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诸神黄昏

作者:今晚打蚂蚁
更新时间:2017-11-21 00:53
点击:533
章节字数:64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穆斯贝尔海姆,又称为火之国。由巨人史尔特尔守护的酷热国度,常年被火焰所环绕,凡人若是踏入,瞬间便会化为灰烬,更不用说就连众神之躯也难以承受其炎热,所以鲜少会有神祇前往。芬里尔庞大的身躯被锁链雷菲耶捆缚,四肢完全无法伸展开来,然而周围不断燃烧得火焰则持续炙烤着她的皮肉,令她感到疼痛不堪。

她的嗓音暗哑,只能发出低低得呜咽声,远远听去就像是人的悲鸣声。她担心海拉,她想要从这里出去找她,她要保护她。芬里尔又挣扎了一下,锁链自然得又锁紧了一分,几乎嵌入了她的肌肤之中,烙印出明显的一道道血痕。“海拉.......”芬里尔张嘴露出一排利齿,死命咬住,强自忍受着痛楚。“海拉......我想见你........”芬里尔心中感到一丝凄凉,说起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或者说她压根不能理解为什么她和海拉会有孩子,就算她们不是凡人,但终究都是女子之身。如果她早一点察觉到自己怀有身孕的事实,她断然不会让海拉一个人孤身前往尼福尔海姆,为了孩子,海拉也会听自己的吧。真是太好了,她和海拉有孩子了,原本在世界上孤身无依无靠的两个人终于有了亲人-----血脉的延续。

海拉不会再感到孤单,这个孩子会陪着她长大,就算没有自己的陪伴,海拉也能好好得活下去。

是啊,只要孩子能平平安安得生下来,就算自己不能活下去也没关系。为了孩子,她必须活下去,为了海拉,她绝不能放弃。

“好久没见过活物了,还是像你这么大块头的,那群无耻的阿斯嘉德混蛋神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哈哈哈哈哈!”随后说话的人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正是守护该过度的巨人史尔特尔。

他一手执起燃着火焰的皮鞭站在芬里尔跟前,正虎视眈眈得看着她。

“没养过这么大的宠物,不知道抽起来味道怎么样~”言罢,史尔特尔扬起了鞭子猛甩了一下,重重得打在了芬里尔的身上。

“嗷嗷嗷啊啊!!!!”芬里尔受不住,昂起脑袋发出了惨烈的叫声,躯体上立刻裂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嗯?有趣有趣!!!就是这样的叫声,我喜欢!哈哈哈,可怜的畜生,再多叫给我听听吧!”说完,史尔特尔又是一鞭子下去。

惨叫声越来越激烈,响彻了整个火之国的天空。

“小白?”行进在通往神界入口处的比弗罗斯特彩虹桥上,海拉忽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虽然那里早已没了心跳声,可刚才她隐约听见了小白的声音,小白她很痛苦。没有了心脏,海拉失去了原本所具有的一切情感,她感受不到快乐、痛苦、失落、悲伤,唯一有的就是虚无。胸口这里像是被掏了一个大窟窿,黑色的无底洞,什么都看不见。

就算因此记忆会淡化会消失,她还是忘记不了小白,她要去救她。

“大胆!何人擅闯阿斯嘉德,我是彩虹桥的守护者海姆达尔!”长有一口大金牙,身穿黄金铠甲的彩虹桥守护者海姆达尔双手执剑,出现在了海拉跟前。

“啊~我记得你,阿斯嘉德的看门狗,不是吗?”海拉轻蔑的口吻伴随着猫一样的脚步,大胆得向他走去。

“是海拉?!”虽然不常见,但海姆达尔还是知晓海拉的存在,“当然是答错了!”海拉扬起右手,瞬间出现在她掌心的冰锥刺向了海姆达尔,海姆达尔用剑格挡开了。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海姆达尔意识到大事不妙,他要拉响警报,通知整个阿斯嘉德戒备。

“我也很想知道原因,只不过现在更重要的事只有一件!”海拉戴上了骷髅面具,自上而下,一半身躯化成了白骨,同时身后出现的扭曲空洞,将亡灵大军召唤而来。

“杀光这里所有的人!我要毁了阿斯嘉德!”海拉伸手一挥,“毁灭吧!开启阿斯嘉德的末日吧!”无数的亡灵骷髅兵倾巢而出,不断从异空间被召唤而来,冲破了彩虹桥的防线。

这一刻,正式拉开了诸神黄昏的序幕!


海拉率领着亡灵大军从尼福尔海姆归来,屠杀众神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阿斯嘉德,不断有神祇被杀。一时间战火纷飞,阿斯嘉德迎来了许久未曾有过的战斗,英灵殿的勇士和神族的士兵也遭到了全灭的结局。古老的传说再度回归,无人能抵挡死之国度的女王。

而作为众神之王的奥丁如今却端坐于大殿的宝座之上,一个身影悄然而至阿斯嘉德。他远远旁观着这一切,眼看阿斯嘉德节节败退,露出了可怖又兴奋的笑容。

“烧吧!毁灭吧!我的好女儿,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众神在你面前不过也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他张开双手,拥抱着这一切。不一会儿,他便溜进了大殿,出现在奥丁的跟前。

“我的老朋友,许久未见了,今天看起来你气色不是很好。”黑衣人终于脱去了长袍,露出了真面目。

“洛基,果然是你。传言你死在了人界,我从未相信过这一切。”奥丁平静得说道,仿佛他早就预料到了洛基的到来。

“奥丁,我说过我会毁了这里!既然你偷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我干脆就不要了,还要在你面前亲手毁灭!”洛基狂妄得笑道,向奥丁炫耀着这一切,也间接承认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策划的。

“我的好兄弟洛基,你从未理解过预言真正的含义不是吗?”奥丁并不恼,反而平淡得说道。

“去他妈那该死的预言,预言说你能成为阿斯嘉德的王,而我是毁灭这一切的元凶!”

“就因为这样,我从降临到世上以来,遭受着屈辱和污蔑!”“就连我的孩子也要遭到如此凄惨的下场!”“我这一生都在流浪,都在逃离,逃离你们的追杀!”“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谁毁灭了阿斯嘉德!”洛基愤怒得说道。

“海拉的出生正是你一手导致,你窥探到了预言上说她将是死之国度的继承人。所以你才试图引诱她解放力量,由此堕落,失去作为神的荣耀,把她变成了一台杀戮机器!”奥丁阐述道。

“哈哈哈哈!奥丁,你他妈老糊涂了吧。别忘了将她骗去尼福尔海姆的正是你,夺去她爱人和孩子的也是你,是你亲手将她逼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的女儿,她的确和我不一样,也不像她的两个哥哥,但硬生生要她成为我“洛基女儿”的不正是你吗?”“痴迷预言,对预言疯魔偏执的正是众神之王的你!”“从始至终你都认为阿斯嘉德一定会如预言上被毁灭,众神也会有末日到来的那一天!”“你亲手将我女儿推入了火坑,你要她成为这毁灭阿斯嘉德的千古罪人!”“你对她表现出来的之前所有仁慈都是假的,先给予再夺去,一向都是你的拿手好戏。”“众神之王,还是虚伪的小人,奥丁,我有说错吗?”洛基指责着奥丁的罪行。

“哎。”奥丁听了这一切,却只是长叹一声。“洛基,你的目光太过短浅,就算没有诸神的黄昏,诸神末日迟早也会有到来的那一天,因为人界迟早都不再需要我们这些神祇。”

“人类不会再敬仰我们,再崇拜我们,他们将会失去对神的信仰。”“终有一日,我们都将陷入沉长的睡眠之中,到那时也只有海拉一人可以在这世上活着。”

“蛊惑人心,奥丁,拿这些冲你的妻子、子女去说吧,我不会再相信你了!”“还快我的女儿海拉就会到来,亲手在我面前杀死你!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复仇更加美味得了!”洛基扬起手,一道身影直接破门而入,倒在了奥丁的脚下,“父王......咳咳.......”雷神托尔奄奄一息得抬头望着奥丁,“我的儿子托尔!”“对不起,父王,我让你失望了。”托尔闭上眼睛,倒在了奥丁的怀中。

“父王,我发现你的儿子女儿没有一个能够打的,当然除了我之外~”海拉一手握着雷神托尔的铁锤,缓缓走了进来。

“我记得过去您曾说过这铁锤在阿斯嘉德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海拉说着,手上微微一用力,捏碎了铁锤,无坚不摧的神器竟在她手里化作了一堆砂砾。

“哎呀~抱歉,父王,我杀了您亲生的儿子,也是你最中意的一个。”“等等,我好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了,刚刚路过的时候,我还顺手杀了巴德尔。记得那蠢材总是害怕有一天自己会死去,现在我终于让他如愿了,他实在是太弱了,被我随手捡来用槲寄生制作成的利箭射死了。”“父王,我想您不会怪我吧~毕竟我才是你最看好的继承人不是吗?”“整个阿斯嘉德,还有谁是我的对手呢?”海拉几个瞬移,猛得出现在了奥丁跟前,脚下用力踩着托尔的尸身。

“海拉!”奥丁盯着海拉,“父王,都说您是这世界上最有智慧的神,最强大的战神,您每时每刻都窥测着万事万物的变化。虽然您只剩一只眼睛了,但还有那两只鸟(乌鸦)不是吗?”“我以前很敬仰崇拜您,所以父王为什么您想要杀害我的爱人和孩子呢?”虽然半张脸化作了骷髅,另一半的眼睛却始终盯着奥丁,“父王,芬里尔从头至尾都没有做错任何事。如果要说有错的话,那也只是因为她爱上了我。”海拉冷不丁得用那只白骨的手刺入了奥丁的心脏处。

“伤害她、折磨她的你们都该去死!”“我如你所愿,成为了你们想要让我变成的模样。”海拉右手刺得更深入。

“海拉.......我可怜的女儿,恐怕以后这世上你将会是阿斯嘉德的最后神祇。”“哈?”海拉听不明白,也不想去思考,如此轻易得杀死了众神之王奥丁,这个事实竟只让她感到无聊。奥丁收养她作为养女的记忆,那些教导她的日子,她现下已不太记得了。

“干得好!我的女儿,快到你亲生父亲这里来!”洛基向海拉张开了双手,“父亲,我是邪神洛基的女儿。”海拉来到了他的跟前,“父亲,我一直想说。”海拉靠进了他的怀里,凑近了他的耳朵。“在尼福尔海姆,您的笑声真是太难听了!”海拉毫不犹豫得用手直接贯穿刺入了洛基的胸膛。

“唔......你......你居然.......”洛基的身子直直倒向了地面。“我听见了你们的对话,我不是任何人的女儿,也不再是任何人的棋子,宿命?挡在我面前的,我会全部杀光。”“我在这世上的亲人只有小白和我的孩子,说到这点,我还要感谢你将小白送到了我的身边。”

“哈哈哈哈!我的女儿,无知的是你才对,死亡国度的继承人注定孤身一人,永世遭受着孤寂的折磨,从你戴上面具,冰封心脏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献出了灵魂。你觉得你还有亲人可言吗?”洛基一语双关。

“小白.......”海拉沉默,她迅速率领亡灵大军赶往了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




“小萱,最近还有做噩梦吗?”沐世希见对面的人儿失神了片刻,不禁担忧得握住了她的手。夏萱微笑着比划了手势,表示自己没事。过了一会儿,又用笔在纸上写了什么,递给沐世希。

“梦见被大火烧,还有满身是血的人,婴儿的啼哭声。你说还有一个看不清楚脸的人抱着你?”沐世希就着纸上的信息念了出来,夏萱点了点头。

“小萱,不要害怕,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沐世希忽然激动得说道。

不料夏萱却笑着摇了摇头,“嗯?”沐世希不解得问道,夏萱又用笔写了下来,“在梦里,我并不觉得害怕,相反在那个人的怀里,我感到很安心。”“大概就算是死了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我不许你胡说,你是我的,只能看着我一个人,躺在别人怀里什么的,我一定会杀了那个人!”沐世希执拗得说道。

“你又来了,为什么总是喜欢喊打喊杀的?”夏萱在纸上写到。

“求求你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可怕的巨人什么得,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东西。你只要知道从现在开始由我守护你就好了。”沐世希一双眸子真切得望着夏萱。

“如果现实里出现巨人,你会害怕吗?”夏萱笑了起来,在纸上写了拿给沐世希看。

“哼!我才不怕,我一定会再一次把那家伙的脑袋砍下来给我们的孩子当球踢。”沐世希蛮恨得说道。

这一次,夏萱笑得几乎合不拢嘴。

看着她的笑颜,沐世希也笑了,可心里却逐渐阴冷了下来。



一个圆滚滚的脑袋一路滚到了海拉脚下,她用脚跟踩了上去,直接踩爆了。就在刚才,她亲眼看见这个混蛋巨人用鞭子抽小白,所以在顷刻间她取下了对方的首级。巨人史尔特尔恐怕至死都不明白是谁砍下了自己的脑袋。

穆斯贝尔海姆遍地滚烫,很多道路甚至就是用岩浆铺成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可以供人行走的道路。所以海拉干脆为自己创造了一条道路,用尼福尔海姆的冰霜之气一边走,一边冻出了一条道路。关押芬里尔的地方是火势最厉害的地方,却也在她到达的那一刻化作了冰天雪地,晶灿灿的,像是一个人造的水晶洞。

芬里尔正血肉模糊得躺在她的面前,海拉迅速砍断了禁锢她的锁链。

“小白,我来接你了。快醒醒!”锁链被破坏的那一刻,芬里尔的狼身也恢复成了人形,一丝不挂、遍体鳞伤得暴露在了海拉的视野之中。

“不!不!小白,你不会有事的!”摸着那张了无生气的脸,海拉明明想要哭泣,却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哭泣”所代表的感受是什么。就连悲伤的概念也变得很模糊,她流不出眼泪。

“海拉.......”芬里尔悠悠醒转,以微弱的气息呼唤着她的名字,“我在!”海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容颜,迅速摘下了面具。“我就在这里!看看我,小白,我好好得活着回来了!”

“我好疼......海拉,我们的孩子.......”海拉眼见小白的双手死死护在自己的小腹上。她能够感知到从那里传来的微弱气息,她们的孩子还活着!

“我会想办法马上治好你的!小白,马上就不疼了,走,我带你回家!”海拉抱起她就欲转身离开。

“对不起......海拉,你没食言,是我失约了。”芬里尔细弱的声音在海拉耳边响起,“把孩子取出来吧......如果是你的话做得到,让她陪着你!”芬里尔的眼角落下了一滴眼泪。

“不!我不要,我要得是你!”海拉声音嘶哑,极力想要释放自己的感情,却只是徒然。

“答应我.....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让她像凡人一样长大,远离这一切。”芬里尔虚弱得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把他们全杀了!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和孩子了,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了.......”海拉握着她的手,放到了唇边。

“海拉....你是冥界的女王,就算我死了,你也能想办法的不是吗?”芬里尔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她快要看不清这个世界的样子了,就连海拉的脸庞也越来越模糊。

“我会想办法的,但我舍不得你!”海拉也觉察到了芬里尔的异样,她好像已经听不见自己说话了,恐惧,她应该要恐惧的。可失去“心”的自己就连害怕的资格也失去了。

她只能无助得看着小白的生命之光在一点一滴流失,而她又无能为力。她抱着小白的身子,伫立在白色的世界中,而在她所铸造的冰墙之外却是一片火海,映照着她的影子,血色如雪。

直到一声婴儿的啼哭最终打破了这一切,海拉深爱的人瞥了孩子一眼,之后在她怀里断了气。


“那一日,诸神的光辉离开了这个世界,尼福尔海姆的死亡阴影笼罩了大地,突如其来的瘟疫和战争降临了人间,很快只有大量堆积的尸体所散发出的腐臭味在空气中蔓延,就连其他国度的生物也遭了殃。凡人开始向上天祈祷,祈求诸神的宽恕,寻找这一切惨事发生的原因。然而没有回应,再不像从前。大概只是因为死亡女王的愤怒和悲伤吧。”

方媛念完了最后一段,抬头看向了迟旭。“阿斯嘉德真的一个神都没了吗?”“这可不是我听过的北欧神话,海拉被描述成了一个女魔头,太恐怖了!”方媛摇了摇头。

“海拉可不是什么女魔头,她的内心深处始终都是善良的,不然也不会唯独放过了从小陪伴她长大的那两个女仆。”“迟钝和缓慢。”方媛点了点头,说道。

“如果你把这当作仁慈的话,那我觉得被你写成伪君子的奥丁可有点冤啊。”方媛耸了耸肩。迟旭但笑不语,她望了望坐在窗前的那两个身影,又看了下时间。

“差不多我也要回去了,谢谢方老板的咖啡。”迟旭开始收拾东西,“客气~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话说这本书应该没写完吧?”方媛问道,“为什么这么说?”迟旭笑道。

“因为海拉的故事没有结局啊,比如后来她的孩子怎么样了,她找到办法复活芬里尔了吗?”“我希望她们的结局是美好的。”方媛说道,“那当然,通常我不会写悲剧,只不过她们后来的故事,恐怕要等另外一本书了。”迟旭起身冲方媛点了点头,向门口走去。


“今天,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沐世希买完单,对夏萱说道,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

“谁?”夏萱用手比划到。

“一个对我和你来说很重要的人。”沐世希牵起了夏萱的手,拉着她往门外走去。

夏萱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沐世希看着她笑了。

离开咖啡馆后,沐世希带着夏萱走到了街角处,迟旭站在车前冲二人鞠了一躬,“大小姐,二小姐,请上车。”她为二人拉开了车门,夏萱以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沐世希,又疑惑得看了看迟旭。

“她是从小照顾我的仆人,上车吧。”夏萱跟着沐世希一起进到了车里,然后她惊奇得发现开车的司机也是一位她从未见过的女性。”

“大小姐,二小姐好,我叫原蔓。”

“开车吧。”沐世希吩咐了一声,另一只手搂过夏萱,夏萱的脑袋自然得靠在她肩头。

透过后视镜,看见这一幕的迟旭和原蔓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一次,故事将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黑暗的反面即是光明。就算死亡的种子,也总有复苏的那一天,结出生命的希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