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伊鸦
更新时间:2017-11-21 14:09
点击:514
章节字数:66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房门轻轻敲响了三下,如同林间漫步的小鹿的蹄音。石衣躲在门后,犹豫了许久。

从猫眼中看到的,是不认识的女人。黑色的长发,出尘脱俗的白衣,如同梦中的幻影。

会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有人来找她?

当那人再次敲响房门,石衣才下定决心。她赤着脚走向厨房,一手拿起菜刀,一手握着手机,拨好了110的号码,只差按下通话,才再次来到自家的房门前,用握着菜刀的手开了门。

“你好,石衣,终于见面了,我是林栖,我将成为你的恋人。”

她的笑容恬淡,让人想起古典油画中的美人。荒谬的言语,却令石衣一时失神:“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

“石衣是你的名字,没有错吧?2451年10月30日,你在香海市政厅注册登记,加入定制恋人计划。”

“那是我,没有错。”石衣点头,“但你……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


2

当自动化生产将人类从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当贫困与战争被消灭,当疾病与衰老被根治,当食物与能源不再缺,人类终于发现了自己生于世上的使命——所有人都是为了得到幸福而出生的。

人的幸福就是神的幸福,人的不幸是世间最大的恶。只要世上有一个人没有得到完整的幸福,就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每一个人都应身处乐园,而他人即是地狱,于是人类与人类不再相见。

自出生起,石衣就被无数自动化仆从精心呵护着。两台机器医生一天24小时监控着石衣的健康状况,专门的机器厨师根据机器医生提供的数据调配适合石衣的婴儿食品,机器清洁工总是把石衣洗得干干净净,光是陪石衣说话的机器玩伴就有三台,一台是她无聊的时候负责逗她开心,一台在她生气的时候供她出气,一台在她兴致高昂的时候陪她玩乐。

她的老师是机器,她的朋友是机器。它们或者是悬浮在空中的圆盘,灵活地移动随时响应她的召唤,或者是拥有无数机械臂的大型机器,精密而迅速地完成各种工作。

父亲母亲每周会寄来视频邮件问候,这是她和真正的人类交互的唯一途径了。望着窗外的时候,石衣有时会远远看到成年人或和自己一样的孩子,但她也从未想过要去接近他们。

人与人可以保持距离,相互关怀,但直接接触,最终只会导致相互伤害、相互妨碍而已,这是亘古不灭的真理。

石衣怀疑过,反思过,检验过。

她通过逻辑推导和演算,在超级电脑的帮助下,她设计了模拟程序,还原出人与人接触的情景。在虚拟空间中,她无数次尝试与父亲母亲相见、与各式各样的陌生人接触直至熟悉成为朋友。最终的结果,就只有妥协与忍耐,厌恶与姑息。

真理不会有错。人与人不应该相互相见。石衣渐渐明白,石衣渐渐确信。

即便如此,一定还有什么方法才对。石衣不愿放弃。

“定制恋人”计划由此诞生。


3

这个世界的人在成年之后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石衣远离了灯红酒绿却依旧寂寥无人的都市,在山间的小屋独居。春天,屋前的花田开满了蓝色白色的小花,招引着蝴蝶;秋天屋后的林中铺满了金色红色的落叶,在山风中奏响沙沙的音乐。自动化仆从被石衣减少到了最低的数量,只留下足够的机器管家也会为她采购食品整理房屋,兴致好的时候她还会亲自下厨。白天,石衣在林间的阳光中漫步,夜里,石衣裹着毛毯在院中赏月。每一天她都在自然中过着恬淡安静的生活。但她心中的热情却从未冷却。

通过书房的电脑终端,石衣浏览着无线大图书馆中储存的资料,古代的戏剧和电影才是最令她着迷的东西。在过去,人类竟然会使用真人的演员,面对面地交谈对话,表演出人与人的故事。那些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在过去也真的会在人与人之间发生吗?

石衣为那些故事感概又深思,为故事里的人落泪和欢笑。她感到无比向往的同时,却又无比害怕。她清楚地知道,从旁观看和亲身经历有着天壤之别。故事里的冲突和心碎若是发生在真实的现代人身上,足以令人崩溃。

石衣学习着,思考着,模仿着古代的戏剧要素,编写新时代的剧本,通过新时代的技术,她虚拟出以假乱真的场景,演绎出新时代的电影。她把自己的作品放到公共网络上之后不久就引发了热潮。

从娱乐空间到时政平台,网络上到处都在谈论石衣的创作。年轻人们把模仿创作电影视为时尚,也有老学究指出戏剧并非什么创新,而是古已有之的娱乐方式。有人嘲讽古人生活方式的野蛮和原始,也有人羡慕那种粗犷又热烈的人生。

匿名是现代网络的第一原则。为了避免人与人通过网络接触从而产生冲突,所有个人在网路上发布的情报都会经过乱数加密,隐蔽来源。在现代网络中就只有观点态度情报而没有人类。石衣的作品轰动了一时,并未为她带来直接的影响力,却化为了温暖的春雨。——也许我们也可以那样地生活,能够与人相爱,体验戏剧中那般令人丧失理智的强烈感情。——开始的时候这样的想法只是某些人灵光一闪的妄想,却在新时代电影的滋润之下如同种子般在人们心中生根发芽。

终于,为了让人类得到更加完美的幸福,为了让现代人也能尝到恋爱的滋味,经过统筹人类社会的超级人工智能的演算,制定出了实验性的政府计划。在经过复杂的模拟之后,政府将为人类提供安全无副作用的“定制恋人”,愿意冒险的成年人类全都可以自愿报名参加,也可以随时退出。

石衣在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在一个月前,凭着一时的意气,在市政厅注册登记,接受了复杂的心理检测、人格登陆。“你将会找到最完美的,最适合你的恋人。”她还记得当时市政厅中的广播,嗓音柔和得像是某种宗教性的劝诱。

一个月后的今天,她的眼前,就站着林栖。

一个人类。一个自称是她恋人的人。

一个女人。


4

人类,那是真正的人类。

不是幻象也绝非电影,真正的人类就在石衣的面前,正向她走来。

轻盈的步伐如同踩着云彩一般舒缓,恬淡的笑容如同春风一般温暖。石衣却感到头皮发麻。

“等一下,我说有哪里搞错了,我还没有请你进来。”

拒绝的话语被一种看不见的气场所吸收,化为了毫无意义地杂音。林栖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滞。石衣慌忙地后退,手中拿着菜刀和手机,明明自以为做好了准备,她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因为踩到了鞋跟,她一个踉跄,反而是林栖抓住了她的手。林栖的身材娇小,手上也没有什么力气。她跟着石衣摇晃了一下,差点和她一起跌倒。刀和手机全都掉在了地上,发出铿锵的脆响。

“你还真是笨手笨脚。”林栖笑了起来,“或者说,难道你是故意的。简直像是古代青春爱情电影中的情景啊。”

石衣的眉头蹙起:“错了,这完全是错的。”第一次与人类近距离接触,让她的脑袋仍然笼罩在氤氲的热气之中,但林栖的话却让更深的荒谬感渗入她的胸口。

也许没有人知道,但石衣有着自傲。正是她,引起了古代戏剧的热潮,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古代爱情的艺术了。浪漫有着规则,戏剧有着范式。即便是异想天开的剧情,也必须遵循一定的轨迹。公主和王子,美女与野兽,只有相互契合的人,才能摩擦激情的火花。

石衣无数次地幻想,一遍又一遍地假设,如果真的有完美的恋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样的。言谈粗暴却纤细敏感的青年、冷漠深沉一脸忧郁的中年,英俊的王子、朴素的学者,每一个都在石衣的想象中与自己编织出荡气回肠的故事。

“你是不可能的。”石衣望着林栖,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如同童话里的公主,仿佛世界理应绕着她旋转。她一定住在豪华的大厦中,无数自动仆从绕着她打转。她的笑容如此自信,仿佛只要她走过的地方就不会有阴霾。如果她不是主角,就会是主角最大的敌人,装作主角的朋友悄悄接近最后狠狠背叛,把主角视作眼中钉暗中耍阴谋想要除掉她。

她是陷阱,她是敌人,绝对不能被林栖的笑容所骗了。石衣一把推开了林栖,仿佛她是瘟疫、是病毒一般:“别碰我,给我出去,离开这里……抱歉、请你……再见……”

林栖垂下了眼睛,露出心碎的表情,而后默默地转身。石衣一时心软,但也沉默地低下了头。这样就好,她想。林栖走到的门口,在踏出门框的那一刻,她又停了下来。“不,我不想再逃了。”压抑的嗓音如同丝丝燃烧的引信,下一个瞬间,林栖就猛地转身,一把拉住了石衣的手。

“……不,别过来,放开我……救命、饶了我吧……”

林栖完全不理会石衣的求助,把她的手紧紧扼住,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你能感到我的心跳吗?你能明白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到这里的吗?”

“我们都在不停地逃避,每个人都是这样。因为害怕受伤,因为幸福是最重要的,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不允许有任何意外、任何事故。但那已经够了,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石衣浑身颤抖着,仿佛是被猛兽咬在嘴里的幼兔:“走开,你是疯了吧,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不,你知道,你也是因此才参与了这个计划的吧!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她绝望地诉说着,抓紧着石衣绝不放她离去,“这可是‘三贤者’的选择,统御和照顾全人类的超级人工智能都做出了判断,即便如此你也不愿意尝试吗?”

石衣的手按在林栖的胸口,隔着那柔软的衣衫,她能够感到石衣的心脏一下一下火热的鼓动,正如她自己一样。“看到你的那一刻,我也觉得难以置信,你和我想象中的恋人完全不一样。”林栖说着,“但这不才是正好吗!如果只希望安宁,那么我自己就足够幸福了。恋人所能带来的,不正是意外和未知吗?我想要了解你的世界,我想要接触你的内心。那是可怕的,如同摸黑探索,不知何时会撞到墙壁,但也让我如此兴奋。”

石衣的脑袋火热,胸中混合着委屈和怒火。从小在自动化仆从的包围下长大,有人当着她的面,反抗她的意志,这也是第一次。但除了害怕和厌恶之类的负面情绪之外,她也发觉了,自己的心,正和林栖一样加速跳动着。

她看着林栖的脸。林栖真的只是让她感到讨厌吗?

恋爱需要意外,戏剧也需要未知,石衣知道林栖说的没错。在她所最喜欢的古代电影之中,那些带给她惊喜的故事也是最令她难以忘怀的。并不是没有脉络,并不是胡编乱造,只是一眼看不到而已。

石衣紧紧抿住自己的嘴唇,好久才开始松动:“人工智能终究只是辅助而已,我才不会因为三贤者的判断就相信你就是最适合我的恋人了。”

强硬的否定之后,石衣又停顿了好久。不擅长与人对话,让她难以找到合适的言辞。长时间思索并没有给她确定的答案,只让她的嗓音变得柔软了许多:“但是,总之,你也没有必要现在就走。”


5

沙发深深的凹陷,却没有任何皮革变形的声响,仿佛是什么看不见的幽灵坐在了上面。猛然抬头,石衣才看到了林栖。她又一次被林栖给吓到了。

林栖动作总是如此轻盈,仿佛空气在她身边也会凝固,比起自动化仆从来还要悄无声息,仿佛是什么乖巧的小型宠物。石衣却只觉得心惊胆战。林栖是那种纪录片中的掠食者,擅长隐蔽自己的身形,缩短到了足够的距离,就会忽然爆发,一口咬断猎物的脖颈。

几乎是立刻石衣就后悔了。她不应该让林栖留下的。

林栖的宣言和质问还在房间中回响,如同燃尽森林的大火,即便已经熄灭,却到处隐藏着余烬,灼烧着石衣的皮肤。机器管家把红茶放到了玻璃茶几上,悠扬的香气也丝毫没有让石衣的心情平复。

直到石衣又看了林栖一眼,才发现她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般自信沉着。她用两根手指战战兢兢地捏着陶瓷茶杯的杯臂,偷偷观察着石衣的动作,犹豫着是否应该下口。林栖故意放轻了脚步也是因为不知如何自处。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吧。”石衣端起了茶盏,自己轻抿了一口。没有加牛奶和砂糖的茶水清淡无味,却足以温暖她整个身体。“你也是个伟大的人类,按照自己的需要任意妄为,正是我们生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使命。”

林栖先是皱起眉头,用力想了想,才终于舒展开了笑容:“那就这么做吧。你也一样。”

从未有人造访过石衣,石衣也不知道要如何接待客人。应该模仿古代电影里的做法吗?石衣拿不定主意。现在的生活和古代相比,条件也相差太多。何况她为何要为林栖而费心呢?她没有邀请林栖,是林栖自己要来,她要觉得无趣,自己要走,也没有所谓吧。

石衣想着要无视林栖,继续自己的日常。她沉默地起身,被理解成无言的邀请,石衣也没有在意。林栖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既不让她感到讨厌,自然也没有必要反对。

午后是看电影的时间。过着简谱生活的石衣,只有电影室可以说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她是现代电影的开创者,用编程合成电影的第一人,自然也有着相应的自傲。狭小的电影室中,悬浮着无数纳米机器,有着单位体积内全球最高的运算速度,吸入之后,就能够制造出最逼真的幻影,而这些纳米机器的程序,也经过石衣私人的调整,保证了独一无二的观影效果。

房间变暗之后,空间便开始无限的延伸。遥远的云端忽然降下一道蓝紫色的闪电,划破了黑暗的天空。被吓了一跳的林栖一把抓住了石衣的手。

电影已经开始,枯树在狂风中摇摆,弗兰肯斯坦博士在暴雨中呼喊,黑色的古堡在雷电中闪烁着阴郁的光辉。雷电赋予了尸块生命,怪物由此而诞生。

石衣任由林栖抓着自己的手,如同降于另一个世界的神明一般,从旁观瞻着、俯视着剧中的角色的悲喜。

这是石衣最喜欢的故事之一,拥有人心的怪物一生都在寻找着爱和幸福,却因为生不为人,被自己的父亲厌恶,被他所帮助的人嫌弃,最后在仇恨的火焰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怪物的外表与纤细内心强烈地矛盾,剧中主角的爱与恨都是如此纯粹而热烈,配上那黑暗怪诞的场景氛围,即便看过许多不同的版本,仍然每每触及石衣的内心。

“真是太悲伤了。”林栖做出了石衣预料之中的反应,虚拟现实的电影确实让人身临其境,“那个怪物就好像是我一样。”但这后半句评论却让石衣笑出了声:“为什么?你觉得自己也是怪物吗?”

复生的尸块因为生为怪物而被人所嫌恶,而林栖生而为人,从小就被众星捧月地照顾,除去这些,她还有着美貌的外表,就算是初见的陌生人也自然会心生爱怜,石衣实在看不到她和怪物相似的地方。

“我在想,如果博士真的为怪物制造了恋人,他就能被爱,就能得到幸福了吗?那被制造出的怪物恋人又会如何看到自己的生命呢?”

“丑陋的外表只是象征,怪物和所有生在这世上的智慧生物一样,都在寻找着出生的意义。博士寄望与科学,怪物想要被爱,但结果谁也不可能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

“所有人都命中注定,在爱着世界的一切的希望中降生,最终却只能恨着世界的一切而死。”

若有所指的言语被走出房间时一瞬的光明所打断,林栖的胸口起伏剧烈,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她不习惯这种高度拟真化的电影播放。石衣已经看过多遍,却也是第一次,在离开房间的时候,胸口仿佛缺了一块般的感觉。

她与她是如此相似,却又如此不同。机器管家会根据每个人的喜好准备茶点,石衣和林栖都被红茶的芬芳所吸引,石衣喜欢淡而无味的清茶,林栖却会放满牛奶和砂糖;同样的电影,石衣会感到悲伤,林栖却有着不同的惆怅。

和林栖在一起,世界仿佛染上了一层不同的色彩。墙壁与地板的棱角变得更加鲜明,夕阳的橙红变得更加艳丽。石衣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多了一条延向四次元的坐标,徒然变得无比广阔。

石衣有些不甘,不愿意承认自己当初的妄断,但毕竟,引导着全人类命运的三贤者,又怎么会把随随便便地人送到自己的面前?也许她和林栖真的能够成为恋人。在花田中,石衣望着林栖的侧脸,视线忽然被她桃红色的嘴唇所吸引。电影里,戏剧里,恋人似乎总会接吻?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石衣,天色变暗了呢。这一天也将过去。”

林栖的嗓音平静,冷淡地叙述着事实。这时候石衣反而担心了起来,林栖的态度似乎一直都没有起伏,只是淡淡地跟在自己身边。她的感受又是如何呢?开始的时候是林栖主动到她家来,但一天之后,林栖真的还想要做她的恋人吗?石衣后悔起来,自己竟然没有利用好时间,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林栖……”暮色下,石衣的嗓音变得更加犹豫不决了,“现在回去也太晚了,不如就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你家有多余的房间吗?”

明明是在提问,石衣却仿佛得到了赦令一般,慌忙回应:“有,当然有。住在乡间,最大的好处,就是地方够大。”

石衣单独居住,也从不会有客人,她的小屋原本也不会有客房。但只要有合适的空间,呼叫市政服务,成群的机器建筑师立刻就会赶来。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大概一小时以内就能准备就绪了。

林栖正在指挥机器建筑师,把房间设计成自己喜欢的模样,石衣望着她的背影,暗自雀跃着。当林栖转身望着她时,她从林栖的眼里分辨出了希冀和爱意,让石衣相信这并非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如果不是愿意长久的住下,林栖也不会那么认真地去做自己的房间吧。

石衣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红茶,一如既往没有加任何东西,却甜得如同蜂蜜。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响了房门。规律的三下,让石衣误以为是市政府派来协助施工的其它机器。她没有多想就打开了房门。

站在门前的,是一个金发的男人,如同童话书里走出的王子。

“你好,石衣,终于见面了,我是傅巴,我将成为你的恋人。”

他的笑着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不管再怎么看,都是少女的梦中情人的容貌,也仿佛一下将石衣拉近了荒诞的梦中:“你、你说什么?是、是搞错了吧?”

“石衣是你的名字,没有错吧?2451年10月30日,你在香海市政厅注册登记,加入定制恋人计划。”

是哪里听到过的对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