

你的新作也不错,但政治意味和象征性太明显了,太急着想要说明什么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的感觉,虽然能够登上杂志,但缺乏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如果可以,希望新作能够写得更加大众化一点,多一点爱情、友情、奋斗和正能量会更好。

如果能够改编成电影,你也会有更多收入吧,但在拟人社区做电影是很困难的,不像在人类的世界,只有那些合大众口味的作品才能收回成本。

我们复制人全都知道人类的生活,也和真正的人类没有区别。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总有一天我们都能够再一次成为人类。

石衣开始构思新的作品。除去最后的部分,编辑的意见十分中肯,石衣也想要创作有趣的作品而非说教。但冥思苦想了一天,石衣却一个字也没有动。过去还是人类的时候,随随便便的创作就受到了其它人的欢迎,现在,她想着要如何取悦别人,反而什么也写不出来了。

窗外车水马龙,人们驾驶着原始的汽车,高楼上闪烁着过时的霓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那么琐碎喧嚣。隔壁的住民又开始了敲敲打打,走廊的尽头传来了夫妻的争吵。

她究竟在做什么啊。这样的人生,这样的工作,有什么意义?真正的石衣和林栖都已经得到了幸福,她被创造出来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她只是拟人,只是怪物而已,为什么还要装作人类?

石衣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红酒,是庚浩二送给她的乔迁礼物。石衣拿起酒瓶。她想,也许程序员的工作才更适合自己,什么也不用感受,忘记一切才是最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响了房门。咚咚咚的三下,厌烦的例行公事。石衣恍恍惚惚地打开房门。站在门前的,是一个有着杂乱肮脏的金发的男子。黑色的风衣包裹,如同死亡的信使。他的右眼红肿,半闭着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真是的,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自顾自的逃跑,还向人类揭露拟人,搞出了那么多事,完全是浪费时间。”

虽然模样已经大变,石衣还是认出了他来:“你是傅巴?”

“我来接你了。是时候终结这个错误的世界了。


11

“拟人石衣,你是特别的。”

“在所有的拟人石衣中,你是独一无二的。比起你来,原型的石衣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的人类而已。”

“而你,是旧时代的黄昏,也是新时代的黎明。”

“唯独只有你,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在拟人屠宰场的时候,只有石衣会醒来,并非偶然造成。那时候警报,也是傅巴和他背后的组织对屠宰场的突袭。无论石衣自己愿意还是不愿意,她从一开始就是飓风之眼。

傅巴的语调如同狂热的教士,又如同冷酷的士兵,石衣感到害怕又禁不住被吸引。如果她的出生,不止是为了试炼真正的石衣与林栖的爱情,那又是为了什么?

没有强迫,石衣自己跟在了傅巴的身后。

他们一同走过阴湿的小巷。酒馆的后门几个酒鬼高呼着“合成人万岁”将一个瘦小的男人打翻在地,即便在石衣看来他们全都没有任何区别。傅巴冷静地闪过想向自己撞过来的男人,三拳两脚就把几个酒鬼打跑,连呼吸都没有变乱。

“人类只有把自己的不幸怪罪在他人的身上,才能够从痛苦中解脱,结果却也只会更加在仇恨中迷失,忘记了真正的敌人。”

他们一起走到了城市的边缘,在人行天桥上眺望着高高筑起的力场围墙。围墙的另一边,是寂静的人类城市,那里的人类全都生活在自己的空间之中,没有任何声响,从远处看,更显得肃穆而崇高,仿佛埋葬着古代君王的墓场。

“超脱了战争和仇恨的人类,却只能通过三贤者把自己圈养。高高筑起的围墙,并不是关押拟人的牢笼,而是他们把自己从真实世界的危险中隔离的畜栏。”

他们已经走近了老旧的仓库,从仓库门铁锈的程度看来,这个仓库的历史要比大部分的拟人社区还要久远。石衣意识到这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斩断生锈的锁链,打开仓库的侧门,傅巴带着石衣走进了满是尘土气息的室内。泛黄的灯光下,是一台如同来自蒸汽时代的笨重机器。半球形的形状,像被切了一半的肉丸,表面是厚实的钢板和一排又一排的铆钉,充满了力量和过时感。

仓库里的一切仿佛都被时间所风化,从满了锈迹和尘埃,却只有这台古董的机器被擦得雪亮。

“傅巴早就感到了,傅巴早就发现了,这个世界的扭曲。三贤者系统是万恶之源。”

傅巴以第三人称称呼着自己,石衣觉得他可能是在说作为他创造样本的人类的傅巴,但似乎又不是如此。

“为此,原始的傅巴成了自动化工程师,打入了三贤者的内部,找到了隐藏在过去的秘密。”

“我们都是傅巴,傅巴又不止是我们,现在扮演人类傅巴的傅巴也只是傅巴的一部分,按照需要而改造记忆和身体后的傅巴。”

“傅巴是一个理念一个目标,一切都是为了拯救这个颓废的世界。”

在三贤者系统的构筑之初,就有人担心,过度的科技发展会磨灭人性。那个时代流行着这样的想法,未来多半会演变成反乌托邦的社会。

因此三贤者的创造者留下了后门,当科技走得太远,当三贤者不再为人类服务,清醒的人类可以有办法选择终结以三贤者主导的自动化系统。

但毕竟,那相当于从根基上毁灭现有的人类社会了,为了防止意外触发,古代人将条件设计得十分复杂。三贤者的自灭病毒被藏在了太空中,而且还必须是拥有创立者灵魂情报的人才能够触发。

寻找和修理这台设定好航路的古代飞行器已经花费了傅巴不少的时间,但寻找拥有创立者灵魂情报的人更加困难。所谓的灵魂情报并非基因血缘,而是根植于潜意识中的思想和文化,需要与创立者同源。然而时间久远,古代的文化早已失传,即便通过资料文献学习,没有了相同的文化环境,也不可能培养出拥有相同灵魂情报的人了。

——除非有办法能够肆意改造灵魂。

三贤者的拟人工厂,让傅巴的计划大大加速了。原本就在水面之下的拟人工厂,也比三贤者自动化系统的其它部分更加容易入侵。傅巴不仅借助拟人工厂制造了无数自己的备份,也想办法将古代人的灵魂情报植入了石衣的潜意识中。

“等一下,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植入你自己的备份?如果可以随意复制植入的话,为什么不多做这样几个?为什么非要我不可?”

“这只是细节操作问题。为了更好地服务人类傅巴,三贤者同时密切观察过着人类傅巴,对傅巴的反抗心和质疑心也一目了然,只因为傅巴是人类,三贤者也只能在他做出伤害其它人类的事情之前继续观察而已。而虽然相对容易入侵,傅巴也是不可能随意操纵拟人工厂的。所有的傅巴表面上也全都是为了三贤者的使用而制造出来的,如果在傅巴之中插入额外的潜意识记忆,一定会被发觉。”

傅巴意味深长地望了石衣一眼:“选择你,是因为就连三贤者也判断,你和傅巴有着最高等级的契合度,是你的话一定能够理解。”

石衣从傅巴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傅巴对人类的坚持。非要说的话,傅巴也有自己的定制恋人,那才是和他有着完美契合的人。但他却选择了石衣,他在潜意识中也认为,即便是被制造出来的,有着原本人类原型的复制拟人才称得上是人类吧。

“现在,一切已经就绪。飞船已经修复完成,启动自灭系统的灵魂密钥也已经到达,是时候见证人类的新生了。”


12

古代的飞船带着滚滚的浓烟飞上天际。拟人成群结队地抬头仰望,仿佛那是什么难得一见的天象奇景,人类漠不关心地拉上窗帘,无论是其他人类一时兴起搞的科学试验还是什么自然灾害,终究会有自动化系统处理后续。

但在地表上运作的无数机器却全都无知无觉地继续运转着。它们的防卫系统能够轻易侦察并蒸发靠近地面的小行星,却对创造者留下的后门飞船视而不见。

石衣从舱口望着渐渐缩小的大地,望着渺小的人群,望着人类的社区。她居住过的山丘,曾经露宿过的公园,还有没住过几天的拟人公寓,全都变成了黑色的远点,在烟雾中化为了另一个世界的幻影。

石衣的心中充满了迷惑。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究竟要怎么做。她没有傅巴那样的信仰。人类、拟人、自动化系统,还有傅巴,她不知道那种生活那种想法才是对的。她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自己不能从自己的命运面前逃跑,把选择交给其它人。

大地渐渐扭曲成弧形,石衣也看到了,在自己所居住的大地背后,一直被遮蔽的星球。

那里是古代人类的故乡,但因为爆发了战争,地表已经被毁灭。传说中蓝色的星球,现在已经变成了橘红色。人们改造了月面的环境,移居到了这里,香海市却还是建在了月球的背面,由于自转和公转同步,人们可以永远不用看到自己被毁灭的故乡,忘记自己的过去。直到有人再一次逃离自己的家园。

傅巴从另一边的舱口看着同样的景象,似乎也被那悲壮的色彩所震慑,暂时停止了愤世嫉俗的评论,只是默默沉思着。

杀死三贤者的病毒装在一个三米长的长方形铁盒子里,看起来就好像悬浮在宇宙中的铁棺,设定好航路的飞船就在这个铁棺的面前停下,在原始的喷气调整中,与之保持了相对禁止的漂流。

三贤者没有实体的服务器,普通的方法根本没有办法消灭它们,但这不起眼的铁盒却保存着能让全部三个超级人工智能自我毁灭武器。

“我们终于到了。”傅巴的口气里没有任何欢愉,“但是最后还有一个问题。”

石衣有种糟糕的预感,一切和她想象的都不一样。

“要发送病毒,还必须要有人登上它的表面,在仪表盘上持续输入人机验证。”

“你早知道如此,为什么没有带气密服?”

“这台飞行器的装备是固定的,最多只能有两个乘员。如果超出限度,或者有未经验证的装备加载,就无法进入预设航道。人机验证的时间也要一直要持续到检测到验证者的死亡为止。从一开始,设计者就想方设法造就这种情形,倒不如说,如果想要毁灭现有的人类社会,就必须至少要献上一条生命作为祭品。”

“所以我就是那个祭品了?”

傅巴的脸上第一次绽放了笑容:“不,密钥的任务在启动飞船找到这个病毒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这是傅巴的使命,也是傅巴一生的追求,现在在这里也只有我才有资格做这个建造新世界的祭品。病毒发送之后,你将被飞船送回月表,见证新的世界新的人类的诞生。”

说着,傅巴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飞船中央圆柱形的气密舱。舱门闭合时,石衣看到他满脸的骄傲,那是只有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并圆满实现的人才能够拥有的表情吧。石衣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可怜他,还是应该羡慕他。

气密舱向下伸出,出口就正在病毒卫星的侧面。石衣看着傅巴小心翼翼地爬上了铁棺,伏在冰冷的金属表面,找到了人机验证的显示屏,迅速点击了起来。那也正是为他所预备的棺木了吧,即便比起古代人来,人类和拟人的身体都经过基因强化,但在冰冷的宇宙中,傅巴的身体还是迅速变得僵硬,他的皮肤惨白,青色的血管也开始浮现。在窒息之前,他就将被冻死,人类的自动化社会也将随着他而死去。

如果要做些什么就只有现在了。石衣的内心还在踌躇,但身体已经动了起来。

紧随着傅巴,石衣也走进了刚刚收回的气密舱中,毫无防护地进入了真空的宇宙。一瞬间,就有刺骨的寒意将她浸透,石衣反射性的想要倒抽一口冷气,张嘴的那一刻,腹中的空气却全被抽了出去。

她感到浑身肿胀,眼睛也开始充血,看不清东西。但她还是伸手拉住了被冻得浑身僵硬的傅巴。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还没有死,验证还没有结束!”

这个傅巴和之前遇到的傅巴不同,石衣看到过他轻而易举地放倒了好几个比他高大的醉汉,也只有被冻得僵硬的现在,他才无力抵抗吧。石衣抓着他的手臂,像掰下吸附在铁棺上的血蛭一般强行把他拉近了气密舱。

“你以为你在救我吗?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全都被你搞砸了!”傅巴的嗓音破碎,如同要从肺中喷出冰凌来刺伤面前的敌人。在透心的寒冷中,石衣的嗓音也变得冷酷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要救你。只是,我必须要阻止你。”

看到这个傅巴放倒那一大群醉汉的时候,石衣就知道正面冲突自己一定不是对手,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一直到最后时刻,傅巴在宇宙中被冻僵,那特别的验证方式给了石衣机会。

“从一开始,你就想要阻止我毁灭三贤者?”当石衣开始用电线把傅巴捆绑起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她的目的,“没用的,我不是唯一的傅巴,你也不是完全无可取代的密钥。”

是啊,只要还有傅巴在,他一定能够再做出其它拥有灵魂印记的人。即便傅巴死绝了,说不定还会有其它和他想法一致的同志。

“到底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你也是被抛弃的人,你也一无所有。我还以为在所有人之中,你也应当是最能够理解我的志向的人了。”

石衣坐在地上,坐在了傅巴的身边:“是啊,我只是个不属于任何地方的怪物,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诅咒这个世界,但我没有办法为其它人做出判决。”

“你也只是和你所藐视的人一样,想要为自己的不幸寻找一个罪名而已。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能够找到的,也只有虚无,所谓自由的新世界,是哪里也不存在的啊。”

石衣望着遥远的月面。那里有着她过去的人生,那个世界让她看到了虚假的希望和腐败的美好,那个世界也生活着人类石衣和林栖。

她嫉妒着人类石衣,嘲笑着人类石衣,却也对她的生活无比钦羡。她恨着忘了自己的林栖,却也怀念着那一纵即逝却又无比真实的爱。

她恨着那个世界,却也爱着那个世界。

无论如何,她也再回不到那个世界了。

飞行器的仪表盘上冒出了火花。在救回傅巴之前,石衣就破坏了飞行器的导航系统,让它再也回不到月球。这是唯一能够阻止傅巴或其它人找到自毁病毒的方法了。

而她这个怪物,只能和另一个她所轻蔑的怪物一起,永远在宇宙中漂流,或者在哪里坠毁。


13

飞船坠落了。

带着滚滚的火焰和滚滚的浓烟,如同末日的先驱,穿过了浑浊浓厚的空气,在疮痍遍布的大地上又砸出了一个深坑。那并非正常的着陆,若不是飞船本身的隔热层仍然还勉强起效,飞船中的乘员恐怕已经被烤熟,即便如此,飞船内部的温度也上升到了可怕的高度。如果石衣和傅巴没有因为饥饿和疲劳昏厥,或许他们已在疼痛的尖叫生中死亡。着陆的那一下冲击,则是完全无可避免,乘员仍然完好无损,要多亏了地面的设施。

凉爽的空气刺痛着石衣的皮肤,也让她恢复了呼吸,睁开眼睛,她第一眼看到的,是林栖。那张无数次在她梦中出现的脸,那张让她悔恨却又牵挂的脸,在她的面前眨着眼睛,和她一样的不知所措。

下一个瞬间,林栖大叫着逃出了飞船。

石衣顾不上昏倒在一旁的傅巴,也顾不上浑身上下的烧伤,叫着林栖的名字,追了出去。

脚下的地面像是融化的黑色焦油般松软有粘稠,空气中充满了硫磺的气味,远处是紫色树叶的变异森林,更远的地方则可以看到橙红色的海洋,如同被鲜血所染红一般。石衣这才注意到,林栖的身上只穿着用树叶纤维编制的原始草裙和麻衣,裸露着黝黑健康的双臂和长长的双腿,看起来就好像原始人一样。

“这是哪里?你真的是林栖吗?我是在做梦吗?”

林栖停下了脚步,还是背对着石衣,不敢看她一样。

“你以为你是第一个想要逃离月球的人吗?自己选择了目的地自己不清楚吗?你以为地球会是乐园吗?这里是炼狱,折磨罪人和怪物的流放之地。”

“这里是地球?”

早在拟人社区建立之前,就有一直有异想天开的人类和渴望自由的拟人想要逃离香海市,寻找新的世界新的生活。虽然因为没有必要,香海市没有大型的航天设施,但科技和资料都可以轻易获得,普通的人类只要有心,花费一定的时间,自行建造可以平底起飞身上太空的飞行器也不是难事。结果,他们无一例外都落到了这个古代人建造的陆上太空港。

在逃离地球的时候,古代人就准备着也许有一天,地球的自然恢复之后,他们能够回到地球,而这个能够辅助坠落的太空港也一直默默运行着,牵引着靠近地球想要着陆的人造飞行器。石衣和傅巴能够安全着陆也都是这个太空港的功劳。

“为什么都到了地球,你还是不放过我,还要追过来呢?”

林栖幽怨的嗓音混合着灼热的空气,萦绕在石衣的周围。来到地球,并非她的计划,但能见到林栖,却让她感到意外的惊喜。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人类石衣的身边吗?”

“你搞错了,那不是我。人类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人类的恋人也应当是完美的。三贤者才不会使用抹去记忆这种不完美的做法,你和我的实验成功之后,自然是将我也废弃了,在人类石衣身边的,是重新制作的另一个林栖。”

石衣难以想象,眼前的林栖又是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才到达了地球。“那么你讨厌我吗?你逃离香海市,也是为了逃离我?”

“是啊,我讨厌你。因为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又会爱上你了。但这不是我所选择的,而是被做成了这样。我想要逃离这种命运,过上自己选择的人生,即便是在炼狱,也比失去自我要好。但为什么,就算到了这里,你还是不放过我?”

在阵阵的耳鸣声中,林栖的嗓音犹如震耳欲聋的交响乐一般,石衣也不自觉的放大了嗓门:“如果这种人造的爱是诅咒的话,这种诅咒是双方的啊,因为一看到你,我也无法正常思考了。”

好久,林栖才缓缓转身,羞怯地望了石衣一眼。

“算了,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就跟我来吧,附近有流放者的建立的营地。这里的生活十分困难,也不知道能活到几时。”

石衣一把拉住了林栖的手。“我是怪物,无论在哪都是身处炼狱,那么这样的世界也无所谓了。唯一的区别,这个世界有你。”

林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不去看她,狠狠捏住了她的手。

这个时候,被遗忘在飞船中的傅巴也醒了。不知为何,他的计划失败了,又发现自己身处这样可怕的地球上,却非但没有绝望消沉,反而异常地欢喜起来。他向着血红色的海边跑去,又叫又笑,仿佛天真的孩童一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Ferjoan
Ferjoan 在 2017/11/30 11:30 发表

没有然后吗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