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LOVERS IN A SUITCASE

作者:白夜寂寥
更新时间:2017-11-20 21:31
点击:434
章节字数:54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石板路上响起鞋跟敲击的韵律。

旋转的欧式雨伞溅落着雨点。

打碎的静态镜面映出人们讶异、不解的眼神。

裙摆飞舞,看上去有些份量的手提箱在女孩手中上下摇摆。那与提着箱子的娇小身形并不相配的大小,让旁人担心起女孩会不会跌倒。

但直到女孩消失在路的尽头,人们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破旧的手提箱,其暗色的皮革被更深色的液体所玷污。腥气扑面的同时让打开它的好奇者跌倒,喊叫。

夕阳的光辉照撒向整座城市,也照落在这个箱子上。



听到消息的时候,苏月曦手中的笔的墨正好用完。她拿出另一只笔芯换上,旋紧笔芯时瞥见手机屏幕上跳出友人发来的信息。

“昨天的案子你看了没,就在你家附近,小心点吧你。”

“嘁,我这家里蹲,谁来杀我?”盖完笔帽放下笔,苏月曦在心里吐槽。

马上就到截稿日了,一名合格文手并没有闲功夫关心别的事。愤愤看了眼最近时不时黑屏的笔记本,她拿过写满字的稿纸,准备录入文章的最后一部分。用力摇了摇笔记本,待它从黑屏状态恢复过来后,苏月曦敲起了键盘。

修理电脑的人告诉她是屏幕接线出了问题,要是黑屏就用力摇晃电脑。这之后苏月曦就不直接在电脑上码字了。毕竟写到一半被黑屏打断思路是件令人非常不爽的事;也没有去网吧,不是自己的电脑用着不顺手;截稿日就要到了,送厂维修也不现实。

等交了稿再说吧。“希望这次钱能多些。”嘟囔着,她听到隔壁传来开门声。

前不久隔壁新搬来了一位租户,是个长得挺好看的女孩子。几天前苏月曦出门的时候正好和她打了个照面,两人就互相自我介绍了下。

她说她叫凉溪。

“挺好听的。”苏月曦顺口夸赞的时候,看到她耳朵都红了。

“我也叫曦,不过是王羲之的羲加上日字旁的曦。苏月曦,叫我月曦就好。”那天她难得多说了几句,之后便下楼了。

“砰”重重的关门声将苏月曦拉回了现实。看了看时间,六点半,该吃饭了。

苏月曦是个懒人,剩饭加热后,打上一颗生鸡蛋就是一顿饭。打开手机浏览新闻,她看到了朋友提到的那起案子的报道。

地点的确就在自家附近,隔壁弄堂的尽头,下楼走过去不过七八分钟。再具体些,弄堂尽头有一片湖,而那个手提箱便是在湖堤上被发现的。

在那之前,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子提着箱子路过。那个女孩子被吓得不轻,被安慰许久才缓过神来。她说她是在路边长椅下发现的手提箱。鬼使神差地,她就拿走了箱子。走到半路,她想着先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回去好交待,然后就看到了恐怕会是这辈子看过的最可怕的东西。

“真是好奇心害死猫。”苏月曦咽下一口米饭,继续看下去。评论里人们议论纷纷,一致认为这是变态杀人事件。人们诅咒那还不知是谁的凶手,以及担忧类似的事件是否还会发生。而警方的回应,除了新闻里的报道,别无其他。

警察的压力一定很大。苏月曦摇摇头,放下手机。

吃过饭她继续录入文章。随着字数的不断增加,她仿佛看到自己的稿费也在不断增加。要是写出一部旷世奇作就好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苏月曦苦笑。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她下意识压低了屏幕,在录入完成之前,苏月曦不想让任何人见到自己的文章。但屏幕倏地黑了,她还没来得及保存。“该死!”骂了一句,苏月曦还是将笔记本放在一边,起身去开门。

是凉溪。

“没打扰你吧?”对方一脸无辜。苏月曦不知该说什么,就让她进了门。

“我买了点喝的,一起喝吧。”把袋子放在茶几上,凉溪拿起几罐饮料。苏月曦挑了可乐,对方则打开了啤酒。

慢慢拉开拉环,苏月曦啜了口冒出来的气泡,而凉溪爽快地饮下一大口啤酒。

“真羡慕你们能喝酒的,我喝一点就会上脸。”看着对方舔掉嘴边的啤酒沫,苏月曦咽了下口水。

凉溪笑了笑,,似乎是感觉到房子里的清冷,便开口挑起话题:“你在干嘛呢,电视也没开,不闷吗?”

“我在工作啦,截稿日就要到了。”

“诶,原来你是写东西的啊,厉害。能给我签个名吗,我会好好收藏的。”

“我又不出名,签什么。等这次文章发出来,我给你看。”

“好啊。”她似乎很高兴。

苏月曦和凉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大概是啤酒喝多了,她不好意思地说要上厕所。趁这个空隙,苏月曦收拾了空罐子,擦了一下茶几。抽水声响起,背后传来凉溪的声音“原来你不是一个人住啊?”

苏月曦转身,疑惑地看着她。

“哦,我看厕所里放着两个漱口杯,所以这么想。”

“噢,那是我朋友的,她来我这住了几天,前天才走。”

“你们关系真好,漱口杯都是一对的。”

“唔,好多年的朋友了,她就喜欢和我用一对的东西。”

凉溪点点头,看了看墙上的钟,突然喊道:“都这个点了!我东西还没理完!”

“你东西还没理完就来和我喝东西啊…”苏月曦还没调侃完,对方就一个箭步蹿到门口,“我回去…啊!”

在凉溪惨叫的瞬间,苏月曦也一个箭步去到门口,及时捞起了就要摔倒的人。

腰好细,还没有赘肉,也不重。她瞬间做出了判断。

“谢谢你。”凉溪站直了身子,向苏月曦道谢。

待凉溪关上门,苏月曦进到卫生间,把另一个漱口杯放进了橱柜。

“稿子!”像被人敲了头,她突然反应过来。发现已经十点,苏月曦慌慌张张冲进房间,狠狠调教了电脑,等它恢复过来便噼里啪啦又敲起了键盘。



“啧啧啧,你啊……”

“我那是助人为乐。”就算险些被蛋糕噎住,苏月曦还是及时制止了坐在对面,正似笑非笑的编辑,以防她说出什么奇怪的话。一个小时前,编辑以关心自家文手的名义把她约到了附近的咖啡馆。咖啡馆算是偏僻,鲜有人光顾。前十几分钟编辑一直在说稿子的事,苏月曦没出声,只是喝着咖啡,盯着杯沿出神。

编辑停顿了一下,“所以你和女朋友真的分手了?”瞬间转换的严肃语气让苏月曦屏住了呼吸。店外风声突起,她用舀方糖的细勺刮擦杯壁,刺耳的声音犹如那日的争吵声。

走出咖啡馆,苏月曦紧了紧围巾,不让风灌进脖子里。

“会有更好的。”最后编辑也只能说些不痛不痒的话。

哪有这么容易。她苦笑,慢慢往回走。走到离家还有一条街之隔的弄堂口,看到警戒线,她才反应过来这里仍被封锁。这意味着要绕远路。叹了口气,苏月曦朝另一条路上走去。

“月曦!”被一个很耳熟的声音叫住了。她回头,发现凉溪在向她挥手,另一只手里还拎着一大袋东西。见不得女孩子这么辛苦,拥有良好绅士风度的文手硬是拿过那一大袋。凉溪一再道谢,苏月曦有些不好意思。

“我忘记这里封路了,又不熟悉这里的路,不知道该怎么走。碰到你真是太好了!”凉溪挽上了她的手臂。清楚一些女孩子喜欢近距离接触的习惯,苏月曦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在意,和凉溪闲聊。

“原来是去和编辑见面啊。”

“是啊,不然这么冷的天我也不会出来。”一想起编辑八卦的样子,苏月曦就来气。

“说起来是感觉你不怎么出门呢。那我回家的时候就一定能见到你了?”闻言,她惊讶地看了凉溪一眼。对方明明说的是疑问句,但脸上却浮现肯定的笑容。

“应该吧。”她选择敷衍过去。

风起了,惹得枯黄的叶子脱离了树枝,落在了苏月曦头上。凉溪轻手轻脚地帮她摘去烦人的叶子。苏月曦转头想细看落叶,却恰好与凉溪对视。在凉溪的眼睛里,苏月曦看到睁大眼睛的自己。落叶擦过她的脸落到地上,寒风吹得她眯起了眼睛。嘴巴动了动,却一言不发。相对无言许久,她看到对方眼里的人面露慌乱。

“怎么啦,我有那么可怕么?”凉溪打破了这份安静,并且笑了。

是有点。苏月曦在心里暗道,但她只是转头朝前面看去。明明走了很长时间,却还没到家。

“说起来,那件事就是在这吧?”耳边传来凉溪怯生生的声音。

苏月曦略低头,反应过来她在说那起案子。“是啊,这几天都没消息呢。”

“要是我看到那么可怕的东西,早吓傻了,那个女孩子好可怜啊。”凉溪又提起拿走手提箱的女孩,报以同情。

“那种东西,谁也不想遇见。不知道那个女孩的裙子有没有被弄脏,那么好看的裙子。”

“裙子……?”

“是啊,好看的裙子被污秽的血液弄脏,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说起来,我那个朋友也喜欢在这种大冷天穿裙子。直男如我,不是很懂她,但也只能看着了。”

“直男什么的,没有啦。”明显感到身边人在强忍笑意,“月曦也很好看呀。”

“你才好看,别笑话我…”以为是女孩子间的调侃,苏月曦顺口接话,但瞬间肩膀上有了重量。凉溪紧紧靠在她的肩膀上,并握住了她的手。

苏月曦的身体变得僵硬。除了继续前行,她别无他想。


傍晚天边出现了十分美丽的火烧云。房子里,整个客厅都是紫红色。鲜红色会让人想到流淌的血液,红褐色则令人联想到凝固的血迹。处在两者之间的紫红色让人放松,它不是生命的颜色。

有人坐在这片与生命无关的色彩中。茶几上放着一杯清水。光线穿透其中被折射,充满了整个杯子。原本不会出现的折射路线,她发呆久了,发现竟能看清那错综复杂的线条。再想靠近观察,线条又虚化成一片,像颜料入水,成混沌一团。思绪也不成形,像毛线团一样,乱糟糟的。

远处隐约传来歌声,窸窸窣窣的声响犹如尖利的针,刺入脑中就成了扰人的口角。偶尔还会夹杂清脆的玻璃破碎声。脚边出现碎渣,锋利的边缘会让轻视它的人付出血的代价。她戴上手套,用胶带把它裹上一层又一层,直到它让别人受伤的可能性消失。仔细看去,这人的手指上还残留着尚未痊愈的伤痕。

客厅光滑的瓷砖上有液体肆意流淌、扩散。她先用拖把拖了个大概,再跪在地上,拿抹布慢慢地、仔细地擦拭,就连瓷砖缝隙中的痕迹也不放过,像是无法忍受一丝一毫的瑕疵。这色彩变得愈发纯粹。

待夕阳完全沉沦,火烧云褪去华服,她环顾陷入黑暗的房间,微笑。

“是时候,向她告白了。”



和隔壁的关系变好了。

来这里不久,又好不容易找到房子,遇到好相处的人真是太好了。

苏月曦,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她却称赞了我的名字,就算是无心,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买了喝的去拜访她,原来她不喝酒啊,我以为像她这么潇洒的女孩子都挺能喝酒的。

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有两个成对的漱口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开心。但听到她说是借住的朋友的。又不在意了。

那天偶遇月曦,和她说找不到路,其实不太准确。我搬来那天,这里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我发现自己走到了封锁地段,就不自觉地害怕起来。遇到月曦真的太好了。她的手好温暖,帮她摘落叶的时候,不小心和她对视了。她还不好意思了,真可爱。

不过那个裙子…月曦说得有点可怕。沾上血迹什么的,那个女孩子好可怜。不过报道有提到女孩子穿的是裙子么,应该是月曦从别的地方知道吧,也是,她认识的人多。不过说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写东西的人都是这样的吗,想的东西都好怪。不过她对朋友这么上心,是个好人呢。

对了,月曦说想一起吃个晚饭。果然还是女孩子,一个人吃晚饭会寂寞吧。看能不能知道更多月曦的事吧。


凉溪一进屋,便感觉到眼前焕然一新。饭桌上收拾得干干净净,客厅里也一尘不染。接过水,她喝了一口,随口问道:“月曦你是大扫除了?”

苏月曦在厨房里回答:“是啊,把屋子都整理打扫了一遍,不然太乱了。”厨房里传来刀与砧板相触的声响。

凉溪向客厅看去,瞥见角落里放着一个崭新的手提箱。箱子不是很大,但凉溪莫名地觉得那足以装下一个人。

“月曦你要出远门吗?”

“嗯?啊,这几天要去采风,旧的箱子破了,买了个新的。”

“那要我帮你看房子吗?”一想到细看苏月曦的房子,凉溪有点心动。

“不用啊,你和我一起去。”

这话出乎凉溪的意料,她朝厨房看去,“我?编辑不陪你吗?我刚找到工作不好请假……”

“不用请假。”她看到苏月曦微笑着向她走来。她还想问什么,困意却扑面而来。

苏月曦及时扶住了垂下头的凉溪。她拿起桌上的水杯,把里面的水撒向了地面。


镜中的人面相狰狞,苏月曦盯着镜子很久很久。

说了一个谎言,就要用另一个谎言去掩饰。

如果那天凉溪没有搬过来,不,只要没人搬过来,她就不用再犯错。

但可惜,她不能留着这个重要的人证。留活口会害死她自己。


门前门后,是两个世界。

门前,是阳光灿烂的美好世界。

门后,则是鲜血四溅的刑事现场。

回过神来,苏月曦拽着前女友头发的手上早已一片滑腻。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

不满自己整日写稿对感情冷淡,以及常年累积的矛盾爆发,前女友一拳砸在笔记本盖上。苏月曦夺回陪伴自己多年的电脑,却马上被拽去客厅。她跌倒在地,前女友摔破玻璃杯,手持碎片向她袭来。苏月曦下意识用手去挡,立刻见血。疼痛传到大脑,她看着交往多年的人,难以置信。

冲动夺去了理智,等她喘着粗气停手时,前女友一动不动。一摸颈动脉,没有搏动。

那时她就知道自己没法回头了。

仔仔细细地擦去她肉眼能见的痕迹,就连瓷砖缝隙她也没放过。费劲地把这副躯体塞进手提箱,苏月曦坐在地上,抱着箱子,神情恍惚。时间一长,手脚变得冰冷。

她想趁着上班时间楼道里基本没人出去抛尸。但一开门,手里的箱子就落在脚边。

凉溪正看着她。

有墙的阻挡,凉溪没法看到手提箱;但箱子落地的声音,苏月曦不敢保证她没听见。如果案发,警方迟早会得到线索找上门来。到时候就算自己不在,万一凉溪记起,她根本逃不脱。

表面上她在友好地和新邻居打招呼,背上却全是冷汗。短短几分钟,她觉得过了几个世纪。

但下楼后,苏月曦恢复了冷静。出于报复甚至是炫耀的心态,她把箱子放在了很容易被发现的路边长椅下。她躲在一旁,看着穿裙子的女孩拿走了箱子。当她听到远处传来的尖叫声,竟有一种成就感。

这之后凉溪又无意间发现没被收好的漱口杯,苏月曦就知道自己真的不能放过她了。人际关系是查案的首要因素,被查出联系后什么都完了。

她想,只要凉溪不在,她就能逃到天涯海角。即使最终还是要被抓,但也不是现在。她需要自由。

告白完了,那就动手吧。



凉溪曾见过一只老蜗牛,很大,但蜗牛壳很薄很脆。她怕别人不小心伤害到蜗牛,想带回家,却晚了一步。一个小孩嬉笑着把蜗牛拿去把玩,蜗牛被捏在手里,那层壳碎成一片一片。小孩随手一扔,那老蜗牛便不见踪影。失了壳,蜗牛活不了多久。

凉溪将这一切记在心里,她害怕自己哪天也会像这只老蜗牛一样,被轻易地摧残了。

人的意志可以很坚强,但身体有时并不能如愿。


给编辑打完电话,苏月曦把手机扔进了湖里。

她拎着手提箱,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

END


一直想写一个类似的故事,也想尝试一下烧脑的类型。不过到头来可能只是烧掉了我自己的脑细胞2333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